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寡人有疾,皇嫂速来> 四一一章大结局(下)
    李容煦紧赶慢赶的往这小山村而来。

    甚至为了早一刻见到心爱的人,他昼夜不停的赶路。

    最终,在天还未明的时候,赶到了村中。

    可是,在接近门口之时,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子诡异的平静之感。

    要知道,无论何时,陈焕之还有龙影卫不可能有如此懈怠之时,更不可能连门外的动静都听不到。

    想到这里,李容煦的眉头不自觉间蹙了起来,铁血般冷硬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发出来。

    果然,院子里竟然寂静的,可怕。

    李容煦吸气呼气间声音冷硬而沉稳:“给朕查探一下!”

    而他本人则是忍不住的加快了步伐往邵洵美的屋子里赶去。

    那红色的帷幔低垂着,他快速过去掀起,发现,里面除了凌乱的被褥,却是无人。

    而他伸手摸去,被褥的温度已经冷了。

    经过李容煦的暗卫这么一检查,众人仿佛才从梦中醒来似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李容煦发现,除了邵洵美一人失踪之外,别的人都好好的呆着,甚至包括他十个月的儿子。

    而陈焕之则是内疚的跪倒在皇帝陛下面前:陛下让他好好保护夫人的,可是夫人却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带走了,而且他更是不敌人家几招就被秒了。

    真是丢人至极!

    而他实在是纳闷,那些黑衣人到底是哪里来的高手,竟然比他还要高出许多?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李容煦揉了揉眉头,眼神中透出一抹长期以来的疲倦,最后语气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怪异,还有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愤慨:“果然,还真是会抽空啊!朕提防了这么久,他却在这个时候,在背后捅刀子!紫宸,你率人先赶回京城,陈焕之,你去把...严大人家的大女儿带出来吧!”

    紫宸公主早已经一脸的内疚,就差落泪了,皇兄把皇嫂交给她,可是她却是让人把皇嫂给带走了,而她还一无所觉,睡的跟猪似的!

    所以,听了皇兄的话之后,她眼前一亮:“皇兄,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知道皇嫂被谁带走了?被谁?我和你一块去,把皇嫂救出来!”皇兄这话,明显就是知道谁带走了皇嫂啊!

    皇嫂都到了那种地步了还有谁来掳走她?

    李容熙已经死了,“是不是李荣烈干的!”

    紫宸公主怒目圆睁!李荣烈带着残兵和凤阳公主逃走了,是不是不甘之下,把皇嫂给带走了,想要报复皇兄?

    可是,李荣烈是如何知道皇嫂在这里的?是如何知道皇嫂母子的?

    而且要是带走的话,应该连小初一也带走啊!

    呸呸!看她乱想什么呢!

    李容煦摇头:“不要乱想,紫宸先回京吧!”

    李容煦和紫宸公主等人兵分两路,立即赶回了京城。

    李容煦没有回皇宫。

    他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色,嗓音低沉而冷漠:“去西山。”

    京城西郊之外的西山行宫是皇帝陛下亲征前两年经常修养的地方,甚至在朝臣百官的眼中有第二皇宫之称。

    而此地更是几代帝王避暑,狩猎的好地方,几年前陛下还曾经在西山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秋狝。

    苏广利等人不解,难道夫人被人掳到了西山行宫?

    不可能吧,要知道,那里可是陛下的天下啊!

    邵洵美再次醒来的时候,抬头,却尽是一片乌沉沉的压抑之色。

    周遭,一片朦胧的暗色,让她分不清她处在哪里。

    不过偶尔发出的滴答声,能够证明,这应该是个空旷的空间。

    她被人仿佛随便的就放到了地上,却是全身软麻的不能动弹。

    而且,她更是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子冷湿之意,朝身上而来。

    还是一片寂静,简直能够让人发疯的寂静。

    时间一滴一滴流过,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

    忽然,空间亮了起来。

    仿佛是变戏法一般,整个空间充满了柔和的光芒。

    尽管光芒柔和,可是还是刺的邵洵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是夜明珠的光芒。

    往上瞧去,她才发现,这地方还真是空旷的很,屋子穹顶似乎是崎岖的山石。

    而她听到的偶尔滴答的声音,似乎是从顶部滴下的水滴。

    而她周遭的地面,似乎是非常平整的石头,打磨而成。

    邵洵美可以断定,这里应该是个山洞。

    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地下的洞窟。

    而且,搭眼望去,在十几丈远的地方有一个宽大的黑色高台。

    一眼望去,这块黑色高台通体如墨,那台子被打磨的光华照人。如此体积巨大的黑色石头不知道怎么找到,又不知道如何雕就到如今的状态。

    被打磨的黑色光滑的平台之上,是被雕刻的状似迷宫般曲折的浅浅沟壑。而在这迷宫曲折的沟壑中央,则是刻着一个人形的槽池。

    而这曲折迷宫的最后终点就在不远处,入目是一人高的物体,上面还蒙着黑色的绸缎。

    而在黑色石台的边缘处,则是放着一具四方的冰棺,里面仿佛还有影影绰绰的影子。

    而不光是平台之上的迷宫沟壑,还是平台周围,亦或是整个雕就的石台之上,都雕刻着红色的符文。

    红色的符文,黑色的石台,曲折的迷宫般的沟壑,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甚至是妖邪的感觉。

    甚至是看久了,就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邵洵美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怪异的很,而且她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是谁把她掳到了这里。

    就在她走神之际,终于她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踱步而来。

    邵洵美下一秒,眼睛大睁,忍不住叫道:“太上皇?”

    尽管太上皇她见得面不多,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惊疑不已,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太上皇,派人把她掳了来!

    难道太上皇是觉得她是红颜祸水,所以就让人把她给带走了?

    她可没有忘记,这位太上皇对她的杀意和警告。

    他的两位儿子都把她放在了心上,甚至皇帝陛下为了得到她,耍了太多的手段。

    定王偷偷把她带到雍州,而皇帝陛下则是为了带她回来,大张旗鼓的南巡。

    甚至,不管她承不承认,两人之间这次的战争,也或多或少,有她一部分的原因。

    说她是祸乱朝纲的祸水,一点都不冤枉她。

    所以,太上皇这是来事后算账了么?

    否则,她想不通,为何太上皇会让人把她掳来。

    眼前这人无论是整个人还是气势上都是一种冷硬肃杀的感觉。

    他的身影高大而消瘦,仿佛悬崖峭壁之上的松柏,挺立傲然,尽管会随时随风而去的样子,可是下一刻却毅然依旧。

    他又是孤傲萧瑟的,仿佛为了一个多年的不得的信仰结果而苦苦追寻着。

    更是因为这几年隐居的原因,他的身上更是多了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飘渺之息。

    这个男人,就是为了圣御太后,她那个老乡而痴情一辈子的帝王啊。

    而那个男人,此刻微微弯下身子,看着她的样子道:“看样子,你也活不长了。”

    而后,他的表情在邵洵美看来有一种诡异的幽秘:“我倒是能救你。”

    他竟然能救她?!

    他不是来杀她的?竟然能救她?!

    大约太上皇看出了她表情强烈的悸动,声音依旧带着一抹冷硬:“你难道不想回去么?”

    “什么?”邵洵美问道,眼中惊疑未定。

    太上皇的话更是直接把她击中,心激烈的跳动不已:“我是说,你不想回你原来的世界么?我可以送你回去呢!”

    邵洵美,这下:“你......”

    甚至因为太过于诧异,竟然用了“你”这个不敬之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穿越的?

    从哪里知道的?

    难道,是李容煦十八岁生辰的时候,她那番对西凉皇子的钻石的理解?

    记得,当时闭目养神的太上皇就抓住这个话题问她不放,难道当时就引起了他的怀疑,甚至是确定?

    那么,不得不说,这位太上皇的直觉真是太敏锐了!

    想回去么?

    她竟然就这么...迟疑了...

    “难道你宁愿死在这边,也不想回去?还是你想要再见我那不孝子一面?”

    “会让你见到的,估计他应该快来了。”

    “好了,你回去吧!”

    竟然是强制性的口气!

    顿时,邵洵美心中升起一股子强烈的危险感。

    让她脱口问出:“你如何送我回去?你最终目的是为什么?”

    她可不会觉得,这位生冷不近人情,以前还对她心存杀意的太上皇,会无缘无故的好心送她回去。

    太上皇的目光幽幽看向那黑色的石台,道:“据说那是块从天外而来的黑色陨星(陨石),我让人运来打磨六年方成。回去吧,孩子,只有如此,她才能回来。”

    邵洵美却是越发的一头雾水,不过,她的心中不安却是越来越烈。

    忽然,就有两人出现,把她的胳膊架起,随后竟然往那高大的黑色石台而去。

    邵洵美脚步抵住地面:“不要!”

    她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离她越来越近!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

    而她的一头白发更是刺人眼球。

    很快,她就被人带到了黑色的石台之上,而后竟然被强制性的躺平在了那人形的槽池之中。

    她的四肢被迫展开,躺在里面,可不就是个伸展的人形么?

    那槽池仿佛为她设计一般,躺在里面,正好能严丝合缝。似乎她被某种力量禁锢了一般,浑身不能动弹,如同被点了周身大穴,或者是直接被粘在了这人形的槽池之上。

    接着,她就感觉到,四肢都传来尖锐的疼痛之感。

    原来,有人已经把她的四肢都割开,鲜血顿时从她的四肢涌出。

    而后,鲜血顺着连接四肢的曲折沟壑往整个迷宫蜿蜒流去。

    鲜血缓缓流着,看那样子,鲜血,最终能够顺着迷宫沟壑填满,而后流向汇集到终点那一人高,盖着黑色绸缎的物体之中。

    邵洵美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随着鲜血,迅速流失。

    甚至,连身子下面的坚硬冷意都感觉不到。

    她这是要死了么?

    真的是死了,就能回去了?

    此时,她的脑海中却全是李容煦和孩子的影子。

    别了,初一,别了,李容煦。

    我的爱,我的最爱......

    而就在此时,李容煦的声音恍惚间传来:“父皇,你给朕住手!”

    邵洵美忍不住的顺着声音望去,可是,她僵硬的动了动脖子,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甚至,连脖子转动的弧度都很小。

    太上皇一身黑色衣服站在那里,似乎对李容煦的赶来,没有什么意外,甚至还微笑不已:“果然,不愧是我儿,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

    李容煦提着剑,那剑上似乎还往下流着血液,一步一步,沉着有力:“父皇,你把她放了!你不是就想用异魂来换回母后的魂么?不需要她的,今天朕给你带来一人,你用她吧!她也是异世之魂!”

    说罢,李容煦直接把严卿卿往太上皇的方向推搡而来!

    太上皇叹了口气道:“果然啊,我做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而严卿卿趔趄着身子,根本已经蒙了。

    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李容煦的侍卫陈焕之直接捉小鸡般,悄无声息的带了过来。

    而她此时看到黑色台子上的那个躺着的人影的时候,直接叫出声来:“姐姐?”

    那是她的朋友姐姐么?

    此时她看到的是,她躺在那里,浑身不能动弹,四肢大张。

    有鲜血从她四肢流出,那让人眼晕的迷宫图中有血液在如小溪般缓缓流动着。

    而她的姐姐,头发竟然是白色的!

    说起来,她竟然有快三年没见她了!

    可是,台子上的人,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倏忽转头,对着那太上皇道:“你把我姐姐怎么样了!”

    似乎,她完全忽略了,皇帝陛下带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替代她的姐姐,让她躺上去。

    太上皇仿佛没有听到严卿卿的吼声,摇头对李容煦道:“这个仪式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止。”

    “而且,反正她快死了,我把她送回去,她还能活着,不好么?容煦?”

    太上皇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而李容煦却是情绪激烈,直接的持剑往台子上而去!

    他不管这些!他只知道,他要救他女人的性命!

    不管她能活一年,一个月,一天,甚至是一个时辰!

    还有,什么叫她快死了!

    可是,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鬼魅一般的黑衣人,齐齐的挡住了李容煦!

    李容煦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徒手一人前来。

    立刻,从外面涌进来大批的侍卫,和那些黑衣人纠缠起来!

    太上皇直接向前,阻拦住了李容煦的往前的身姿。

    李容煦毫不犹豫的剑指太上皇心脏的地方,声音充满了杀气道:“你给朕让开,朕既然能杀自己的兄长,也不在乎再多一条弑父的名头!”

    太上皇却是慢条斯理的,手直接夹住了李容煦的碎雪剑:“我说过,她活不了了!你死心吧!”

    李容煦把极致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致,大鸟一般直接往黑色陨星的台子上飞去。

    而他看到邵洵美那雪白头发还有那毫无血色的容颜,以及颤抖着睫毛的时候,他整个人,发沉,发冷。

    他颤抖的抬手,要把人从里面弄出来。

    可是,他发现,邵洵美仿佛已经长在了那人形槽池之中,和这黑色台子已经融为一体,根本取不出来!

    李容煦回头,看着微笑的太上皇怒吼:“你把她放出来!母后早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你用的这些手段根本不可能让她回来!什么用异世之魂换回母后的魂魄,根本是你在做梦,痴心妄想!”

    原来,这些年来,太上皇竟然入魔了一般,疯狂的思念着逝去的圣御太后!

    而他无意之中,知道圣御太后竟然是异世之魂,所以在她死后,他就想着要把圣御太后的魂魄再招回来。

    甚至,他把圣御太后的遗体用冰棺保存的很好,就是为了在把她的魂魄招回来之后,让她再回到那具身体里。

    所以说,什么太上皇在曲池别苑休养之类的话,全是隐瞒世人的。

    真实的太上皇其实是个执着的疯子,一心一意的做着复活自己挚爱女人的事情。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李容煦不置可否,让他去就是了。

    可是,当他发现,太上皇竟然把目光望向邵洵美的时候,他就慌了!差一点乱了分寸步伐。

    所以,他以前派去监视邵洵美的人,说是监视,其实说是保护更合适一些。

    就是为了防止太上皇会忽然出手。

    防了这么长时间,在和李容熙交手的时候,他更是把她隐藏在了小村庄中。

    没想到,她的行踪避过了李容熙,却还是没有避过他的父皇。

    甚至,他的父皇在他战胜的这一刻,竟然把她给掳了过来。

    太上皇在听到李容煦的怒吼之后,微笑这才收起,变得冷厉,掌风直接往李容煦扫去:“胡说!你母后怎么可能不回来!你就是舍不得如此的红颜祸水罢了!”

    而一边的严卿卿早已经蹬蹬蹬往石台上而来,而后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把邵洵美往槽池外拉。

    “姐姐,你不要怕,我和陛下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你忍着点,坚持!”

    严卿卿咬着唇,使劲,可是邵洵美却是闭着眼,身子一动也不动!她的身子已经开始慢慢的失去温度。

    严卿卿眼泪掉下来:“姐姐!怎么办!我拉不动你!呜呜呜!”

    她赶紧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要给邵洵美止血。

    李容煦扔给她一瓶金创药,严卿卿接过,给邵洵美上药。

    可是,邵洵美四肢被割的是动脉,血流很快。

    而且,此时,她的血液已经流了不少。

    甚至那些血液已经流向了终点那黑色,一人高的物体之中。

    李容煦用剑直接把那一人高的物体黑色绸缎挑开!

    那黑色物体露出了真实的一面,原来那竟然是一面光滑的镜子!

    而那镜子上面也画着奇异的符文。

    这黑色的物体吸收了血液,好像是流向了这镜子上的符文中。

    可以看到,那符文似乎在被血液染红。

    而且,那染红的符文,在诡异而邪恶的,缓缓流动着!

    太上皇再次恢复微笑道:“此乃换魂镜。等到这些符文都成了红色之后,你母后就会回来了!”

    换魂镜,顾名思义,就是以一个人的灵魂,换另一个人的!

    而且还是邪恶的用这人的血液为引子。

    李容煦忽而眼前一亮,直接拉过忙碌的严卿卿,把她的手腕割了一刀,瞬间她的血液也流到了那迷宫的沟壑之中。

    而后,他的剑更是直接往那镜面的符文劈去:“朕把这符文的血液给混了!更是把你这换魂镜给毁了,朕看看谁能带走她!”

    严卿卿听到她的血液能救她的姐姐,也不计较许多了,忍住了疼,索性直接把自己的血液往镜面的符文上抹去!

    这样是不是更加的快一些?

    可是,那镜面太结实,李容煦的剑劈去,根本一点损伤都没有!

    甚至,那符文流动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而这时候,秦让的声音怒传而来:“你们在干什么!”

    首先,入目的就是严卿卿那刺目的伤口!

    他执起严卿卿的手腕,眼中一片忍不住的心疼之色,怒对李容煦:“李容煦,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带卿卿来!她的伤口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弄得!”

    接着用内疚的口气道:“卿卿,疼么?对不起,我来晚了!我马上带你出去!”

    他一直派人保护着严卿卿,当得知严卿卿被人带走的时候,他立刻收到了消息。

    他的人一直跟着陈焕之,想要把人救出来,可是奈何陈焕之武功太高,他们也只能勉强的尾随上陈焕之的步伐罢了。

    而后他就跟着尾随而来,只是晚了一些时候,就看到严卿卿变成了这个模样!

    而他自然知道陈焕之是李容煦的人,所以在得知是李容煦把严卿卿带走的时候,他焦急的不行:李容煦带走严卿卿干什么?是不是相中了她什么的?

    哪曾想到,他竟然是想要严卿卿的命啊!

    看看她手腕上的伤口!

    可是严卿卿听到他的话,却是骂了一声蠢货:“你干什么啊!没看到姐姐这个样子么!你赶紧去帮陛下把那镜子毁了!对,把你的血也撒在上面!”

    甚至,严卿卿竟然直接抬起秦让的胳膊,朝着他的手腕狠狠咬了下去,一股子血腥味而出。

    血液涌出!

    严卿卿微笑:“好了!快去吧!”

    把他往那一人高的,镜子面前推搡过去。

    秦让有些愣怔,看着眼前神情有些诡异的太上皇还有如此混乱的局面,似乎心神还未反应过来,甚至手腕上的伤口,还未感觉到疼痛。

    不过,倒是提剑,一块和李容煦毁起了那看起来刻着红色符文,邪恶不已的镜子。

    邵洵美也许是伤口被止住了,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此刻,她甚至唇色都是白的。甚至她的脸色和她的发丝,不相上下的颜色。

    严卿卿看到邵洵美醒来,兴奋道:“陛下,姐姐醒了!”

    李容煦提着剑几步就跃了过来,看着邵洵美精神萎靡的样子,甚至不敢摸她的脸,只是颤抖着唇开口:“你醒了,感觉还好么?”

    邵洵美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

    浑身发冷,发软,血液快被放干是什么感觉呢?

    她只觉得浑身疼,仿佛在冰窟中被冻得发疼发麻,她想抬手,摸一摸眼前这人的脸,感受一下他的温度,可是却做不到。

    嘴唇一开一合,声音极小,虚弱无力:“你终于回来了?”

    小到李容煦即使趴在她的嘴边,看着她的唇形,才能听到。

    李容煦想要握她的手。

    “我要死了,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小初一。”

    最后她的眼泪从眼中缓缓流出,沁出眼角:“不要,不要...那么快...忘了我...”

    而后,她闭上了眼睛。眼角晶莹的一滴泪最终慢慢滑而冰冷。

    与此同时,那被严卿卿和秦让血液混染的镜子,符文刚好满了。

    而后,镜面开始快速转动起来,邵洵美只觉得她轻飘飘的被镜中的力量拉扯进了镜面之中。

    而后一阵天晕地旋之后,她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而太上皇一直在观测着镜面的情况,在看到镜面终于快速转动起来的时候,他也笑了起来:“呵呵,我终于成功了!”

    别人的血液混染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因为这镜子中符文吸收的只有邵洵美的血液。

    还有,这黑色陨星制成的镜面,怎么可能会被刀剑毁坏呢?

    否则,刚刚早就阻止了!

    他目前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着他的漫漫归来。

    而李容煦失魂落魄的看着那个已经红颜逝去的人,他终于敢摸她的脸了:“容华,你醒醒,朕带你回去!”

    “初一还等着我们呢!朕打赢了,朕要迎娶你入宫,要你做朕的皇后呢!”

    “容华,你醒醒!”

    “对了,朕简直糊涂了!朕要先把你拉出来才是!”

    说着,他的剑往邵洵美的槽池边上砍去。

    一剑又一剑,生生不息。

    寒光湛湛。

    严卿卿趴在秦让的怀里失声痛哭:明明,姐姐已经死了啊!或者是真的回去了啊!

    陛下好像没有察觉似的!

    眼前的男人,情景,看得人,心都碎了啊!

    李容煦又皱眉看着那些血液,皱眉自言自语道:“朕记得你失血过多的时候,谢衍给你输过血。朕要把你流失的这些血收集起来,再让谢衍给你输回去。”

    说罢,手往蜿蜒的血槽中伸去。

    严卿卿哭的不能自已,抓住秦让的衣领:“陛下,这是魔怔了么?”人都死了,血液还怎么回去啊!

    所爱之人就死在自己的眼前,他的灵魂,似乎也随之而去了。

    而太上皇的眼光一直盯着那黑红诡异的镜面。

    可是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了,那镜面始终没有什么动静。

    甚至太上皇不信邪的跑到石台另一边缘的冰棺旁边,甚至打开棺材,里面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太上皇表情有些疯癫:“不可能!不肯能!漫漫,你怎么还未出现!不可能!”

    说罢,他又往镜子方向跑来,整个人趴在镜面之上,似乎整个人要进了镜子里面去似的。

    邵洵美的躯体慢慢变得僵硬。

    再也没有了温度。

    而太上皇这边却是开始歇斯底里:“不可能,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怎么可能不成功!漫漫,你给我回来!”

    说罢,竟然匕首往自己的手腕狠狠划去,鲜血喷涌而出。

    太上皇把鲜血往镜面上撒去,一边撒一边急切道:“是不是血液还不够,或者是你迷途找不到回来的路?没关系,我引着你回来!回来吧,漫漫!”

    最后,他的声音竟然越来越温柔呢喃。

    这边,李容煦似乎才真正意识到了邵洵美已经死去。

    却见他蓦然起身,而后提剑,朝正在往镜面洒血的太上皇那里走去。

    他眼中含着冰冷的杀意,薄唇开口,一字一字:“父皇,母后怎么回来呢?朕的女人被你弄死了,朕不如送你去和母后团圆如何?或者你还可以和在异世母后重逢呢!”

    一旁的严卿卿简直要惊呆了!她又不是傻的,陛下的母后?圣御太后?

    异世?换魂镜?还有太上皇此时歇斯底里的疯狂模样,在在说明了一个情况啊!

    卧槽!圣御太后竟然也是她的老乡啊!

    这个世界怎么了?穿越人士这么多?简直成了筛子?

    李容煦这话可谓是说的大逆不道,简直就是要女人不要血亲的典型人物。

    而父子两人,貌似骨子里都有这种疯狂冷血的因子。

    李容煦剑很快,直接带着杀意往太上皇而去。

    空气中直接划过一道寒光。

    顷刻间,失魂落魄的太上皇胳膊上就挨了一剑!

    而秦让则是很识趣的抱着严卿卿,有多远,闪多远!

    至于严卿卿,也觉得这位太上皇太过分了,竟然就这么把姐姐给害死了!

    什么换魂镜!狗屁!

    猛然,太上皇的眼光灼灼朝严卿卿看来,散发出莫名的灼热:“莫非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还好,还有一个人可以试一下!”

    太上皇竟然又打起了严卿卿的主意!

    那毛骨悚然的模样,让秦让抱着严卿卿顷刻间远避几丈远。

    李容煦的剑又挥了过去!

    太上皇则是随意拔出剑抵挡,而后毫不客气的一剑朝李容煦而来!

    父子,此时哪里有一点父子情份?反目成仇!

    李容煦已经连续三天三夜不眠,太过于疲倦,又加上爱人生生死在自己面前,神情大恸。

    竟然一个抵挡不住,胸口下方肋骨处被刺了一剑。

    血液喷出,直接往那镜面而去。

    就在李容煦的血液喷上去的刹那间。

    久久不见动静的镜面,竟然如湖面般散发出圈圈涟漪!

    是的,镜子竟然动了!

    太上皇的眼光一直盯着镜面呢,一看到这里,兴奋至极:“漫漫!容煦你母后回来了!”

    而果然,不出太上皇所预料的是,那镜面在涟漪过后,果然冒出一个透明的,类似光圈的界面,而光圈里面出现的是一个美丽而精致的女子。

    女子很年轻,表情很是生动,似乎隔着镜子就要走下来。

    太上皇立刻凑了上去,神情有些疯狂:“漫漫,你终于回来了!呵呵呵!终于回来了!”

    “漫漫,你还是这么的年轻!对了,你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

    “回来吧!”

    女子皱了皱眉,表情有刹那间的迷茫,而后道:“你是...李霖?康平帝,五郎?”

    太上皇听到女子的声音,神情一滞:“才过了六年而已,漫漫,你已经把朕忘了么?”

    他的语气说不出的苦涩与深情。

    而女子看着这黑石台子,看着那满地的鲜血还有邵洵美已经僵硬的身子。

    迟疑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什么,神情有些抱歉道:“抱歉,你即使是用那女子的魂魄想要来交换我,我也不可能回来的!”

    此言一出,重重打击了康平帝:“为什么?漫漫!”

    女子再次生动的皱眉,表情在众人面前清晰无比:“抱歉,因为我并不是任何异世之人。你只是我当时在这个世界攻略之人。这次要不是你的鲜血和容煦的血液融合,以及因为你所引发的漏洞,我不可能还见你。”

    要知道,她只是个绑定系统攻略各个世界的灵魂而已。

    她此时正在另一个世界攻略目标人物呢,结果被系统告知说她曾经攻略的人物因为对她念念不忘,竟然引发了那个世界最大的漏洞,甚至世界都有崩塌的迹象。

    因为太上皇的疯狂行为,竟然把这个世界的设定的女主给弄死了!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这位太上皇在某种程度是成功的,他竟然真的把女主的灵魂送回了异世!

    这些话说的众人一头雾水,李容煦看着这个过于年轻的影子,抿唇不语,表情很是冷漠。

    而太上皇却是听懂了,几乎要崩溃,声音沙哑:“漫漫,你是说,你对我没有感情是么?”所以,他这些年的所有付出都是浪费么!

    那位女子摇头:“先不说这个问题了。说来也是我遗留的问题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所以,事情后续就由我来解决吧!”

    要是当时她不是选择这具身子去死,而是留下一个复制体,那么这个男人也不会如此执着,也不会有如今局面的发生。

    李容煦开口,这是他见到女子的第一句话:“你能让她醒来么?”

    女子没有说话,却是几个连续的动作下来,在那耀眼的白茫笼罩下,那些蜿蜒槽中的血液,竟然真的往邵洵美的身体里灌去。

    等到所有的血液回到邵洵美的身体中以后,邵洵美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有泽。

    而她的身子缓缓升到了半空中,那一头耀眼的白发开始变成柔软的黑色绸缎。她的身子也开始慢慢变得柔软有弧度。

    女子低头,再次抬头,微微蹙眉:“她的身子生机已经全无。”

    换句话说,即使灵魂再次归来,也还是死的下场,所以:“罢了,说起来她也算是我的儿媳妇。算是与我有缘,我再送给她一场造化吧!”

    用足以让她心疼的积分从系统的商城中买了恢复她生机的药物。

    眨眼间,碧色的药丸就到了李容煦的手中:“服下此药,她足足可以和你白首偕老。而且,此药还能保持她二十年的容颜。”

    系统商城的药物,哪里有什么不可能?

    李容煦没有怀疑,即刻走了过去,抱起邵洵美慢慢落地的身子,给她服用了下去。

    可是,人却是依然没有起色。

    李容煦抬眼,眉眼一片乌黑色泽,声音清冷:“谢谢母后,你能让她醒来么?”

    那女子微微摇头:“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那女子的灵魂已经回到异世。那我无能为力,至于回不回来,就要看你的了!容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看她想回不回来!”

    女子声音很是温柔,看着李容煦的面容一片慈爱之色,这是她这个世界留下的孩子呢!不光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而且还是如此的优秀,有魅力。

    而且,他依然叫自己母后呢!

    让她依稀想起了过去的时光。

    忽然,太上皇的笑声慢慢响起,而后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充斥着整个地下洞窟。细细听来,那癫狂的声音竟然点点悲凉!

    他处心积虑要回来的爱人啊!竟然记不得自己了!

    更是回不来了啊!

    宛如从云颠倏忽到深渊,由希望到破灭,如此残忍!

    李容煦忽而的不忍心:“母后,圆了父皇的愿望吧,我相信,您是有法子的是么?”

    而在某间医院的vip病房中,病床上的女子,忽然手指动了动,而后女子仿佛沉睡很久似的,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正是在与自己丈夫商议离婚,忽然晕过去的谢容华本体!

    谢容华眼前是一片刺目的雪白之色,还有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入鼻。

    眼珠子看了看四周:她这是又回来了么?

    有护士进来,看到已经坐起来的谢容华,一脸的欣喜之情:“谢大夫,你终于醒来了!那就好,你不知道,你忽然的陷入昏迷,把我们可吓坏了!又查不出任何的病因,您这已一昏迷就是五个月啊!”

    她们还以为这位谢大夫莫名变成了植物人呢!

    谢容华喃喃道:“我昏迷了五个月么?”

    明明,她在古代呆了有四年零八个月。

    几乎是一年相当于现代的一个月么?

    谢容华检查无事之后,看着欣喜之极的男人,她的丈夫,也是她昏迷之前打算离婚的丈夫。

    她神色淡淡,看着结婚两年的丈夫,真的是有一种形同陌路,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上辈子的事情了吧!

    她此时的脑子里还有些失重般的感觉,可是却全被那个男子给填满!

    尽管,可能再也见不到他!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是无尽的惆怅之情。

    两人还是离了婚。

    她这个丈夫说他一直忠于他们的婚姻,没有和初恋搞在一起。而且这五个月中,他真的是除了上班之外的时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

    但是那又如何?

    她只是淡淡一笑道:“我对你的人品还是有了解的。可是,刘文卿,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的心里,有真正的爱人了。对不起,我们离婚吧。”

    刘文卿很是奇怪:“谁?”

    据他所知,她甚至连初恋都没有,几乎大学毕业一年后就嫁给了他。

    邵洵美又露出那种淡淡的惆怅恍惚之感,整个人婉约般的气质如同从古画中走出来一般,又如同清风流云,飘渺让人抓不住的感觉:“他很好,很优秀,是那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儿,他对我很好,很爱我。我最后也爱上了他。你就当我不忠于这场婚姻吧。我选择净身出户。”

    尽管也许以后她再也不能见到他,还有孩子。

    可是,要她和另一个男人,尽管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她是无论如何都生活不下去的!

    两人很是平静而低调的离了婚。

    这边,李容煦很快带着邵洵美的身子返回了皇宫。

    然后开始处理这场战争遗留的问题。

    雍州城内的定王府内,李容熙的侧妃姨娘在听到王爷战死的消息传来之后,都通通三尺白绫去陪李容熙了。

    而后,那定王府就起了大火。几个李容熙的子女,甚至邵洵美接生的那个女孩子也不例外,都葬生在火海之中。

    而至于邵洵宸带着那个生儿,原本李容熙真正的世子,李容煦怎么可能真正的放过?

    相信在其天罗地网之下,不会逃得过。

    而李容熙的属下,周文,周武等人在李容熙自尽之后,竟然也把剑自尽了。去那边继续效忠自己的主子。

    而京城这边的定王府,李容煦下令查抄之后,那些姨娘之类的人还有下人等李容煦则是大度的赦免没有治罪,只是贬为庶人罢了。

    而率领几百叛军逃跑的李荣烈以及凤阳公主在几日之后就被找到。

    原因无他,是凤阳公主的驸马鉴驸马暗中报的信。

    这位鉴驸马满腹经纶,但是闲云野鹤,没有为朝廷效力。

    可是,暗地里,他却是李容煦的人!

    也怪不得,李容煦会如此放心的把凤阳公主等人赶出了京城,甚至李荣烈逃跑他也没有派人去追,原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很快,一场战事这么过去,而在慢慢平静中,建德七年来临,这一年李容煦二十三岁。

    后宫冷冷清清,他的怀中只抱着已经一周岁的小初一。

    谢容华在现代的生活过的很是平静,仿佛她穿越的那几年只是一场镜月水花的梦境一般。

    她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请了个年假去旅游。

    而她也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自己的父母。

    只是,在偶尔她的睡梦,或者是别的时候,她总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出窍的时候。

    甚至还能依稀听到那个男人或者是小孩子的动静。

    而她摇摇头想要冷静的时候,发现那声音早已经没有,好像只是幻想而已。

    但是,这段时间来,这种幻觉,仿佛越来越频繁。

    几个月后,她和前夫刘文卿再次相遇。

    两人很平静的吃了顿饭,相处之间好像老朋友一般。

    刘文卿期间问道:“你没有找他去么?”

    谢容华的手在空中顿了顿道:“没有。”

    “也无处可寻...”

    刘文卿忽然道:“容华,我们两人这段婚姻期间,我其实很爱你,但是你感觉不到。其实你是个在感情上很被动,而且是个不相信感情,胆小怯弱又敏感的人。”所以,在她发现他和初恋有联系的时候,她立刻毫不犹豫的提出了离婚。

    继而他笑了笑道:“所以,我很羡慕,是哪个好运的人竟然得到了你的爱。”

    谢容华的手慢慢放下:“原来,我竟然是如此之人么?”

    想想,可不是么。李容煦付出了对她强烈的爱意,她最终爱上了她。想想这其中的过程,可不是她不相信爱情,迟疑胆小么。

    刘文卿绅士般的笑道:“所以,现在你和那个男人,无论你是否有迹可循,但是你在这段感情中却是还有疑惑的,所以你对你们的未来没有信心是么?”

    谢容华眼神惊诧:没想到,刘文卿竟然如此的了解她!

    而且分析,更是一针见血!

    可不是么?她其实最后在知道自己性命不久之后,就是怀着一种悲壮,轰轰烈烈的状态来对待两人的爱情的。

    就像空中的烟花一般,灿烂异常。可是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

    因为她知道,她和李容煦之间是没有未来的,所以很放心的和他相爱,为他奉献自己的所有,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是,如果是她寿命和常人一样,她会如此对待两人的爱情么?

    答案是,未必。

    因为她知道以后的日子那么长,尤其是他帝王的身份,两人如何相处下去?

    两人如何有未来?

    甚至,两人相处之中,她从未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

    因为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或者是,即使两人真的能按照她的想法走下去,两人相处五年,十年,二十年......

    一辈子那么长,她没有信心,和一个帝王或者是任何一个古代男人,白首偕老。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而对女子的桎梏也太多。

    可是如今,听到刘文卿的话,她却是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她这种想法是消极不可取的!

    她试都没有试过,为何就会有那种念头呢!

    也许迈出那一步,她会发现,前面是一片晴天的幸福呢?

    况且,即使没有好的结果,那又如何?

    她还能承受不起么?

    她不是还有自己么?

    所以,她忽然对刘文卿露出一个从来没有展颜过的璀璨笑容:“谢谢你文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建德七年,八年,就这么慢慢过去。

    如今陛下正如一把锋利的绝世宝剑,犀利湛湛,其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而皇帝陛下更是很久之前病秧子的形象,朝堂之上大动刀斧,大权在握。内阁机构渐渐的完善,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亲信。鹤监司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监察审讯机构,鹤监司在战中表现突出,发挥了重大作用,因此这两年竟然有渐渐权倾朝野的趋势。

    而这也是李容煦的意思。

    而关于李容煦的后宫,如今却依然是空空的,连一个嫔妃都没有一个。

    只有陛下和一个已经三周岁的孩子,陛下唯一的皇子殿下。

    文武百官看陛下年纪也不小了,宫中早已经立后了,后宫也应该充盈了。

    可是,陛下却是坚决的驳回了。

    原因么,很简单,他不乐意立后,也不乐意充盈后宫。

    而且很是理直气壮,他已经有了儿子,已经有了子嗣,女人之类的,他不想要,也不喜欢。娶进宫中更是浪费粮食。

    至于政治联姻什么的,他表示,不需要!

    他是皇帝,他最大。

    他是皇帝他任性,谁能奈他何?

    而他每每看到床上那没有灵魂,却还有呼吸的女子,已经满足了。

    而这两年中,严卿卿最终以二十二岁老姑娘的高龄嫁给了秦让。

    而且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味道。

    然后在七个月月份不足的时候,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而紫宸公主,最终在陛下的指婚下,嫁给了谢衍。谢衍从紫宸公主的太医变成了大魏皇朝最尊贵的驸马。

    李容煦期间更是请了无数的高手异人研究太上皇的那块黑色陨星建造而成的黑色台子和镜子。

    他想要自己的女人回来。

    好多次,他对着那块镜子喃喃自语,还有小初一的声音,他希望通过镜面能换回谢容华的魂。回到他的身边。

    有些时候,他甚至能隐约通过镜面,能听到镜面之后那个世界的声音。

    所以,只有他和小初一强烈的心思,才能引起镜面的转动,最终才能让谢容华的魂魄产生归属感,从而回来。

    可是,无数次的,他看到镜面扭曲转动的画面,谢容华的魂魄却是没有回来。

    很快,五年的时间过去。

    距离邵洵美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五年。

    小初一已经长大,甚至李庭烨都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

    而皇帝陛下已经二十七岁。

    至于太上皇,早在当初那女子说出真相的时候,就快疯狂了。

    本来女子是想要给他服用失忆丹药的。

    可是哪曾想到,太上皇在那一刻竟然灵魂出窍,而且其魂魄竟然极其的强大,钻入到了镜面之中,在一阵强烈的扭曲之后,和女子的魂魄就那么的碰撞在了一起。

    而后,两个人就不见了影子。

    最终,太上皇的躯体倒了下来,李容煦宣布太上皇离世的消息,然后把他和母后合葬在了一起。

    有时候,他想,现在父皇和母后也许已经走在了一起。

    因为他偶尔曾经梦到,现在父皇好像也有了穿梭各个世界的能力,陪着母后一起做攻略任务。

    这样,也好。

    仿佛,现在政治一片清明,海清河晏。人人都有了幸福的归宿,只有他,有儿子的相伴。

    看着下面那些已经醉意醺醺的的文武百官,李容煦不禁,又离开了。

    今天,是他的生辰,八月十二。

    月亮已经快圆满。

    他慢慢往某个宫殿走去,确切的应该说是宫殿下面走去。

    宫殿下面是偌大的黑乎乎的地下空间。

    而里面则是****经用到的黑色石台陨星和镜面,他让人花费精力运到了宫中。

    慢慢走上前去,他摸着那漆黑的镜面,喃喃道:“容华,你已经回去了五年,难道不想朕么?不想我们的孩子么?为何你还不回来呢?”

    忽然有小小的动静传来,李容煦不回头,也知道是小初一跟着过来了。

    小初一童音很是清脆,对着镜子道:“父皇说这镜子后面有我的母亲,父皇还说,只要我们多说话,你就会回来,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和父皇经常来陪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回来呢?我和父皇都很想你的,母亲,你回来吧!”

    忽而,镜面又如往常一般扭曲起来。

    而这次,不若以往似的,只是扭曲涟漪就停了下来。

    反而是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镜面竟然快速的旋转起来!

    而此时外面天际更是一片妖异的红,几乎遮蔽了那明亮的月光。

    那妖异的红芒最后渐渐的都涌向了这宫殿的上空。

    而这边,谢容华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要回去!

    所以,在和父母辞行之后,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次她又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她的心底发出强烈的呐喊:“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而奇迹,刹那间发生。

    不知道哪里来的红色光芒笼罩住了她的全身,而后卷着她的灵魂往一片黑暗处而去。

    这黑暗她不陌生,回来的时候,这黑暗就是她的魂魄经过的。

    她这是真的要回去了么?

    然后,她从镜面里就看到那一大一小的人影。

    随即,灵魂就被吸入到了身子之中。

    李容煦看到镜面那一闪而过的影子,还有再次恢复平静的镜面。

    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他随即往紫宸殿奔去。

    路上嫌弃太远,直接用了轻功。

    可是,在到了宫殿寝室的时候,他又有一种情窃的滋味,竟然迟疑的停下了脚步:她回来了么?

    最终,他走了进去。

    顶多,只是再失望一次而已!无所谓!

    寝室之中,大红色的帐幔之后的拔步床上忽然传来清幽的声音:“容煦,我回来了。”

    李容煦的手,竟然在那么一刻,是定格在了空中的。

    下一刻却又迫不及待的掀开帐幔。

    然后,他看到了床上,那昏迷了五年的女子,已经坐了起来,正在朝他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