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家的车开的速度倒是不快,但是因为距离是真的不远,所以也就两分多钟就到了。

    林意是打算下车给顾宁珩开门的,只不过顾宁珩早他一步开了车门自己下了去。

    真是献殷勤都不给机会。

    林意自己开了车门,随后就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车上站着。“怎么不走了?我还打算看着你进校门呢。”

    顾宁珩不想理他。提着步子就离他远点。

    和所有的学校一样,上课前半小时累计来的人估计也没最后五分钟和打铃后三分钟来的人多。所以此刻靠在车上人模人样的林意自然再一次引起了安高妹子们的指指点点。

    林意的目光锁在顾宁珩的身上。看到顾宁珩上前迎着谢谨的时候伸手就要抓住顾宁珩。顾宁珩侧身避过。谢谨伸手抓住顾宁珩的手,甚是淡然地拉着她从林意身边走过。“还等我,你也不怕迟到。”

    “大不了就和你一起被罚站咯。”顾宁珩耸耸肩,也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反正第一堂英语课她也是用来看金融工程与计算的,在教室里面是看,在教室外面也是看。

    谢谨笑。“早上风大,我舍不得。”

    林意倒是难得的没有拦住顾宁珩。并且迅速地转了个身拉开车门就让司技赶紧开车离开。

    如果刚刚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在这里装作送孩子上学的人,应该是带着暗杀目标来的。

    林陆他,还真的没打算放过他啊。

    罢了。就把他所谓的学籍先放在安高,他还是暂且不去上课了。要是能用来迷惑一下林陆的人,把他的人都吸引在这附近,他也算是能够暂时保持安全。

    不过这安饶,他怕是又不能呆了吧?

    好不容易想要呆在有顾宁珩的地方,看来,又要走了。

    难不成这是所谓的有缘无分?

    哼。可惜他林意从来只相信事在人为。

    ....................................

    谢谨和顾宁珩是踩着上课铃到班级的。进班级的时候立刻换来一片“咦——”的声音。毕竟是校园情侣。这手拉手一起还踩着上课铃过来也是虐遍无数单身狗。

    就连跟着进来的英语老师黄老师都笑着打趣他们,“你们这两人这平时在一起呢,也挺好的。给大家多看看。”又笑着指指讲台下的学生们,“你们要是有羡慕的,就要好好学习了。争取也能早日跟他们一样光明正大啊。”

    顾宁珩:“......”怎么感觉她现在脸皮已经变得越来越厚了呢。竟然已经是听到这种话可以微笑着淡定了。

    “咦~~”临近放学的时候,连孙童童都开始打趣顾宁珩了,“珩姐今天我就先走啦~~我可不想做电灯泡。”

    “童童!”顾宁珩忍不住一跺脚嗔道。

    谢谨靠在后门口,微微偏了头,“走吧。我的顾公主。”

    顾宁珩走过去,瞪着谢谨,呲着嘴角,“哼。我可是小公举。”

    谢谨含笑点头,牵了顾宁珩的右手托到自己眼前,“好。我的小公举。”手背落下一吻。

    顾宁珩脸色爆红。“谢谨你真是跟着苏子墨学坏了。”

    苏子墨一脸懵逼,“珩哥,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就算是学坏那也是他跟着谢谨学坏了。

    顾宁珩看了苏子墨一眼,“谁让你姓苏而且名字还是墨的。”

    苏子墨:“......”占了苏姓,还占了那句近墨者黑怪他咯?

    名字又不是他自己取的。

    谢谨伸手拍了拍苏子墨的肩膀聊表安慰,然后转身提步就跟在了顾宁珩身后。

    “啊!!!”

    顾宁珩被这突然传来的尖叫声弄得脚步一顿。怎么了?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尖叫声?

    而且方向好像是从校门口传过来的?

    顾宁珩赶紧跑到栏杆那里看了一下。顿时双眼便是瞪得极大。

    从楼上的角度看,分明是有人在校门口拿着把刀见人就伤!

    顾宁珩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高铁伤人事件。

    肯定还是那群人!他的目标肯定还是她和谢谨!

    顾宁珩当即拔腿就往校门口跑过去。谢谨匆匆瞥了一眼,眉关不住微皱。这些人,竟然都追到学校来了。

    当即就拿出了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你们的人呢?”

    “一半去巡逻了一半在高铁站。”

    “赶紧让最近的人过来安高。还要叫辆救护车。有人受伤了。”谢谨挂了电话,眼睛一瞥,顾宁珩已经跑到了楼下。

    谢谨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对着栏杆就冲了过去,单手一撑,就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跟出来的苏子墨下意识地就抽了抽嘴角。

    大哥啊。幸好他们班级是在二楼。这特么要是在四楼你不会也这么直接跳下去吧?

    想是这么想没错,但是二楼而已,他们还是可以直接跳的。苏子墨紧随其后就跳了下去。

    谢谨追上了顾宁珩。

    顾宁珩已经愣怔在了原地。

    鲜血。地上是大滩的鲜血。还有好多人躺在血泊里死不瞑目。

    甚至已经被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人制服的那个行凶的人脸上还沾着血液,就连刀尖上都还在往下滴着血。

    谢谨上前一步,转身挡住顾宁珩的视线。伸手将顾宁珩抱在怀里。右手掌心贴在顾宁珩的后脑上。“别看了。有我在。没事的。”

    苏子墨停步。谢谨示意他感觉去看一下被伤到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人呢。虽然他们不是医生,但是应急的止血和其他的急救措施他们还是会一些的。

    苏子墨已经尽可能地快,尽可能地去做一些措施了。但是......

    苏子墨甚至有些不敢看谢谨,只能摇了摇头。

    割喉。只要是躺在血泊里的人都已经......

    “赶紧把他们送到医院去啊!”谢谨都是不住吼道。

    他无端就是感到些心慌。他从小生在谢家,鲜血见得多了去了,就连同死亡,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没有哪一次是像这一次一样让他觉得心慌。

    怀里的顾宁珩什么都没说。只是身子开始发冷。

    冷的谢谨头一次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脱离了掌控之外。

    只能抱紧了顾宁珩不断摩擦着顾宁珩的后背,企图让顾宁珩连同她此刻不正常的体温一样赶紧回复正常。

    这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顾宁珩,谢谨很是担心。

    “谢谨......”顾宁珩终是开了口。眼里的泪瞬时就落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