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契约韩娱> 第九章 岁月神偷
    第九章岁月神偷

    时光荏苒,转眼四年。

    “王珍允你为什么欺负两个姐姐?”郑秀晶掐着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瞪着坐在沙发角落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小男孩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让郑秀晶晃神了一下,随后奶声奶气的指着在地上跟黄佳宁滚来滚去的一个小男孩说道“不是我欺负姐姐,是王倾尼欺负的姐姐。”

    郑秀晶瞪大眼睛看去地上跟狗狗滚成一团的王倾尼。

    “不是我!是哥哥欺负姐姐们的,我是无辜的~”王倾尼跟他妈一样有着一双月亮眼,装起可怜来楚楚动人,一点也不像是个小男孩,比女孩还漂亮。

    “你们两个肯定都逃不了关系。”郑秀晶晃了晃脑袋“去外面罚站,要不然等徐贤小姨回来你们俩就死定了。”

    王珍允眼泪汪汪的从沙发上爬下来,踢了一脚王倾尼两个小淘气追着出去打闹了。

    郑秀晶险些气的背过去,追了出去“让你们罚站,给我站好了,把桶给我顶起来。”

    王倾尼和王珍允互相瞪了一眼,抱起门口一排的小木桶,里面都有水,顶在了头顶,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郑秀晶“晶晶小姨,好重哦。”

    “重才有记性。”郑秀晶轻哼一声,踢了踢脚下摇着尾巴的黄佳宁“你去看着点。”

    成精的黄佳宁还应了一声,在两个小主人身边巡查起来。

    郑秀晶叹了口气把被玩具堆满的沙发收拾了一下,拎着弄脏的被单上了楼,楼上传来阵阵悦耳的朗读声。

    把脏被单让进洗衣桶,郑秀晶走进里面的房间,装修的温馨的大房间里满是书香气。

    两个穿着漂亮小女孩梳着短发,端坐在小凳子上读着课本,郑秀妍怀里抱着一个吃着奶瓶的小宝宝,满脸宠溺。

    “那两个小坏蛋怎么样了?”郑秀妍笑着问道。

    “气死我了,跟他爹一样,装起可怜来简直了。”郑秀晶轻笑着抱怨道。

    两个小女孩听到郑秀晶提到某人,瞬间兴奋了起来“晶晶小姨,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啊~”

    “快了,只要惜熙和明珠再大一点点。”郑秀晶蹲下身子,温柔的说道。

    “你抱一下凯蓝,我去给小贤打电话,让她回来的时候带点东西。”郑秀妍把怀里的小宝宝递给郑秀晶。

    郑秀晶娴熟的接过孩子逗弄了一下,这是全宝蓝的女儿,是上次全宝蓝去看王洛之后回来瘦了一圈后的成果。

    这四年,王洛虽然没回来,但是已经不抗拒她们去看他了,但是很多人都不敢轻易去,怕给王洛压力。

    大家又是嘲笑又是羡慕,毕竟,见到了他。

    郑秀妍出了房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下了楼看了眼两个孩子啊罚站的孩子,露出温柔的笑容,拿起电话刚要拨通,门就开了。

    “秀妍小姨~”两声甜腻的叫声从外面传赖,一路小跑扑到郑秀妍怀里。

    “慢点跑,摔了怎么办?”郑秀妍宠溺的抱住两个小家伙。

    也是两个女孩,一个是仁静家的王辅仁,一个是孝敏家的王敬孝。

    后面又进来一个比较高的男孩,看着年纪跟外面罚站的两个差不多,却高了不少,牵着一个穿着粉袍子的小男孩。

    前面哪个是侑莉家的王心侑,牵着的是徐贤家两岁小神童,王德贤。

    王心侑和王德贤走过来恭恭敬敬跟郑秀妍鞠躬问好,弄得郑秀妍哭笑不得,两个都是徐贤教出来了,有礼貌到让人负担。

    “欧尼给我打电话干嘛?”拎着购物的的徐贤进了屋,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红肿的眼睛就能看出是一个小哭包,这是金泰妍家的大宝贝,金泰妍实在管不了,放到徐贤这里调教来了,每天都是以泪洗面的金洛。

    是的,金泰妍为了保证自己的脸皮,偷偷把儿子的名字改了跟自己姓。本来叫王泰然的。

    “没事,让你带点东西回来的。”郑秀妍笑了笑,把金洛抱起来笑道“怎么又哭了?”

    “呜呜呜,他们都欺负我。”金洛窝在郑秀妍怀里诉苦。

    “去外面罚站。”徐贤俏脸一沉,金洛立马像是受惊的小老鼠一样跑出去跟王珍允他们一起罚站了。

    “王洛来信了。”徐贤放好东西脱掉外套对自己的儿子王德贤说道“把信给秀妍大姨。”

    王德贤在自己的兜里翻了翻,最后掏出一封信给郑秀妍。

    “妈妈,我想去上面找姐姐。”王德贤怯生生的拉了拉徐贤的衣角。

    “把买来的糖果一起带上去,记得一天只能吃一块。”徐贤叮嘱道。

    王德贤点点小脑袋,拉着其他哥哥姐姐拎着糖果包上了楼。

    “真是不容易,以前一天一封,后来一个月一封,现在三个月一封。”郑秀妍接过信无奈道。

    “这是好事儿,说明他正渐渐变得正常。”徐贤柔声笑道。

    “前天卡卡问我爸爸长什么样,我竟然说不出来,只能给他翻新闻。”郑秀妍读者信,眼角有些湿润。

    “他已经能面对我们了,面对孩子们,只是时间问题。”徐贤柔声安慰道“不过姐姐的文化水平倒是越来越高了,都能用汉字交流了。”

    “没办法,怕理解不了他那些句子。”郑秀妍笑了笑“sunny和秀英还有帕尼去了英国,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她们说要帮王洛在各个教堂祈福,唔,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徐贤说道。

    “智妍一个人的环球旅行也快结束了吧。”郑秀妍眨了眨眼。

    “孝敏欧尼她们天天在忙着公司的事情,都没时间管孩子了,要不要接过来?”徐贤有些担忧的说道。

    “他喜欢华夏,总归要几个孩子从小在那边长大的。”郑秀妍笑道。

    “这样也不太好,对于以后。”徐贤蹙眉道。

    “等以后,一家之主回来了,不就好了?”郑秀妍挑眉轻笑,温柔的抚摸着手上的信件。

    “来来来,读书了,这是我在书店买的爸爸新书。”在楼上的王德贤从袋子里掏出一本还未开封的书,

    所有的小哥哥姐姐们都聚了过来。

    看着那本书名

    《神级复兴系统》

    王惜熙眨了眨大眼睛“这个名字,一点也不文艺。”

    “也还好啦,不过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王心侑憨笑着问道。

    “不知道,先看看。”王德贤费力的拆开封面,打开第一页,上面有一段话。

    ‘人生像是一阵风,吹过就是吹过,你看不见,不代表它不存在,所以,何苦辜负这一阵清风?’

    “唔,看不懂。”王辅仁满脸懵懂。

    “看不懂就对了,爸爸的书都是这样的。”王敬孝满脸认真的说道。

    “这个应该是笔名的由来吧。”王德贤蹙眉道“不过这本书的内容还是挺好看的,上次恩静小姨家的王静静来弹过古琴,这里面好像有写。”

    “古琴啊,我还是喜欢听阿姨们唱歌。”王明珠笑道。

    “嘘,不要提这个,上次宋茜大姨让晶晶小姨去唱歌,都把晶晶小姨唱哭了,我猜小姨一定是觉得自己老了。”王心侑满脸神秘的说道。

    “王心侑!你说谁坏话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后面的郑秀晶大叫道,吓得孩子们大叫起来。

    “闹死了,就不能让秀晶管孩子。”听着楼上传来的吵闹声,郑秀妍无奈的说道。

    “秀晶挺喜欢孩子的,怎么不要一个?”徐贤笑着问道。

    “说不想见他,谁知道呢。”郑秀妍笑了笑。

    “不过他的笔名我一直没想通,何辜。”徐贤微微眯起眼“是辜负谁?”

    “不一定是辜负,辜是罪的意思,有可能是何罪之有的意思呢。”郑秀妍笑了笑。

    “泰妍欧尼的演唱会开始了。”徐贤手机响了一下,打开电视。

    已经是以一个画家身份登顶亚洲歌王的金泰妍一直是文艺界的一个奇葩。

    她的画跟歌结合起来,才是一种艺术,跟另外一位灵魂抽象画师朴智妍不太一样。

    所以每次办画展,金泰妍都要开一场演唱会。

    金泰妍褪去了明星的光环,现在变成一个彻底的艺术家了,没有华丽的服装,也没有华丽的舞台效果。

    但是只要她坐在舞台中央,聚光灯打在她什么就能让全世界安静下来,她拿起话筒轻唱道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谁让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

    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

    看云淡风轻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

    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

    看云淡风轻”

    ——————正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