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南岳记> 第四十六节既然活着,那便战无止境
    崇三的拳刚强霸道,而宫娉芸的掌力则绵柔悠长。

    一柔一刚,两人均奈何不了对方。

    只是在场之中所有人都清楚,说不定崇三这一拳就是最后一拳了,就连只会一点皮毛的元胜男看着崇三那血红的脸色,也都认为崇三坚持不了多久了。

    成兰与岳萧两人则更不需要说了,只是两人此刻都没有办法去支援崇三。

    “看你还能撑多久?”宫娉芸轻易的闪过崇三一拳后不屑的道。

    崇三就像发了疯似的朝着宫娉芸不断的出拳,哪里在乎宫娉芸说的话啊。

    崇三迅速转身,再次朝着宫娉芸而来。

    一拳再出,只是这一番的拳劲却有点奇怪。

    岳萧一直紧盯着崇三,看见这一拳,顿时有点疑惑,这是?

    伏虎拳?

    岳萧不确定,但是却有点眼熟。

    崇三与岳萧较量过一次,而那乃是岳萧第一次到徐字营的时候,崇三以莫玉功抑制身上的绝武之毒被反噬,最终全身内力逆转无处发泄,幸亏岳萧及时出手,与崇三整整对轰了一夜,才将全身逆转的内力全部排除干净。

    而那时候的岳萧所用的就是伏虎拳。

    岳萧不是蠢人,他虽然没有诸多算计,但是对于许多的细节都看的十分透彻,就像是现在,他看清楚了,崇三又出了一拳。

    岳萧终于可以肯定的是,崇三出的正是伏虎拳。

    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岳萧有点不明白,大哥不是走火入魔了么,怎么使出伏虎拳了?

    “上步钻拳!”岳萧突然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岳萧竟然感觉到崇三在走火入魔的时候,竟然能支配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完全处于疯魔的状态。

    岳萧话音落下,只见崇三右手右脚同步而上。

    右手握拳,势大力沉的钻拳直取宫娉芸的心口。

    宫娉芸皱眉,她并不是因为面前而来的钻拳而皱眉,反而是出声之人。

    那个天灵朝的武状元。

    宫娉芸向左侧身一闪,崇三的上步钻拳直接打了个空。

    “猴儿爬杆!”岳萧再次出口。

    崇三回身,右手收,左掌瞬间扑出,而这次的宫娉芸则更加郁闷了,这伏虎拳,她岂能不识?

    武当的绝学啊,可是竟然在崇三手中如此轻易的使出,而更令人惊疑的是那个天灵朝的武状元岳萧竟然能随意的说出这个武当绝学的连招。

    宫娉芸此刻却无法再闪,只能硬接崇三扑来的这一掌。

    武当的伏虎拳,自当是这世上最顶尖的武学了。

    宫娉芸之前还不信,可自己一掌接下崇三这一掌后,向后倒退三步才稳住身形,而崇三竟然纹丝不动。

    岳萧此刻才有点明白了,崇三是走火入魔不假,可是对于这种情况,崇三经历的次数太多了,以至于现在能稍微的控制住自己的思维。

    之前打出伏虎拳,便是此意,而崇三还能不能说话?

    岳萧不知道。

    “大哥,开山拳!”岳萧见宫娉芸在伏虎拳上败退开来,便思索起来,认为崇三的思维是受他自己控制的,于是便让崇三打出一套当初在西北蛮荒的徐字营驻地内打出的开山拳。

    崇三并没有迟疑,向前跨出两步,直接一拳直奔宫娉芸中路而去。

    宫娉芸倒是再次吃了一惊,这次真的有些想不通了,走火入魔还能受控制?

    之前一直追着自己打就极不寻常了,现在竟然还能主动的使出一套套拳法来,更是难得,而更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则是还能听人指挥。

    这真的是个走火入魔的人么?

    宫娉芸有手段将崇三打倒,可是那倒在地上的岳萧呢?

    他能看穿自己的招式,还能指挥崇三出招,这又是怎么回事?

    上中下三路被逼,宫娉芸不断的朝着岳萧处退去。

    岳萧见此,倒是微微一笑。

    “龙行!”岳萧笑道。

    宫娉芸闻言,瞬间愣住。

    龙行?《江湖九州录》上记载的三大步法之一的龙行?难道崇三会?这到底是什么人?武当的伏虎拳,少林的开山拳,三大步法之一的龙行,那接下来的还有什么?

    只是宫娉芸愣住的同时,崇三也不见出招。

    不仅宫娉芸愣住了,就连站在那微微动了动的崇三也没动。

    龙行?他可不会啊。

    只是何为龙行?

    神龙摆尾也行吧。

    神龙摆尾转瞬而出,只是却不是出拳,而是左侧一跃,大步朝前一跨,继而右臂横挥而出。

    宫娉芸因为愣了一愣,崇三那转瞬跨出后朝她而来的右臂,她躲避不及,只能横肘来挡。

    只是习惯了阴柔掌法,借力御力的宫娉芸与崇三拼外家功夫?

    宫娉芸只觉得双手手臂像是断了一般。

    没想到崇三甩来的右臂竟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瞬间传来的刺痛感让宫娉芸惊讶不已。

    这个崇三,到底是什么人?身中绝武之毒,那绝对是千真万确的,当年就是自己和冯昭然亲眼见着他服下的,可是此刻的他,到底练了些什么武功?

    不过稍一想,宫娉芸便明白了,崇三使出的都是外家功夫,可没有什么内力,至于为什么看起来一副病怏怏的身体里会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力量,倒不是宫娉芸此刻深究的事情了,她必须要马上解决掉眼前的这个麻烦,不然真等藩军聚集起来,哪怕自己有着三大步法之一的虎步,也无法走出这落沙小镇了。

    “既然活着,那便战无止境。”岳萧突然道。

    成兰不解这话何意,宫娉芸更是难以想象,元胜男这个藩军的公主,武力对她来说,只是辅助她的助力,她没有练过什么武功,只是在军中经常与藩军儿郎一起厮杀,倒是练就了不错的身手,可是与岳萧等江湖人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丁点。

    至于屋外一直默默盯着战场,一言不发的朱汉江则是听出了点意味。

    朱汉江可不会出手,哪怕龙啸被岳萧打晕,他也没有动一步,他的职责是保护元胜男的安危,至于当初在落沙小镇前的战场之上,冯昭然出手太快,以至于他刚反应过来,就看见冯昭然已经挟持了公主,而自己面对着冯昭然那滴水不漏的防守状态,再加上公主在冯昭然手中,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现在,冯昭然不在这里,可是宫娉芸也不是好惹之辈,虽然之前在宫娉芸手上吃了点亏,那纯属自己没有意识到,不过自己也承认并非宫娉芸的对手,不过宫娉芸若真要对公主出手,那自己也得领教一下宫娉芸的手段了。

    而此刻的他听着岳萧的话,倒是有所理解。

    朱汉江朝着岳萧看了一眼。

    而岳萧似是有所感应一般,也是撇过头来,与朱汉江对望。

    朱汉江抱拳一笑。

    岳萧回之笑脸。

    “哈!”崇三右脚一震,整个房屋随之一震。

    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朝着宫娉芸而去。

    这是煞气,也是杀气。

    岳萧的一句话,让崇三全身煞气上涌。

    “战!”崇三吼道。

    声彻云霄。

    成兰呆立当场,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不可思议的东西,张大了的嘴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元胜男倒退开去,直到后背依靠到门口的墙壁上才停住。

    岳萧笑了,这才是崇三,想必那当初在徐字营中率领着自己的护卫队,驰骋沙场,令藩军先锋闻风丧胆的崇三,恐怕就是这幅模样吧。

    此刻的崇三,并非是强弩之末,反而是他在身中绝武之毒下的最强状态。

    莫玉功逆转的内力,强行涌出。

    宫娉芸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扑自己而来。

    气势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对方对自己的强烈杀意。

    “到底怎么回事?”宫娉芸禁不住看向岳萧,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吧。”岳萧所说的当然是为何崇三会对宫娉芸有着如此强烈的杀意。

    “当年的绝武之毒,乃是冯昭然逼他服下的。”宫娉芸说道。

    成兰那张大的嘴巴依旧,大大的眼睛眨了下,只是此刻看着的却是一身白色的宫娉芸。

    不可思议,同时也有疑惑,冯昭然逼迫崇三服下绝武之毒?

    岳萧也没想到,身中绝武之毒的崇三竟然是因为冯昭然,难怪崇三对冯昭然是恨之入骨,不过不是冯昭然杀了崇三的父亲么?怎么现在又牵扯上绝武之毒了?

    难道是冯昭然杀了崇三的父亲,然后又逼着崇三服下绝武之毒?

    岳萧如是想到。

    只是还不待岳萧再去多想。

    崇三再次朝着宫娉芸出手了。

    只是这次却并非武当的伏虎拳,也不是少林的开山拳,更不是岳萧口中的龙行步法。

    而是一种几近没人知道的武学。

    拳如风,身形如电。

    打的宫娉芸连招架都成困难,更别提反击了。

    此刻的元胜男,成兰则是在看着崇三那绚丽的表演,她们一个不懂武功,一个懂点武功,却不认识武功。

    而朱汉江紧紧盯着崇三,似是发现了什么,一直静观其变的他竟然向前跨出一步,直接走进了屋内,将元胜男护在身后,他不敢确定那是不是当初他在幼年所见到的那种能让人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的武学,而现在,再次见到类似的招式,心底一惊,可是面对着保护元胜男的使命,就算是崇三使出的是当初那般强大的武学,他也不能退缩,因为他一退,公主必定毫无生路可言。

    既然活着,那便战无止境,这不仅是岳萧对崇三说的话,更是他对自己说的话。

    岳萧则是紧皱眉头,他认出了崇三所施展的武学。

    直到此刻,岳萧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在伏魔谷内,剑神老前辈会让自己亲手杀了崇三了。

    因为岳萧所施展的乃是血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