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终极卡修> 第八百九十三章 覆灭,新兴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传闻,这一任的极光仙海主人极为崇尚天道,以威海一族的先天身躯参悟大道,是以能够达到今时今日的成就,他成名之后,便是改名为威海道人,自此行事做派便是更加令人捉摸不透。

    但凡扯上天命之事,在极光仙海便是犹如圣谕一般,让人不敢生起质疑之心,这也造就了威海道人声誉无双。

    威海一刀领命之后便是火速派遣信鹰传递给琉璃岛的人,特意将威海道人的指示着重标记了一二,这才是放心回去修炼。

    在威海一刀心中,即便是巨鲨门再如何崛起,也绝对不可能威胁到有师尊坐镇的极光仙海,这万海中的局势早已不是海鲸王的年代了,想要成长为如同极光仙海一般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只不过他们极光仙海无形间帮助了巨鲨门,一旦连极光仙海下辖的琉璃岛都不敢插手,那巨鲨门和南天战宗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也算是可以彻底断了与巨鲨门争雄的念头。

    南天战宗短短时间里发生的两件大事都与万海之外的势力有所勾结,极光仙海自是不悦,索性也就再也没有回护之意了,与巨鲨门不同,巨鲨门虽然包含私心,却倒也能够说得过去,人家既没有借助万恶谷的力量,又没有勾结飘渺洞府,还算是个听话的附庸,这才是极光仙海真正在乎的。

    ……

    “呼...呼...”

    已经染红的海域,蛮天带着一个浑身浴血甚至看不清模样的人正朝着那咫尺可待的南天门疯狂飞掠。

    他的身后是刚刚追赶而来一拥而上最终还是被他制服的巨鲨门修士,虽说他一身实力只剩二三,但是对付这些虾兵蟹将却还是足够的。

    也不知道是京极故意放水还是他们巨鲨门实力不济,蛮天最终还是在南天战宗一干弟子的誓死突围之下即将回到南天战宗,遥遥可望。

    那里,是他们南天战宗的根基所在,是蛮天至死都无法舍弃的地方。

    “谢长老,撑住,我们马上就到了!”蛮天一边狂奔,一边对着背上那奄奄一息的人道。

    他们的身后,早已再无追随之人,可怜数千人浩浩荡荡地去,回来的却不足百人数。

    一路的回来,铺就了一路的血路。

    “咳咳...”

    “噗!”

    蛮天能够感觉到背上的人似乎再度咳出了一口大血,心头不由更凉了几分。

    “宗主,不要回去了,另择一处方向逃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谢昱断断续续地讲完,气息似乎更弱了几分。

    是啊,在爆发对巨鲨门总攻的时候,南天战宗这似乎就发生了什么意外,虽然不清楚,但是连护宗结界都毁了,即便是回去,那又能够好到哪去?

    莫不是有着另外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们?

    不,准确来说,是等着蛮天,因为谢昱以星辰修士之躯战到现在,早已是油尽灯枯了。

    蛮天眼角噙着泪水,他们南天战宗的男儿向来崇尚武力征服一切,又何曾想过行差踏错一步便招致今日之局。

    “谢长老,是我错了!”蛮天痛心道。

    最后依稀听到谢昱那不成句的几个词,“不...自责,....你...在...,宗门...在...”

    再然后,蛮天便是感觉到背上之人重重地将头耷拉了下来,再也唤不醒了。

    “啊!”

    疯狂的嘶吼之声直破天际,震得附近一带的鱼虾尽皆退散,海水一圈圈波纹散发开去,荡漾到很远很远。

    蛮天内心几近于达到了崩溃,即便这么多年来在外人眼中,他如何坚强、霸道甚至于不通情理,但始终都有谢昱从旁出谋划策,于蛮天而言,谢昱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南天战宗长老,更是一个可以知心的亲近之人。

    但今日,不仅仅亲人离去,宗门弟子尽数毁于一旦,蛮天看着天空中闪烁的星辰,眼角的泪痕渐渐干却。

    蛮天一个翻身,将谢昱的尸身慢慢沉入大海之中,最终完全消失。

    “谢长老,这些年辛苦了,宗门若是不在了,我又岂能独活!”

    蛮天似是傻笑了几声,随即便是头也不回地直奔南天门而去,在那里,或许便是有着这一切的终结,后面追兵紧跟不舍,前方生死未卜,蛮天却无畏无惧!

    蛮天身上已是有了不少血口子,但丝毫影响不了他一路飞驰的速度,比起平常慢了许多,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这般缓缓环顾南天战宗周围的海景,深沉而又热烈的情感涌入心间。

    不多时,蛮天便是看到了已经陷入火海之中的南天战宗本岛,那位于南天门后的宛若人间地狱一般的地方,真的还是奉之为生命的宗门么?

    蛮天的心中恍若被重重击打了一般,一股疯狂的恨意瞬间从心间蔓延到全身。

    “究竟是谁?”

    “是谁毁了我南天战宗?”

    “给我滚出来!”

    一连三声,声声震耳欲聋,一阵阵念力声波扩散到了岛上,甚至连带起了一阵风浪将那炙热的火焰吹散了几分。

    从那几近于焦灼的岛屿之上嗖嗖嗖地瞬间飞出了几道有些踉踉跄跄的身影,当他们看到蛮天的那一刻,犹如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宗主,你终于回来了!”

    “宗主,海底火山爆发了,从万丈深海涌出,直接将我们宗门吞噬!”

    “还有,还有宗主,有个人随着那火山爆发的同时出现了!”

    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蛮天耳中,但很快,他便抓住了重点,有人在火山爆发的时候出现了,那这个人想必就是引发了这次事件的元凶了。

    “那人在哪?”蛮天恨恨道。

    然而,回应他的是几名弟子同样惊恐的神情,他们的视线纷纷看向了火海之中,因为此刻从那火海之中慢慢走出了一道从容的身影,仿佛地狱使者踏浪而来。

    蛮天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向了那火海中那道从容身影,渐渐回想了起来。

    “你,你居然活着从鲸眠之地出来了!”

    蛮天看着吴忧,那个浑身上下都被金红色火炎包裹着的男人,几乎是看到的瞬间便是脑中浮现了那个人的身影,虽然当初在鲸眠之地吴忧救下京云依的时候是蒙面而为,但是气息、身形都与当初相差无几,蛮天自然是可以认出。

    只不过这一次,他看到了吴忧的真面目。

    吴忧扫了一眼蛮天,再联想到刚刚逼问的几名南天战宗弟子的回答,便也是瞬间想明白了,这怕是战败而归了。

    “也是,如今的巨鲨门,又岂是你说欺负就能够欺负得了的!”吴忧答非所问地笑了笑,只不过他看向蛮天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悯之意。

    这个可怜虫,怕还不知道他究竟惹怒了谁吧。

    “你什么意思?”蛮天道。

    吴忧罢了罢手,道:“没什么意思,给你两个选择,是想要自裁还是等着我们动手?”

    “你跟京极他们果然里应外合,趁我们宗门空虚之际竟然前来引火焚岛!”蛮天终于是看穿了。

    吴忧可悲可叹地看着蛮天,突然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昨日的因,今日的果,他与京极还真的没有阳谋阴谋,只不过谁让他们南天战宗的前人先辈居然将存放海蓝之心的空间设置在了南天战宗本岛之下的万丈海域,而这空间一崩塌,自然而然也就触动了这海域中某些活动的海底火山,一轰而上,直接毁了这座千年根基。

    若是当时蛮天和南天战宗的精英尽数在,倒也能够挽救,只不过当时在这南天战宗本岛之上的都是一群修为低得可以的留守修士,也就只能看看岛了,想要于危难之际救下宗门所在,实在回天乏术。

    “看来你是不会选择自裁了,那便无需多言了!”

    吴忧瞬间消失在原地,几道黑影扑闪而出,直接朝着蛮天周围那几名逃出来的弟子扑杀而去。

    “咻咻咻!”

    一连数声切割之声,那些人尚未回过神来,便是喉间见血,身子朝着无尽大海栽了下去。

    蛮天想要救,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因为有一股巨大的威压在他想要动手回护的那一瞬间骤然而至,瞬间便是封锁了他所有的行动能力。

    蛮天看着那笑得几近妖魔化的吴忧,心头一股寒气直冒,明明他不过是一个阴阳小成之境的修士,即便是他再身负重伤,再实力丢失七八,也不至于在他手上一招都走不过吧?

    “你,你怎么做到的?”

    蛮天可以不惧,但却不想死不瞑目。

    吴忧身形归一,瞬间来到了蛮天跟前,右手微微一扬,一道骨刃闪现而出。

    “死魂斩!”

    随着话音落下,一代枭雄般的存在,南天战宗宗主蛮天便是彻底断绝了生机,就连他的魂念都是被吴忧如同算计好了一般吸入了死魂卡中。

    随着修为见长,死魂卡的运用也是越发如火纯青,往往不需要完全借助死魂五行阵便能够吸噬魂念。

    吴忧和蛮天的身影定格在半空中,宛若亲密相谈的朋友,但实际上,其中一方却是永远听不见人世间的声音了。

    “海鲸一族的传承,又岂能够等闲待之,若非看在你和那位前辈同门同宗的份上,定要将你留给巨鲨门处置!”吴忧收起了死魂斩,对着咽气的蛮天解释了一句,算是回答了他。

    他和飞龙、京云依三人承袭了海鲸一族的精血,那等庞大数量的精血足以早就一个阴阳大成之境的强者,只不过三人因为各自的缘故,都是压制了一部分,这是为了更加长久打算,但精血入体,在各个方面都会极大增强他们的战力。

    这也是飞龙(龙飞)能够力敌江胜不败的缘故之一。

    吴忧并未任由蛮天坠入大海之中,反倒是带着蛮天的尸身来到了南天门柱,即便后面汹汹大火,这南天门依旧屹立天地之间,不愧是千年来南天战宗的象征。

    万丈海域之火,一旦爆发出来,没个几天几夜的时间,是很难完全熄灭,除非人力干预,而这等费劲的事情吴忧显然不会去做。

    他静静地等待了半个时辰左右,便是等到亲自领了浩浩荡荡人马过来的京极,和他那三个儿子们,简单跟京极交接了一番,吴忧便是率先离岛,朝着巨鲨门主岛而去了。

    南天战宗之事,几乎是不到一天的时间便是传遍了万海,大大小小的势力尽是闻风而来,只不过他们这次前来,并非捣乱或者争夺地盘,而是前来恭贺巨鲨门。

    因为此番,就连极光仙海都没有任何出声干预,相当于默认了巨鲨门一家独大的地位,他们这帮稍逊一筹的势力自然是趋之若鹜。

    南天战宗的大火,据说烧了七天七夜方才是熄灭,不知道这是巨鲨门为了烧尽最后一根反骨方才是放任没有作为,还是真的只是天公不作美,这七日七夜竟然没有降下一丝雨滴。

    七日过后,南天战宗所有还幸存之人被遣散,万海之中,天大地大,便看他们各自的造化了,京极不是没有想过赶尽杀绝,只不过这世上仇人如此多,尤岂是能够杀尽杀绝的?

    吴忧看在蛮直的面子上为南天战宗说话了一二,也算是为南天战宗留下了一丝延续,至于日后他们是要报仇还是要如何,便看他们自己的能耐了。

    一月后,全新的巨鲨门成立,吸纳万海中的各方英豪,而曾经能够与之并肩而立的另一个势力便是就此泯灭在悠悠江海中,再也翻不起一丝浪腾。

    令人觉得有些新奇的是,这个刚刚获得新生的巨鲨门居然很快便是与一个名为忘忧岛的势力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而这忘忧岛的岛主自此也借着如今巨鲨门的风头名声大噪。

    “听说了没,那个新晋的二流势力忘忧岛岛主,居然就是之前琉璃阁的忘阎王!”

    “忘阎王是谁?”

    “忘阎王你都不知道,为兄来给你说道说道!”

    这是近日来在万海中偏向于南海海域最为风行的谈话,不少人都将这个新兴势力能够攀附巨鲨门这样一个一家独大的后台而感到羡慕,但却更多有人开始真正了解忘忧岛,了解这个曾经在琉璃阁怀揣着“忘阎王”声名的大杀器,忘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