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都市猎人> 第六百六十二章 白鹿洞书院
    陈灵兮和水心语说完,转头又问李寻:“李寻哥哥,薛老爷子和水姐姐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么?”

    李寻笑着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虽然不怎么清楚,当年李白先辈曾作过多少关于白鹿的诗词,但他确实是我李门旁支,也曾和白鹿有些交集。”

    “哇,李门的前辈真是太厉害了,竟然出了这么有名气的诗人……”小妞儿忍不住赞叹。

    别说小妞儿了,其他所有人同样都是心中暗叹。

    身为四大家之首的李门,一直非常低调,他们默默地守护着华夏民族,低调到了以至于在历史的长河中,似乎都从来没有掀起过什么的浪花。

    却根本没料到,作为李门的旁支,曾出现过如李白这样的伟大人物。

    这才是人家李门真正的内蕴啊。

    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底蕴却庞大得让人忍不住为之叹服。

    如果不是薛奇真说起,谁能清楚诗仙李白和李门的真正关系?

    他们根本就不会去联想两者的联系。

    李寻伸手揉揉小妞儿的头,“别光羡慕我李门的先祖,历史上,你们陈家先祖其实也出过好多伟人,你爸没教过你这些东西么?”

    小妞儿惊喜地问:“真的么?他没教过我耶。”

    “当然是真的。”李寻郑重其事地点头。

    “李寻哥哥,能说给我听听么?”

    李寻见周围一群人都竖起了耳朵,他笑着摇摇头:“以后找时间再说吧,现在咱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对,我们现在是要说的是白鹿……”小妞儿呶呶嘴,又问:“李寻哥哥,那白鹿和诗仙李白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交集?我想,那肯定是很浪漫的一个故事。”

    “具体的倒是不太清楚,毕竟历史太过长远了,连我李门正统的记载都有些遗失,别说是关于李门旁支的记载了。”

    “哦。”小妞儿微微有些失落。

    边上,薛奇真又笑了起来:“灵兮啊,真要说起李门旁支和白鹿的故事,李白和白鹿之间固然是有故事的,但那只是诗人和鹿的故事,而在历史上,还有另外一位李门旁支的先辈,曾留下过关于白鹿的另外一个神奇故事,他和白鹿的故事,从长远上说,甚至可以说影响了整个华夏民族的历史和文化。”

    众人再次惊了。

    能影响整个华夏名族的历史和文化?

    这也太牛了吧!

    薛老爷子,您确定您不是在吹牛?

    小妞儿惊讶地问:“薛老爷子,那人是谁?”

    “他就是李渤。”

    李渤?

    很多人面面相觑,不知李渤是谁。

    王如意摸着头,喃喃道:“李渤是谁?能有李白的名气大么?”

    但马上又有人惊呼了起来:“哎呀,说起白鹿,我怎么没想起他!”

    惊呼的是水心语。

    一贯沉重冷静的她,今天真是有些失态了。

    或许是因为薛奇真说出的话太过于惊人了吧。

    陈灵兮疑惑地问:“水姐姐,李渤是谁?”

    “李渤也是唐代的一名诗人,号称白鹿先生,不过他在诗词方面名气,很难和李白相提并论。”水心语看向薛奇真,“薛老爷子,你说的应该就是这位李渤吧?”

    “对,就是这位李渤,当年,李渤和兄长李涉,曾在庐山五老峰隐居,和他们同居的有一头白鹿,平时陪伴他们读书,也能陪同他们游山玩水,走亲访友,以至于这头白鹿被人尊称为‘神鹿’,李渤也获得了‘白鹿先生’的美名。”

    “哇,原来白鹿竟能被人驯养。”陈灵兮再次惊呼。

    “那可绝对不是驯养,白鹿通灵,极有智慧,且又长寿,它根本不会被人驯养,它和李渤兄弟的关系,算是亦师亦友,当然,白鹿为师,李渤兄弟算是弟子,此后,李渤发迹,官至江州刺史,他为纪念当年和白鹿老师所处的一段时间,又回到庐山五老峰,大兴土木,建造了‘白鹿洞书院’。”

    陈灵兮还是有些疑惑,“可是,你说李渤和白鹿老师的故事,影响了整个华夏的历史和文化,又是怎么回事?是因为这个‘白鹿洞书院’么?”

    “是的,此后到了南唐,李唐王朝在庐山办了‘庐山国学’,也被称为‘白鹿国学’,由此成了国学正统。”

    薛奇真继续娓娓道来:“而把白鹿洞书院发扬光大的,则是到了宋代,当时的理学大师朱熹重建白鹿洞书院,邀请大教育家李燔入主白鹿洞书院,开课讲学,以至于当时的白鹿洞书院学者云集……”

    王如意打断了薛奇真的话语:“薛老爷子,那什么叫李燔的,该不会也是我们李门的旁支吧。”

    “你说对了,他确实是李门旁支,只不过关系有些远了。”

    “我靠,我李门先辈中,竟然有这么多伟大的人物!”王如意激动到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他是因骄傲而激动。

    王如意作为李门的弟子,李门先辈们有这么多的光辉事迹,他与有荣焉!

    薛奇真淡淡地笑了:“你以为,我们四大家的血脉力量,真的只是说说而已?虽然作为李门的旁支,他们并没有真正激发血脉力量,不能成为猎人,但蕴含于他们骨子里的血脉力量天赋,已足以让他们成为各行各业的天才,领袖一时风云。”

    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原来李门旁支天才辈出,还是因为他们是李门的后人,身怀血脉力量的原因。

    哪怕这血脉力量没被激发!

    这让他们都是忍不住心生羡慕,再看看李寻的时候,目光就又有些不同了。

    水心语喃喃道:“是了……朱熹被称为理学大师,和孔子、孟子、王阳明,一起被尊称为儒家四圣,他的学说对元朝、明朝、清朝三个朝代都有很大的影响,甚至被称为官方哲学,而白鹿洞书院在此之后,也成为天下四大书院之一,所以说它对整个华夏的历史和文化造成长远的影响,这话也是不错。”

    薛奇真点头:“对,如果不是白鹿洞书院,在元朝末年被毁于战火,它肯定还会更加辉煌。”

    王如意有些痛心疾首,“原来白鹿洞书院被毁了!真是太可惜了!”

    薛奇真叹息道:“是啊,虽然在此之后,明清时代曾多次重修白鹿洞书院,可惜这书院已不是最初的白鹿洞书院,白鹿洞书院的精髓已失。”

    众人听了,一时呐呐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