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醉狂江湖>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落幕(一)
    亥时刚过,随着上下两路大军汇合,百草涧的大战也基本落下了帷幕,大多数妖魔都是被自己的同伴挤下阶梯掉落到谷底摔死,由联军真正杀死的不过几万上下,由于双方之间的敌对关系,这场大战注定不会出现俘虏,故此这一仗是真正意义上的全歼敌军。

    “言都督!”

    一阵悲呼突然从悠然居的平台上传来,李瑞海听闻后来不及跟雪中送炭的友军打声招呼,拔腿便往上奔去,其余的属下立即跟上,反倒是把唐胜和卫尚给凉在了一边,正在尴尬之际,杨炼和卫鞅留下来缓解了尴尬。

    对于卫鞅来说看到这侄子如此出众,心中当然非常喜悦,神鹿一族后继有人,虽说这一仗下来,族中的壮丁损失过半,但好歹是跟人类一起打赢了妖魔,将来两个族群之间的关系有这等纽带牵绊着,会冰释许多。

    反观杨炼确是看到对方的军容确是一脸搵色,唐胜奇怪道:“杨将军脸色不好,莫非是操劳过度,身体不舒服吗?还请将军稍作休息,不必为小将接风哩!”

    唐胜自觉说的有趣,兀自笑了两声,但等他消停下来,却决定气氛有些不对,杨炼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唐胜,你带了三万大军,那么就是说把百万民众全都扔给杨喆那小子管理了,是吗?”

    被他这么一问,不仅是卫鞅,连卫尚都听出了一丝不妥,杨喆为保存实力拒绝带兵上前线,而罗成为了监督他,派了四万大军看住这位曾经的炎州王子,要是唐胜此次带来了三万精兵的话,那么剩下的一万老弱妇孺如何能敌得过杨喆的万余百战老兵,那么岂不是人类的命脉掌握在了那厮手中?

    沉默了片刻之后,唐胜一脸无辜正想解释,没想到队伍中突然走出一道翩翩公子的身影来道:“叛出炎州之后杨将军火气大不不少啊,不过最让我的意外的是你对本王的防范哩,看来从你屈服于本王就没真心过啊!”

    一见来人杨炼的脸色立即尴尬起来,他瞪了一眼唐胜怪他没有早点提醒,唐胜也显得相当委屈,大胜之后谁会去想那些糟心事,他便把这茬给忘了个干净,此时他算是援军的大将,直接挺身而出化解这尴尬的气氛,只见他拉着杨喆的衣袖笑道:“平北王,这位杨炼将军相信你也很熟悉了,彼此也兀需那么多客套话,咱们还是上去跟两位都督打个招呼吧,刚才的悲呼也让小将有些担心哩!”

    杨喆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故意不去看杨炼的反应,抬起脚步便往上拾阶而去,后方的大军当然随即跟上,弄得唐胜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得只能向杨炼赔了个笑脸,然后跟在杨喆的身侧而行。

    卫尚见状颇不以为然,他好奇心强盛,一点也不认生,拉起杨炼便问东问西,反而化解了这位大将的尴尬,三人一同低声细语也向上走去,神鹿一族剩下的战士当然跟在大家身后缓缓而行,此时所有的军队都在往悠然居的平台而去,百草涧底下只留下了数千人看守,然杨炼皱了下眉头,但是大战之后大家都要休息,他便保持了沉默。

    一路上杨炼着重问了卫尚大军行程的经过,原来范冲和唐胜还在为派遣大军犹豫不决,他们担心的当然是杨喆在侧虎视眈眈,想不到对方竟然找上门来主动随行,那么最大的问题立马解决,大军便及时启程,而望风峡的大战中,那些炎州老兵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三万大军可能要被蝙蝠妖击溃

    在卫尚的口中,杨炼听不出什么疑点来,反复推敲之后随即放下了怀疑,当他们来到平台之上,只见不少将士跪倒在地,其中大多数痛哭流涕,一股不祥的预感陡然升起,杨炼排开众人来到平台的中心处,发现密密麻麻用白布裹着的尸体前不少高级降临正在互相窃窃私语,李瑞海见他前来便立即招到身前道:“言都督去了,杨将军也来送他一程吧,本来他如此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大放异彩,他会是老夫理所当然的接班人,现在”

    两行老泪沿着泪痕而下,杨炼心中一沉,脱下头巾在言嗔的尸体前跪了下来,当初要不是这位惠州都督,他和那些兄弟早就无家可归,而且言都督对自己信赖有加,直接推荐给罗帅并在次得到重用,这样一个人物居然死在了几个小妖的爪下,上天何其不公

    正在众将士伤心之际,登上平台的援军其中很大一部分行动却显得相当怪异,他们左顾右盼不说,还在各层军官的带领下发散开来,第一个发现情况有变的就是智信,他本想去通知李瑞海,但是唐胜和杨喆带着几个侍卫一直在跟都督虚寒微暖,无奈之下这机灵的小子干脆先通知了连褚、图武等几个值得相信的高手,然后一下子扑到言嗔的尸体上呜咽起来

    杨炼在惠州之时跟智信有过多次解除,知道对方是罗成之徒,还教了他几手剑法,如今看对方那般悲伤他自然要过去劝慰几句,谁知智信偷偷传过来的话让他几乎要跳起来,这时多年的经验终于让他定下心神,暗示对方稍安勿躁之后,他便走到杨喆的身边请罪道:“殿下,炼刚才多有冒犯,现下给您陪个不是,还请殿下多多包涵!”

    杨喆见这叛徒过来原本还有些警惕,想不到这厮居然还敢厚着脸皮来表忠心,但是考虑到以后之事,他还是满脸堆笑的上前搀扶,谁知杨炼的身形却如豹子般向前猛扑,如果要杀自己的话正常情况八成可以得手,不过有那么容易吗?

    只见杨喆身侧的三名护卫闪电般拦在其周围,其中一人武功奇高,一掌便把杨炼连人带剑打出去数十丈远,杨喆在受惊之下陡然大叫道:“还不动手,把他们全都杀无赦!”

    “没用的东西!”

    一个苍老的声音唾弃了半声,便跟其余两个护卫打了个眼色,三人架起杨喆便往上面的阶梯疾走,同时那苍老的声音道:“动手!”

    话音刚落,无数士兵朝着中间的方向聚拢过来,这些人都是唐胜从毒龙潭带来,个个全副武装目露凶光,似乎刚才同生共死的友谊只是黄粱一梦般,将领们都是久经战阵,立刻反应过来,纷纷指挥自己的部下拿起武器反抗,但是其中有一人却心怀不轨,想趁机浑水摸鱼,此人便是言嗔的手下贾冲。

    贾冲早就不满上官重用赵铁蛋和马跃,本来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他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杨炼一个外来人都比自己重要几分,他劳碌半生为的什么,此时邪念便悄然而生,如今也不知是不是与杨喆互相串联,他居然调动惠州军攻击自己的兄弟,将士们劫后余生本来能享受胜利,到头来却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不少有功将士死的不明不白,到闭眼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赵铁蛋见内部使坏的是贾冲,大喝一声道:“贼子安敢,都督才死你就反了,看我老赵怎么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赵铁蛋你个鸟人给老夫回来!”

    李瑞海当机立断道:“老夫体力有限不能拖累大家,此处交由杨炼将军指挥,大家有没有问题?”

    轮打仗周围人实在比不上杨炼,大家都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心怀坦荡,当然没有意见,而后李瑞海道:“那么连褚,谭永,图武,萨克逊你们四人随老夫去支援罗成,其余人等留下平乱,保护好言都督的遗体,一切都拜托杨将军哩!”

    杨炼实在无法用言语感谢李老的信任,时下只能行了个军礼道:“炼领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