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克斯玛帝国> 第三二二章 结束【1】
    一连串的证据被否定,数个重要的证人站出来翻供,这样一场如同闹剧的庭审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当凯文提出反诉的那一刻,这起案件到此为止。经过陪审团十分钟时间的讨论商量,最后向法庭提交了决议,坐在中间的法官代表另外两位,宣读了本案的最终结果——杜林无罪,可以离开了。

    凯文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和证据,以及助手帮他做的庭审纪要,这些东西都需要好好的保管,这将是他身价再次暴涨的资本。其实不管是律师,还是那些富豪,估摸着看几遍就能就能看出里面有案件之外的东西在影响这起案件,可他们不仅不会说凯文做的不对,反而会夸奖凯文的能力。

    律师事务所以及他的合伙人需要的是赚钱,当他们有志于成为一名名律师并且开始努力学习的时候,良心就被他们揉碎了丢进下水道,再也找不回来了。至于那些大富豪们,则更喜欢凯文这样的,能够找上凯文的富豪们都不在乎钱,他们在乎的是花了钱能不能把事情办好,能不能把自己的案子办成杜林的案子这样,毫不费力的就赢得胜利。

    看着杜林离开之后,凯文把东西装进公文包里,让自己的助手出去等他,他坐到了安普的身边。安普慢悠悠的将一份份证据、一份份材料编号后整齐的放进了档案袋里。此时法庭内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几名脸上露出失望之色的记者正在拆除摄像装备,除了他们,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了。

    凯文让自己的助手去外面等着,安普也让他的组员离开,等整个法庭内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凯文问他,“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安普坐着没有动,他朝着凯文勾了勾手指,后者有点莫名其妙,他才点了一句“香烟”。安普吸烟,凯文也吸烟,但是凯文吸的少。他在自己身上摸遍了口袋都没有找到,最后还是在公文包里找到了两盒为了社交准备的香烟。他递给安普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两人仿佛拖到最后就是为了在这里吸一根烟。

    沉寂了约莫有一分多钟时间,凯文望着法庭中最高的坐席,轻声说道:“从后门出去一直往东走有条巷子,穿过去在快到栈板路的时有向右转,有一个卖鱼的店铺。你说是三十五万先生介绍来的,他会送你去联邦。等你安顿好了给我来个信,顺便把账号给我,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到你的账上。”

    虽然凯文这次把安普坑的不轻,当然这里面主要的功劳是杜林做的,他不过是在杜林原有的计划上把无罪变成无辜,然后把安普拉下了水。尽管他做了这些事,可他觉得安普不应该就这样结束自己短暂的旅程,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浪费掉有点可惜了。

    倒不是说凯文想要把安普变成自己人,只是单纯的对得到了他认可的敌人的敬重。

    安普吐着烟,似笑非笑的侧过身望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凯文,“你想收买我?还是说现在你良心发现了?”

    凯文一手横抱在胸前,另外一手压在胳膊上,他弹了弹烟灰,烟灰送他身边滚落的时候,他耸肩的同时,也歪了歪头,“都有吧,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因为你输在了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中,只是有点可惜而已。”

    安普呵呵的轻笑着,他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最高坐席之后的天平,像是在问自己,“你说,法律这个东西真的就是公平公正的吗?从法律出现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错过吗?”

    这个问题有些感性了,不太像是安普的话,凯文想了想,答道:“当你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时候,它就是。不过你忘记了一件事,法律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而是一些人出于某些目的,编纂了一种叫做法律的‘公约’。至于法律是不是公平公正,你应该问那些编纂法律的贵族,而不是我。”

    “帝国已经没有贵族了!”,安普反驳了一句。

    凯文没有针对安普这个有些幼稚的观点去说什么,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只要还有阶级存在,还有地位的划分,这个世界上就会一直存在贵族。他们或许已经不用贵族来称呼自己,他们非常聪明的改变了这个头衔,也许他们现在叫资本家,也许他们叫做名流、大亨,甚至是政客。

    无论他们叫什么,贵族就在那,就像是真理一样永远都不会消失。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这个提议吗?”,凯文很认真的望着安普,把话题又转回到最初的事情上。

    安普摇了摇头,“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公理和正义的!”

    凯文摇着头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瞧,你也不说公平和公正了!”,他有些喟叹,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安普先生。也许真的有一天会出现你想像的世界,但那绝对不是现在。如果有机会的话,在那样的世界里我们再公平的战斗一次吧!”

    安普也伸出手,与凯文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他灿烂的笑着,一点也看不出任何的沮丧,笑的没心没肺,“如果真有那一天,你绝对赢不了我。”

    两人终止了最后的交谈,一个朝着法院外走去,一个朝着法院的后门走去,背道而驰的两人如同走向了两个世界。

    一个充满了光明,太阳的金辉就洒落在凯文的面前,他昂首挺胸的迈着有力的步伐踏入了光明里。

    一个充满了灰暗,幽暗死寂的小门里蒙着一层厚厚的阴影,看不穿阴影,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当安普走进去的那一刻,就如同被黑暗吞噬一样。

    走出了法院,正好看见了杜林还站在台阶上。这场庭审的胜利意味着杜林甩脱了安普这个人,同时也给把自己的老底洗的差不多了。不管是那价值三千万的金砖,还是躺在联邦某个账户中的七千多万现金,都已经洗的干干净净。

    当凯文走到杜林的身边时微微摇了摇头,杜林没有失望,也没有什么动容。安普坚定的选择了自己该走的路,杜林会敬重他,他不会强迫安普做些什么。

    此时那名特稿社的记者又挤了上来,他一边把自己身后的人向后压,一边大声的问道:“杜林先生,您觉得会不会有一些场外因素干扰了这场庭审的最终结果。”

    杜林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摇了摇头,“你的这个问题非常的奇怪,好像你已经肯定了有东西在干扰司法的公正。如果有,请你说出来,请举报这些人,或者事。如果没有,那么你提出这个问题的目的,就值得商榷了。”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不少人一开始没有听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经过杜林这么一说,他们都看向了那个记者。那个记者倒是一点也不害怕,依旧笑眯眯的模样。杜林笑了几声,指了指他,居然回答了这个问题,“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仅是人,还包括了事。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拥有多少钱,当我坐在被告席上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人,一个帝国的公民。你说有人影响审判?我觉得不对,因为这是我应得的结果,我无愧于心!”

    他拍了一下都佛的肩膀,都佛立刻排开人群,让杜林上了车。

    他上车之后凯文早就坐在了车里,车门和玻璃很好的阻隔了那些记者的追问,当都佛也坐上来之后,汽车缓缓发动。

    “查一查那个家伙,然后给他买张去地狱的船票。”,杜林声音里都透着一丝杀意,不是他不能容忍别人用有色的眼光看他,也不是他不能容忍别人冒犯他,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底线。毫无疑问,这个记者突破了这个底线,所以他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个世界的科技还远远不到杜林梦境中的那个世界,那个叫做地球的地方信息交流非常发达,哪怕不出门,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够清楚天下发生的大小事。如果有什么谣言或者骇人听闻的新闻出现,很多人也都知道上网自己查寻一下,印证一番,能够分辨出对错来。

    但这个世界不行,这个世界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就是报纸,当一个特稿社的记者用与众不同的立场,带着刻意去写出了一片新闻稿之后,这篇新闻稿不是发表在某一家报社,而是发表在整个帝国超过百分之九十,甚至是所有报纸上!如果只有一份报纸刊登了他的新闻,可能只是一个“新闻”,但是当所有报纸都说这次庭审背后还有故事,人们就会相信,是真的有故事。

    所有的富翁都不喜欢记者,是因为富翁的立场永远都和记者的立场不在一条线上。

    凯文翻了翻白眼,打了一个岔,“喂,我说杜林,当着一个律师的面你和都佛讨论谋杀合适吗?”

    杜林有些惊讶的回望凯文,“说的就好像你没有策划并参与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