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主神空间:你已被列为黑户> 第五十三章.血未冷,气未绝!
    砰!

    正操纵着驱虫秘术的志乃,被断一脚重重的踹在腹部之上,当场便倒飞了出去,砸倒在地之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嘴角处渗出丝丝粉红色的血丝,显然是已经伤到了内腑!

    “对不起....大家,我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断很是愧疚的冲着众人道歉,他并不想伤害他们,但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又一次朝着雏田冲去,“日向家的小姑娘,小心!”

    “八卦空掌!”混合着查克拉与冲击震荡波,几乎凝为了实质,一下子就把断给逼退了回去,众人顺势一起追击,但他们互相之间的配合,实在是差强人意。

    黑皮小哥鲁斯,还有牙与赤犬,无疑是众人之中速度最快的,但他们两人,却完全打不出什么配合来,反而还互相阻碍到了对方的攻势,其余的大家也是这样,一旦己方有人与断交战在一起,攻击之时便束手束脚的,生怕误伤到了同伴。

    而断又很好的利用了他们之间的这种顾忌与阻碍,然后再寻找机会将他们逐个击破,战斗的节奏与主动权,完全被他掌握在了手里。

    而另一边,半藏与三船之间的战斗,也同样变得对三船越来越不利....跟一个打不死,不惧受伤,身上还挂着‘剧毒光环’的敌人战斗,本身就是极度不公平的一件事情,三船能撑到现在,中途还重伤过半藏几次,已经算是他实力超凡了。

    哗啦啦...一阵铁链抖动之声传来。

    三船凝神望去,只见一道璀璨寒芒一闪而过,半藏手中那柄巨大的镰刀瞬间斩出,朝着自己破风而来!

    这是半藏的招牌体术,镰刀锁链二段击!因为镰刀的柄部连有铁链,所以哪怕挡住或者避开这道攻击都是没用,镰刀与锁链乃是多段的攻击,前后夹攻之下,极难闪躲...而如果被锁链捆住,后续的连击便绝对躲不开了!

    对于半藏这一式拿手体术,三船十分的清楚,因为多年以前,他就是败在这一招下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将其研究透彻的不下于半藏了。

    如果是在他全盛之时,绝对有把握能接下甚至是破解掉这一招,但现在,他却是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半藏的镰刃之上可是涂有剧毒的,三船之前被镰刃划开了侧腹,早以身中剧毒,如今连抬臂都困难,哪还有力量与半藏继续争锋。..

    可恶...已经不行了吗?三船半跪在地上,连视线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只有镰刃之上那抹锐利寒光却是直刺他的眼底!

    “三船...可惜了呢,这一次,赢的应该是你,你只是输在了秽土转生的不死之身上...”虽然胜局已定,但半藏的话语之中,却透露出了一股萧瑟悲凉之意。

    三船这个对手,是他唯有几个少数几个认同之人,而这一次,赢的明明应该是他,但自己却是连认输都做不到...明明已经输了,却要被人操控着斩杀三船,这对半藏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和悲哀!

    就此...结束了吗?三船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脑海中回忆起了年轻之时与半藏战斗之时的画面....不!还没有!还未到最后一刻!武士岂能不战而败?!血未冷,气未绝,何谈失败?!

    握剑的手再次握紧,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力量,三船再一次从地上站了起来,跨步,闭眼,拔刀!

    “一闪!”

    一抹雪亮的圆弧划过,三船与半藏两人皆是僵立在了原地。

    嗒..

    一抹断刃掉落于地,半藏有些错愕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巨镰...它从中被斩断成了两半,而自己近半个身体都被斩开,他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身体却已经撑不住了,一个摇晃,栽倒在地。

    就算是秽土转生的不死之身,也是有限制的,受创太过严重的话,同样也会失去所有的战斗力,只能等身体慢慢修复过后,才能重新运作。

    而三船则一直定格在了那拔剑斩击的动作,身体弓步跨前前倾着,手中的剑锋斜举过顶,那锐利的剑锋在阳光之下,寒光流转...

    直到半藏倒下,三船这边才有了连锁反应,只见他一个踉跄,便要摔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身后搭住了他。

    “三船队长,你的这一剑,让我见识到了真正的武士之魂...令人钦佩。”李浩如是说道。

    三船在李浩的搀扶之下席地坐了下来,闻言只是笑了笑,“呵呵..只是一个老年武士最后的坚持罢了,算得上什么武士之魂?”

    “那么,三船队长你就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喀喀喀..

    一阵机括声响起,如骸骨般的节肢长弓自李浩肩后舒展而出,像是翅膀一样自他肩后垂下...这是无尽剑.路西法!

    李浩双手虚握,五指一合,便从虚空之中抽出了六只尖刺飞剑,夹在指缝之间,挥手一甩,便直接钉在了半藏的四肢与脖颈心脏之上。

    飞剑入体,半藏的身体自我修复立刻停止,他只感觉一阵直入灵魂的无力感传来,被秽土转生赋予的不死之身,居然有种缓慢的崩毁消散之感!

    无尽剑乃是由李浩的魔力混合凝聚而成,对被秽土转生召唤出来的人来说,这种连灵魂都能侵蚀的力量,远比封印更加的有效,被钉住之后,半藏便再也别想重新站起来了,连动根小拇指都难!

    制住半藏之后,李浩立刻将目光转到了香磷她们那边...那人是,加藤断?!

    李浩有些惊讶,居然会在这见到静音的叔父....话说自己好像也要叫他叔父啊....

    这就难搞了啊,好歹也是个便宜叔父,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向他动手吧?要不...下手轻一点?

    李浩一边考虑着该怎么和断打招呼,一边走了过去。

    啪!

    断正握着苦无,刺向香磷之时,忽听身后劲风一闪,一惊之下便要结印用瞬身术离开原地,但还是慢了一步,一只手直接从身旁探来,似铁钳般一把死死的钳住了他的手臂。

    “嗯?你是?”

    香磷惊喜大喊,“浩大哥!”

    李浩朝香磷点头笑了笑,然后便转头看向了断,说道:“叔父你好。”

    断:“.....”euse e?你刚才叫我什么?叔父?我不记得有你这么个侄子啊?!

    断的意识陷入了疑惑,但他的身体却又自主行动了起来,另一只手迅速往忍具包内一抹,手中便多出了一把手里剑,朝着李浩抬手一刺,那锋锐的手里剑便径直刺进了李浩的胸膛之中,没入大半!

    “额..”李浩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没关系,我们继续...断叔父,先和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浩,今年..7岁(主角永远都是7岁!),是你侄女静音的爱人,你就当我是你侄子就好了。”

    “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断有些傻眼,这人怎么回事啊?!我从没见过你这种选手啊,你都血流满地了,还一脸微笑的和我自我介绍是什么鬼啊?!拜托你先止止血好吗?!

    “没事,问题不大。”真.不死之身就是任性!单纯的刀剑刺击,他连防御的兴趣都没有,毕竟那对李浩来说,真跟蚊子咬一口没多大区别,最多也就是流几滴血罢了,喝几口水就补回来了....

    “小心!”断又提醒道,但李浩还是连动都没动一下,任凭断一个花式体操动作,跳起一脚蹬在他的腹部,就想要挣脱他的钳制,与他分开。

    而李浩只是‘轻轻的’的往回一拉,断的身体就立马失去了平衡,以一个极其别扭的体形摔倒坠落...见断还要挣扎,李浩也觉得,在这样的情形下打招呼,似乎有些过于诡异了,于是他一个‘侄子の爱的过肩摔’将断重重的砸倒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