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1640四海扬帆> 第2章 四级舰
    车外忽然下起雨,略微舒缓了闷热的天气。

    守序拉起马车的车蓬。

    帆布车篷上涂抹了一层橡胶汁,这是印第安传统工艺,防雨效果还可以。

    陆军验证营,这是个半架子部队,主要用于各种新武器、新装备和新战术的验证。该营少量装备了胶汁涂抹在布上制成的雨披,士兵们对此赞不绝口。

    橡胶是有广阔前景的经济作物,但现在联邦境内橡胶种植园并不多。这是因为现在的橡胶都是生橡胶,生性娇气,稍一受热,就变得像湿面团似的,又大又软。天气一冷,又变得像玻璃一样,又硬又脆,用途很受局限。

    守序跳过上百年的试验,让研究院寻找硫磺与橡胶加热,得到理想材料的工艺。原理并不难,将硫磺与热橡胶汁放在锅里加热就能得到熟橡胶。关键是通过试验得到合适的原料配比,加热火候与时间等具体工艺。不同用途的熟橡胶制品需要不同的工艺,这些都得通过试验来记录。

    守序对橡胶最迫切的需求不是用于工业,而是军队。

    军队对鞋的消耗太大了。日常训练,行军作战,每时每刻都在消耗军鞋储备。南洋地区气温高,一年多数时候可以穿草鞋,尽管训练量大,军队暂时还撑得住。

    军队未来不会一直在温暖地区作战,很多地方秋冬季节无法使用草鞋。如果全部装备皮靴,成本难以想象。厚底布鞋成本也高,而且无论皮鞋还是布鞋,都很难承受大训练量和长距离行军造成的磨损。

    找到合适的硫化橡胶,就能生产胶底布面的军鞋。原料当然只能使用天然硫磺和天然橡胶,成本肯定比解放鞋高,但却是现有条件下最好的解决方案。

    马车在守序的思考中来到城门处。附近有些拥挤,由于联邦大议会的召开,首都的人口比平常更多。

    守序向外望去,新的城墙工程正在施工,都城的面积还在扩展。

    城墙扩建工程由某个元老的岳父承包了,工程预算总造价3万比索。城墙仅有3米多高,较厚,外侧倾斜,侧重于防炮。守序估计从这个工程中承包商赚不了多少,就看他的成本控制了。

    土木工程,人力成本占了大头。得益于多年来持续不断的移民,联邦人力资源极缺的情况有所缓解。

    可热带地区,移民死亡率还是偏高,全国上下所有的元老,种植园主,矿山主都在期盼能有更多的移民。

    守序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中国战争深刻改变了亚洲的经济结构,中国制造的成本在大幅上升。

    菲律宾的西班牙人原本有两个经济支柱。放弃蒂多雷岛意味着他们失去最后的香料产地。飞涨的生丝价格则造成中菲贸易萎缩。西班牙人的贸易收入在缓慢走向死亡。与荷兰议和后,他们也许可以尝试下在南中国海跑腿的港脚贸易,但这个无法指望,菲律宾终究只能依靠在土里刨食。

    荷兰人坐拥制海权,他们在迅速调整贸易网络。荷兰人选择孟加拉生丝替代中国生丝,商船从孟加拉启航,将生丝运到日本,成本依然比中国生丝低30。

    现在只有联邦和郑彩两家能从大陆搞到一些低成本生丝,数量与前几年不可同日而语。孟加拉生丝、东南亚生丝正在把中国货逐出市场。

    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生丝依然是亚洲质量最好的货。联邦很多人从中嗅到商机,国内的生丝产量在稳步提高。

    本土正在推广桑树园,兴建缫丝厂。就在大议会上,已经有很多下议员向守序表示他们需要更多的桑农,更多的缫丝女工以及生产更多的丝机。

    提出同样需求的还有甘蔗种植园主,他们就差喊出需要更多的领地了。婆罗洲土壤贫瘠,只有本土与后江适合发展甘蔗种植园。

    本土安达曼海沿岸,开发程度依然偏低。守序以此为理由压下了某些人的建议,现在就在本土半岛扩张时机不合适。

    由于一些原因,造船、钢铁、军工这些由政府和军队控制的重工业利润并不高。纺织业,榨糖业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才是稳定的现金流。尤其是纺织业,守序比谁都清楚纺织业的威力,那是资本主义的源头产业。

    棉纺织业在南洋地区较少,仅有的一些小棉田,多处于小而散的生产状态,大商人并不感兴趣。海南岛的棉花种植可以集中,那边尚在起步阶段,还需要一些发展时间。

    麻纺织业有一定规模,稳步发展中,但这个市场比较局限,未来想象的空间可以预测。

    丝绸业就不同了。丝绸是中国传统的拳头产品,更是通行世界的硬通货。尽管生丝业已经扩张到全球,可中国生丝依然是世界上质量最好的产品。联邦正在复制中国的丝绸产业,高额的利润让所有人眼红。

    有些东西在遵循自然的惯性,也即格劳秀斯所说的自然法则。

    技术原本就有。

    现阶段需求的是人和产能,接着是原料产地,最后是市场。

    盒子里的恶魔在蠢蠢欲动,等待破关的那天。

    车外传来阵阵欢呼声,守序挣开眼睛。

    路两边的百姓在雨水中跪伏了一地。

    守序掀开车篷。

    由于一些原因,“万岁”这个词在联邦本土是禁止词汇。除此之外,各式各样的颂词传入守序的耳中,让他无言以对。

    “他们在感谢我什么呢?我把他们从大陆带出来,也许救了他们的命。可资本主义工人命运也好不到哪去啊。”

    守序任凭雨点洗刷全身,就像地上的那些百姓。

    马车继续前行。

    出城后,护卫的骑兵问道:“阁下,需要拉上车篷吗?”

    “不必了,关起来太闷,”守序苦笑着拉起湿透的衣摆,“再说关上也没用了。”

    车队驶过金城河上的中国式拱桥。首都市政府有开挖运河的计划,疏通附近的入海口。雨季做不了这项工程,得等到干季。

    海军基地守序堡就在眼前。

    经过几次扩建,守序堡已成为与热兰遮堡不相上下的大型要塞,至少在亚洲算是大型。

    热兰遮堡建在沙洲之上,造价高,墙基时刻承受海浪冲刷,维护成本也很高。堡外在攻城炮射程内有高地,荷兰人在高地上只有一座大型圆炮台,那会成为台南荷兰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守序堡的土石方量与热兰遮类似,防御能力比热兰遮强得多。

    要塞司令依然是守序的老友,弗雷泽.盖尔中校。

    守序笑着与他打招呼,弗雷泽娶了一个华人富商的女儿,有2个孩子。他在外面还有私生子,数量是个秘密。

    守序很欢迎联姻。

    征服者们毕竟是少数,只有联姻才能将他们与本土势力融合到一起。据守序所知,现在很多征服者的家族与本地华人甚至连下一代的婚姻都安排好了。

    守序与弗雷泽开着玩笑,走进海军司令部。

    会议室内最显眼的是一幅占据了整面墙壁的地图。

    将军们都在。

    舰队专职副提督林恩.斯特林少将。

    战舰一战队司令格伦维尔.科林伍德,二战队司令菲利普.爱德华,海军学院院长科蒂尼奥.德.诺兰尼亚3位准将。

    守序与大家打招呼。

    联邦境内,东西方的文明在激烈交流着,语言是其中之一。

    陆军中汉语已成日常交流的优势语言,只有一些军操仍是德语口令。本土海军中英语依然有一定优势,军官们必须掌握两门语言。

    守序先问海军换装进展。

    林恩.斯特林这么多年只率舰队出击过一次,他把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训练官兵和海军建设上。

    两艘长字级老船虽不能远航,却给海军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掌握全帆战舰操船的水兵。

    这些水兵服役3年后,大多被源源不断下水的商船队雇佣。商船队以中式硬帆为主,但他们很需要受过军事训练并懂得航海的海员。

    斯特林:“联邦议会授权海军动员商船水手,我们人力充足。“

    “战舰呢?“

    “战舰还需要一点时间。“

    守序走到窗边,3艘从英国购买的巡航舰已经易帜,升起联邦同盟星鸟国旗和本杜海军旗。

    海军用希腊神话的命运三女神给战舰命名,克罗托号、拉克西斯号和阿特洛波斯号。

    三艘女神级战舰造型一致,三桅全帆,两层连续炮甲板。

    龙骨长33米,最底层炮甲板长40米,宽11米,吃水4.8米,载重吨764长吨。

    每艘造价1.2万英镑,金菲尔比购买这3艘战舰,招募船员开回国一共花了20万两白银,占了他在英国花费的一半。

    1640年英国退出战争后,原先为战争准备的木料、产能和工人很多处于闲置状态,他在船台上找到这3艘半成品,付钱后,船厂用了2年时间完工。

    “这3艘船什么时候可以形成战斗力?”

    斯特林:“船底已经清理完毕,跨洋航行中发现的一些小缺点需要改进,这花不了多久,我们主要是在等炮。”

    女神级战舰底层炮甲板最多可以容纳20门18磅炮,上层炮甲板20门9磅炮,精简后的艉楼甲板6门6磅炮,前艏楼4门6磅炮。

    双层炮甲板,ships of the line。

    女神级战舰已经跨入了战列舰的门槛,四级战舰,刚好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