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快穿之一叶偏舟> 第564童话故事里7
    “教母,什么是觉醒?”萧潇睁着大眼睛问道。

    “女巫的觉醒之日,是你能够真正控制自己能力的时候,从目前的表现来看,你以后的能力可能和你的头发有关。”女巫怜爱的摸着莴苣的长头发,眼里闪着不明的光,“所以在你还没有觉醒之前,记得不要和其他人往来,尤其是男人,遇上他们,一是没有自保之力的。”

    “原来是这样。”但是怎么觉得怪怪的,难道在觉醒之前不保持处女之身力量会被消减吗?这种保护好像过度了点,其他的女巫也是这样教养自己的孩子的吗?

    “是啊,莴苣的头发一定会成为特别厉害的武器,对于女巫来说。”女巫简直对那一头长发爱不释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潇总觉得女巫看着头发就好像看着自己的所有物。

    “好希望觉醒的那一天早点到来啊!”萧潇表示自己等不及想要知道觉醒后会发生什么了。

    “还有三个月你就16岁了,觉醒之日基本就在成年前夕或者之后。”女巫说道。

    三个月,那个时候童话故事里莴苣姑娘好像被赶出去了,在这么特殊的日子将莴苣姑娘流放,而且之后莴苣姑娘本人也没有所谓觉醒的表现,真的不是和是否是处女有关吗?还是和头发有关?

    好多谜团啊!果然童话故事就是不能深究,否则一想就能扯出一大串的问题。

    “教母,我的灵魂受损会影响我的魔力增长吗?”萧潇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女巫的传承好像不是靠血缘延续的,女巫的诞生和能力也是极其没有道理的,那会不会和灵魂有关?

    “是的,不过别担心,很快就能好了。”女巫安慰道。

    “嗯!”萧潇笑着和女巫晚安了。

    接下来的日子,普林斯先生照常来报道,确定了身份之后,萧潇就变成了莴苣姑娘的话筒,沦落到和牵牛花一样的级别,也许是因为不是面对面的交谈,彼此的了解也很少,这两人就像网恋一样相谈甚欢。

    对于莴苣姑娘来说,萧潇和系统空间里的小路以及圆圆就好像可笑的电灯泡一样,闪闪发光的堵在两人的中间。

    在三个人的围观下谈恋爱,她终于可耻的产生了那么一点羞耻心了。

    “那个,你,你们……没有别的事情要做吗?”她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显然,我的任务就是帮你传话。”萧潇面无表情,她表示这份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作为电灯泡的我比在谈恋爱的你们难为情多了,有想过电灯泡的感受吗?

    “啊,我们也确实没有别的事要干啊!”小路和圆圆异口同声的说道。

    除了看戏,他们还能干啥呢。

    “……”莴苣姑娘不说话了,她决定在以后的日子里尽量无视她们。

    时间匆匆而过,接近16岁的那几天,女巫也不出门了,要么就是守着萧潇,要么就是躲到了魔药室里熬药,把各种诡异的魔药材料放进坩埚里熬出形状诡异效果同样诡异的魔药。

    在萧萧的软磨硬泡之下,有幸围观了一次灵魂稳定剂的制作过程,然后魔药的制作过程让萧潇一整天都是恍惚的。

    真不敢相信她究竟吃了些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吃了那些东西,她居然还能活下来。啊,她的生命力果然强悍,可以和打不死的小强相媲美。

    不行,不能说小强,否则她要吐了。呕!

    萧潇唯一庆幸的是还好女巫从来都不会用坩锅来煮饭,不,应该说女巫也从来都不会动手做饭,而是用魔法,否则自己正在重新组建的美食记忆库绝对会因为黑暗料理的存在而崩掉的。

    简直人生一大幸事,魔法真是相当的好用,女巫在的时候,萧潇总是笑眯眯的在旁边偷师,经过快半年的修养,被所谓的噬魂刀伤害过的灵魂,总算彻底稳定下来了。

    16岁的成年日过后的某个夜晚,一束星光洒下来,穿过了窗户,照到了躺在床上的萧潇身上,无声的改变,在莴苣姑娘的身体上发生。

    第二天萧潇惊喜的发现自己仔细的打理好放在床边的一头长发缩短了,以前长的铺在地上的头发现在只是及腰了。

    “教母,我的头发变短了!”萧潇光着脚就从屋子里跑了出去,沿着高塔的楼梯跑到下一层女巫的房间大喊大叫。

    “这就是觉醒吗?我觉得自己可以自由的控制头发的长短了!”萧潇挺高兴的,头发这种平时就是吃不一样的存在,现在变得好像拥有了呼吸一般,可以像使用自己的手脚一样灵活的操作自己的头发,这种感觉相当的奇妙。

    一根头发能够卷起杯子,一头茂密的头发就好像有了无数双一样,只要精神力充足,就可以精准的操作每一根头发,真的是相当好用啊。

    头上柔软的长发有时候甚至还能化为利器,轻易的就刺穿了墙壁,相当的坚韧。

    萧潇把自己的发现展示了一番,而且萧潇觉得头发还有另外的用处。感觉就好像挖到了一个神秘的宝藏,里面藏着许许多多未知的好东西。

    女巫很欣慰的拍着自己的手巴掌:“不错,真的很不错啊!”

    “教母,我想出去试验一下,感觉屋子里太闷了,施展不开。”萧潇趁机提出要求。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女巫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觉醒之后就可以出去了,萧潇把头发卷阳台的栏杆上,张开手臂往下一倒,把自己送下去了,女巫也顺着头发滑下来。

    这种感觉挺稀奇,萧潇既没有觉得头皮有被撕扯的感觉,也没觉得有太多的负担。

    果然女巫都是些不可思议的人。

    头发放下来以后落在地上时就好像扎根了一样发生了让萧潇陡然变色的变化,院子里种着的莴苣几乎是一瞬间就枯成了菜干,而其他的植物也多多少少的呈现出萎靡的状态。

    最重要的是,顺着头发传递过来的能量甚至在修补着萧潇的灵魂,这样的变化,只有萧潇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女巫和其他人都没发现。

    “当你还在你母亲的肚子里的时候,你就很爱吃莴苣,现在你的头发把地里的莴苣都吃光了,有什么发现吗?”女巫问道。

    “怎么说呢,魔力上的增长倒是没有,不过感觉自己现在特别的饱。”萧潇玩笑似的说道:“可能三天都不用吃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