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网游小说>我在火影当忍者> 第八百三十五章
    豆大的雨点不停落下敲打着已经变成废墟建筑群,木叶忍村众人搜索了全部空间以后,周围除了残垣断壁以外,佐助跟鼬的行踪毫无所踪。

    大和一脸郁闷的过来,无奈说道:“阿斯玛前辈,连绵不绝的大雨已经冲刷了一切痕迹。这里除了废墟以外还是废墟,根本没有人或者死尸。”

    “这个鬼天气!”

    阿斯玛伸手任由雨水滴落在上面,一脸郁闷的说道:“在这种天气追踪人的话,就算用感知之术也是效率低下。”

    大和也是露出无奈之色,他们一行人已经在这里搜寻快一个小时了,可是除了当一一个小时的建筑小工搬些建筑残渣以外,什么也没有做。

    鸣人却是精神抖擞、龙精虎猛,大声鼓舞道:“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而且已经有佐助的线索,怎么能随意放弃呢?”

    阿斯玛无奈的说道:“那就再搜索一遍吧!不过要还是没有佐助的踪迹就收队。”

    大家小声应诺,接着各自分散开来搜索。鹿丸嘴里嘀咕着麻烦向着一片已经倒塌一半的房屋跃去,丁次选了一个靠近鹿丸的废墟来回穿梭,以期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这样完全是浪费体力嘛?”井野打着一把紫色的雨伞,苦着脸看着来回穿梭的队友,无奈的吐槽道:“佐助他已经离开这里了,我们就算再怎么努力寻找,也不会有结果的。”

    “呵呵!”

    阿斯玛无奈的把嘴里的烟头吐掉,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蓑衣后。才一脸无奈的说道:“井野你说的对,不过你也知道鸣人那家伙对佐助的执念。这次好不容易有了线索,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呢!”

    “嗯!”

    井野翻了一个白眼,对着阿斯玛大声吐槽道:“鸣人那个笨蛋钻牛角尖一定要找佐助,为什么我们也要在这里风吹雨打的受罪呢!”

    阿斯玛瞥了一眼衣服干净清爽的井野,心里无语的吐槽:“你除了打个伞矗立在哪里当监工以外,不要说辛苦出力搜寻了,就是连一滴雨水也没有淋在身上。”

    不过这话他可不能说,不然要是被井野一纸诉状告到红哪里的话,他以后的日子就要难过了。只能咳嗽了一声,才出声安抚道:“井野你要理解一下名人对于队友的羁绊,我想丁次跟鹿丸要是失踪的话,你也一定跟他一样焦急。”

    井野张口想要说几句话呛一下阿斯玛,不过在想到贪吃却心地善良、智商极高却懒散关心同伴的鹿丸,喏喏的嘟囔几声就不再说话了。

    晓的秘密基地,一具大型的动物骨架顶端,佐助正盘坐在上面看着空中的月亮发呆。心里仔细思考着漩涡奈得疑惑,默默思索着应该怎么才能算是为家族跟哥哥复仇!

    一道漩涡在佐助身边出现,接着带着面具的阿飞出现在他的身边。“在想什么呢?”

    佐助低声说道:“每次看到这种月亮,就会不由自主地的想起那个噩梦般的夜晚,还有那些让我不堪回首的回忆。现在能够回忆起鼬的事情,都是一直被埋藏在内心深处一直想要遗忘的记忆,现在都一一被唤醒。”

    佐助脑海里回忆着起来,当年他们宇智波一族灭族之夜那天,临走时的一次回头,看到鼬默默流泪的场景,他还记得当时鼬还特意把自己额头的木叶护额重新系了一下。

    佐助喃喃自语道:“那个时候,哥哥他真的哭了。我原本一直以为是我看错了。当时的我太稚嫩了,根本没有发现许多不寻常的事情。看来真的如你所说的一样,鼬的悲剧是不可避免的。”

    阿飞道:“那佐助你以后准备怎么办呢?要不要现在就拥有跟我一样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呢?”

    佐助一愣,对于强大的武力对于已经准备向木叶忍村的复仇的他来说,当然不嫌弃了。只是不明白眼前这个宇智波斑为什么对他实力提升这么热衷。疑惑的说道:“鼬他不是死了吗?难道死亡的血轮眼也能被吸收吗?”

    阿飞笑着道:“我想你可能有所误会,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就算离开主体,只要被保护的完好,里面的瞳力也是能够存续下去的。”

    “当年你也是吸收了自己亲弟弟的万花筒写轮眼提升的吗?”佐助冷声问道。

    “当然!”

    阿飞淡淡的说道:“当时可是战国时代,没有绝对武力的话,不要说拥有话语权,就是生存下去也是需要运气的。”

    佐助睁大眼睛,万花筒写轮眼散发着邪恶的冷忙。寒声问道:“你急不怕我拥有和你一样的眼睛以后,成为你的敌人嘛?”

    “我们两个是合作伙伴。”

    阿飞真诚的看着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以表示诚意。笑着说道:“要是以后道路不同,就算成为敌人也是正常现象。”

    “不过我相信拥有共同目标的我们是不会成为敌人的。”

    深深的看了阿飞一眼,佐助又把目光看向一边天空中的月亮。虽然眼前这个自称宇智波斑的家伙并不可信,不过在对方没有替鼬复仇以前,他并不想在竖一个敌人。

    “什么时候开始。”

    阿飞面具下的嘴角上扬,笑着说道:“随时都可以,不过我在给你移植鼬的眼睛时,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到时你也要进行麻醉,以减少手术时的失误。”

    火之国大名府邸不远处的一栋圆形高楼里面,一个戴着动物面具的木叶忍者单膝跪地,一动不动的犹如雕塑一样默默等待着身前男人说话。

    大概十几分钟后,沉思的男子才抬头透过窗户眺望远方。沉声问道:“已经确定鼬他已经死了吗?”

    “是的,我们的情报人员亲眼看到鼬死在了佐助的面前。之后是晓组织代号玄武的绝回收了鼬的尸体,因为大人你的命令我们的人并没有阻拦牠。力战昏迷的佐助他被一个叫阿飞的面具男给带走了。”戴着动物面具的木叶忍者冷声说道。

    “他们的计划已经进入尾声了!我们也该加快速度,不然接下去的四战,可是要处于落后挨打的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