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牙男他们误会我是新生的丧尸,我便默认没有解释,让他们以为我有靠山,他们对我的忌惮就更深。

    这次虎斑男和豁牙男是真着急了,我手中的通讯器亮起一闪一闪的红灯,说明有人想跟他们通话。

    他们护送样本的任务还没完成,人却不见了,营地那边肯定在找他们。

    “要不是你过份自信,一心二用,你们的任务早完成了。”我说的完全是实话,如果不是豁牙男节外生枝,边做任务边管闲事,此刻他们应该已经回到营地了。

    “营地在达瓦旗。”众人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声音非常小,而且语速飞快,似乎并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谁?”豁牙男连忙转头,用凶神恶煞般的眼神盯着身后的一群人问。

    结果当然是没有人肯承认,那个声音压得极低,说得又快,恐怕只有他周围的人能听清。

    豁牙男没有找出告密者,也没有人揭发告密者,他气急败坏地发出一串谩骂,我听着烦,直接打晕了他。

    谁不怕死呢……只有心中抱有坚持,或想轻生的人才会用意念压过对死亡的恐惧。

    “很好,你们会睡上一觉,醒过来就自由了。”我露出真诚的微笑,不料俘虏中却有人哭喊起来。

    那是面临死亡时的绝望哀泣,我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觉得他们可能对我的话有误解。

    “哭什么,只是把你们打晕。”

    我说完就要动手,虎斑男突然喝道:“等等——”

    “干嘛?”我的精神攻击他自然是看不见的,所以他的喊声十分急促慌乱。

    “我带你去营地,让他们也回去,我就说你是我们抓的丧尸,守卫不会怀疑。”

    “我直接闯进去多好,戏还没演够?”

    “进城有检测装置,硬闯的话守卫肯定会攻击你,我不希望兄弟们再有死伤。”

    虎斑男这话听着非常诚恳,但他刚刚演戏骗过我一次,有了前科信誉度就降低了。

    “放心,我尽量不杀他们,我只对源石矿感兴趣。”这次我没给虎斑男说话的机会,快速施放精神攻击,把小屋里的俘虏全部打晕。

    腾锐等他们都晕过去才问我:“你真要去达瓦旗?”

    我点头:“他们发现了新的源石矿,咱们得抢过来,你留下看着他们。”

    “不行,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他们都晕了,再说也没异能了,不用看着。”

    “别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记住,只等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我没回来,你就去左巴尔报信。”见腾锐还想说什么,我连忙抬手制止他,“我死不了,古昱他们都知道。”

    腾锐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

    我轻松一笑:“当然,亲测有效。”

    腾锐勉强点头说好,我叮嘱他收好桌上的武器,把它们放到一辆车里,万一我没回来,俘虏随他处置。

    我开着虎斑男的‘宋’字号吉普赶往达瓦旗,‘旗’相当于县级区,达瓦旗是贝尔市下辖自治旗,不过两者间尚有六个小时的车程。

    从本市开到达瓦旗只要两个半小时,路上再超点速,又不堵车、不过收费站,用时估计比末世前还能快点。

    一路飙车来到达瓦旗,沿途极少见到废弃的车辆,偶尔有几辆也被抛置在路边的荒野里。

    显然有人清理过这条路线,而且路上的交通监控全被人破坏掉了,我不知道这一地区末世后归谁管,但看样子和安全区没关系。

    安全区在末世后修复了管辖区的监控设备,方便他们统一管理,而这条路线上的监控却全被人破坏了,搞破坏的人显然是不想让人看到他们。

    在进城的公路上,我探测到十二道脑波,有四道是暗哨,八道在明处。

    其实要想知道源石矿的位置不需要来这,但我担心驻守在这的人没联系上虎斑男他们会向新都汇报。

    要汇报也要等我把源石矿采完再报,现在他们必须保持‘常态’。

    打晕守卫,我用黑云搬开路障,驾驶着吉普直接冲进城区,车未到、人先倒,我使用闪电战术,争取不浪费时间在打斗上。

    守卫、暗哨、巡逻队纷纷倒在地上,等我的车经过时,只能看到雪地里零星躺着的人。

    城内驻守了200多人,我把车开到脑波扎堆的地方,这是一家四层楼的宾馆,绿色的外墙已经斑驳,客房的窗户碎了一半,大门上有许多坑,好像是用不同工具砸出来的。

    有人曾经攻击过这栋建筑,不过使用的武器应该比较原始。

    现在宾馆里的人已经被我打晕,我将车停在门口,走下车直接进了宾馆大厅。

    大厅门口的守卫倚在墙边昏迷着,我探测到的脑波大多集中在一楼,但每层楼都有人,我挨层看了一遍。

    最后,我在四楼的一个套房里找到了一些类似报告的文件,可惜文件里没有记录源石矿的位置。

    从文件的内容来看,他们之前一直在寻找源石矿,但迟迟没有进展。

    今天,他们终于有了进展,可是豁牙男半路转道,第一件源石样本进了我的肚子。

    我估计这里的负责人应该还没来得及打报告,所以要想知道源石矿的位置,只能找他们的负责人问。

    套房里没人,我下楼到有人的房间,把一个穿戴最整齐、最干净的中年人从人堆里揪出来,单独带到楼顶的天台。

    我将这人绑到天台,然后才把他弄醒,他身上没有通讯器,只有一把别在腰间的手枪。

    中年男人苏醒后,发现自己被绑着扔在天台的地上,微微皱了下眉。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我是谁、要干什么,而是问我可不可以让他起来,他不想坐在地上说话,因为太脏了。

    听他这么说,我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能在现今的环境下保持爱干净的习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起码说明这人在新都有些地位。

    “可以。”我说。

    “谢谢。”中年礼貌的道谢。

    然后他从地上站起来,由于双手被绑着,他只能用别扭的姿势掸了掸裤子上的雪屑。

    “我听说你们发现了源石矿,在什么地方?”我问。

    “源石是丧尸的毒药,你找它干什么?哦…呵~我知道了,你是想清除隐患。”中年人自作聪明的猜测道。

    我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意味不明的笑笑,继续问他源石矿的位置。

    中年人泰然自若的回以微笑,说:“你何必非要打听源石矿的下落,有一样东西对你更有用处。”

    他说着停顿下来,分明是想吊我的胃口,但我不吃这套:“我就要源石矿,你的人都已经倒下了,就算一天吃一个,也够我吃好几个月了。”

    中年人面对我的威胁仍是那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样子:“这位小姐说笑了,高等丧尸已经不吃人了。”

    我说:“是你不知道丧尸的本性,在新生,一个活人的价值比一个高等丧尸的全部能量还高。”

    之前有丧尸拿高等变异生物的生命源跟我换人,其它高等丧尸并没表现出惊讶诧异,足见这种事在高等丧尸间是很普遍的事情,而且价格也算公道,因此我并不是无中生有。

    中年人‘哦’了一声,胸有成竹地笑道:“如果我说的东西是丧尸疫苗呢?有了疫苗,人类将不再被丧尸病毒感染,甚至这种疫苗,可以反过来感染丧尸。”

    “你说的…是寄生疫苗?”我故意没提蝴蝶俩字,怕自己猜错了。

    “看来你已经知道宋家放出的消息了,不过,你好像不知道寄生疫苗真正的作用。”

    “你是指它会反过来感染丧尸?”

    “没错,它会让丧尸生病,是不是很讽刺?活死人也会生病。”中年人再次呵呵笑道,随后又叹了口气:“很遗憾,感染率还达不到百分之百。”

    “既然它对丧尸有害,我要它干什么?”

    “万物相生相克,万一你不小心生病了,我是说万一,你会需要一点特效药不是吗?”

    “你有特效药?”

    “这种药数量有限,我可以帮你弄到一支,只要你放弃源石矿。”

    “你们的命在我手里,源石矿和特效药我都想要怎么办?”

    “那就抱歉了,只有我回新都才能弄到特效药,你当然可以马上杀了我,但你什么都得不到。”

    “也许你在撒谎,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单独审问其他人,我们不知道今天你会来,不可能事先串通好。”

    “好吧,我不想浪费时间,我就要源石矿的位置。”

    “如果你坚持,我可以告诉你它的位置,但是你必须先放走一部分人。”

    中年人一直在和我讨价还价,我觉得时间已经浪费的够多了,于是语气不善地说:“要么告诉我源石矿的位置,要么你们都去死!”

    “你先别激动,听我说,人尸之间肯定有场恶战,你最好为自己打算打算,多条后路没坏处。”

    “听你的意思,源石和寄生疫苗对丧尸来说都是生化武器,我为什么不先破坏摆在眼前的源石矿,而非要去为还没影的危险做准备呢?”

    我似乎问到了点子上,中年人的回答出现了片刻的停顿,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尽管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了,但我还是注意到了这细微的变化。

    因此我感觉,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八成都是现编的谎言。

    “用源石制作武器的成本高、工艺复杂,产量也有限,所以即便将来投入战场,也是小规模使用,杀伤范围小,而寄生疫苗就不同了,它会自我繁衍,将来肯定要大规模投入使用。”

    我将他的话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忽然想起一件事,乔堂说源石和寄生蝶之间可能有着某种关系。

    抛开它们都是蓝色的这点不说,源石有辐射,它能改变生物结构,假如乔堂的推测正确,那么源石很可能是培育寄生蝶的必备材料。

    一个念头从我脑中一闪而过,中年人极力劝我放弃源石矿,十有**是想保护制造疫苗的原材料。

    就算他说的特效药真的存在,那一支药剂和整个疫苗加工线比起来,简直就是粒芝麻。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夜岚慕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一笔阁 yibige.:dazhuzai玉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