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我要做门阀> 第六百七十八节 调(教(3)
    望着那位小昆莫,张越笑着答道:“必不令贵使失望!”

    “呵呵……”泥靡不需要翻译,也能猜到张越的话的意思,他解开自己身上穿着狐裘外套,露出强壮有力的身躯,微微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全身的骨骼,立刻就发生了咯咯的声音。

    作为乌孙小昆莫,他能够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得以亲自掌握一半的乌孙部族,得到了乃父的全部权力。

    当然,非是等闲易与之辈!

    事实上,他甚至是乌孙有记录以来,最年轻的射雕手!

    “贵使!”泥靡用着非常生硬的汉话,对张越挑衅的招了招手:“可敢与我,伟大的狼神子孙,乌孙射雕者,比试比试?”

    说着,他示威性的撕开了自己身上贴身穿着的羊皮袄,将胸口的狼头纹身坦露出来。

    引得整个乌孙使团,都是欢呼雀跃!

    因为,他们已经见过了,小主人太多太多次胜利了。

    无论是乌孙国内的勇士,还是匈奴国中出名的勇士。

    都在小主人的无双武力面前,溃败下来!

    两年前,小主人曾经率军越过葱岭,追击一支康居越界骑兵,追了三天三夜,将这些康居蛮子统统杀了,脑袋割下,插入木桩之中,陈列于康居与乌孙接壤的河流两侧。

    是役,小主人亲自阵斩了十几个康居蛮子!

    在这些乌孙人看来,小主人,毋庸置疑就是狼神的真正子孙,乌孙未来兴盛的关键!

    然而……

    陈列在两侧的汉军骑兵,却忽地,集体嗤笑了起来。

    特别是军官们!

    甚至有人摇头叹息!

    就连大鸿胪的文官,也是叹了口气。

    那几个奉命给乌孙人做翻译和向导的文官,更是悄然的退了几步,满眼的忌惮和畏惧。

    这让乌孙使团里的几个贵族颇为诧异,于是,悄悄上前问道:“阁下为何如此?”

    “哎……”那几个文官,无一例外,都是摇头不语,叹息出声,一副期待中又隐含畏惧的模样。

    没有办法,乌孙人只好拿出黄金,塞到一个官员手里,请教道:“阁下,贵国的那位使者,究竟是何来头?”

    掂量了一下黄金的分量,可能是觉得反正乌孙人很快就会知道事实,那官员轻声道:“好叫阁下知晓,在尔等面前的侍中,在吾国国内,人称‘张蚩尤’……”

    “张蚩尤?”乌孙贵族眉毛一跳,心里面立刻大叫不好。

    他对汉朝的文化与习俗多少有些了解。

    知道,蚩尤乃是汉朝的战神!

    祂带来战争,赞美战争,吟诵战争!

    同时,祂还是汉朝的守护神!

    很多边塞的汉人,都会在家里供奉一个蚩尤神像,祈求这位神明的保佑。

    而在汉朝人的历史上,只有一个人,曾被汉朝人以‘蚩尤’称呼。

    那就是……

    匈奴人永恒的梦魇,皋兰山的征服者,狼居胥山的鞭笞者——汉骠骑将军、大司马、冠军侯霍去病。

    一个纵然在乌孙,也被以为是神明的男人。

    一个哪怕是在西域,也被传说和恐惧的传奇!

    在匈奴,迄今没有人敢直呼其名。

    哪怕是匈奴单于,在提到他的时候,也只敢说‘旧汉骠骑将军在日……’。

    匈奴人每年的碲林大会上,在向天神献祭之前,萨满祭司首先祷告的内容之中,就有请求天神保佑汉朝不要再有‘霍骠骑’的内容。

    而时隔二三十年,又一个男人,被汉朝人以‘蚩尤’之号冠之。

    恐怕……

    这个乌孙贵族的整个身体,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他立刻怪叫一声,想要跑上前阻止自己的主人挑战那个汉朝人。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此刻,在使团其他人的助威和喝彩之中,泥靡兴奋大踏步向前,正在接近那个汉朝官员。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十步了。

    …………………………

    此刻,泥靡亢奋无比!

    他胸口的狼头纹身,更是因为兴奋而扩张。

    他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汉朝大臣,咧着嘴笑了一声。

    “汉朝人!”他大叫一声,用混杂着汉话、匈奴语言和乌孙语言的声音大吼:“在你面前的是狼神的子孙,乌鸦之神垂青的勇士,流着匈奴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血液的射雕者!乌孙的泥靡!”

    “我的父亲是伟大的乌孙昆莫军须靡!”

    “我的曾祖,乃是神圣的狼神之子,伟大的乌孙昆莫猎骄靡!”

    “你居然敢将如此伟大而高贵的血统,视为奴隶?”

    “那么按照我们乌孙人的规矩,若你败在我手下,我就可以将你充为奴隶!”

    张越看着他,虽然不是很懂他的意思,但勉勉强强能听出他在炫耀自己的身世和血统。

    张越微微的活动了一下脖子。

    可怜的年轻人……

    大概你还不知道……

    在诸夏!

    在中国!

    就连最卑微的庶民,都是神明的子孙啊!

    比血统?

    随便揪一个人出来,都能追溯到三王五帝!

    与中国人比血统,就像和毛子比酒量一样,简直是个悲剧啊!

    张越不得不为他默哀了一声。

    然后就抬起头,朝着对方勾了勾手。

    泥靡看到这个情况,大叫一声,就冲了上来。

    他对自己的武力,有着无比的自信,同时,张越的体型,更给了他无穷自信。

    在他看来,自己甚至都不需要用出全力,只需要向前几步,轻轻用力就可以像抓小鸡子一样捻起眼前这个可怜的汉朝大臣,让汉朝皇帝见识见识,他的厉害!

    带着这样的想法,泥靡向前一扑,直直的冲向了眼前的那个汉朝大臣。

    …………

    在泥靡冲来的刹那,张越忽然微笑了起来,然后,轻轻的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看似白皙的手,但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手!

    下一秒,就准确的抓住了泥靡的身体,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即使,这位小昆莫用尽了全部力气来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张越的手,就像变形金刚的机械手臂一样,坚硬如铁,力量超群。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泥靡曾经引以为傲的武力,就像蝼蚁之于犍牛一样,根本不值一提!

    他甚至连向前一步,也做不得!

    “贵使……”张越抓住那位小昆莫的身体,轻声提醒:“这里是大汉,是中国,是诸夏!”

    “贵使如此,衣衫不整,实在有辱国格啊……”

    他轻轻向后招手,道:“快点为使者准备一套衣冠!”

    “中国,有礼仪之大,有服章之美,使者远来,自当让其好好感受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