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那随着忘川河水所流走的凄厉哭喊声还不停在两人耳中回响。

    就算是见过成千上万亡魂的范九看着这一道道在眼前被河水带走的亡魂也不由得心中震撼。

    十年之间他与谢嫣哪里遇见过这等凄厉的亡魂,所遇到的几乎都是稍有礼貌,恭敬着让两人为其送入轮回的普通灵魂。

    “河水会流向哪里…”

    望着眼前这诡异一幕,夏玲问出了这世界里还算深奥的一个问题。

    “我猜是…奈何桥!”

    范九对于忘川河的了解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与神话传说中得知,但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却未必靠谱。

    当然,范九也只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毕竟连鬼界之王的神职都落入他手中,那神话传说中一些典故也未必虚假。

    他此时疑惑的是,他与谢嫣都已经成为了鬼界之王,负责这个世界死去的亡魂送往轮回,那么这个黑暗世界中那数以千万计的亡魂又是为何直接跳过他直接到达这诡异的世界中。

    “奈何桥!?远古神话中亡魂的最后一站?”

    夏玲听到范九的回复顿时露出一丝惊疑的神色。

    但是对于灵魂一无所知的她却没有急着质疑与反驳,毕竟眼前这男人不止能召唤普通鬼物,就连联邦中金字塔尖的“南区九校”都被他所召唤出的鬼怪瞬间解决,让她在心底对范九所说的奈何桥之说不由得有些认同。

    “跟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河流方向如果不会改变的话倒是离我们的目的地不算太远。”

    范九顺着河流奔流而去的方向望去,随后抬头望向空中那忽明忽暗的光亮,顿时按下决定,并朝着身旁的少女说道。

    “要沿着河流走么…”

    夏玲造听到他决定后露出一丝慌乱的眼神。

    毕竟几乎没有接触过鬼物的她来说,一路跟着这河流中的亡魂往下走去明显不是一件舒心的事,一路上肯定都会受到那亡魂凄厉的哭喊声扰乱心神。

    范九看到她那慌乱的眼神顿时也反应过来,苦笑着望着她说道:“你怕的话我们也可以离这河流远一些,不要偏离河道就行。”

    “不…不用,我根本不怕,我们就沿着喝道走!”

    夏玲看他那苦笑的表情却有些会错意,以为范九在嘲笑她胆小懦弱,顿时激动地回道。

    范九看她那坚决的模样也不好多说什么,沿着河道快速奔去。

    当然,在他起步前还不忘朝着夏玲勾了勾手指,做出一个“跟上”的手势。

    「哼!」

    夏玲看他还真沿着河道赶路,心中有些赌气。

    不过她却不敢一个人在河边耽误,赶忙爆发出浑身气势朝着范九那疾奔而去的身影跑去。

    以她九阶武师的实力没多久就跟上了前方正在疾奔的范九,不过那不断传入脑中的声音却让她不敢超过范九,一脸谨慎地老实跟在他身后。

    范九也感受到了身后那与自己距离极近的身影,不由得有些苦笑不得,他没想到这在部队里威名赫赫的女上校遇到鬼物居然会露出这等小女儿姿态。

    “前面是什么!”

    正疾奔着的夏玲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白影顿时惊叫出声,同时还将手扶至范九肩膀示意他减速停下。

    范九听到传入耳中的呼喊顿时也放慢速度,停在河道旁望着远处那白影微微皱眉。

    只见两人目光所望去的方向,一道道灰白色的身影正以诡异的方式在前方的平原处游荡。

    与范九见过的其他鬼魂不同,其他鬼魂好歹也是四肢健全,而此时两人眼中那一道道灰白身影却是失去了下半身,整个上半身就那样诡异地在离地不远处飘荡。

    “啊!!!”

    身旁少女的惊叫声顿时将他思路打断,不由得回头朝她望去。

    只见夏玲此时正急忙往范九身旁靠来,一道苍白手臂赫然从泥土中伸出抓住了她那纤细的小腿,随着她移动的身影整个人从地面下被扯出,一道与先前见到那没有下半身的亡魂如出一辙。

    “范九!!!你愣着干嘛!!帮我!!”

    少女见那死死拽着她小腿的手臂并没有松手的意思,急忙带着哭腔朝着范九求救,整个人也吓得正欲朝着范九扑来。

    「无意识亡魂?」

    范九望着那双目空洞的上半身微微思索,随后望向那正欲朝着自己扑来的绿色身影。

    “找死!松手!”

    范九顿时横眉朝着夏玲身下那道身影厉喝道。

    少女那正欲朝着他扑来的姿势也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厉喝声所打断。

    只见那脚下的鬼影听到这厉喝声后立即紧张着松开紧紧缠住少女小腿的手臂,那空洞的眼眶仿佛看到了什么令它恐惧的事情,那半透明的身躯竟也如同人类一样瑟瑟发抖。

    “范九!鬼物你都能控制!?”

    看到那因范九的厉喝声反应强烈的鬼影让夏玲不由得微微吃惊,目光露出一丝惊讶地朝着他问道。

    其实范九也不敢确定自己能否命令这亡魂,直觉告诉他,自己身为鬼界之王的身份的确可以命令甚至控制这道亡魂。

    范九并未回应夏玲的问话,而是用手臂将她挡在身后,微皱着眉头走向那道半透明的办具身影。

    范九此时才感觉到,眼前的亡魂与自己先前所遇到的那些还有不同。

    此前他所遇到的亡魂虽然也呈半透明,但是更多的保持着生前的模样,而且半透明的身躯更为实质,如果在漆黑的夜里望去甚至不一定能看出它们都是亡魂。

    而眼前这具亡魂明显已经看不清体型与面孔,只能从那模糊的脸上看到两道好似眼眶的部位,半具身体也只能勉强看出是人型。

    “你为何没有前去轮回!?”

    范九目光严肃地望着那微微颤抖的鬼影沉声问道。

    似乎这问题触动了那鬼影内心最深处的悲痛,顿时做出捂着脸抽泣的模样,仿佛有着什么莫大的冤屈。

    “忘川河不是亡魂的归宿吗?相传亡魂只要顺着河水飘到尽头就能进入六道轮回,为何你要在此地害人!”

    范九并不为它这悲痛的模样所影响,继续朝着它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