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武侠之最强神捕> 第一百零七章 粉墨登场(一)
    一拳震碎老者心脉,封云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九具尸体呈不同方位,不同造型趟在街道上,这就是他今日的战果,若能再杀一人,毒龙掌便能到手。

    强者为王,败者为寇。

    生命在强者手里和蚂蚁没有多大区别。

    周围再无敌人,那第十人也一直没有出现,封云这才活动了下有些发僵的身体来到那名叫“冥夜”的杀手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张褶皱的纸张,展开一看,是一个叫银月赌坊与夜雨楼的协议。

    银月赌坊?

    他为什么要雇佣杀手杀我?看着协议上那两万两的数目,封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银月赌坊会无缘无故杀他。

    “银月赌坊……银月赌坊……”封云喃喃着,猛然间睁大了眼睛,他忽然记起前次去一个赌坊抓捕几个飞贼,那个赌坊好像就叫做银月赌坊,那一队兄妹似乎就是赌坊专门培养的杀手,当时系统提示任务完成了,封云也没在过问。

    还有刚才老者战斗时心有死志,又一直说他儿子死的不冤,难道那对兄妹是他子女不成?

    死的是老者儿子什么的,封云并不在意,关键是银月赌坊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势力如何请动夜雨楼冒着巨大的风险来对付他。

    不知何时天空上洋洋洒洒开始飘着雪花,雪落地即化,渐渐的湿润了大地。

    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很快手心出就多了一湾水,封云来得时候是四月时节,那时杨柳飘絮,万物复苏,而今已是万里飘雪,时间过得好快。

    “我来晚了!这里似乎很热闹!”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封云身后响起。

    “是你!”转过身看到来人,封云楞了一下,此人就是那第十人?

    此人正是那日引着封云到达徐刚与兴隆剑派弟子争斗的地方的那个蒙面黑衣人,只是今日他没有蒙面,封云也看清了他的面貌,此次武道大会第一档次排名第一的萧寒。

    因为有祝英和马行禹参与的缘故,封云对这次武道大会第一档次的比赛比较上心。

    第五名马行禹,第四名祝英,第三名赵千行,第二名徐刚,第一名萧寒。

    前三名中第二、第三的徐刚和赵千行都被府尉网络到麾下,第一名的萧寒据说是拒绝了府丞的招揽。

    萧寒实际的实际的战力封云并没见过,只是听当初围观的人说,萧寒拳脚很厉害,与马行禹对战的时候,一掌就把马行禹劈到了场外。

    封云总感觉武道大会第一档次的武者与他有仇死的,第二、第三的徐刚和赵千行已经做了他的刀下之鬼,现在突然又冒出来个排名第一的萧寒,这是要让他一网打尽的节奏吗?

    “你很不错!”萧寒负手而立淡淡的装着逼道。

    萧寒是一个年约三十七八岁的汉子,神情饱满,器宇轩昂,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侠士,只是他这装斯文的说话方式让封云很不爽。

    “错与不错,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刚才连番大战,不仅身体体力有所下降,内力也消耗不少,正好趁机恢复一二。

    “是吗?”萧寒嘴角一翘,“你生于封家村,半年前加入安宁县县衙,月前又进入六扇门……安排你进入县衙的王员外死了,刘洪捕快被你打伤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萧寒事无巨细,娓娓道来,封云越听脸色越沉,没有人会刻意的打探一个人,除非他对这个人有想法。

    “告诉我你的目地!”封云寒着声道,雪花都因为他强烈的杀意而不敢靠近。

    “知道吗!”萧寒仰面望天,雪花落在他的脸上,感受着那股冰冷的寒意,转尔指着封云:“我从小开始练武,三十年了才打通了三十六个窍穴,而你,十五年前你只是一个不会任何武功的孩童,可是却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练出了一生不错的实力,告诉我你的秘密!”

    “我没有秘密!”封云摇头:““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你骗鬼呢!”萧寒须发皆张,长发飞扬:“要是受苦能成功,老子早成了武林盟主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封云咧嘴一笑,全力施展神行百变直冲萧寒面前。

    此人必须死!不管是为了最终的奖励毒龙掌还是为了他口中的秘密。

    因为封云有足够的信心斩杀此人,他杀的杀手冥夜,老者,哪个不是打通四五十个窍穴的武者,萧寒区区三十六个窍穴还不放在他眼里。

    封云人未到,萧寒已然轻点脚尖飒然而退,看起身影必定练过一门高深的轻功。

    萧寒飘然落至一侧屋檐,“小子我知道你实力不错,轻功又好,能杀的了徐刚,但不一定能杀的了我,告诉我你的秘密,否则我让整个宁安府都知道你的事迹!”

    “我要是真有秘密,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么?”

    “什么意思?”萧寒皱眉问道。

    “夜雨楼的楼主,十年前只是王府倒马桶的一个下人,十年后建立了威名赫赫的夜雨楼,凉州千叶湖湖主,七年前差点饿死,七年后一统千叶湖,他们一个用了十年,一个用了七年成为威震一方的先天强者,你觉得我能用十年的时间成为先天强者吗?”

    “这?”萧寒明显愣了愣,但忽然又反应过来,有些激动的道:“可你却用了半年的时间练出内力,而我却用了十年!”

    “嗖!”

    萧寒稍显激动的时刻,封云左手袖中突然射出一道寒芒,这是封云早就准备好的“怒火幽莲”,萧寒的轻功封云上次领教过,极为不俗,此时全力施展依然没能建功,封云便知道消耗的轻功不下于他的神行百变。

    他若不想与封云硬碰硬,封云根本没机会杀死萧寒。

    而萧寒也不是傻子,打不过就逃的道理他是明白的,再说萧寒的实力也不错,封云也做不到一击必杀,等他逃出去,以他的大嘴巴的性格,封云的事情肯定弄得满城风雨,这是封云不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