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听起来这些事情匪夷所思,但是刘迁也没有怀疑,而是正色道:“好,你要我怎么做。”

    但到现在,他也已经发现了,他面前的这个人确实只是一段投影而已。

    “我在这个地方已经留下了我剩下的力量,你可以利用这些力量打开通道,回到我们的宇宙,回到过去的时空,然后使用粹来改变时间线。”

    古拙伸出手,他的手上是一个碧蓝色的球体。

    光芒照耀到了刘迁的身上,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这些力量十分温和,先是对他的身体进行了改造,然后慢慢帮助他提升,他的气势正在飞快地上涨。

    转眼之间,已经变成了大能,但是依然没有停下来…

    在外面围观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就在他们都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那一道金色的光柱消失不见了,一个男人一丝不挂地站在天空中。

    正是刘迁。

    刘迁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感觉此刻自己的身体里面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低头看了看地下的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刘迁。

    袁守诚这个时候倒是十分淡定了,因为他刚刚已经感觉到刘迁的气息了。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现在刘迁得到了暗裔的传承,不知道他的立场会不会发生改变。

    如果他从此以后投入了暗裔的怀抱,两个人下次见面,就只能生死相向。

    但是他想到刘迁现在的强大,也只能苦笑一声,这个时候的刘迁,杀死自己只需要弹一下手指把。

    “不好,这个人好厉害,我们的伪装是瞒不过他的。”

    袁守诚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自己师傅惊慌的声音,他楞了一下,抬起头,正好看到刘迁看下来的眼神,他很明显低感觉到,刘迁看到了自己。

    那一双眼睛里面倒是没什么敌意,还是和以前一样。

    “袁守诚,我要走了,回去我的家乡,不过在我走之前,再给你做点好事吧,不要谢我。哈哈哈。”

    刘迁随手一指,一道极为精纯的金色光芒从他的指尖射了出去,射向袁守诚。

    袁守诚就算是想要阻止也没有办法,硬生生吃下了这一道金光。

    然而这一道金光带给他的只有好处,他的身体焕然一新,身上所有的隐患都已经消失无踪,潜力大大增加。

    袁守诚目瞪口呆。

    随后苏林看了看李仁峰,虽然严格意义上面来说,这个人应该算是自己的后辈了,但是和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要是留在这里,说不定一会还会伤害到袁守诚。

    想到这里,他打出一拳,平平无奇的一拳,甚至没有拳风出现,但是李仁峰脸色大变,他爆发出所有的力量,但是整个人就突然消失无踪,甚至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直接消失了。

    姬雪晴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这一幕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认知,刘迁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了。

    然而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了,姬雪晴是反映最快的一个,他在李仁峰被杀死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刘迁倒是没有继续动手了,他不想过多的插手这里的事情了。

    袁守诚回过神来,没有理会身边师傅奇怪的眼神。

    “你还会回来吗?”

    刘迁想了一下,摇摇头道:“应该是不会了,如果有机会,和我的朋友们说一声吧,我不会回来了。”

    说完之后,刘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顶隐隐有一条通道出现了。

    他抬起头,看着已经裂开的天空,飞了进去。

    与此同时,在皇城里面批阅奏章的殷离天突然抬起头,他刚刚突然有一丝心悸的感觉,但是却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走出了御书房,抬头看着碧蓝的天空,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走回了御书房。

    苏澜在一片黑暗当中行走,突然颤抖了一下,这一下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苏澜感觉自己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

    在一座大雪山上面,阮芊芊静坐在一个山洞里面,他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道:“终于还是走了吗?”

    袁守诚眼睁睁地看着刘迁走进通道,傻在原地。

    过了好久,他师傅问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袁守诚一脸苦涩,点了点头。

    这里的通道一片漆黑,刘迁自己在里面不知道飞了多久,等到前面终于出现光明的时候,刘迁跳了出去,入目的就是哪一个熟悉的蓝色星球。

    他回到地球了,还是和以往一样,他已经回到了地球的粹还没有全部用完的时候。

    “你回来了?”

    鸿钧出现在刘迁身后。

    刘迁点点头。

    “是啊,原来让我过去是为了这个原因啊,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把我放在暗裔的地盘上面,这样一来,不是更方便吗?”

    刘迁转过头,问了一句。

    他很奇怪,按照立场来说,暗裔才能够算是他们的人啊,如果直接把自己放在暗裔的地盘上面,不是更加简单吗。

    “呵呵呵,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还不是因为我们过去了,他们实力强大,原本是远远超过那个宇宙的生命的,不知道带来了多少的浩劫,这是因为我们引起的事情,如果我把你放在暗裔的地盘上面,以你的性格,不知道又要杀死多少大夏的人。”

    刘迁明白过来,原来说到底还是为平衡。

    刚刚他本来是打算杀死魔族所有人的,但是在念头生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就突然打消了这个念头,修为到达一定境界之后,思想似乎也是会随之改变的。

    “粹拿到手吗?”

    鸿钧问道。

    刘迁点点头,伸出手,一颗水蓝色的珠子出现在手中,这就是粹。

    “对了,古拙,他去了什么地方?”

    古拙只是吧这个东西留给了自己,但是他自己在什么地方,却没有透露,而且按照他的说法,古拙已经死了。

    只不过刘迁想不明白,在继承了古拙的力量之后,他才明白古拙到底有多么强大,他想不明白,这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也会灭亡。

    “他跟你说过,世间万物,有生就有死,没有什么存在是不会消亡的,只不过有的时候,在消亡之中可以寻找到一丝机会,得以延续生命,有时候却不能,古拙,他做的事情是窃取一个星球的粹,这是和整个宇宙意志违抗的事情,他虽然最后做到了,但是他的意识和肉身也已经灭亡了,进入了下一个轮回。”

    刘迁说不出话来了,他知道,以古拙和鸿钧的修为,就算是地球的粹已经消失不见,他们两个人应该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但是就是为了剩下来的那些人,他们还是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古拙甚至因为这件事情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人。”

    “是啊。”

    鸿钧也叹了一声。

    “好了,我们快点去地心深处吧,哪里是粹存在的地方,他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我们也不要辜负他的期望。”

    刘迁点点头,两个人往地球飞过去。

    这个时候的地球科技还没有发展到那种战舰的地步,依然还是刘迁离开时候的样子,自然是没有人可以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踪迹的。

    刘迁和鸿钧两人直接朝着地心而去,在地底里面穿行对于其他人来说十分困难,但是对于两人却没有什么难度。

    他们来到地心。

    地心是一个庞大的熊熊燃烧的球体,但是在他的最外围,却有一层蓝色的东西,刘迁知道这个就是粹了。

    看起来,粹倒是有些像燃料。

    而且看起来,这一层已经十分薄弱,已经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就是这个东西了,动手吧。”

    刘迁点点头,轻轻丢出了手中的蓝色小珠子,小珠子摔在屏障上面,蓝色变得更加浓郁,这一层膜变得厚实了一些。

    刘迁发了会呆道:“总有一天,他还是会用光的。”

    “不错,总有一天他还是会用完的,我们两个人也要继续寻找,如果能够寻找到,就说明命不该绝,但是如果找不到,就说明时间到了。”

    刘迁默然无语。

    他想到古拙,或许下一次牺牲的人,就是自己了。

    鸿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下一次,就让我去寻找吧,你是年轻人,你留在这个地方,火种不要断掉了,要是连出去找的人都没有,那就真的彻底完蛋了,你现在也算是救世主了,回去看看吧,离家很久了。”

    刘迁情绪调整的也很快,闻言淡淡一笑,只是一个念头一动,就出现在大街上面。

    大街上人来人往,忙绿的很,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刚刚已经避免了一场巨大的灾难了。

    刘迁在大街上面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会,然后心念一动,这一次他出现在了一栋大房子前面,这栋大房子装修豪华,一看就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

    刘迁脸上挂起了笑容,轻轻走到了房门前面,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