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ref="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清纯总裁爱上我

    姬雪晴的双手迎上了渊岳,他的小手看上去和渊岳完全不成比例,刘迁则是楞了一下,看样子姬雪晴好像是想要用自己的双手来接住自己的大剑。

    这不是开玩笑吧,有自己力量加持的渊岳,何止有千斤之力,不要说一个姬雪晴了,就算渊岳的剑锋下面是山一样厚重的钢板,他这一剑下去,也能直接砍个通透。

    不过他心中没有轻视,面前的这个女人力量不可以低估,只是看上去有些柔弱而已,和雪女一样都是冰霜系的,这一系的了似乎在防御上面都是有一些特别的手段的。

    刘迁全力出手,渊岳看上去缓慢地落了下去,事实上气机锁定之下,姬雪晴根本就没有办法逃离。

    他的两只小手也摸到了渊岳的剑刃。

    在瞬间姬雪晴就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他心里面还是有些低估刘迁大剑的力量了,只是这样一下的接触,他就有些吃不消了。

    但是姬雪晴依然是咬牙支撑下来,同时冰霜元素地力量疯狂涌出,想要把刘迁的剑冻结起来,然而有着燃金之焰的庇护,这个能够得到效果实在是微乎其微。

    不过这个结果已经让刘迁十分意外了,因为姬雪晴最后就是挡住了,这一剑的威力全部耗尽的时候,依然没有让姬雪晴崩溃。

    尽管刘迁看到姬雪晴的两只手已经通红一片,在一直颤抖了。

    在挡下这一击之后,姬雪晴也撤退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

    这一番交手看上去似乎是刘迁占据了一些优势,但是刘迁自己知道士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些优势实在是微不足道,姬雪晴不知道还有多少手段没有用出来。

    现在运输船已经远去了,不管怎么样都是已经追不上了。

    姬雪晴皱着眉头打量着刘迁,他不能从刘迁的相貌上面看出他的血脉是继承于那个大人物的。

    &既然是我族的人,为什么还要继续帮助大夏,你现在回归,按照你的天赋,一定能够在我们这里取得一席之地。”

    姬雪晴只是觉得对方自小在大夏长大,所以对大夏还有一点归属感

    这也是让他费解的另外一点,一个暗裔在大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不应该没有人发现啊,如果被大夏的人发现了,绝对会被人立刻杀死的。

    刘迁冷笑道:“我自己都还没有确定呢,你说是我就是了,我还说我是你老公呢,难道我就真的是了,再说了,就算真的是暗裔,我想要帮谁就帮谁,你们几个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刘迁的回应可以说是很强势了。

    姬雪晴脸上露出一丝绯红,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调戏过,刘迁还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

    &你好大的胆子!”

    姬雪晴指着刘迁,那里有人这样冒犯过他,气的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刘迁一辆无赖的样子也让他无奈。

    另外一边的袁守城已经完全压着这个男性的暗裔打了,这个暗裔虽然实力不俗,但是袁守城也是难得的天才人物,只是在刘迁面前被掩盖了一下光芒而已,他自己的实力还是十分强劲的。

    现在也不是动手的时候,姬雪晴似乎是呼唤了一声,远处的暗裔男子立刻回到了姬雪晴的身边。

    双方开始继续对峙起来,力量都在快速地消耗当中,在虚空之中对峙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双方的消耗都是很大的。

    姬雪晴目光悠远地看着刘迁道:“你确实是暗裔,这一点毋庸置疑,你现在依然在帮助大夏,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大夏的人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他们还会继续帮助你吗?”

    刘迁默然无语,姬雪晴说到这里似乎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致了,直接转身离开。

    刘迁和袁守城也飞了出去,跟上了自己的运输船,运输船在摆脱追兵之后是特地在这个地方等到他们的。

    船上的士兵都十分高兴,因为挡住了暗裔的追击,要是被暗裔给追上了,他们这些人绝对是没有幸免的可能的。

    所以运输船里面的气氛十分热烈,都是崇敬眼神。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两个之间的气氛却是十分沉闷的,两人一言不发地走回了船舱里面,四目相对。

    &真的是暗裔吗?”

    刘迁看着袁守城的眼睛问道。

    袁守城默然无语,最后道:“我也不知道,但是...”

    他好像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抬头看着刘迁,脸色十分严肃,道:“你最好还是离开这个地方。”

    &么说来,你也觉得我是一个暗裔了?”

    刘迁笑着道。

    袁守城脸色依然十分肃穆,摇摇头道:“我也不能够确定,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够赌,大夏和魔族之间的仇恨,比你想象的还要深刻很多,一旦被人确定,不对,根本就不需要确定,只需要被人怀疑,就会十分麻烦了,所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离开的好。”

    &果我真的是一个暗裔,那又会怎么样呢?”

    刘迁的脸色依然是十分轻松的,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

    但是袁守城的脸色却平静不下来了。

    &果真的被人确认了你是一个暗裔,那么所有大夏的人都会想要杀死你的,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这一点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刘迁点点头,大夏和魔族之间的仇恨和殷商妖族之间是一样的,双方根本就没有共存的可能,只有一方能够存活下来。

    &么你呢?”

    袁守城原本有些飘忽的眼神定了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默了。

    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出生入死的时候也很多了,甚至可以说,两个人认识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出生入死的,他们两个人中如果缺少任何一个,都很有可能已经死在战场上面了。

    &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是怎么样都不会变的,我只能这样说。”

    刘迁点点头,这个答案,他很满意。

    &过,就算要走,我要去那,也是一个问题啊。”

    刘迁摆摆手,一脸郁闷。

    &正去哪里都好,不要回来大夏就好了。”

    刘迁似笑非笑地看着袁守城。

    &可要想清楚啊,不去通报一下吗,我要是真的暗裔,以后加入了暗裔的队伍怎么办,到时候我就变成你们战场上的敌人了。”

    他现在也基本上确认了,自己就是一个暗裔,暗裔和他的家乡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他到现在位子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打算离开这里之后,就去弄清楚这件事,会接触到更多的暗裔。

    但是他终究对这里的大夏是没有什么恶感的,而且对于暗裔也没有什么归属感,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暗裔和自己的家乡到底是什么关系,等到弄清楚这件事之后,他是不会去理会这些纷争的,两不相帮就是他的选择。

    &迁,我一直都没有你,你到底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你是失忆了,还是怎么,完全没有暗裔的回忆吗,但是看你说话的样子,显然十分熟练啊。”袁守城最后还是没有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了出来。

    刘迁自己对这件事情也是懵懵懂懂,摇摇头道:“我只能告诉你,我来自于一个很远的地方,你可以把那个地方理解成另外一个一个大陆,但是距离这里实在是太遥远了,我之所以会来到这个地方,算是误入了这个空间通道吧,这里的暗裔,他们的语言是我家乡那边的话语,所以我觉得我和他们之间是有一点关系的,但是我只想搞清楚这个关系,我的家乡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也没有机会回去,或许我弄清楚这件事情,就能够回去看看了。”

    袁守城安安静静地听完,觉得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是他知道刘迁是没有必要欺骗自己的。

    &来如此,但是暗裔一直都十分神秘,就算是在他们内部,也是阶级森严,你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恐怕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运输船已经突破了大气层,要落到地上。

    袁守城正色道:“我现在就要去见我师傅了,你在真人面前应该是瞒不住的,就不要和我一起过去了,我们在这里分道扬镳,我不能陪你去寻找你和暗裔之间的关系了,但是如果你要联系我,就拿着这个东西取找我。”

    袁守城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佩,玉佩上面并没有什么法力波动,看上去普普通通。把这样普通的饰品待在身上,只能说明这个东西对袁守城意义非凡。

    &以通过太乙仙门的关系找到我,反正随便你,我要在这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要客气。”

    刘迁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矫情,他知道袁守城是完全在为自己考虑,也谈不上不开心。

    他点点头,走出了这艘运输舰,没想到才刚刚来大夏,就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