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164.第164章 本王不见(加更章)
    三十都不禁在心中为自己喝彩了一番,下次见到锦玉小姐,必须要些好处才行,为了她,自己都对着宁王瞎掰多少次了。

    宁王似乎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似的,最终叹口气,解下了那个梅花的放在手中:“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这个便放在床头吧,不过就算是不看着荷包,本王也是总想起锦玉的。”

    三十:“……”殿下您能不能不要这么一脸淡然的说着情话?

    宁王自然没意识到他说的这话对三十的冲击有多大,只是想了想道:“之前锦玉不是说要选一副头面么?你随着本王去吧,等挑好了头面,你去给锦玉送去。”想着之前元锦玉说府中的人用几个王爷都送过她药材的事诬陷她是狐狸精,宁王还叮嘱了一句:“送的时候隐蔽一些,不要被别人发现。”

    “属下去送头面,那殿下呢?”三十不解。

    宁王看向马车外,眼神深邃:“本王还要去见一次皇兄。”

    既然是要为元锦玉买头面,三十便将车赶到了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他虽然没来过,但是也知道哪里有一家京城最大的首饰店。

    宁王的脸这会儿还肿着,不过他却丝毫不介意,知道到了之后,便淡然的下了车。

    于是此时若是从背后看宁王,只觉得身材挺拔,长身玉立,气度不凡,从前面看……刚刚的那些感觉便全消失不见了。

    三十知道宁王甚少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便也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首饰店,做好一个护卫该做的事情。

    店里的老板是没见过宁王殿下的,但是看着宁王一身华服,想来也是非富即贵,便笑着迎了上来:“这位公子,不知道您要选些什么?”

    宁王看着他的口型,因为这老板挨自己有些近,他不动声色的凝视了他一眼:“离本王远一点,本王要选头面。”

    那老板听慕泽自称本王,而且看这年纪和气度,想来就是那位自己没见过的宁王殿下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刚刚宁王是同自己说了什么,让自己离他远一些?天啊,会不会因为自己靠的太近,宁王殿下再把自己给杀了啊!

    于是老板径直往后退了三大步,说话声音都在颤抖:“您……您里面请,小店马上将头面送去您的房间……”

    店老板这回是低着头在说话,也不敢看宁王,宁王自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还是三十给他做了几个口型,宁王这才道:“那都送过来吧。”

    于是带着三十便去了里间。有店中的人来为他们二人奉茶,宁王虽然在边境生活了几年,但是对茶还是挑的厉害,店里的这茶,虽然也是上好的茶叶,但是他却并不喜欢这泡茶的水,所以并未喝。

    不多时候,便有人将很多头面送了过来。宁王看着那么多首饰摆在桌子上,反倒是不知道该选哪个好了。

    他又没有为那个女子挑过头面,更加不知道元锦玉喜欢什么,便问着那来服侍的人道:“这里面,那副头面最适合小姑娘?嗯,十三岁的小姑娘。”宁王还补充了一句。

    三十站在一边,看着宁王半边脸都是肿着的,却还这么认真的问着那店小二,忽然忍不住笑了一下。

    想来等到锦玉小姐收到这头面,也不会想到,一向只懂得舞刀弄剑,或者是权术滔天的宁王,竟然会这么认真的给她挑头面吧。

    那店小二知道是宁王殿下大驾光临之后,身子都抖成了筛子,这会儿听到宁王的问话,只是颤抖的用手指了几个头面,随即道:“这些……这些都是新样式,女孩子必定喜欢的……还有这一副,是是是本店现今最贵的头面……”

    宁王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见到了用翡翠和金子做成的头面,他虽然不懂什么样的头面最好,但是也知道那翡翠是不错的,而且每次想到元锦玉,就觉得那是一朵玉兰花一般,这翡翠头面也适合她,便对着店小二道:“这将这幅头面装起来,你刚刚说的那几个,也一并都装起来……”

    店小二知道这次是碰到了个大主顾,忙不迭的将头面都用匣子装好,算钱的时候,掌柜是很担心宁王殿下不付帐的。

    三十在宁王身后,看着掌柜那虽然惊惧却带着怀疑的目光,一把就拽过了他的衣领:“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们殿下就那么让你害怕不付帐么?既然害怕,我们便赖账了可好?”

    那掌柜的都快要被吓哭了,只是磕磕巴巴的道:“您……您若是喜欢,这头面……拿……拿去了便是……”

    宁王对于这些人的态度都已经习惯了,这会儿倒是没什么想和他们过多计较的意思,只是对着三十道:“放开他吧,付账后,你将那翡翠头面给她送去。”

    三十这才放开了掌柜,付过钱后,将那装着翡翠头面的盒子放在了手中,待到走出店门后才问着:“那其他的头面呢?”

    宁王看了看那些其他的盒子,想着他刚刚为了确定买哪个纠结了那么久,最好还是全都买下来了,便回着:“留着多送几次,嗯,等到本王的脸好了,本王亲自去送。”

    三十又是在心中开始咆哮,敢情殿下你还是在意您的脸的啊!而且还就在锦玉小姐的面前在意!

    并且想着他们殿下竟然还多留了一个心眼,知道买了这么多,还能多送几次,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之后三十便和宁王分开行路,宁王还要去一次瑞王府。

    他们两兄弟之间,到对方的府上,都是不用通传的,瑞王府的管家见到是宁王殿下过来了,看到他脸上的伤时,还惊疑了一下,不过却并未问什么,直接告su宁王,瑞王殿下此时在书房中处理公务,并且将宁王恭敬的领到了书房。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瑞王手中还捧着公文在看,不时的拿笔批阅两下。世人都道在户部任职的他,手中的权势是几个王爷中最大的,但是之后瑞王知道,在户部任职是有多累。

    听到管家通传宁王殿下在门外的时候,瑞王只是稍微楞了一下便道:“不见。”

    管家一脸的菜色,就算是在瑞王府做管家多年,和宁王殿下也算是多有相处,他还是不大敢和宁王殿下说话。毕竟宁王给人的感觉太冷,每次和他说一次话,自己的冷汗都恨不得将衣衫给浸湿了。

    这一次瑞王和宁王两人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矛盾,竟然将自己给夹在中间传话了。

    也没给管家什么思考的时间,毕竟是瑞王的命令,他只能微抬着头,硬着头皮答道:“殿下,瑞王殿下说不见,你请回吧。”

    宁王冷冷的看了管家一眼,不过最终却是对着门内的人说道:“哥,你若是不见,我便一直在这里等着你见我为止。”

    说着,宁王还真的就站在这里不走了。

    此时他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今日在和西北部落签订和平契约时的那一身,王府中的灯光已经全然亮起,廊上的灯笼照映的他身影宛如被华光包围,宁王半边脸颊依旧倾城,半边脸颊却是肿的老高,看起来滑稽的很。

    “那你便等着吧。”瑞王在门内说了一句,索性继续看自己手中的公文去了。

    宁王看着管家那抖成筛子的样子,知晓就连自己府中的下人每次见了自己都害怕到了极点,更何况是瑞王府中的人了。

    于是便对着管家道:“本王在这里等着皇兄开门,你下去吧。”

    得到了特赦的管家,迅速的行礼告退,于是门口便只留下了宁王一个人。

    他就这么站了半个时辰,连姿势都没有改变一下,甚至没有再说一句话。

    身边三十不在,管家又已经告退,就算是瑞王说了什么,他也是听不到的。他只是在等着这个哥哥对自己心软,亲自来为自己开门。

    瑞王在这半个时辰中,也是心烦气躁的很,手中的公文连一页都没有翻。他一直在想着,那元锦玉到底是怎样蛊惑了自己这个弟弟,让一向不近女色的他,对元锦玉几乎是有求必应?

    甚至今日他为了元锦玉,还挨了自己两拳,本以为他也会有些脾气,很长时间都不会来见自己,瑞王心中还有些难受,想着自己是不是下手重了,用不用去和宁王道个歉,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上门了。

    瑞王并不傻,他想得到,宁王殿下上门,必定不是来向自己道歉来的。而能让他在挨打后还等着自己开门的人,只有一个,便是元锦玉。

    终于,瑞王忍无可忍,扔下了手中的公文,走到书房门口,将门给推开。

    春季的晚上有些冷,开门的时候动作稍微大了一下,一阵冷风便顺势冲进了屋中,瑞王的头发只用一根发呆束着,已经不再是今日大典时的那身装扮,风吹过,带着他的头发便也随着风萦绕。

    此时瑞王站在门口,背对着光,所以脸色有些暗,但是还是能看出那双好看的眸子,幽深是犹如一汪深潭。

    看着宁王在门口等着,晚风太凉,似乎他身上都结了一层冰霜,瑞王毕竟是疼惜这个弟弟的,便生硬道:“进来吧。”

    (感谢楚溪、未曾有约却相逢(6次)、般璃的打赏,此章为加更章。因为最近一直在推荐位上所以更新时间不大稳ding,和大家说声抱歉,下了推以后就会恢fu12、19点更新了,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