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偷香> 第1093节 春暖花会开 大结局
    昆仑雪飘,永恒的寂寞。

    魏伯阳坐在一间空无所有的房间中,看起来亦如昆仑飘雪般的落寞,可他的眼中却似燃着火。

    有脚步轻响,鬼丰恭敬的走入房中,低声道:“地藏王,已经确认,小行星群完全化空,危机解除!”

    白狼秘地寂静无声,没有欢呼,甚至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地藏王,单飞会回来的,你说是不是?”鬼丰突然问道,带着分执着。

    “你希望他回转?”魏伯阳抬头望来。

    鬼丰没有回避魏伯阳的目光,“不止我,郭嘉他们,诗言她们,白狼秘地的百万人都希望单飞回转!他这样的人,应该回来!”

    魏伯阳寂寞的脸上终于浮出笑容,“既然如此,你还在等什么?单飞临行前,我已让他的知己、他的好友,让白狼秘地百万的人,让天涯全力关联他的一切,要寻回他的确会前所未有的艰难,可我们有信心,单飞有决心,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和他链接。”

    看着鬼丰,魏伯阳缓缓道:“世间到了这种时候,只会凭吊英雄为他们做过的一切,可不用太久,世人就会回转到以往的轮转,枉顾英雄曾经付出的一切。我们不同的,英雄不应该被牺牲,英雄也不该只被铭记,鬼丰……你懂不懂?”

    鬼丰声音中满是激动道:“我懂得!”

    “那你还在等什么?”魏伯阳轻叹道:“去做就好!”

    鬼丰转身就要离去,却又止步,“地藏王,我们其实已经在做,在单飞没有消失的那一刻就在和他连结,不然你不会让郭嘉、张道陵他们和单飞告别。在单飞消失后,知道要利用他们的思想去追寻,郭嘉他们已毫不犹豫的答应成为实验体,全力以赴的按照我们的设想去做、去寻单飞。”

    魏伯阳双眉微扬。

    鬼丰凝望魏伯阳道:“地藏王,我们已在为单飞回转而努力。我此番前来,其实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魏伯阳微有不解。

    鬼丰迟疑片刻,“自地藏王来到此间,经历千载后,白狼秘地内的一切人,已没有不可对人言及的事情。”

    “那又如何?”魏伯阳反问道。

    鬼丰轻声道:“可我们……白狼秘地的所有人一直不知道地藏王为何会前来白狼秘地、为白狼秘地付出所有的一切。”

    尊敬的看着魏伯阳,鬼丰道:“万事有缘由。据我所知,黄帝、蚩尤对神农伤害的很深,常理而论,神农没有缘由绝不会回转,事实也是如此,神农在西隐后几百年内一直没有再出现。那究竟是什么缘由,让神农回转成为地藏王?”

    他这种问题若是向帝王问起,无疑有大逆不道的嫌疑,可如今的他却没有顾忌,因为他知道地藏王不是帝王。

    “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魏伯阳默然片刻道。

    “因为我想知道。”鬼丰毫不犹豫道:“其实所有人都想知道,白狼秘地的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世上会有什么力量能化解如此痛入骨髓的仇恨。”

    “你猜为什么?”魏伯阳反问道。

    鬼丰沉默片刻,“我不知道。不过单飞离去前好像已经猜到,他说你因为爱来到白狼秘地。你因为……”

    “因为天涯找到了我。”魏伯阳突然截断道。

    鬼丰略有诧异,“天涯找到了你?”

    魏伯阳并不解释,手一挥,有影像出现在二人的面前。影像正中赫然是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那怪物如神般坐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看似正受着世人的顶礼膜拜,可那怪物突然叫道:“谁,是谁?”

    世人大惊,纷纷逃散,富丽堂皇的宫殿内很快只剩下那怪物一个。

    神农,我是玄女!

    不过区区六字,却不知道蕴含着多少流年的沧桑;不过区区六字,已让那牛头人身的怪物镇静下来,喃喃道玄女?

    你听到我用天涯传音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我想找到你,亲自和你说些话,可是我找不到你。

    那牛头人身的怪物眼中蓦地有了泪光,就如魏伯阳眼中闪烁的光华。

    可我知道我终究会找到你,也一定能找到你,我会通过天涯找到你!你知道天涯吗?你知道天涯如何实现这个奇迹的吗?我不告诉你,可我知道你终究有一天会知晓的,是不是?

    等待片刻,玄女才道我知道你发誓不再回转中原,不再面对那丑陋的世界,你发誓,这世上不再有炎帝、也不会再有神农。我不能让你破誓,我也没有资格让你回转,可我真的希望……

    玄女的声音沉默良久,终于又道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放弃理想,我们不喜欢丑陋,就更不应该让丑陋毁去我们心中的理想。神农,答应我……不要放弃,不要放弃理想!流年不能改变世间的一切,可我会用流年告诉你,你有理想,流年一定就会闪亮!相信我,相信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声音消逝。没有消逝的是那怪物眼中流淌的泪水。

    影像不再。

    鬼丰垂下头来,低声道:“地藏王,我听说玄女牺牲了自己,才让蚩尤、黄帝幡然醒悟,中止了灭世的举动。”

    “是。”魏伯阳只回了一个字。

    鬼丰轻声道:“多谢地藏王解释了这一切。”他垂头退了出去,不再去看魏伯阳的双眼,因为他怕自己看到魏伯阳眼中的泪水,自己也会忍不住的热泪盈眶。

    魏伯阳坐在室中,目光掠远,看向室外那蔚蓝的天、无暇的云、青绿的草、苍翠的树……

    这里的一切均是不染尘埃,本是世间的奇迹,如果知道这些均是存在于地下,那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魏伯阳并没有注目这些奇迹,想的只是飞船坠入云梦泽的那段时光。

    这是我们离开的那个世界。不知经历多少年……宇宙震荡改变了我们的时间规则和路线,我们穿过了很多年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黄帝皱眉思索,倾尽全力去想解决的方法。

    我们进入个丑陋的蛮荒世界,飞船遇损,我们恐怕再无法离开了!

    蚩尤厌恶痛恨,咬牙切齿道。

    世界因我们而毁灭,我们有责任重建起来!

    那个有理想的神农意气风发的立下誓言时,并没有留意四人中,唯独那少女充满爱意的看着眼前那个丑陋的有情世界,轻声叹息道我还是喜欢这个世界……我们回来了。

    春暖花会开。

    又到了桃花绽放的季节。

    有一淡绿衣裳的女子正轻盈的沿着黄河岸边前行。她如墨的黑发随意一挽,用不知哪里寻来的树枝一插,显得极为的利索白净。

    她微闭着双眸走入桃花林,走到一片黑白石子组成的心形图案前,这才睁开了眼眸。

    她实在太熟悉此间的一切,不用去看,也能感知周围的一切。

    伊人有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当看到那黑白石子间的土地上有绿草嫩芽时,眸中闪过丝新月的朦胧。

    朦胧中有着些许的失落,可她嘴角仍带着笑容。

    “单飞……你还没有发现这里藏着我的秘密?这里这大的暗号,你没有道理看不见!”伊人看着那丈许的心形,微笑中蹲了下来。用枯枝拨开浮土,深挖片刻,取出一个匣子。打开匣子,凝目其中的许多卷轴,喃喃道:“单飞,我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到此间留言,你要快点回来,不然我的这些心事,你什么时候读得完呢?”

    默然看着那些卷轴许久,伊人从怀中又掏出卷绢轴,轻轻的放入匣子,合上匣子,将匣子再次埋入土中,伊人并没有立即离开,伸手再从怀中取出一物。

    神女灵符。

    上有青丝一根缠系。

    “单飞。”

    伊人注目神女灵符道:“这是你离别前留给我的东西,你实在太过小气,头发是我的,灵符是玄女的,你行事总是粗枝大叶,难道就不能如我般用点儿心思再留信物?”

    嘴角浅笑,伊人低语道:“我不怪你,只想你快些回来。每次我来这里,都会和你说会儿话,今年应该说什么呢?”

    沉吟片刻,伊人终于道:“单飞,你知道,就在去年,曹操取了陇右,正逢刘备取了蜀地。听说司马懿建议曹操挥兵南下,趁刘备立足不稳之际夺得蜀地,可曹操并没有赞同,只是感慨的说一句人苦不知足,既平陇,何复望蜀?别人不解曹操的用意,你知道吗?”

    深情的凝望着灵符,就如单飞在眼前一样,伊人轻声道:“你知道的,是不是?曹操虽不改平定天下的心愿,可他应该还想给刘备一个机会,他希望看看走着另外一条道路的刘备,是否真的会走出不一样的道路。”

    幽幽叹息,伊人道:“你不喜欢听?不然你为何不回答?我以为你会喜欢的,毕竟这也应是你希望看到的事情。你虽离去,可你的影响比你在时还大,如今天下世家、高门间言必谈黄老,专好修玄,暗传你的六甲秘祝,可好像没有哪个能够练成。因为他们虽开始知道世上的玄奥,却终究不如你般,在用真心去感知着这世上的一切。真心的这个秘密,他们不知道的。”

    顿了片刻,伊人喃喃道:“这个你也不喜欢听?那白莲花的事情,你想听吗?她回来了。她告诉我,你在灭掉女修的那一刻,她就冲破了桎梏,从迷失空间回转。她对我说,你一定会回来的,不过……她这次没有和我赌什么,她只盼你回来,她说你一定能回来!”

    痴痴的看着手上的神女灵符,伊人眼中终有泪光闪烁,可她昂起了头,不让眼泪留下来,因为她答应过单飞笑着等单飞回转。

    “单飞,你不能骗我。”伊人抑制住泪水,轻声再道:“你总是骗我,你早就知道女修最后的方法是让你消失,可你始终没有告诉我。你知道只有除去女修,才会让我摆脱她的控制,让我冲破宿命的牢笼,你和女修玉石俱焚,不但为了世间,还为了我,但你也没有说。”

    咬着红唇,伊人喃喃道:“单飞,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是怕我伤心难过,你始终在默默的承担这一切。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一个无悔的初心,却要你披荆斩棘、跋涉千山万水的为我来实现。”

    默然良久,伊人声音微哑道:“我很自私,我到现在还埋怨你。可我知道你会谅解我,那能不能再让我自私的许愿一次?单飞,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回来见我!因为你答应过我,和晨雨并肩面对的单飞,从来没有放弃,也永远不会放弃!”

    春暖花盛开。

    清风柔语中四野彩蝶纷飞。

    伊人紧紧握着神女灵符,良久,这才缓缓起身道:“单飞,我等你……”每次她都有千言万语和单飞叙说,每次她等到的都是无言的沉默,她虽失落,但她还有希望,因为她知道希望和爱般,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她有希望,她有爱,她已不能奢求太多。

    但就在她要转身的那一刻,娇躯突凝,因为她手上的神女灵符突然有光芒耀出,正笼在她面前的一棵桃花树上。

    伊人娇躯颤抖,却让纤手尽量稳定。举着神女灵符向前方的桃树伸去,伊人激动道:“单飞,你要和我说什么?”

    无人应答。

    灵符的光芒笼罩住桃树,桃树竟奇迹般的生长,不过片刻间,竟能巍峨参天。

    伊人讶然,她从未看到过这般高壮的桃树,这不像是桃树,而像是奇迹在生长。

    随着那桃树的加速生长,桃树和所在大地同时晶莹闪亮,伊人甚至可看得到树根在有情的大地里飞速的蔓延,急速的连接到天地间的花树、绿草、黄河、青山……

    芳心震颤,伊人下意识的感觉到这种场景很是熟悉,略一回忆,就记得在昆仑山巅,她亦看到类似的情景。

    光芒刹那间就似蔓延到天涯,伊人却觉得天涯不过咫尺间,因为她察觉到有情世界中树木的呼吸,听得到黄河在咏唱,感受到大地跳动的脉搏,那一刻,世上有情有爱的众生汇聚了自己的力量,以让人惊叹的速度连接,只为完成一个愿望。

    爱从桃树绽开,尽归桃花的盛放。桃树轻微的颤抖,有光芒从树干涌出……

    落花缤纷。

    芬芳飘飘洒洒的如同梦中一样。

    梦的那方,站着一个人,手中拎着箱。

    箱泛七彩。

    好似流年逝水的光芒。

    伊人看着梦的尽头,嗓子已哑道:“单飞……是你?!你如何能回转?”她只怕眼前是个梦,她虽憧憬重逢的那一刻,可她知道自己一定要直面。

    “地藏王终用天涯连接到两千年后的我,可惜我仍无法穿越复杂的三千世界来到此间,幸得单鹏的帮手,他告诉我生命的真谛……”单飞微笑的看着伊人,“他也让我知道,所谓的莲花生亦不过是一种玄奥的生命延续,这种延续可克服三千世界世俗的障碍、时间的限制……亦终于让我能借桃树来到了此间。我知道你要确定这是不是个梦。”

    看着伊人,单飞了解道:“这些概念,是你梦中想象不来的。其实事实比我说的要复杂很多……”

    “那你能不能用简单点儿的话告诉我?”伊人轻声道。

    单飞凝望着伊人的期待,微笑道:“简单来说,因为你我都相信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我爱你!就会回来!”

    伊人红唇张张,只感觉嗓间哽咽。见到单飞放下流年、在纷飞的桃花中走过来时,本以为自己会展露笑容迎上去,可不知为何,泪水早悄然地盈上了眼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