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穿越小说>偷香> 第1051节 克星
    有雪落,天寒地冻。

    炎炎夏日突有落雪,已是让太多人意外的事情。天有异象,祥或不详没人能够知晓。等看到大地震颤中开裂,再听到有人幽幽的唤声“父亲”,哪怕再有见识之人心中也只有一个念头。

    曹冲复活了!

    这世上真有一种奇迹,可以让人死而复生!

    众人随荀彧的目光向半空望去,就见有一团白色光芒在半空缓缓的凝聚,那光芒突如其来,凝聚在半空着实夺目,直如奇迹般。

    随着一声“父亲”的呼唤后,地下裂痕处倏然有道黑气直冲而上,融入到白光之中,黑白两道光芒交织纠缠,似争斗、似融合……

    众人惊的呆住,一时间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场的他们多是学识渊博之辈,可面对天地的奇异,仍是无法解释其中的玄奥。

    地裂稍歇。

    震颤虽在,可众人均是注目半空黑白二气的变化,倒没有意识到震颤已如从地心传来般。

    不多时,半空的黑白两气居然开始凝结成形,一个孩童的形状渐渐显现!

    哪怕是荀彧之流,见状都是心中大惊,满是敬畏之色。他虽劝曹操听从女修的建议,亦知道女修本是黄帝之后最优秀的继承者,却从未想到过女修已有夺天地造化之能!

    光芒下,雪落中,那孩童渐成实体,面孔已然隐约可见,不过始终闭着双眼。

    “是冲儿,是冲儿!”

    无论天地如何异变,丁夫人的眸中只有曹冲。半空气息化出那孩童的面孔后,丁夫人如何认不出那就是曹冲。

    她激动之下,就要向曹冲的方向冲去,却被曹操一把拉住。

    丁夫人霍然回头,叱道:“你做什么?”

    曹操喉结上下的错动,脸色难看道:“夫人,这好像不是冲儿。”

    “什么?”丁夫人回头再看了半空中的曹冲一眼,急声道:“他就是冲儿,我一直带着他,如何会不认得?”

    她就要挣开曹操,曹操终于道:“冲儿不应该这么年幼的。”他毕竟戎马一生,在这种时候仍没有失去理智,他发现空中的孩童虽极像曹冲,可仅仅只有五六岁的模样。

    曹冲是在十三岁逝去,为何女修复活的是更年幼的曹冲?

    曹操和女修合作可说是孤注一掷,内心深知与虎谋皮的危险,察觉到异样,立即感觉事情只怕很有蹊跷。

    丁夫人一怔,亦是发现这个问题,可她却毫不介意,质问道:“冲儿只要能复活,你管他几岁?”

    曹操感觉丁夫人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正踌躇时,霍然向西方望去。

    西方极远处有道金光破空而至,正落在半空的曹冲身上,曹冲的样子立即变的异常,众人一时间却说不出所以然。

    “公子在长大。”赵达突然道。

    他不说众人还没有这种感觉,可他一开口,众人立即觉得赵达说的不差,空中的曹冲竟开始急速的成长,很快就由五六岁变成十来岁的模样。

    空中的曹冲稚气虽有,但无论身高、面容都比幼时变化了不少!

    雪更紧。

    空中光芒越盛。

    迅疾长成的曹冲倏然睁眼,眼中似有丝困惑,茫然不知身在何处的模样,等望到丁夫人时,空中的曹冲目光微亮,呼唤道:“娘!”

    丁夫人闻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霍然推开曹操,奔到空中曹冲的近前,伸展双臂落泪道:“冲儿,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为什么我回来了?”曹冲喃喃自语,似有茫然时,神色突现痛苦之意,咬牙道:“谁?”

    他说的极是古怪,随着他的言语,他的身躯继续开始膨胀,身上的衣饰竟也开始变化起来。

    曹操见曹冲身上竟现龙袍,头顶更显出帝冠的模样,不由大惊失色,上前拉住丁夫人道:“夫人,有些不对。”

    他话音方落,半空的曹冲已森然道:“尔等何人,怎不跪下?!”

    众人惊怖。

    单飞却连惊怖的时间都没有,那如莲花的女子手一挥,脚下的水银大海就如遇到龙卷风般,倏然高涨十数丈,铺天盖地的向单飞、孙尚香冲来。

    孙尚香凛然,不想眼前这个女子比起昔日的白莲花,更强了百倍。当年她面对白莲花时,还有相抗之能,可如今望着这几乎呼风唤雨的白莲花,她已兴起无法匹敌之感。

    “跟着我!”

    单飞低喝声中,双手掐诀震出,竟从排山倒海的波浪中硬生生的震出一条通道,他只怕孙尚香放弃,一拉孙尚香,迅疾的穿过波涛的空隙,躲开了白莲花的一击。

    孙尚香见状神色涩然,心道我虽不想牵累你,可这种时候,我倒不会如小儿女般再给你找什么麻烦。我若离去,悄然离去就好,如何会在这种时候给你添堵?

    那如莲花的女子似知晓单飞的本事,纤臂连挥。银色的大海上前浪才去,后浪立涌,根本不给单飞喘息的机会。

    “这就对了。”巫咸这时候仍不忘记煽风点火道:“白莲花,你有权利为自己讨个公道!”

    单飞兜字诀出,刹那挡住前方的波涛,喝道:“白莲圣女,这是巫咸的诡计。他挑动你我之争,却是要借机复活秦始皇。”

    那女子蓦然失控出手,单飞却不忘记思索巫咸的用意,急声再道:“你也说了,秦始皇借曹冲躯体复活,所爆发的能力我等无法想象。接下来的秦始皇会做什么,无人知晓。你现在还不拦阻,只怕要铸大错。”

    那女子纤手微凝。

    她何尝不知道单飞说的很有道理?可不知为何,此间交织的影像映入眼帘,让她升起似曾相似之感时,内在更有抑制不住的情绪迸发出来。

    记忆或许能够洗去,那情绪呢?根植在心,如何能够洗去?

    那股涌出的情绪是如此的强烈,她虽自诩控制力极强,却亦是无法克制。她能稍加收敛力道,不是因为单飞说的有道理,而是看到单飞的急迫之意。

    她喜欢看到单飞的从容微笑,初次见到单飞的急迫时,内心中竟有丝不忍之意。

    巫咸淡淡道:“白莲花,秦始皇的复活关你何事?当年你孤苦无依,有谁管你?这世上之人都满口大道理的说什么以天下为己任,可真正大难临头的时候,顾全的还不是自己?”

    他说话间,那女子神色数转,她在失控中,只觉得巫咸所言颇为切合心意。

    巫咸最后的结论是,“一个人为自己而活虽不能说是天经地义,可一个人顺从自己的心意做事,总是不错的。”

    他句句如滚油般,正浇在那女子妒火高涨的内心深处。眼看单飞和孙尚香不离不弃,那女子心中的妒火更加炽热,叱道:“不错!”

    她双手一扬,身侧早有惊涛飞流而上,气势极为惊人。

    巫咸兴奋道:“不错,杀了孙尚香,你就可得偿所愿!”

    话音落,那女子叱喝中出手,一出手,天地呼啸,空中刹那间不知道有多少道惊涛前后相叠、无可匹敌的向孙尚香冲去。

    杀了孙尚香,就可得偿所愿!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点燃了她埋藏许久的恨意。

    她没有遗忘,她原来只是将曾经的情绪埋藏在心底最深处,得机缘汇聚,终于再次爆发出来!

    必杀孙尚香!

    这念头是如此的强烈,让她刹那间将所有的力量,尽数凝聚在孙尚香的身上。

    孙尚香神色苍白,避无可避。

    单飞出手!他早知白莲圣女绝不好惹,却不想此女爆发出的实力是如此惊人。此女的恨意和周天易幻境的能量竟隐约相合,幻境借用这女子的恨意积累力道时,这女子亦能借用幻境来增强自身的攻击。

    知道震字诀都是难以抵挡这女子的全力一击,单飞终用全六甲秘祝。

    临、虚、兜、天、界、裂、震、潜、行!

    九字一瞬,空间顿碎。

    无间空间已出。

    单飞一把抓住孙尚香,就要穿空间而过躲过这女子聚力一击,他虽可以如前番般带孙尚香躲入自世界另寻方法,可外面却是等不得。

    巫咸挑动这女子对他出手,真正的用意是不想他们阻止秦始皇的复活。

    虽不知外界眼下如何,可单飞知道多等一分,就会更增十分的艰难,他必须快刀斩乱麻的解决当下的问题。

    才近空间,单飞已准备反击,先擒住这女子再论其它……

    可他念头才转,那女子已冷笑道:“六甲秘祝,有何稀奇?”她八字出,双手一拢再合,叱道:“凝!”

    单飞一惊。

    他动用六甲秘祝后,随即就可在空间中潜行无碍,不想那女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冻凝了时空!

    无间空间居然瞬间凝固?!

    单飞带孙尚香方要潜行,却从未想过无间空间亦有凝固之时,他和孙尚香在空中刹那僵凝,那女子却不稍缓,纤手再是一分,空间撕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下一刻的光景,惊涛已从碎裂空间涌至,就要击在孙尚香的身上。

    长啸声起,单飞在那弹指光阴化空再组在孙尚香的面前,破除空间阻碍时为伊人挡住那致命的一击。“砰”的大响,单飞被惊涛击飞,可仍紧握伊人颤抖的纤手。

    那如莲花的女子见状稍有凝力,心中刺痛。但注目单飞、孙尚香二人携手,那女子妒火更升,就要再施杀手时,单飞一翻掌,手中已多了一物。

    谁都想不到单飞这时候突然拿出的是一件玉饰。

    那是一朵玉做的莲花!

    惊涛骇浪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