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鸦魂器灵
    ……



    “看在佐伊的份上,我这个老家伙可以破例为你修复一次圣器,但是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开这个黑市。”



    老希尔放下酒盏,长长叹了口气,“我老啦,我早就厌倦四处漂泊,还请魔焰大人见谅。”



    未了,他又重新拿起酒杯,向王焱恭敬敬了一杯,郑重感激道:“佐伊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一直把她当做女儿看,可惜没有办法将她解救出来。这一次承蒙魔焰大人垂怜,能让她脱离苦海,我这个老家伙实在感激至极,往后还希望魔焰大人能好好待她,她是个好姑娘,我老希尔在此谢过了。”说罢一饮而尽。



    这一番发自肺腑的话,令佐伊俏脸为之一红,她就如待嫁的闺女,而这个老希尔,还真像一位老父亲。



    不过老希尔的一番感怀与嘱托,虽然令佐伊颇为感动,但另一方面老希尔不愿出山辅佐王焱,也令佐伊有些无奈。这让一心想帮助王焱,撮合老希尔入伙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下到了这个地步,酒是喝好了,双方也算是比较熟识了,但炼器大师希尔,不管王焱怎么奉劝,他都长吁短叹,最后坚决表示不想再出山入世。



    其实王焱心里大致也能理解,如果在某些挫折之后,逃避归隐,也算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人各有志,每个人的价值观与人生观都不同,如果不能达成一致,也强求不来。



    见老希尔下定了决心,王焱也不再强求,这个话题也不再多谈。



    老希尔自然也明白王焱的大度与好心,人家一个位高权重的地狱领主,在得知他真实身份之后,居然还能保持对他的大度与尊敬,没有以权势与武力,强迫他为其效力,这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也令他颇为感激与尊崇。



    他老希尔历经的事情也多了,可不是个不明是非,不知好歹的人。



    当下喝掉最后一口酒,他将抓肉的油手,在手上抹了抹,随后往前一伸道:“魔焰大人,将您受损的圣器给我看看,只要不是完全损毁,我希尔都有本事让它重换光彩。”



    希尔的口气相当大,但神色平静,不骄不躁仿佛修复一件圣器,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似得。



    王焱见状,心知自己确实遇到了一位真大师了,而且这个老希尔,比起地球上那位有强迫症的牛头人大师,在处理事情上似乎还要多上几分沉稳。



    事不宜迟,王焱立即让跟在身旁的莉迪亚,将受损的传承圣器鸦人权杖,递给炼器大师希尔。



    莉迪亚看了看希尔大师的油手,有些不情不愿的将新收到的宝贝圣器,递到了希尔大师的手上。



    一件圣器级法杖,对一位魔法师来说,就好比第二生命一样的宝贝,看到自己新到手的宝贝,在一张满是油污的大手中,莉迪亚那叫一个痛惜。



    不过鸦人权杖到手,希尔大师便眼睛微微一亮,赞叹道:“确实是一件上好的传承圣器,里面的鸦魂还在,只是杖身在先前承受魔力过大,爆裂开来了,小毛病。”



    “小毛病?”王焱不仅微微一惊,就这么一个毛病,黑市方面乃至所有竞拍者,全都毫无办法,黑市拍卖行差点流拍。



    结果到了这位炼器大师手中,就是一点小毛病?确定不是在吹牛皮?



    至于鸦魂,王焱到是之前听佐伊说过。



    这柄圣器是鸦人部落,传承之物,是他们部族的图腾与象征,历经鸦人历代先祖的精神洗礼,加上还用了极具自然亲和力的祖木木心所铸,因此这股由鸦人历代先祖祭练之后,留下的庞大而且精纯的精神力,也就成了一个器灵的胚胎,这就是鸦魂。



    鸦魂就是鸦人部族的图腾与象征,当鸦魂完全成长为圣器器灵,那么这件传承圣器的威力,还要上升一个档次。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圣器或者次神器,都会拥有器灵。器灵变相来说,是一种寄托在器物之上,由某些能量组成的奇异生命体。有器灵在,武器装备的属性会有大幅度提升,而且因为更具灵性,运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不过就好比任何一个生命的孕育与诞生,都需要一定量的时间与机缘巧合,因此很少能遇见拥有器灵的装备武器。



    就算是王焱,有了一身好装备,也仅仅只有火稚战锤才有那么一个幼小的器灵。



    当然,这个火稚战锤的器灵,还是被王焱忽悠来的,否则单凭原本那柄战锤胚子,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形成一个极具灵性的器灵来。



    由此可见,一件具有器灵的传承圣器,得有多么的珍贵,哪怕只是一个胚胎,那也是有市无价的天价之物。



    “这,这里面真有一个鸦魂?”莉迪亚听后咋舌不已,她不仅转眸看向佐伊,震惊万分道,“如果黑市方面知道这里真的已经孕育出鸦魂,那他们岂不是要懊悔致死?”



    佐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目光狡黠的笑了笑:“我之前说过,这柄传承圣器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它能在禁魔区内释放魔法,这一点自然与法杖内蕴含的鸦魂有关,不过目前的鸦魂十分虚弱,外人看不出来罢了。”



    “不愧是佐伊,果然好厉害!”莉迪亚内心有些激动,不由得向佐伊赞叹了一句,“首席鉴定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只是,这里面的问题已经涉及鸦魂,和如此大的裂口,真的就是一点小毛病?”莉迪亚好歹也是一位顶尖的女魔法师,一柄法杖好坏,她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她怎么也无法理解,眼下的损伤,几乎让这柄圣器处在了半报废的状态,能勉强修补就不错了,换做地球上人们的做法,可能会想尽办法移走鸦魂,虽然会造成避免不了的损失,但总好过彻底报废好。



    可到了这个炼器大师面前,这么大的问题,怎么就成了一个小毛病了?



    “对,就是一点小毛病。”



    炼器大师希尔不以为然的答了一句,“不过必须要尽早修复,否则时间一久,内部魔力会逐渐涣散,到时候没了鸦魂,这圣器就是一梗烧火棍,没有任何用处。”



    说罢,他转眸看向王焱,拍着胸脯打包票道,“放心吧魔焰大人,这件圣器交给我,只需一天,不,半天时间,我就能将它修复如初。”



    王焱一听,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扬:“那就拜托希尔大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