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撒旦议会
    虽说地狱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但仍然改变不了,身份背景带来的巨大优势。

    如何将这份优势表现出来?自身拥有的强大血脉,无疑是最好的标志。

    拥有优秀血脉的炼狱魔族,自然能够说明他的背景深厚。这也是与地球以财富权势多少,来衡量个人阶层不一样的地方。

    在这里,只要拥有足够强的力量,财富权势都会滚滚而来。如果再加上血统纯正,那么就足够说明,他的身后,一定与某些大人物,或者某个强盛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了这份资历,足够一个炼狱领主,除非面对半神魔王或者同阶层的贵族子弟,其他时候都可以在这片大地上横行霸道。

    不过要达到这一点,自身强大以及背景深厚,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实力太弱,必定会被家族抛弃,随后便会被其他势力踩在社会的底端。

    而此刻王焱展示出来的实力与气魄,简直震慑人心。

    先不说他夸张到将毒蛟长鞭,硬生生的撑了开来,那一身层次极高的护身焰层,以及体表下那纯正的魔族血统,无一不彰显他崇高的实力与身份背景。

    说他是魔神撒旦的亲儿子,自然都是四位魔族将领的说笑之话。但某位撒旦议会的长老之子,八成就是真的了。

    撒旦议会是魔神撒旦麾下,统治整个魔神领域的最高权力机构。进入议会的最低资格,就得达到半神魔王。这还不算,几位主持议会的长老,更是魔神撒旦身边的亲信,地位比赤炼魔王还要高。

    如果眼前这个自称魔焰的魔族青年,真的是某位议会长老的子嗣,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谁敢惹?

    一旦想到这种情况,谁都不敢轻易上前动手了。

    “嘿嘿嘿,老大的身份,果然和本领主想的一样!”

    赤惑领主一扫先前的阴霾,眼神炯炯,精神抖擞,转目就看向身旁的三足金乌与魅魔,试图求证老大的身份,是否与他猜想的一样。

    三足金乌与魅魔耸了耸肩,一副不置可否,不想解释的表情。相反下方的大闸蟹,独自发出“嘁嘁”的贱笑声,仿佛在嘲讽赤惑领主眼拙,这种事情还能多说?

    被嘲讽的赤惑领主,一点都不懊恼,反而更加兴奋起来,带着一群蛮族士兵,便“魔焰”,“魔焰”的大呼作势。

    “爽!真是爽啊!”

    “我赤惑领主落魄了几十年,总算有扬眉吐气的一天了!哈哈哈!”

    赤惑领主仰天大笑,内心一阵窃喜,暗忖自己跟对了人,老大果然是某个大贵族的子嗣,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嚣张狂妄?

    当然,他大概也明白,魔焰领主这个名字,是老大杜撰出来的。毕竟一个大贵族的子嗣,偷偷溜出来,不论是想厮混玩耍,还是某些目的,随意透露身份,总归是不好的。

    那些魔神撒旦麾下的大贵族长老,个个都爱面子无比,除非是办了什么大事,否则绝对不愿意在他们的名号上留下一丝污点。

    如此一想,自然就明白老大为什么以魔焰领主自称,而不是透露真名了。

    赤惑领主这么想,对面那四位魔族将领,以及一众小喽啰,自然也是如此理解,甚至有些小兵连想都不敢想。

    那些低级蛮兵,一听事关撒旦议会,以及魔神撒旦麾下的大贵族,差点就被吓尿当场。他们不过生活在底端的贱民蛮兵,对方可是能够接近魔神的大贵族,他们就是搭上整个种族的性命,也不敢招惹魔神撒旦身边的大贵族。

    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形势完全逆转,王焱就犹如一位魔王降临,一步步向赤虐郡主一方,强势压去。

    实际上,王焱本来也没打算如此,更没打算将自己的身份或者姓名,告诉这些地狱位面的居民。

    他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确保安歌的安全,并且将她带回地球。

    因此在不必要的时候,他更希望低调行事,就连隐藏在他体内的血脉力量,也只有在面对炎湖主宰的时,才真正展示了一次。

    可眼前这些赤虐郡主的势力,以及欺软怕硬的地狱居民,都令他十分恼火。无奈之下,也只有展露出真正的威势,胡编了一个炼狱魔族的姓名与身份,以此将他们彻底镇压。

    不过那位狡诈的赤虐郡主,确实差点就让他着了道。

    思想至此,王焱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感慨了一番。

    如果不是他有先见之明,来到地狱之后,一直将次神器八咫镜,贴身放在了胸前的盔甲内,他可能一时半会,还真拿这条麻烦的毒蛟长鞭没有办法。

    这条毒蛟长鞭,不论坚韧程度,还是麻烦的猛毒属性,都十分难缠。普通传奇强者,如果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一旦被困住,根本无法挣脱,再大的本事都难以施展。

    但王焱手中这面八咫镜,是何等品级的宝物?

    在地球,它可是号称东瀛镇国之宝的顶级次神器。其悠久的历史传承,以及强悍的结界力量,比起星空法神留下的那枚次神级宝物,星空之泪所具有的力量,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安培宗秀,正是用这件次神器,将供奉湿婆大神眼睛的毁灭之塔,都给完整封印。王焱更是用它的强悍结界,硬悍炎湖主宰的滔天一击。

    其具备的强悍力量,哪里是这件毒蛟长鞭,能够与之比拟的?

    王焱只需要心念一动,被启动的八咫镜,所展开的结界就将他全身包裹,轻轻松松就将无法被争开的毒蛟长鞭,硬撑了开来。

    “怎,怎么可能?”

    赤虐至此都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她满眼都是惊惧,一步步向后退着,“别,别过来,你别过来!”

    蓦然!

    “轰”的一声巨响,王焱猛然发力,笼罩在他体表的半透明结界,开始遽然扩增,撑的毒蛟长鞭“吱吱”作响。

    “呀!”赤虐郡主吓得一声轻吟,连忙出手回收毒蛟长鞭。

    这条长鞭确实坚韧异常,在电光火石间,竟然没有被撑断,不过依旧在八咫镜强势的冲击力下,一下倒飞了出去。

    “我,我的圣器!可恶,你,你差点就毁了它!”

    赤虐郡主被冲击波动撞的踉踉跄跄,不过她更心疼自己的极品圣器,刚站稳就想破口大骂。

    结果刚回过神,怒目而视的王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挥手就是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了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