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在暗处守着的老者眯着眼在黑暗中等待着,外放的神识让他就算是没有睁开眼睛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有没人靠近。

    然,他倒霉的碰到的却是凤九。一个实力远在他之上,而且可以很好的将自身气息尽数敛起不被人察觉的人。

    因担心着那房中的宋夫人,凤九也没有拖着,而是在夜色中掠过,来到那老者的身后,在他还没察觉时便掐住了他的喉咙。

    本来打算直接拧断他的脖子的,不过在那一瞬间她心头一动,另一手银针瞬间刺入他的穴位。

    那老者在喉咙被掐住的眼睛猛的睁开的眼睛,眼中尽是惊恐之色,他呼喝,却发不出声音来,甚至连是谁在他的身后都没看见,便感觉身上穴道一麻,下一刻,整个人便昏死过去。

    房中,原本昏睡过去的宋夫人被一条捆仙绳绑了起来,那绳子将她捆得紧,将她那曼妙的丰满身段都勒了出来,看是那程万里口干舌燥,兴奋不已。

    他取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在宋夫人鼻息间划过,不多时,便见昏睡着的宋夫人缓缓的醒了过来,当看到床前的程万里,以及自己被捆住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张开口便想喊人,却发现喊不出声音来。

    “嫂夫人,醒啦?”

    程万里看着她笑了起来:“没想到宋兄有如此艳福,家中有如此娇妻竟也舍得这一走便是十天半个月的,这心也真是大啊!”

    看着她在床上挣扎着,试图大喊的样子,他笑了起来:“你别怕,也别慌,今晚我们有的时间慢慢玩,我程万里阅美无数,觉得这世间的美人呐,真的是千姿百态,各有各的不同,尤其是像嫂夫人这样的,更是极品。”

    说话间,他又走近了一步,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便想去摸宋夫人的大腿。

    宋夫人一惊,连滚带缩的缩到床角去避开了他的手。

    见她如此,他越发的得意而兴奋,道:“呵呵,不用慌,过了今晚,明天起来你什么都不会记得的,就算是与我一夜,我也有办法让你忘记今晚发生的事情,就算是宋凌波回来了,也不会知道他的女人被我睡了。”

    “哦?是什么法子?竟这般的厉害?”

    一道轻缓的声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传来,那声音之中蕴含着的一丝冷意,却无人察觉得到。

    “什么人!”

    程万里低喝一声想要转身之际,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刺进了身体里,整个人瞬间僵在原地,一身的灵力气息皆被封住,无法动弹。

    缩在床角的宋夫人在看到那抹出现的青色身影时,有着惊喜也有着错愕和担忧,却没想到,她一出手便制住了那程万里。

    “抱歉,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凤九歉意的看向床角苍白着一张脸的宋夫人,手指轻弹,解开她身上穴道的同时,手再一拂,她身上的那捆仙绳上的灵力气息便尽数消失,成为一条废弃的普通绳子散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