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家这大人也真是的,孩子流落在外,怎么也没派人出来找找呢?哎,这心还真宽啊!”老妇人说着,将择好的菜拿起,一边说:“我去煮饭了,里面熬了汤,正好给几个孩子都补补身子。”

    次日,天还没亮,村门口几个汉子就在忙碌着,将一捆捆的柴叠好放上驴车。灏儿三人跟在旁边看着,旁边的一名汉子笑说着:“村长,您怎么也想跟去进城镇了?要是想买什么,交待一声就好,我们可以买回来啊!也不用您这么来回的跟着奔波。”

    “唉,还不是这几天腿脚的老毛病又犯了,去城里看看,要不然夜里酸痛得睡不着觉。”老村长说着,对一旁的老妇人道:“好了好了,回去吧回去吧!晚上能赶回来的。”

    “你们路上小心点,早去早回。”老妇人交待着,将做好的饼塞进灏儿的手里,让他们在路上吃。

    “来来,到上面坐着。”汉子将玥儿抱上驴车,要抱宸儿时,宸儿则道:“我能自己上。”说着,便自己爬了上去。

    灏儿看他上去后,便也跟着坐了上去,老村长则和赶驴车的汉子坐在前面。

    “都坐好了,我们出发了。”汉子喊了一声,手上靶子一甩,便赶着驴车顺着山道走去。

    看着驴车离开了,老妇人这才回了屋,老人家,再睡也睡不着了,便去收拾一下三个孩子住了几天的屋子,却没想,看到桌上放着的一枚金闪闪的金币。

    “这、这是?”

    老妇人微怔,拿起来仔细看了看,不由微讶。怎么会有金币?这一枚金币可是抵得上一百枚银币了,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百姓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钱。

    路上,坐在后面的灏儿盘膝修炼着,坐在前面的老村长和汉子知道他们坐在后面也没担心其他,只是时不时的跟他们说着话聊着天。

    后面的玥儿和慕宸正吃着饼,就吃着前面传来压着声音的话。

    “村长,我听他们说这些天这一路都有些不太平,前段时间还死了几个过路的。”

    “是又闹山贼了?按理说我们这一带都是穷乡僻壤之地,也不会闹山贼才对。”

    “听说是逃到这边避难的杀人犯,这带地势复杂,官府的人想抓也不好抓,这不,就成了祸害咱小老百姓了。”

    兄妹两人吃着饼,一边吃着他们在前面压低着声音说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驴车猛的停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刀剑相拍时发出的铿锵声。

    看着前面突然冒出来将他们围起来的十几人,老村长和汉子脸色一白,身体有些颤抖:“山、山、山贼!”

    “哈哈哈哈哈!老子正愁着这几天没人送上门呢!还愣着干什么?下车!把银子全掏出来!”为首的一汉子叉着腰仰头大笑着,让人上前将老村长和汉子揪下驴车。

    帘子挑开,三个孩子坐在后面的柴边正看着他们,见此,挑开帘子的山贼喊着:“大当家的,这里还有三个小鬼。”<(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