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无上神王> 第三千五百五十三章 黑洞破碎
    当殷古全身化为青铜色,一股洪荒、文明原初的气息,弥漫开来。

    文明之初,青铜化物!

    随即,殷古大步踏出!

    孟凡身躯也在这一刻,化为了彻底的白色,没有任何其他的色彩,一片雪白,仿佛一块汉白玉的雕像,这是命运之意融入了他的全身,然后,撞向殷古!

    神王宇宙,三千大道,命运。

    与不朽相撞!

    巨大的力量贯穿了黑洞,本来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黑洞,此刻迅速的支离破碎,露出了边界壁垒,从这些破碎之中,能看到黑洞以外的虚无世界。

    就在这时!

    瓦解的黑洞,化为了种种法则,漫天飘洒。

    远处,至为一立刻道:“黑洞的源头被打破了。”

    中央大帝表情严肃起来。

    过去亿年里,中央大帝几乎从未在众人面前露过面,诸世界大会的各项事务,他也从未参与,甚至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已经忘了中央大帝的存在,都以为他死了。

    人间界,基本上就是由百圣把持着的,中央大帝也不参与任何事务。

    大道时代初纪元的纷争落幕之后,其实就已经不需要中央大帝这种强大的神王了,因为神王宇宙已经进入了长久的和平时期,中央大帝是霸主,他能做的,就是称霸,带着人间界走向至高的顶峰,已经没有他用武之地了。

    所以中央大帝一直在隐居。

    诸世界大会的许多事情,中央大帝不闻不问,也从不参与,黑洞的缔造,从头至尾,中央大帝都不清楚。

    只是在第二座黑洞形成的时候,中央大帝忽然出现在第一铁律大厅,要求亲自踏上征程,前往意义世界。

    所以他在踏入之前,对黑洞是一无所知。

    但他在黑洞之中,遭遇了演算宇宙,演算宇宙对黑洞进行了无穷的解析,中央大帝就有了一些了解,而且中央大帝知道,在黑洞建立的过程中,诸世界大会一直都有埋下一些手段,在关键时刻,可以打碎黑洞。

    所以至为一开口,中央大帝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黑洞很快就会瓦解,而处于黑洞之中的众人,也许会迷失。

    由神王宇宙无数气机、力量融合而成的洪流,在这时忽然“退潮”,渐渐稀薄。

    这说明黑洞的源头已经破碎了,神王宇宙的力量无法流淌过来。

    紧接着。

    黑洞开始收缩!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

    至为一道:“黑洞还有许多未知,许多不可控,一旦黑洞坍塌,我们会有什么结果不得而知,不能久留!”

    “殷古不会让我们离开。”中央大帝非常淡然。“正面对决,还有生机,若转身离去,背对敌人,必死无疑,小子,这不是你该惊慌的时候。”

    至为一目光冷冽,望向前方。

    孟凡与殷古还在缠斗。

    这二人的交锋,从最初到现在,百转千回,都展现出了超越寻常神王理解的力量和手段,他们的对决已经完全超出了道术巨帆的演算极限。

    不死不休。

    但是,随着滚滚洪流的迅速消散,孟凡,立刻就显现出了颓势!

    三拳的碰撞,天崩地陷,随即孟凡的肉身就出现了巨大裂口,而失去了洪流的加持,恢复的速度也是极慢!

    但,黑洞,也到了极限。

    彻底的坍缩。

    殷古与孟凡分开几步,凌空站立,抬眼环视黑洞,他的眼中是有疑惑的,黑洞之意,如命运之意一样,都是其他宇宙并不存在的大道真意,也都是由许多种法则凝练而成的大道真意,复杂而精妙,殷古纵然能看穿万千至高法则,但只要他不明白命运之意和黑洞之意的结构与原理,就不可能看透这两种大道真意。

    但他仍然能感觉到,黑洞正在迅速的坍缩。

    而对于黑洞的不了解,让殷古也无法判断出黑洞坍缩之后,会有什么结果。

    于是他的目光再次锁定了孟凡。

    孟凡裂开的皮肉已经复原,刚刚掌握了一千一百二十五种大道真意的孟凡已经能看出黑洞之意的一切奥妙,他知道黑洞正在坍塌,而一旦黑洞坍塌,他将见到逆推的法则的尽头,法则尽头有什么,孟凡却也无法做出预测。

    不过孟凡并未有恐惧。

    手握神王宇宙四千大道真意,黑洞纵然有千般复杂玄奥,于孟凡来说却决然不会有危险,哪怕一切未知,也绝不是危险。

    “看来这一战,是分不出胜负了。”孟凡身上的命运之意正在散去。“殷古,不朽之路,我会亲眼见到。”

    他向后退出了几步。

    殷古却不可能给他退缩的空间,立刻伸出巨大的手掌,抓向孟凡!

    忽然间!

    黑洞在一个刹那,完成了最后的坍缩!

    化为了一个无限小,又无限大的节点。

    无限小,是因为其存在已经无法用空间法则去衡量,无限接近消失。

    无限大,是因为高度浓缩的黑洞,质量庞大到排斥了一切法则,不受任何法则的影响。

    而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个节点当中。

    片刻之后。

    节点消失了。

    一切,都消失了。

    …………………………

    一片纯白色的沙滩,远处,有一轮好像太阳,又不是太阳的光辉,于地平线之中若隐若现。

    天空弥漫着淡淡的靛蓝色。

    景色简单,质朴,却迷人。

    孟凡身穿青衫,赤足踩在沙滩上,看着眼前的景色,先是愕然,随后不由得心驰神往。

    这些景色存续了片刻。

    然后万分之一个须弥间,消失了。

    孟凡踩踏在一片如破碎琉璃世界的虚空之中,他周身的法则都在不断的碎裂又重组,顺流又逆流,毫无规律可言,在这里,时间被切割的无限碎裂细小,一个须弥,一眼万年,时间无限短,几乎静止,又无限长,几乎消失,周而复始。

    但那些破碎的法则,颠倒的时间,却无法伤害孟凡。

    孟凡成了这片世界当中唯一的“常态”,不会被改变,也不会被摧毁。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切景象消失了。

    孟凡睁开双眼,吐出了一大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