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两百零六章 所谓意义
    孟凡的话,始终如暮雨一般,敲打着这一方世界。

    王寅眼皮轻轻垂下,说道:“若我真是道主,天王大人又会如何呢?”

    “试一试,看能否杀死你。”

    简单的几个字。

    王寅目光中闪过一道如雷霆般的精芒。这是他踏入天王府之后,第一次显现出情绪,这精芒中蕴含着某种震动。

    再看面前这个云淡风轻,一袭青衫的男子,王寅开始衡量起自己曾经的看法和评价。

    孟凡轻声道:“道主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至今我也没有理出头绪,唯一知道的,是道主的存在,似乎高于天道,又似乎并不高于天道,但道主必然不属于这个世界。王先生,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本以为望到了巅峰,却现巅峰之上,可能还有巅峰,要去试一试那高处,不为过。”

    王寅沉默片刻,点道:“不为过。”

    “可惜你不是道主。”孟凡言语变得清冷了一些。

    王寅喉咙鼓动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压着声音道:“所以天王大人连杀我的兴趣都没有。”

    孟凡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缓缓走去,却等同于默认。

    看着孟凡的背影,王寅心中再次被震动了一下,跟在了孟凡身后。

    “王先生虽然不是道主,但应该来自道主的世界。”孟凡一边走,一边说道。

    王寅:“我似乎不需要回答天王大人,天王大人已经有了答案。”

    “嗯。”

    孟凡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身旁的石碑。

    “但我仍然有一些疑惑,想问问王先生。至于要怎么回答,回答真假,都由王先生的意愿。先我有些好奇的是,这宇宙洪荒,九山八海,万千世界,已经如此运行了百亿年,为何道主在此刻出现,又要挑选一个领袖,作为代理人呢?”

    王寅眨动双眼,拱手道:“这个问题,怕是不好回答,道主的心思,我们很难理解。”

    孟凡侧过头,余光看向王寅。

    那余光,如何柔和。

    王寅却忽然有一种,整个人都被看透,**裸,没有任何隐秘的感觉。

    这一瞬间,王寅忽然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在天王府中,面对四位主神的问,王寅都是模棱两可,给不出一些有用的答案,但孟凡的层次,早已越了这世间的诸多神王。

    如今这万千世界,能和孟凡平等对话的,可能只有寥寥四人。

    青麟母皇,已经死了。

    混沌大帝,已经离开。

    天帝,还被封印。

    百步仙,杀身成仁。

    所以此刻的世上,没有人能和孟凡平等对话。

    王寅不论给不给答案,说不说真话,孟凡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孟凡道:“是的,道主的心思,显然你理解不了,但你至少也有一些认知……意义,一切,都是为了意义?”

    意义这两个字,是在刚刚王寅回答的时候,心中一闪而过的。

    被孟凡准确的捕捉到。

    其实,就算王寅境界不如孟凡,却也是一尊七劫神王,心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被看透,但这里是命运长河的深处,是孟凡居住了几万年的绝对领域,进入这里,就好像落在了孟凡的掌心,不论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不论想什么都暴露无遗。

    换言之,此刻哪怕孟凡要将王寅镇压,一点点的剥离他的神魂,他也阻挡不了。

    但他可以摧毁自己的神魂,保守秘密。

    这些想法,也在王寅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孟凡有了一些兴趣,道:“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打算,若我对你的神魂下手,你就自爆肉身和神魂?这个念头出现的这么理所应当,毫无犹豫,你随时可以为了保守道主的一点秘密去死?是道主太强大,强大到一尊七劫神王甘愿赴死去保护,还是哪怕你自爆了肉身神魂,也有复活的方法?”

    王寅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不需要说。

    只要脑海中过一下念头,孟凡就都知道。

    所以王寅立刻静心,一瞬间,变得岿然不动,一滩死水,什么也不想了。

    孟凡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王先生太拘谨了。”

    王寅冷冷道:“王某行走世间也有千万年,也曾傲视群雄,目中无物,侍奉道主之后,谦卑了一些,但面对除了道主之外的任何存在,王某都无所畏惧,处之泰然,可面对天王大人,王某不拘谨,不行。”

    孟凡身体轻轻转了一下,这一次,是侧着身子看向王寅,这轻轻的转动,却让王寅生出一种斗转星移的感觉,身体更加僵硬了。

    “若你心中藏的秘密都被我知晓了,你会有什么下场?”

    “没有任何下场,道主不会责罚我,既然让我来此,道主就做好了一切打算,我跟随道主一百三十万年,从未见道主责罚过任何人。”

    孟凡点头:“这么说,在没有任何责罚的情况下,你仍然愿意为你的道主牺牲一切,但我能看出你并非然,也绝非视生死为无物。世间看淡生死者,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看过了一切,没有留恋,没有悔恨,也不希望继续向前看更多风景的人,第二种就是废人,明明一生碌碌无为,却安慰自己平凡可贵,自欺欺人到了家,显然王先生不是这两种人,那么也就是说,哪怕王先生牺牲了一切,也能再复活回来……嗯,道主,有意思。”

    王寅再次沉默。

    孟凡道:“你看过前方的石碑了。”

    “看过了。”

    “那石碑中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部分?”

    “看天王大人的石碑,身临其境,若水依最让王某深刻。”

    “你该知道我心中有个执念。”

    “天王大人心中有很多执念,毕竟天王大人,为诸世界第一巨头,不可能只有一个执念。”

    “你说的不错,为众生争自由,是我的执念。为新时代建立秩序,是我的执念。抹杀天帝,也是我的执念。我问你的,是关于若水依的执念。”

    “天王大人有凡心,想复活自己的爱人。”

    “是的。”

    “大人可听说过永恒之船?”

    孟凡淡淡道:“知道,在你之前来拜访的诗人提起过。”

    “那天王大人完全可以重塑若水依。以天王大人的能力,缔造肉身,复刻记忆,让一人重生,并不难。”

    “呵,永恒之船。”孟凡笑了一下,这笑容说不出是温和还是冷冽。“这就是道主掌握的意义?”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