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无上神王>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苍天厚土
    匠人旧地,正中央。

    青麟母皇的额头已经流出鲜血。

    她握着剧毒之王的手,在轻轻的颤动。

    她受伤了。

    很重的伤。

    剧毒之王,也已经没有了声息。

    生死不明。

    她抬起头,看着行走在苍穹里,如摘星天神的孟凡。

    青麟母皇活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在现如今的宇宙洪荒,都难以找到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老怪,她见过的太多了,所以她深刻的知道,她并不是孟凡的对手。

    两人之间的差距,是质的差距。

    本质的不同。

    所以青麟母皇之前很愤怒,因为已经忘记多少岁月,她没有遇到一个对手,没有任何强者敢在她的面前自称“强者”。

    所以她现在,从心底,生出了一种数千万年都没有的情绪。

    真的有,数千万年了。

    那就是,恐惧。

    当这种情绪出现,青麟母皇变得更愤怒。

    恐惧,源于每一个昆族的内心。

    正如龙族与生俱来的骄傲,是在百亿年的岁月里,从洪荒太龙窃取神意那一刻开始就耕种下去的骄傲。

    正如人族,与生俱来,对万事万物的美好憧憬、希望、梦想。

    正如魔族天生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正如荒兽的霸道和凶悍。

    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

    而昆族,与生俱来的情绪,是恐惧。

    就像一只蚂蚁,面对巨兽落下的脚掌。

    就如一只蜜蜂,面对飞鸟。

    恐惧。

    这种情绪也塑造了昆族世界。

    因为恐惧,数以百万、千万、亿万的昆族才能统一在一起,他们并不是人类,是依靠制度、教化、伦理、道德、纲常等等的东西被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帝国,昆族能聚集在一起,臣服于一个领袖,就是因为恐惧。

    因为恐惧,昆族选择服从,因为恐惧,至高的领袖一句话,就可以让数百万的昆族自尽。

    绝对的恐惧,绝对的服从。

    青麟母皇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这种恐惧。

    每一个昆族,都是从弱小中成长起来的,在弱小的时候,面对强大的昆族,或者自己的头领,都会恐惧,因为不知何时,他们的性命就会被取走,永远的取走。

    只需要领袖的一句话。

    这一战,青麟母皇恐惧了。

    她明白,如果她恐惧了,那么散布在匠人旧地各处的昆族,也都已经对未来天庭,产生了恐惧。

    正如孟凡在神界,为所有年轻的神族,种下了失败的种子。

    今天,未来天庭为所有昆族,浇灌了恐惧的种子。

    青麟母皇忽然发现,她一生的追求,一生所愿,宏大的梦想,可能会在今日,毁于一旦。

    当这个念头出现,青麟母皇沉默着,将剧毒之王倒插在大地上,伸出双手,对着天空。

    一道道意志,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这是绝对命令的意志。

    这意志一直传达到皇城。

    行走在苍穹之上的孟凡,能感受到,随着这意志,许多东西,被勾动了,许多力量,被唤醒了。

    同时,孟凡也能感受到青麟母皇的寿元,在飞速的消耗着。

    “开始了,最后的手段。”

    孟凡淡淡说道。

    ………………

    未来天庭与始源皇朝的对决,在天道神府踏入匠人旧地的那一刻起,就被诸世界注意着。

    许多斥候、神官,围绕在匠人旧地的各处,时刻观察着战况。

    四月十日凌晨,青麟母皇出现在匠守玉门。

    一直到四月十一日黄昏时刻,这个消息,才传到了诸世界。

    诸世界并不具备未来天庭这么强大、迅速的通信手段。

    而诸世界的领袖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立刻确定,决战即将开始。

    青麟母皇的出现,意味着孟凡也会出手,两尊王者的对决,就意味着决战已经开始。

    诸世界的态度,各不相同。

    日月峰上立刻召开了会议,不过,到场的领袖却寥寥无几。

    日月峰名义上的领袖陈清宇在场,光脑之王在场,除此之外,日月峰联盟的成员里,只有龙帝,派出了东骏神龙参与会议,其他的联盟领袖,没有一个到场的。

    这场会议便进行不下去。

    邪神皇朝。

    秦太川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大道领袖,在准备了几个时辰之后,他就要前往匠人旧地。

    几名邪王在他的身旁,听着他的嘱咐。

    秦太川难得有些严肃。

    “不论光脑之王有何举动,都不要理睬,光脑之王是道器之王,只认识数字,在光脑之王看来,拥有六十万神王,领土辽阔堪比所有大道世界总和的始源皇朝必将战胜未来天庭。这种只相信数字,不了解人心的猜测太草率,我本以为光脑之王在见识了大道世界这么多的奇迹之后,应该明白他对于宇宙洪荒的理解太片面也太可笑,但他虽然一直自称在学习各个大道的奥妙,在学习人心的深邃,可事实证明,他毫无长进。”

    言罢,秦太川离开了邪神皇朝。

    魔界。

    几团魔云洞穿空间,飞速的向着匠人旧地掠去。

    其中,以魔枫为首,还有几尊老牌魔王,以及一尊相对年轻的魔王,名为九泉魔尊。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大佬级别的存在,纷纷前往匠人旧地。

    首先,未来天庭与始源皇朝的一战,将决定未来世界的许多秩序,现如今有能力也敢于和未来天庭正面交锋的,只有始源皇朝。

    另外,孟凡成就八劫神王的消息,在孟凡现身于匠人旧地之后,就已经传扬开了。

    孟凡已经是诸世界的第一巨头,如今成就八劫神王,这件事情,简直太重大了,而两尊八劫神王的厮杀,古来未有!

    还有昆族的秘密、强大的古兵、匠人的遗迹、三十三天至宝的源头,等等,都索饶在诸多大佬领袖的心里。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什么目的,他们都要前往匠人旧地。

    与此同时,匠人旧地当中。

    不论是昆族神王,还是未来神王,都停下了动作,停止了厮杀。

    他们震惊的看到,一片片大陆,一座座城池,升到了空中。

    那是……混乱之道。

    混乱,混沌,浊者,下沉为地,沉沦厚土。

    数万座城池,从始源皇朝中飞到了匠人旧地的上空,每一座城池里还有无法计数的昆族,每一座巨大的城池都如同一件神兵般,冲天而起。

    就在这时。

    忽然整个匠人旧地的苍穹上,散落下了无数道的霞光、彩虹。

    默默的迎接着那些飞掠而起的城池和大陆。

    在诸王的眼里,天地即将交合,碰撞在一起。

    苍天,与厚土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