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九星霸体诀> 第两千五百一十八章 背地里的交易
    “哇,他又来了,再砍一条。? ?”

    郭然刚刚将赵日天的一条大腿收了起来,眼见赵日天再次杀来,不禁兴奋地大叫。

    处于兴奋状态的郭然,根本没注意到,刚才他砍那一刀,虽然赵日天的腿被砍了下来,但是战刀之上,已经崩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缺口。

    战刀的符文已经不完整,战力受损,再砍一刀,战刀很有可能立刻崩碎。

    “赵日天,冷静”

    忽然远处一道飞虹落下,将赵日天拦住,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凤菲。

    凤菲与墨念激战,却关注着整个战场的情况,发现赵日天狂怒之下,就这么杀过去,将会吃大亏。

    她立刻舍下墨念,拦住赵日天,她太了解赵日天了,此人几乎没有脑子,痛失大腿后,他已经变得疯狂了。

    “你让开,我要杀了他们,我豁出去不证帝了,也要弄死他们,他们欺人太甚。”赵日天咆哮着,他脸色狰狞得吓人,似乎要吃人肉一般。

    凤菲手中神光道道,形成条条锁链,将赵日天困住,凤菲大声道:

    “这根本不值得,你给我冷静,否则别怪我动用神令,将你传送出去。”

    赵日天本来就气得七窍生烟,被凤菲困住后,终于逐渐冷静了一些,指着得意洋洋的郭然破口大骂:

    “我草¥#,你给我等着,我日天公子,要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叫赵日天。”

    云天忽然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堂堂帝苗级强者,竟然被气得如同泼妇一样骂街,这个郭然也真是好本事。

    郭然也不是好惹的主,当然也不会骂不还口,只不过郭然比较文明,没有带赵日天他们家的前辈女性。

    “嗡”

    郭然背后异象撑开,在异象之中,出现了四个光团,每个光团包裹着一样东西。

    “三个头,一条腿,啧啧,真不愧是日天公子,日天日地日空气,三头一腿表心迹,不远万里来送礼,不收你都不乐意。”郭然竟然嘚嘚瑟瑟地叫了起来,一幅不服来咬我的架势,那模样能活活把人给气死。

    郭然非常小心,那三个头一条腿,只在异象之中展示,不敢亮出来,怕被赵日天用秘法给收走。

    “啪啪啪”

    虚空传来阵阵掌声,墨念也过来了,一比大拇指:“好诗,好诗,意境深远,平仄押韵,乃是传送千古之佳作。

    尤其阁下这个朗诵腔,高低起伏,五腔共鸣,姿态优美,配合脸上的表情,将诗中

    


    的意境,更是刻画的入木三分,佩服佩服。”

    “客气客气,难得兄台也是雅人,字字珠玑,点评到位,真乃高人也。”郭然赶忙抱拳行礼道。

    郭然做的那是狗屁的诗,就是故意气赵日天的,墨念这是给他捧场呢,他立刻腆着一张大脸,顺杆往上爬,顺便给墨念一顶高帽。

    “彼此彼此”

    “见笑见笑”

    墨念和郭然两人假惺惺地相互吹捧,尤其郭然将赵日天的三个人头和一条大腿亮出来,赵日天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红了。

    “我……我……噗!”

    赵日天忽然一口金色的鲜血狂喷而出,气急攻心之下,竟然直接吐血了,可见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致。

    “此人粗鄙不堪,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喷屎,非我辈中人。”

    看着赵日天,墨念摇了摇头道。

    赵日天气得都要爆开了,在墨念和郭然这两个家伙的挑拨下,他的怒气根本压不下来,他感觉如果不释放一下,就要被气死了。

    “你们在干什么,快杀了龙尘。”

    就在赵日天被气得要炸掉的时候,结界内夜冥的怒吼声传来,他此时同样面色狰狞。

    他在结界之中,双手结印,背后无尽的黑气流转,似乎在加持阵法,来抵御龙尘的幽冥业火。

    可是那幽冥业火,沾染不得,他只能利用法则进行压制,同时让邪道弟子们,以生命之力为引,与巨树的生命力并行,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让邪王复活。

    可是这就好比将一个水池注满,注满后噬天邪王才会复活,如今龙尘这把火,就好像给水池捅了一个洞,让它不停地漏水,不停地燃烧祭坛上的生命力。

    如今形成了一个平衡,任由夜冥如何努力,也只能保持一个不进不退。

    而且他还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一旦生命之力跟不上,龙尘的幽冥业火,就会烧到祭坛的主体,祭坛主体一旦崩溃,他将前功尽弃。

    夜冥见丹仙子与云天停手,已经猜到了两人罢手的条件,但是见到赵日天这个蠢货,竟然跟龙血战士们较劲,气得他肝疼。

    “正事要紧,我们同时从两侧攻击,破开他们的阵法。”

    凤菲向赵日天传音后,竟然主动杀向墨念,而赵日天也再次杀向阿蛮。

    “阿蛮,把他再送过来,我现在还缺一条腿,两条胳膊,就够一套了。”郭然大声叫喊,给阿蛮打气。

    郭然这一喊,赵日天飞扑到一半,差

    


    点从空中掉下去,他一腔怒火,化作无穷力量,连续对阿蛮猛攻。

    “小心”

    忽然墨念一声惊呼,凤菲手中长剑神光浮动,不知道使了什么术法,竟然将墨念的一箭之力给吸收了,同时人已经如同一道闪电扑向龙血军团。

    “嗡”

    就在凤菲扑向龙血军团的时候,赵日天也将阿蛮逼退,手中震天盘龙棍绽放万里神光,怒吼一声,从凤菲对面的角度杀了过来。

    “御”

    在大阵核心内的夏晨一声断喝,所有人的异象一瞬间链接在一起,光球颤动间,阵法内一片模糊。

    在阵法的两边,郭然和谷阳出现,龙血军团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二人的身上。

    “轰”

    一声爆响,赵日天和凤菲两人倒飞了出去,而大阵内的龙血战士们,齐齐喷出了一口鲜血。

    大阵微微变形,但是很快就复原了,龙血战士们,爆出一声震天怒吼,如龙啸九天。

    即使是两位帝苗级强者,合力一击,也没有将大阵破开,龙血战士终于展现出了他们的恐怖之处。

    “所谓万众一心,不过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从古到今,恐怕只有他们能做到了。”

    云天看着仰天长啸,士气高昂的龙血战士们,心中不禁感慨。

    “这一点连大帝都无法做到,或许……”云天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嘴角逐渐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来呀,互相伤害啊?看谁先挺不住?”郭然怒吼,带着金属颤音的咆哮,显得那么嚣张,那么霸道。

    关键是郭然喷血,没有人看到,表面上看去,他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淡定。

    凤菲和赵日天都惊了,两人刚才配合得天衣无缝,都是全力出击,两股力量同时爆发,龙血军团竟然挡住了。

    凤菲和赵日天都被震得气血翻涌,凤菲更是手臂一阵发麻,龙血军团的合击之术,太强了,难怪龙尘敢专心对付夜冥。

    “不要打了,你们都进来。”夜冥大叫。

    因为此时他的力量有些支撑不住了,五十几万的邪道弟子一个个面色苍白,他们的生命被抽取得太多,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抵挡不住火焰的炙烤,祭坛就要被烧坏了。

    凤菲和赵日天一闪身进入了祭坛空间,赵日天怒骂道:“夜冥你他妈怎么搞的?之前牛逼吹那么大,说可以将云天和龙尘一网打尽,现在呢?

    你把我们都

    


    连累了,早知道你这么没用,我们根本不会跟你合作。”

    赵日天憋了一肚子的火,被斩断了三次头颅,一次大腿,受尽了屈辱,如今直接把怒火发泄在了夜冥的身上。

    “明明是你没用,连一个傻小子都打不过,被人砍头断腿,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能干掉那个傻小子,一切照旧可以按计划进行了,所有的意外,都是出在你身上,你还有脸埋怨别人?”夜冥也怒了。

    本来计算得好好的,他对付龙尘,丹仙子拖住云天,凤菲负责对付墨念。

    这样一来,赵日天负责对付龙血军团,而且按照原来的计划,是让赵日天不要立刻击杀龙血军团的战士,让他来掌握节奏,让龙尘分心。

    因为如果一下灭杀了龙血军团,那么龙尘无牵无挂之后,就有可能逃跑,龙血军团是作为困死龙尘的诱饵。

    但是计划跟不上变化,如今看来,这些计划是多么的可笑,别说是击杀龙血军团了,光是一个阿蛮就把赵日天给拖住了。

    龙血军团更是在关键时刻,成了龙尘的保护盾,所有环节都没问题,唯独赵日天这个环节出了岔子,如今赵日天竟然还对夜冥破口大骂,夜冥的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

    “都别吵了。”

    凤菲终于忍不住怒道:“夜冥你到底怎么搞的,不是说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么?我们只需要小小的辅助一下就可以了。

    可是如今呢?是你主导整个计划,就算赵日天这里出了意外,你也要承担大部分责任。

    现在我不想追究谁的责任,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到底还有没有办法,杀掉云天。

    如果没有,我们这就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

    凤菲的语气转冷,她的目标就是云天,或者说,他们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云天,帝子的存在,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将你们的手下们,全部召唤过来,以生命之力引爆神树灵元,就可以瞬间复活噬天邪王。”夜冥道。

    “好,我就最后相信你一次,不过别忘了你的承诺,否则……”凤菲冷冷地道。

    “放心,神树灵源,少不了你们的一份。”夜冥道。

    “嗡”

    凤菲双手取出了一个阵盘,忽然虚空亮起,一座传送阵浮现,很快,传送阵上道道身影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