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全能透视>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密宗护法金刚
    此为祖传最强暗器,三百年家族精英心血智慧凝聚,遇绝世高手数十而灭之。

    家族人将其称为‘仙机筒、灭仙针’,期望有朝一日遇仙佛,也能出而灭之。

    是以这至强暗器一出,千手兵王有必胜信心。

    虽未曾灭仙佛,但斩灭数十绝世高手骄人战绩让他自信,这小儿不过绝世之境,也能灭之。

    铛铛铛——

    千百暗器击在苏齐身上,好似击在铜铸铁灌之躯,发出金铁交击之声,铛铛反弹落地。

    砰——

    ‘仙机筒’距离苏齐一丈,刹那旋转分解,组成圆筒金属片,好似花瓣绽放,暗藏灭仙针如花蕊展现,一时千百花朵、花蕊猛然飞出,好似一朵丈许大鲜花绽放,光彩绚烂,带着摄人心魄美丽,将苏齐笼罩其中。

    “啊!”

    岳开山、大日法王、四位红衣喇嘛心头凛然。

    在这绝世美丽之中,他们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此花好似彼岸花朵,生者不可见。

    “危险,雷来!”

    苏齐剑眉一挑,雷霆罡气乍现,刹那萦绕全身。

    一成绝世高手,罡气遍布全身,可称刀枪不入,只要罡气足够,子弹都能抵御。

    而雷霆罡气,乃太阳、太阴至尊诀混合而成,刚猛霸道天下第一,几乎无人可敌。

    防御力也远胜寻常罡气十倍。

    “没用的!”

    千手兵王眸子冷厉,神情带着不屑:“祖传仙机筒、灭仙针,转破绝世高手罡气,否则又凭什么灭杀绝世高手。

    你罡气越强,仙机筒、灭仙针吸收你罡气,转化前进的力量,威力也会更强,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咦!”

    苏齐两眼一眯,身形一闪出现在十丈外。

    那‘花朵、花蕊’,射入罡气之中竟未被拦住,反而吸收罡气速度暴增,更快射向躯体。

    若不是他精神强大,反应天下无人可比,根本躲避不了。

    然而这一闪避,那‘花朵、花蕊’好似蕴含灵性,如影随形追了上去。

    苏齐数次折转,仍未将其甩掉,好似跗骨之蛆。

    “这、这!”

    岳开山、大日法王、四个红衣喇嘛更加心惊。

    传说中仙佛之兵,也未有此灵性,而苏齐只罡气强大,远超他们估计之外,仍挡不住其威力。

    怪不得千手兵王实力一般,却不怯任何绝世高手。

    有此神妙暗器,只怕仙佛不出,无人能制!

    “逃、逃,你逃不了的!”

    千手兵王神情冷酷,有些扬眉吐气:“仙机筒、灭仙针吸收了你的罡气,便记住了你的气机,只要你还活在世上,它便会永远追着你,不射入你体内决不罢休,我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

    如此极速移动,即便绝世高手,也撑不了多久。

    “逃,我需要逃么!”

    身形闪烁间,苏齐突然身形一顿,一团耀眼光芒飞出体外,眨眼间到了十丈外。。

    璀璨光芒离体,他面色苍白如纸。

    这团光芒雷光闪耀,还有蕴藏一股强大气血,若不是肉眼所见,精神感知中好似苏齐。

    邪王司马空之邪帝舍利修炼假丹之法。

    “怎么可能,不!”

    千手兵王神情一怔,忍不住骇然大叫。

    嗖嗖嗖——

    璀璨光芒一出,仙机筒、灭仙针竟绕过苏齐,直扑那团璀璨光芒,冲入之中猛然绽放。

    一朵巨花绽放,璀璨光芒高达数十丈,耀眼美丽之极。

    犹如溟河之畔、彼岸之花、生者勿见。

    “呼!”

    花朵绽放,璀璨光团小了一些,苏齐张口一吸,璀璨光芒进入腹中,他跌落气势回涨,身形一闪出现在十丈外,一把抓住千手兵王脖颈,轻而易举拎起这位华夏暗器第一人,面无表情道:“暗器不错,可惜对我无用,更遑论威胁仙佛,我会转告你后人,改个实际点名字。”

    “怎么可能、怎么——呃!”

    家族三百年智慧累积,斩灭数十绝世高手,今朝却第一次失手,千手兵王有些不敢置信,突然咔擦一声骨裂,只见他脑袋一歪,不甘瞳孔散去。

    仙机筒、灭仙针、千手兵王。

    兵毁主死。

    ……

    游艇上,剑祖剑不空、茅山道茅十九、不悲神僧眸光微动。

    “哎,千手那小娃娃这么不争气!”

    茅十九一掐山羊胡,神情有些失望:“这才过了多久时间,就撑不下去让人宰了。可惜了他家的仙机筒、灭仙针,也不知有没有传下去。”

    “区区凡俗暗器,也敢妄称灭仙!”

    剑祖剑不空大袖一甩,眸子瞅向海岛方向,神情带着冷漠,并未有丝毫怜悯。

    “什么!”

    天剑、地剑神情一变。

    二人不过大宗师,尚差一丝突破绝世高手之境,根本感应不到数里外海岛战况。

    如今一听这短短时间内,斩杀过三名绝世高手的千手兵王已死,忍不住神情骇然。

    那煞星如此厉害么,杀绝世高手竟如此快捷。

    “斩灭千手兵王,苏施主也耗费不少功力!”

    不悲神僧轻叹一声,双手合十道:“大日法王的胎藏界曼陀罗,已经修炼到胞胎胎藏、莲花胎藏合二为一,苏施主精气神不圆满,一旦陷入其中,只怕在劫难逃,说不定密宗又要多一尊护法金刚,从此实力大涨。”

    “胎藏界曼陀罗大阵!”

    剑祖剑不空、茅山道茅十九两位老怪物相视一眼,眸子深处都藏着一抹忌惮。

    ……

    盯着千手兵王尸身,岳开山、大日法王、四大红衣喇嘛面色难堪。

    两人交手说来遂昌,但发生不过顷刻之间,其中又有突然变故,以至于根本来不及救援。

    八人齐来,如今已折损两人。

    “咕噜!”

    杨破天死了,千手兵王也死了,岳开山咽了口水,心头一股难以言喻恐惧升起。

    本以为仙机筒、灭仙针能杀灭这小贼,没想到依旧失败了。

    他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

    “千手兄!”

    大日法王闭目长叹,突然双目开合,精芒爆射死盯苏齐,声如洪钟大吕:“天魔只是乱佛祖心性,你却肆意杀人性命,如此便让本王来降服你这个魔罗,以免你继续危害苍生。”

    “哈哈哈,好一个除魔卫道!”

    瞅着这正义凛然面孔,苏齐仰首大笑,神情嘲讽道:“真想不到你这密宗大德,也不敢直面自我本心。

    方才你不敢对我出手,等到我应付完仙机筒、灭仙针精气神大损,这才打算来捡个便宜,还如此道貌岸然。

    做了皇甫家的狗,就不要再立什么贞洁牌坊了。”

    “布阵!”

    大日法王面红耳赤,雷霆暴喝中穴窍绽放光明。

    哈啊!

    四个红衣喇嘛身形一闪,立在大日法王周身四个角,同样绽放无量光芒。

    瞬间,五人绽放光芒交融,形成奇特之光,散发无形波动,扩散向四面八方。

    周围景象,一阵明灭变换,变得光影重重,让人好似处身琉璃世界,有种目不暇接之感。

    胎藏界曼陀罗,密宗大日经所绘最高奥义,有胞胎胎藏、莲花胎藏,合二为阵。

    光影绰绰如莲花,人在其中如赤子。

    “嗯,有点意思!”

    苏齐立在其中,唇角不自觉挑起。

    周围光影重重,都是他的影子。

    但每个影子表情不同。

    有喜、有怒、有哀、有乐、有悲、有妒、有贪婪、有**、有正气、有邪恶、有绝望……

    千百种种,不一而足。

    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的强大,也看到了自己的懦弱,更看到了自己的理想,也有潜藏深处的**。

    内心世界一切,**裸被剥离出来。

    “我杀了你!”

    突然**扭曲面孔大吼,挥手打下一道光形利剑。

    “嗯,有攻击力!”

    苏齐剑眉一挑,反手辟出一道雷霆闪电,击碎光形利剑,轰中了那**扭曲的自己我面孔。

    “啊!”

    **扭曲面孔破碎,发出凄厉惨嚎:“你这懦夫,为什么要压制我,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你想上就上,为什么有那么多顾忌,让我压抑痛苦,得不到满足!”

    “你错了!”

    瞅着那消失**面孔,苏齐剑眉微蹙,轻叹道:“我们是人,不是禽兽,人与兽最大的区别,在于人可以控制自己**,如果连**控制不了,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那你为什么要控制杀意!”

    又一个愤怒面孔苏齐挥手打下一道光剑:“有些人明明你恨得要死,挥手间也能将他捏死,为什么要克制不动手,偏偏让那些恶心人渣为所欲为。”

    咔嚓——

    弹指击碎愤怒自我面孔,苏齐神情平静道:“对,我是很想杀他们,杀尽那些道貌岸然、尸位素餐之人,但这世界需要规则,只有强者尊重规则,规则才能称之为规则,世界也会变成,你我想要的样子。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以。”

    一时之间,千百张面孔,不停辟出杀机凛然光剑,口中发出各种质疑质问。

    苏齐弹指飞雷霆,轻描淡写回应,劈碎一张张自我面孔,有喜有悲有善有恶……

    渐渐那一张张面孔消失,苏齐神情越来越木然,好似一个人消失了感情记忆,有些呆滞茫然。

    “哈哈哈,好、很好!”

    胎藏界曼陀罗大阵之外,看着神情不停变换苏齐,大日法王眸子透着欢喜:“继续斩去你的记忆吧,等你斩掉所有记忆,你彻底回归了赤子之心,那时你就会忘记一切,在我胎藏界中重生,从此为本王驱使,化作密宗护法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