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碎星物语> 第四章 回头太难
    神秘的力量,来得莫名,无形无影,却不受一切护体真气影响,瞬息就侵入体内。

    龙灵儿闷哼一声,体内激昂的血脉之力,直接就迅速沉寂,转眼归无,就连苦修的真气也运作不能,甚至内世界中的不竭之源也仿佛消失,自己就好像被人打落天阶,又废去修为,彻底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从来也未有过的感受,比身受重伤更糟糕,龙灵儿顿时惊恐莫名,而相同的状况,也出现在温去病身上,一身力量飞速流失,几乎令他错疑自己被打落境界了。

    ……这就是九龙寨的后手?

    ……怎么做到的?居然没有触发任何反制机制,直接削减我的修为?

    ……是传说中仙界的那把“削花金刀”,破去三花?还是地底下那件异物?

    ……居然连万古存在都能压制,好惊人!这种能耐直追真.封神台了,我的整体力量,大概被压制到原本的十分之一……灵儿那边好像更糟,直接被彻底封禁了……

    比之龙灵儿,温去病就要淡定许多,在短短一瞬已经把握住自身情况,除了惊叹九龙寨这一手确实厉害,也有些扼腕,九龙寨的这股力量,如果能早点发现,为碎星团所得,百族大战时说不定就能……

    心神略分,眼前一亮,温去病发现自己和龙灵儿已重回现实,首先就是朝议事厅方向打量,想看看九龙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子,你很行啊!”

    &你老子当年要厉害多了,我看好你啊!”

    &一仗,是我们输了,不过你算杰出校友,也是本校……呸,本寨出身的,赢了母校,也不过青出于蓝,我们未算丢了面子。”

    &说废话,输都输了,还不赶快集合全体,开放门户,配合人家搜查?”

    “……怎么配合?要先响打扫铃吗?”

    九龙寨众高层,仍是你一言、我一语,沉浸在各自所要表达的意见中,似乎也没有多少懊恼与惊惶,温去病甚至发现,他们压根没察觉两名大敌已经中了陷阱,实力大损。

    ……奇怪,他们的反应不对劲,难道……下手暗算的不是他们?

    温去病才刚感到疑惑,就听见一声志得意满的狂笑,笑得让自己直接皱起了眉头。

    &哈哈哈哈~~~~~”

    ……这笑声好熟啊?总觉得是某个许久没登场的过气反派。

    狂笑之中,两道身影凭空出现。

    一者身着血红嫁衣,冷面无情,满身血怨,赫然是久违的燕姣然。

    另一位红衣如火,带着一张鹰头面具,放声大笑,看着温去病投来的质疑目光,冷哼一声,取下面具,露出一张艳媚的笑脸,却是众人欲寻不得的秋艳红!

    &温的,你可曾想到会有今天?”秋艳红得手现身,狂笑之后,看着搀住龙灵儿的温去病,笑问出声。

    看着取出地泉剑,封锁周围空间的秋艳红,温去病淡定答道:“我确实没想到,凭妳这样的本事,居然可以活到今天……才天阶三重啊。这年头都快要大能满地走,万古不如狗了,妳还是这么点实力,怎么好意思出来活动的?我看妳简直……呸!怎么说上了三流反派的对白?还是死到临头犹不知的那种。”

    秋艳红冷笑不变,目光来回打量温、龙两人,好一会才回道:“我是比不上你们碎星团一个个身怀绝技啊。不过你们那么威风,还不是一个成了道标,一个照样给魔族做狗,本来这次是打算给姓李的送葬,结果你非要踩进来……”

    温去病道:“看妳说的,这是怪我来错了吗?”

    &好!就先解决你,回头再想办法收拾李昀峰那个叛徒……”

    秋艳红盯着龙灵儿,笑道:“至于我这爱徒……横竖是燕无双的心血,我本想在燕无双眼前杀她,无奈迟迟等不到她出现,就一并和你上路吧。”

    &没等温去病回呛,修为被全数封印,整个人脆弱不堪的龙灵儿,挣扎站起,看向久违的师父,艰难开口。

    &父……您……妳这条路不会有好结果的,趁着还可以回头,这是妳的最后机会,我赶来这里见妳,就是希望妳能再想想,珍惜这最后的机会。魔族作风妳清楚,等妳没利用价值的时候,一定会被抛弃的……”

    &个丫头这么天真,就少来劝人回头了!”秋艳红笑意敛去,怒喝道:“我的事情,哪里轮得到妳说话!”

    &段时间,剑阁里的前辈常说,妳是积功没有获赏,心怀怨怼,以致走上魔道,其实……百族大战时,妳出生入死,立下很多汗马功劳,今日剑阁有这样的规模,过半都是妳们姊妹打下的基业,妳如今走上岔路,她们……全都很懊悔。”

    说到这里,龙灵儿只觉得身体愈发疲惫,没了一身修为,之前透支体力的反噬,根本扛不住,仅是凭着一股执念,坚持把话说完,希望把握住这个最后的机会,不让彼此留下遗憾。

    &现在才想到薄待我们?晚了!我亲姊为杀尚盖勇而死的时候,她们是怎么做的?有那么一点同门之谊吗?”

    秋艳红怒道:“路一旦走上,就不可能回头,妳问问妳身旁的这男人,难道我改过回头,他就会放过我吗?他的朋友、手下,就会放过我吗?”

    龙灵儿心知此事之艰,回头望向温去病,想要代为劝说两句,哪知头还没回,就听温去病答了一声,“好啊!”

    一声说出,不光是龙灵儿,连秋艳红都傻在当场,不明白温去病怎么可能会答应。

    姑且不论这人是出了名的“重个人恩怨,轻大义大局”,也不论双方之间的各种血债,就算以大局来看,秋艳红是当前人族首席战犯,万众公敌,就连李昀峰都不是那么简单能说特赦的,他这一声“好”,怎么说得出口?

    &么?不信啊,我温去病当天立誓,只要秋艳红立即回头,不再作恶,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我再找她算帐报仇,就是乌龟儿子。”

    温去病说得慷慨激昂,“不只是我啊,我的那些伙伴,姓李的、姓武的,把小书都算上也成,如果妳不再为恶,我让他们都不与妳为难,谁敢找妳麻烦,我直接把他打扁,行不?这还不用妳断手断脚,自废武功,监禁不出什么的,妳诚心悔改,比什么都重要,有些时候,我们也可以很圣母的。”

    长串条件开出来,龙灵儿整个傻眼,原本自己是希望师父能以废掉力量为代价,可能还要断只手,来换取其它各方的不追究,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以为千难万难的事,温去病一开口就什么都行了,这简直……像在作梦。

    秋艳红满满的非现实感,猛一定神,道:“哼,你这……”

    温去病抢道:“妳以为我这是力量被限制,用这种方式想求饶命嘛!其实我可以向妳立下天地大誓,就算着了妳的道,我还是可以随手杀妳,而天地为证,只要妳弃暗投明,就算我离了这里,也终生不得追究……其它我的人也不许!我都圣母到这地步了,谁再说我没给妳机会,我就灭了谁!”

    连串条件开下去,秋艳红真的作声不得了,龙灵儿眼中闪着光,满怀期盼地看着秋艳红,希望曾经的恩师,能珍惜这最后的机会。

    就只见,秋艳红站在那里,出神了两秒,忽然面色大变,变得阴狠怨毒,龙灵儿一颗心笔直往下沉去。

    温去病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笑,自己之所以能那么慷慨、那么好说话,全因为自己笃定,秋艳红不可能回头,既然如此,何必由自己承担阻她向善的责任?

    魔道讲究损人利己,秋艳红是魔主栽培起来的,想要背叛,首先得面对来自魔主的制裁,那是堂堂永恒者之怒,想保住她,就算其它永恒者的承诺都未必有用,唯一的生路,就是魔主比自己还要无聊,专门为了拆自己的台,愿意放人。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秋艳红脑子又没坏,自不敢乱来。龙灵儿希望能挽回师父,却没想到这点,只能说是涉世太浅,见识未明……

    ……刚才那一下,很大可能是心意两端,触动了体内禁制,才变了脸色,如果再多迟疑一下,搞不好值接立地化为灰飞,这些都是常见的魔道控制手段。

    &休想迷惑我!妳还是这么天真和愚蠢!总用简单的大脑想问题,还想替我想出路?还是先想想自己吧!”

    秋艳红怒气上涌,喝道:“以为自己是太阳龙,就可以横行无碍?妳这样的蠢货,居然能活到今天,真是出乎我的预料!这次我特意准备了克龙之物,正好送妳归西!”

    &妳真是没得救了!”

    龙灵儿又是伤感,又是愤怒,一时头晕目眩,整个人摊在温去病怀中。

    秋艳红看着两人,冷笑道:“姓温的,都说你够风流潇洒,是难得一见的惜花之人,从来不会抛下自己女人,独自逃跑,现在你拖着这丫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通天本事逃得出去!”

    温去病耸耸肩,“通天本事?我一会儿使出来的时候,妳们千万别尖叫着摀脸跑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