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碎星物语> 二九章 一心断魔
    開始之前,特別拜謝并蒂霓虹和phytoplankton

    謝謝你們,讓這一章能夠出來,感激不盡。

    司徒小书力量勃发,化无数道无形之刀,“八荒封神劈”、“**屠妖削”双式齐出,将周围空间切成无数小世界,限制攻来的血影的动作,自身则持刀主攻其中一道,近距离交战,借助乾坤刀的压制,几刀就砍断血影,跟着再切换目标。

    褒丽妲的血影神功,虚实无定,分身惑人,出力就要弱上几分,平日和同级交手,都是靠利爪和目标击中的瞬间,传递血毒,吸蚀精血,甚至魔染神魂,不断削弱对方,偏偏遇上仁道之主,百邪不侵,魔意难生,更吸蚀不到东西,诸多强项都被扼杀。

    司徒小书虽然以封刀境界发招,分割血影分身,制造一对一的环境,又借助咒武刑克的便宜,不断快速消灭当前对手,试图找到主身,但是血影神功,虚实变换,哪怕主身被发现,也可以瞬间互换,再次遁为虚影,就连空间阻断也禁锢不住,而血影分化,源源不绝,司徒小书顷刻间,已斩灭数百分身,于主身竟丝毫无损,任她砍得再快再猛,也是徒劳无功。

    这边两人陷入僵滞,另一边的武苍霓却陷入困局。

    力之大道长于战斗,却不善驱毒,武苍霓血毒入体,虽然有温去病留下的祛毒手段,将血毒稳住,却遏制不住魔意在内天地中肆虐,诸般邪音幻象、血肉异香,扰乱五感,秽染神魂,让她看着附近的司徒小书,不住生出强烈的毁灭**,甚至司徒小书的身影还偶尔模糊,成为众多褒丽妲中的一个。

    邪功魔染,如此扰人,武苍霓暗叫厉害,虽然自己为了与褒丽妲一战,准备良久,双方差距还是摆在那里,自身修练的盘古诀,虽然自带仙气,能抗衡邪念魔意滋扰,可面对血影邪毒,就像冰山遇酷阳,完全对抗不了。

    ……仙气不行了,只能指望盘古诀中,那一点回归洪荒的浑沌真意。

    武苍霓运转盘古诀,将力量重新催到巅峰,甚至更上一层楼。

    体内不住涌出的蛮荒气息,兼容体内血毒、魔意,减低了邪秽侵扰,更让催发的龙象大力,得到巨大增幅,武苍霓觉得自己此刻状态,仿佛洪荒凶兽现世,蕴含着无上大力,即将摧山断岭,吞食天地。

    凭着这股力量,武苍霓根本不去想自己现在是几重天,狂啸一声,对着前方血影幢幢,乱拳如雨,龙象奔腾。

    每一拳击出,震动空间法则,将面前的一切都打成齑粉,甚至连空间都被打碎,生出一个又一个的黑洞。

    在这样的重拳下,褒丽妲的血爪仿佛是一个笑话,每次拳爪相交,无可匹敌的拳劲,就将迎来的血电爪形逼回,搅动风云,龙虎相随,势如破竹,将血影分身打爆成一团红雾。

    然而,钢拳再重,也无法破虚及实,碎灭血影再多,依旧伤不到褒丽妲的真身。

    有那么几次,武苍霓确认自己找到了真身,却在出手一瞬,对方虚实互换,真身化血影,被爆成一团血雾后,很快衍化出两道新身,越打越多。

    不一会功夫,武苍霓身边就多了百来道血影,它们远远散开,和云龙、风虎纠缠,每每主身挨上武苍霓重拳的一瞬,就有两道伺机摆脱,血爪抓向武苍霓身后,不求重伤,却吸蚀精血,传入血毒。

    数百道褒丽妲的血影,露出嘲弄的神情,瞬间幻化,穿梭空间,一部分退出百里之遥,有远有近,一齐看着武苍霓,“我看妳能坚持多久!”

    不知已灭杀对手多少次,武苍霓却没有半点得色,两边战了这么许久,却没有同伴来援,甚至就连司徒小书的身影,都已经看不见了,她应该也在附近战斗的……估计,褒丽妲已经扰乱天机,同时封闭了这一片的天地,就算是大能,也无法在外界感知此处情况,而自己和小书,多半也闯不出去……

    ……单凭天阶六重,做得到这种事情吗?就算是一样踏足六重天顶的李昀峰,恐怕也做不到对大能层次的完全压制,把自己和司徒小书玩弄于股掌上,这很不正常,是有万古天魔隔空相助?还是……她有什么天神兵在身?

    ……无论如何,不能再拖下去,盘古诀的强催很快就要失效,那时候我反而成了累赘……实在不行,要想办法打破封印,把小书送出去……

    下定决心,武苍霓不再和褒丽妲纠缠,发动大能神通,强行外闯,然而方才穿梭出数百里,就仿佛撞在一堵墙上,一阵天旋地转,竟回到原位,仿佛未曾动过。

    “果然!”武苍霓心中大定,重拳击出,尝试轰破眼前的障碍。

    身后的百来道血影,齐齐放声大笑,“痴心妄想!就凭妳,靠什么来破我的封印?”

    武苍霓不管不顾,连出数拳,却都击在空处,就算将面前的空间打的粉碎,成为一片空洞,也依旧跨越不过,即使发动神通,开启法眼,从空间视角查看,也没有半点端倪。

    ……究竟是什么?

    ……我的力量足够,但理论累积水平不行,始终还欠了些感悟,容易被其他手段干扰,问题是……褒丽妲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武苍霓心中大惑,却一时没有答案,只能转身冲出,再次和褒丽妲的血影纠缠激斗,试图找到主身。

    “……武帅不见了?”

    另一边,司徒小书连斩三道血影,发现看不到武苍霓的身影,先是疑惑,跟着反应过来,明晰情况的危急。

    ……完全陷入敌人的控制中,这样打下去不行……

    明悟过来己方的困局,和武苍霓的情况,司徒小书心中大急,却依旧分不清血影虚实,连斩十数道血影,毫无作用,她猛提一口元气,宁心定神,渐渐冷静下来。

    ……要怎么样才能看破血影?

    ……我掌握的东西,有什么能用得上吗?

    ……有了!

    一刀斩掉来袭的血影,一个想法从脑中窜过,司徒小书当机立断,双目紧闭,只以封刀境界和血影纠缠,无数刀气漩涡,将周围的空间尽数斩破,组成一道天堑防御。

    凝神静心,洗涤杂念,司徒小书凝练无悔之心,更催发仁道异能,跟着,一刀斩出。

    乾坤刀.一心断!

    一心断出,开天辟地,乾坤两离!

    仁道异能加持下,这一记可以斩断万物的刀气,分化万千,跨空而出,分毫不差地斩在每一道血影上。

    轰隆!

    一声脆响,天地皆断,而散布在方圆百里的数百道血影,都应声而断,化为虚无。

    分身灭尽,只余一道,却是褒丽妲的真身显露,数百道刀气砍断分身的同时,也汇聚一起,顺着联系,砍了真身一刀!

    虽然没人看见,威能却分毫不减,数百道一起加身,就是褒丽妲也不好过,身上显露无数刀伤,紧身的黑色皮衣被砍得稀烂,劲力大半透入体内,外伤不多,却绞碎血肉,渗入内天地,破灭星辰。

    “咳……咳……”

    褒丽妲连咳几口鲜血,眼中露出一抹讶异,却丝毫没有阴谋破灭,反累己身的忧怒,反而大笑道,“好刀法!仁道之主果然深不可测!”

    一刀破去褒丽妲分身,还打破空间封锁,让武苍霓的身形重新显现,司徒小书不敢有丝毫得意,立刻飞身冲出,乾坤刀出,要趁着对方真身显露,又受创不轻的机会,借助咒武刑克,开辟生路。

    面对扑来的司徒小书,褒丽妲不闪不避,冷笑道,“不过……除了分身幻形,我也还会点别的,妳没听人喊过我暴力妲吗?”

    七彩斑斓的刺角覆面,骤然出现在褒丽妲脸上,七邪覆竟然又重新回到她手里,而随着邪覆加身,面对砍来的一刀,蝠翼倩影不闪不避,一爪挥出,丝毫不忌咒武刑克的压制。

    ……一度被魔主收回的七邪覆,不知何时,又重回到褒丽妲手上。

    血爪和神兵相撞,褒丽妲脸上的邪异面具,灿发出七彩虹光,显露无上魔意,跟着,带动褒丽妲体内的魔气,节节攀升,力量跃升,突破巅峰,七重天的凶猛力量爆发而出,再也不受乾坤刀意压制。

    七重伟力,万古天魔,任司徒小书再是前途无限,仁道之主再是神异无边,也不可能以四重天阶相抗。

    巨力加身,乾坤刀劲如同如海之流,转瞬无踪,司徒小书的手臂应声折断,虽死死握住仗义刀,整个人却被打飞出去,跌落向数十里外。

    “仁道之主,不过如此!从此诸天万界,就要破灭一个神话,少一个禁忌了!”

    褒丽妲右爪微张,滔天血河凭空凝炼,朝司徒小书挥去,要消灭这个难缠的对手,却突然感到身后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源自太初,苍莽古朴的气息,扑涌而来,顾不得补刀,连忙回身。

    却见武苍霓长发碎开束绑荆钗,冲天扬起,周围强风狂卷,云龙风虎的形象,从若隐若现,到彻底消失,而她的力量不受影响,还笔直上升,那股苍莽气息,超越洪荒,直返太初。

    “……盘古气息?”

    褒丽妲皱起眉头,随即又转为惊喜,“妳都练到这层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