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碎星物语> 十九章 幽灵剑士
    连续的意外,让温去病很是懊恼,敌人的手段称得上出神入化,是一等一的神奇造物,自己一开始当成是廉价的不死系喽啰实在是瞎了眼,有愧匠师身份,但要说阴沟里翻船,那也还差得太早,刚才的周旋,是为了尽量蒐集敌人的情报,弄清楚它的奥秘,以防在十拿九稳的时候,一下被敌人的反扑打懵。笔砚阁 iyange。 更多好看小说

    现在,既然都知道对方是黑风所化,明晰出入无形的手段,温去病早有腹案,眼看对方组成剑阵杀来,身形飘忽之间,暗合天地玄妙,直接就开始克制自己,心下不由暗骂。

    ……还真是意外,居然会在冥土碰上这玩意儿,不过……也好,不用再蒐集资料了,今天就是和贱人翻脸的日子!

    心念一动,温去病左手一展,黑狼皮卷轴拉开,漫天落魂光羽落下,落魂阵张开领域,将九道邪影一下都拘束在其中。

    落魂阵,专攻神魂,原本是对鬼物最佳的压制手段,但千百落魂光羽洒落,却直接从九道邪影身上透过,丝毫没有触动,这九道邪影……赫然是没有神魂的!

    “哼!果然是后天炼制而成的,真是好手段!不过没有神魂,看来是连基本神识都没有,那就是只有基本的原始反应?还是在远距离遥控?”

    这个可能,一早也在意料中,温去病对落魂光羽的失效,没有丝毫意外,而之所以选择使用落魂阵,为的也不是攻击神魂,而是落魂阵附带的效果失魂寒光。

    寒光从千百道落魂羽上放射而出,转瞬间扫过整个领域,命中九道邪影后,这些原本虚实不定的邪影稍微变得凝实,连动作都开始滞缓,不再如先前那么神出鬼没。

    与风有关的遁形之法,就算能化风消失,难以捉摸,也并非无法针对,一撞到冰系手段,通常都会被克制,如冰魄神光、极冻寒气,都是这类遁术的克星,在十绝阵中,寒冰阵就是这类神通的大成,但温去病尚未能够掌握,只能拿落魂阵的次货来将就用。

    寒冰笼罩之下,九道邪影的身形渐渐实体化,动作也被牵制,便于温去病一击制敌。

    “看剑!”

    剑光荡起,新铸的降魔剑,剑光清清亮亮,斩向九道邪影,轻易就把邪影破碎,化归为无定黑风,原本这黑风可以重组邪影,却随即又被失魂寒光冻住。

    很显然,龙仙儿修补完成的降魔剑,虽然强横无比,堪称地神兵中的佼佼者,但主要属性仍是克魔,对魔属性以外的其他事物,并没有什么优势,更压不下这

    些与魔无关的黑风行者。

    所幸,温去病手上的兵器也不只这一件,降魔剑只是用来扰敌,争取时间,真正的杀敌手段,则在此时准备完成,黄木小斧迎风一变,化为晶石大斧,五色冷焰腾动,飞窜四周,五德之气流转,开始干扰黑风中的诸多法则。

    落魂寒光只能稍稍影响的黑风使徒,在五德冷焰之下,像是一头撞进了胶水里,再不能灵活闪动,也没法再化为黑风消失,完全被压制住了!

    温去病跟着挥动终始斧,一斧劈下,同时打出自己当初研发的绝学。

    毁天霹雳.阴打!

    这一式,愿本就是为了对付无形敌人而开发。在冥府之时,透过双强比斗,小白故意让自己使这一式,在霸皇面前比划,霸皇也以他的方式,将这一式重新构思,补完缺点,提升威能,成就最新的阴打。

    以正宗霸气为基础,真正纵横万界的毁天霹雳,真正摧灭一切无形之物的阴打!

    终始斧挥出阴打,五德冷焰随之抖出阵阵波动,还未靠近,那些黑风行者的身体就开始剧烈震荡,抖出道道波纹,仿佛随时都会崩解。

    这次,不同于之前,法则之力从根源处就被压制,一旦阴打及身,这些黑风行者将会被彻底破坏,怎么都重整不回来。

    关键一刻,忽悠一道剑光,冷若寒星,飙空而来,瞬间打破落魂阵的防守,跟着横越长空,直指温去病而来。

    五德冷焰,强势镇住了无定黑风,却镇不住这道无匹剑光,阴打也奈何不得,被这一剑直指面门而来。

    剑势来得突然,温去病却一点都不显惊奇,仿佛早就料到会有此一剑,神斧变幻,直接就往那一剑砸去,却没有使用任何招法,纯粹是发动天神兵,以天神兵的无上威能抗衡这一剑。

    两股力量对拚,巨大力量释放,温去病整个人被震得打跌飞出,对方也被震飞出去,身形骤显,赫然是一名没有首级,身穿朱红铠甲的幽灵剑客。

    见到是这样的对手,温去病不禁脱口叫道“妳搞什么鬼?”

    叫声脱口,手却没有停下来,温去病再次挥动大斧,一斧斩去,要将对面的幽灵剑客一斧劈开。

    幽灵一剑横斩,漆黑的长剑,去势变幻无方,如同月勾一般,曲回弯绕,划出奥妙且醉人的痕迹。

    苍穹闪.月痕!鬼界的荒芜冥土之上,竟然出现独属始界的咒武绝学!

    双方的又一次对撞,剑斧交击,爆发出的力量更胜早先,但这一回双方都做好了准备,卯足了

    劲,碰撞在一起,谁也没有往后摔出,构成力量与力量的强势对撞,力与巧,同时较劲。

    月痕剑式,迂回弯折,不只是正面撞击,更在抵住斧击的同时,绕到后方,要从后袭击温去病护身力量最弱的地方。

    咒武克制,温去病没有敢使用双极轮,或者任何化劲技巧,就连当前最大杀器之一的环劲.爆丹,都不敢轻用,免得凭空落在下风,然而……

    “人都是会成长的,别以为我永远都会被同一招克制!”

    温去病猛地发力,逼退前方的剑,跟着一掌高举,天地刹时昏暗,生出一种举掌打崩乾坤的异象,而在这范围内的一切,都被抽离神异,破坏法则,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苍白天刑.永恒归无!

    这招昔日酆都鬼君的无上绝学,经过连着几次使用,温去病越来越得心应手,虽然只是以大能层级的力量推动,打出的效果,仍具当年永恒者的三分奥妙。

    从身后袭来的月痕剑气,眨眼间便被全数瓦解,身上只余些许痛感,没有伤害,而这一掌之下,对面的无头剑士,瞬息归于灰白,从人到剑都失去了颜色,更模糊了形影,眼看就要被这一掌给彻底镇压。

    关键时刻,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从幽灵剑士体内爆发出来,超越刚才所表现出的大能层级,赫然是最纯正的万古力量,以力破巧,正面应击这无上绝学,不止冲破温去病势道已老的镇压,更化为一股大力,将他整个抛震出去。

    虽然招式失利,温去病却没有显得太狼狈,在半空中一下翻身,便将那股爆发的失控力量轻松卸去,重新落回地面,扬起终始斧。

    “有一套,妳的力量我好奇很久了,今天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了吧?”

    无头剑士的身影变幻,身上本就不重的怨厉之气,迅速消融殆尽,朱红铠甲也解裂不见,形影不断调整,慢慢凝化出人形,也重新有了头颅,面容更是温去病非常熟悉的对象……

    燕无双!

    在始界失踪许久,被怀疑和司徒无视先后陨落的万古强人,竟然狭路相逢于此地,说起来当真是不可思议。不过在那些黑风行者组成剑阵时,温去病就猜到了这个可能,并以此拟定了后头的计划,因为那赫然就是天斗剑阁中人所爱用,由苍穹六象所化的传统剑阵。

    自己在鬼界虽然也称得上是仇家遍地,但这些仇家连亲身练成苍穹闪都有难度,更别说训练一套苍穹闪剑阵出来,何况寰宇咒武这个大坑跟那个人息息相关,知晓内情的存在,绝对没胆子去沾染,

    而天斗剑阁的那班泼妇,基本没能力出始界,除非自己运气好到爆,在这里撞上久违的秋艳红,要不然,在这里的那个只会是燕无双!

    而要把冥土上的无定黑风化为无形剑客,怎么想都不是秋艳红那个半吊子邪魔能做得到的事情,虽然燕无双的性格,也不像是个能搞研究的,但她怎么说也是个万古,又和那个人关系亲密,虽然不理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也勉强能够扯过去……

    上趟两人见面,还是在兽领之中,自己刚变身打完硬仗,正自气空力尽,她忽然杀出,要寻那个人的踪迹,而未登天阶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对上万古强人?只能狼狈地躲避,如果不是大阵的效果幻惑耳目,自己可能当时就完蛋了。

    这一回,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已经大幅拉近,虽然自己仍非万古之敌,却已经和不少万古战过,不是没有周旋之力,又新入手了天神兵,更添几分底气,而且,燕无双的状况也不对,刚刚爆发的一瞬,轰飞自己的确实是实打实的万古力量,可在那之前与之后,她的力量都仅仅是大能层次。

    燕无双万古力量是借助外物?这种可能,自己想都不会去想,身为一名匠师,如果连一个人的力量有否借助外物都看不出来,不如洗手归隐算了,早在当初自己就已经确认过无数次,燕无双的力量绝对是发于自身,不会有错。

    ……那,为什么她的力量竟然会跌落至此?

    ……她又为什么会到鬼界来?这之间是否发生过什么,或是鬼界对她的压制特别大,以致力量受限,跌落至大能?老瞎子失踪这么多年,是被那个人安排去真…封神台,她显然没接过这种职责,在始界逍遥了多年,让天斗剑阁也一直能够趾高气昂,后头却莫名失踪,连始界危亡的关头也不回归,又是为什么?

    诸多疑问,让温去病心头七上八下,但对方的反应,却委实让人傻眼。

    “……呃,你谁啊?”

    燕无双的目光上下打量,一脸嫌厌,“油头粉面,长得还可以,但开口就装熟,我认识你吗?给你什么答案?我欠了你的吗?”

    温去病实在不想这样说,但想起这家伙的直线条,自己如果不直接把话挑明,她搞不好怎么都明白不来,当下只能手指自己,“我啊,温去病!就是山陆陵,我们以前一起联手打妖魔的,妳不会连这都忘了吧?”

    本来还打算变形一下,让对方看看自己的山陆陵战体,好取信于人,哪知燕无双一下拍掌,恍然道“对了,你是温去病,山陆陵也是你……抱歉,我知道你是山陆陵

    ,只是对你的长相没印象,对不起来……哦,我根本就没看过你,难怪没印象……听说你长得很帅啊,绝世花美男那样的……怎么就这样?”

    温去病一时间啼笑皆非,正想开口,陡然觉得不对,“等等,听说?妳听谁说?”

    燕无双耸了耸肩,“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到鬼界,是和你家秘书一起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