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碎星物语> 二八章 逆天之行
    ……心魔地藏虽然受创,基础实力仍在,趁着祂腹背受敌,风雨飘摇的当口,再施把压力,大有希望将之收归麾下,揽为己用。

    ……不过始界乱局告一段落,司徒无视和真…封神台现世,奇点留下的底牌震慑诸天,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敢伸手进去……这样温去病那边接下来的行程不定,会不会有什么变数……两边因果未了,鬼市那边,会不会被卷入一场新的漩涡,还得思量一番……

    ……霸皇重生之后,态度不明,与当年的他有了许多不同,是重生复苏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状态不完全?还是有什么思想上的变化?这回重开神界,虚晃一枪,连自己都被耍了,他的立场……到底站在哪边?

    ……他屡次出手相助温去病,甚至不惜取刀战饿鬼,究竟是因为对手难寻,还是另有缘由,之前的计划,是否还能作数?

    ……或许,得要另作打算了……不能在这里傻等,得要进一步试探,才能作出判断,但以霸皇的暴躁性情,素来不容旁人试探,特别是重执战刀,受九阴怨火冲击后,他的心性有否进一步变化,更不好说,一步试错,可能没有得挽回。

    “看来……该是九龙塔重见天日的时候了,用那件东西来饲养太初饿鬼,这一回……想必能给你们带来一些惊喜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低声轻笑,回荡满室,充满着不祥意味……最后的太初饿鬼,这个隐藏的危机,一遭发动,可能又一次滔天大祸,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这么隐于黑暗中,等待着再次现世的机会。

    ----------------------------------------------------------------------

    酆都鬼市的动荡,仍在持续,冥府之战造成的巨大动荡,虽然波及整个鬼界,但说到底,新人冥皇再是手段通天,依旧一步不能出冥府,只要别去招惹,问题也不是太大,当前真正严重的麻烦,还是最近这波由赤魃开启,席卷鬼界风云中崛起的两名霸主。

    不灭帮、永生教,随着赤魃身死,侵吞不死会的地盘,在冥府大战前,就已经是分割鬼界半壁江山的两大霸主,虽然没有形式上的兵戎征服、属地易主,但各地万古旗下的鬼物,基本都已经加入其中,如若不灭帮、永生教联手发力,其余万古存在就算不变成光杆司令,也会弄得非常难看。

    在这样的基础上,如果两大组织不火拼,而是联手发动侵略战,集中麾下所有鬼物的愿力,提升血丑、阎

    


    罗阴蛟自身力量,很有可能两人都瞬间踩在九重天阶的巅峰,联手起来,足以强势辗压其余的鬼界万古,夺取地盘,成为滔滔大势,建立各自的王朝。

    虽然两大组织都依靠愿力起家,最后断然不能相容,肯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但若是先携手对外,那大家都要先行被扫出局,没机会看到最后的赢家……

    这是冥府大战前,各方鬼族万古都戒慎恐惧的大事,也是冥府大战时,阎罗阴蛟会被小白打成猪头的主因之一……看到小白对准阎罗阴蛟死打,其余鬼族万古哪有可能全力援手?很多直接就出工不出力,装装样子,暗中让道,方便小白能把阎罗阴蛟打得更狠,以绝后日之患。

    阎罗阴蛟重伤溃逃后,永生教也直接溃不成军,鬼族的会员们个个现实,看阎罗阴蛟如今半死不活的样子,摆明再没有实力维持组织,更不可能掏出钱来维持,自家的早期投入很可能全数打了水漂,登时就一哄而散。

    即便是那些被强迫加入,接受课程洗脑,甚至还发下心魔大誓的,到这时候也不管用了。愿力之道的基本法则,君君臣臣,必须要有能力满足信众所求,誓约才能得以维持,一旦根基动摇,你不仁,我就可以不义,什么誓约都自动解除,不用再受约束。

    于是短短时间内,永生教就从愿力动摇,急遽恶化成愿力崩溃,当初温去病所惧的苦果,全数由阎罗阴蛟独自承受,给诸天万界,有意此道者,做了最惨烈的示范。

    到了这时候,阎罗阴蛟怎么样已经不再是重点,各方所瞩目的,是在冥府之战中保住元气,更在阎罗阴蛟败倒后,一举跃升为鬼界最大霸主的血丑。

    比之阎罗阴蛟的激进和速败,血丑的连串判断可以说是非常正确,过往万血河虽然动作频频,在鬼界算是前三的大势力,可给予人的印象,血丑江湖痞气十足,遇到事情都是直接诉诸武力,强行解决,直来直往,极少看到万血河会迂回斡旋。

    这样直线条的血丑,和小动作多多的阎罗阴蛟合作,虽然实力上略占上风,但各方本来都猜测,血丑定然要因此性格和行事作风吃上大亏,而若双方翻脸互捅,直性情的血丑很可能先出手,但阎罗阴蛟必定是捅得最狠的那个。

    却不料,这一回,血丑的出手,会那么有技巧……

    冥府大战前,万血河和斗了多年的死敌鬼岩城,破天荒地和谈,成功将凯岩城的不死会分部纳入势力之下,这消息一传出,当即震惊整个鬼界,既惊愕血丑会有这种手段,更被视为即将兵指阎罗阴蛟的亮剑一着。

    


    而后在冥府之战的同时,血丑的动作更不停歇,趁着妃月泪不在,直接把不死会的鬼岩城分部,与不灭帮整个合并,而且还不是强行以大吞小,而是展现了前所未有的软身段,提拔鬼岩城公主妃月泪,成为新组织的第二把交椅,更命令麾下所有成员,为失陷在冥府的妃月泪祈祷平安,显示自己绝非趁人之危,拿出了十足的诚意。

    这一着,下得异常漂亮,虽然各方都认为,血丑这样的破格礼遇,为的非是妃月泪与不死会,而是为了在背后支持的凯里,包括让麾下成员祈祷,也是示好凯里,要替盟友解忧,但怎样都好,血丑的这一步,成功把不死会的残余力量、资源纳入,更成为与凯里联手的敲门砖。

    如今,阎罗阴蛟倒下,鬼界万古个个带伤,唯有这个融并两大组织而成的新团体,高高树立起大旗,几乎是以王者辗压之势,出现在鬼界各方势力眼前。

    ……血丑,即将要一统鬼界江山,再创昔日酆都鬼君的无上辉煌了!

    这样的预感,在冥府战后,令整个鬼界一片肃杀气氛,而显露真身,同样行愿力之法,瓜分了部分不死会参与的心魔地藏,和祂掌控的酆都鬼市,会否会成为血丑下一步兵锋所指之处,正是目前最大的看点,而谁也没料到,在这样的氛围中,妃月泪会悄悄来到鬼市……

    作为新进的五重天大能,妃月泪原本还未有资格,到鬼市来搞风搞雨,然而,身为鬼界如今最大的愿力主之一,她也有诸多异能神通,发动起来,足以遮断气息,万古亦不能查,籍此悄悄地进入鬼市,仗着对地方的熟悉,直接回到巨骨帮。

    曾经在圣子赤魃带领下,一度崛起的巨骨帮,如今……非但没有人去楼空,反而门庭若市,整个总部一片金碧辉煌,充满愿力金光,浓烈到几乎化不开来,显赫的程度,开巨骨帮创始以来未有之盛景。

    只不过,如果巨骨帮的创始祖师还在,看见眼前这场面,估计也会撞棺材板,因为身为帮主的图灵,没有任何江湖大豪的气派,反倒披着袈裟,拈花微笑,四蹄下俱踏金莲,开口说话,梵音相随,所说的真言妙法,让底下帮众如痴如醉,俨然就是一派佛门高僧的风范。

    这画面……实在是太不自然了。

    如果是寻常的人间帮会,转型成佛门传承,也就算了,巨骨帮原本好好的一个僵尸汇聚之地,根底上更是昔日酆都鬼君的近卫所建,一心想的是继承鬼君遗志,却有朝一日变成弘扬佛法所在,实在是说不过去……

    如今整个巨骨帮,完全成了一处佛门清

    


    净地,曾在这里待过颇长时间的妃月泪,未免有些不忍看下去,趁着图灵专注说法,无暇旁顾,根本不曾察觉有人潜伏在侧,陡然扬手,打出一片纱幔。

    这层纱幔,是温去病吃了万空苍穹镜的大亏后,使用之前从冥府偷拿扣下的材料,在和小白讨论得了不少启发后,特别打造出来的仿品道器,虽然离万空苍穹镜还差很远,但内中空间法则变化多端,由大能亲自施展,效果和佛门的人种袋差不多,绝非大能能挡,一下撒出,无声无息地将什么都罩住,图灵甚至不及挣扎,就整个被裹住,收入纱幔之中。

    ……得手了!

    纱幔别有巧妙,收走了图灵,立刻释放出一道虚影,化为图灵的形象,继续在原地微笑,似有禅机,底下信众一个个状态痴狂,竟是谁也没察觉有异。

    妃月泪心中暗赞少爷的妙手巧思,不过鬼市终究是心魔地藏的地盘,九重天顶的愿力之主,神通莫测,即使自己顺利潜入进来,不曾暴露,也不好说这里会不会被祂时不时关注,当下一刻也不敢停留,收回纱幔,跩着就往鬼市外头跑,要抢在地藏发怒出手前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