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碎星物语> 三六章 死要面子的仙界
    温去病闻言点头,冥府是亡魂轮回前受刑洗怨的地方,亡魂经历长久磨难,终于来到冥府,基本也没什么其他**,只求能够走完流程,轮回转世,可以说是怨气与欲念最少的地方,饿鬼之祸如果不是在冥府爆发,而是发生在鬼岩城或是鬼市之类的地方,情况可能要比现在恶劣十倍。

    “不让这些饿鬼离开……”温去病仰望天空,“那些大人物应该作得到吧?至少硬撑一段时间没什么问题……饿鬼如果乱窜,首先完蛋的,就是祂们的徒子徒孙……”

    “所以祂们才聚在这里防灾啊,但异变之后的饿鬼,开始吞噬生命,恐怕就不是它们能防的了。”

    小白冷笑道:“按照过去的规矩,祂们大概会先牺牲哪个神国或佛国,开辟来当隔离带吧,太初饿鬼吞噬不了愿力,一个彻底被愿力包裹的世界,能限制住它们的活动,争取足够的时间,但这次异变之后,这招还有没有效,那就很难说了,就算还有……千亿饿鬼,嘿嘿,一般的隔离带也装不下啊!”

    听到连永恒者也可能束手无策,温去病低着头,踱了几步,最终抬起头来,“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

    “哈,当然有了,你大可以……”

    “不!”

    伸手打断小白的话,温去病道:“没时间在这里说笑了,我身上有残余的冥皇力量,那些饿鬼好像很讨厌这玩意,多少能当驱虫剂使吧?我护着你,去那个骷髅门,找回你的半身,成与不成……来赌这一铺吧!”

    “……喂,你真的想好了?”

    对温去病的选择不感意外,小白只是苦笑道:“她的个性,既然把力量托付给你,应该很不想你这样吧?我不信经历过这些之后,她还会拜托你去拯救世界,你……又何必呢?”

    温去病淡淡道:“立场什么的,都已经无所谓了!如果自由自在,即是想作什么都可以,那我怎么作就没差了,说不定下一回,我会主动把这些饿鬼释放出来,散播七界,当成瘟疫来用,开启属于我的浩劫,把我讨厌的东西全部一扫而光,但至少这一次……我们不看天意,就靠我们自己,把这些虫子打扫干净!”

    这一刻,温去病猛地生出非常奇怪的感觉,没由来地想起了那个人。自己与那个人,肯定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这些年里,自己不断去试着去了解那个人,追寻他的过往,分析他的情况,不是想要体谅他,而是想要弄懂他为什么会那样想,一切到底是怎么变成最后这样的?

    相关的努力,迄今为止,就是碰壁再碰壁,这些年寻觅,让自己能够理解他的来历和神通,明白他为什么能干成这些事情,却更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干下这些事情……正常人怎么可能理解一个疯子的想法?自己也没打算要为此踏上精神科医生的道路……

    不过,就在刚刚,自己却好像有些懂了。

    ……太多的立场问题,太多的纠葛,太多的人情与恩仇羁绊,化为条条锁链,将人紧紧缠住,任你本领通天,力敌当代,到头来却是一步也跨不出去,甚至,连根指头都没法动,纵有天大本领,也难以呼吸。

    明明可以做很多,却被这些东西自我束缚,只能在事后遗憾与悲伤,告诉自己要努力变强,下次就可以两全,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很多的遗憾与悲伤发生,彻底压垮了那些矛盾,人才会忽然觉得:啊!什么都不重要了,我什么都不想管了,恩也罢,仇也罢,情也好,怨也好,那些东西都好烦,我不想再去顾忌这个那个了,我只想呼吸!

    即使今天的作为,会和昨天背道而驰;哪怕明天做出的选择,会回过头来狠打今天的自己一巴掌,都无所谓了,至少在这个当下,这一分、这一秒,觉得快意,就好了,一切随心而动,不用再去管是不是前后矛盾,不去理是不是伤了谁、对不起谁,也不在乎是不是被人当疯子……

    那个人……会不会就是这样想的?那个人……是不是就被过往的经历压垮,变成了这样一个为所欲有的存在,偏偏天道又给了他超越一切的能力,让他肆意妄为,却不用遭到反噬,不用尝到苦果?

    温去病神思飞驰,觉得自己好像离那个人又近了一步,而这似乎还不只是单纯的感觉。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生出把这些顾忌全都抛开,什么也不去理,一切随心而为的念头时,自己内天地的法则忽然固化,莫名提升,法盘更隐隐凝出第六颗宝珠,真正踏上了六重天的境界,完成了突破。

    这个离奇的提升,可能是心念解放的关系,却也不一定,也可能是龙仙儿赠与的冥皇权柄残力冲击,或是什么其他理由,在这混乱的当下,无论什么可能都存在……

    莫名取得了突破,温去病却无心作最重要的稳固境界,横竖接下来陪着小白闯饿鬼群,连万古都可能尸骨无存,重要的是体内残存的冥皇权柄,至于自己这五五六六的天阶毫无意义,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且慢!”

    小白却举掌,制止了温去病的蠢动,似乎还在等什么,温去病察觉情况有异,问道:“还有什么东西要等的?”

    “有。援助与赔礼。”小白笑得很怪,“我不肯定到底有没有,但如果有,现在再不送来,那后头也不用送来了,而那边……向来很懂得抓时间点的。”

    温去病疑道:“那边?”

    “……只要看久了你就会懂了,各家都有各家的作法,万事不离过往窠臼……魔就是喜欢混乱,所以喜欢到处搧风点火,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肯干,鬼就是小肚鸡肠,执于执念,死抓着一点小事不放,而妖皇……身为大地母神,博爱一切,无论什么都与她有牵扯,什么都跟祂沾亲带故,所以遇到什么事,千万别指望祂会来救你,祂顾虑太多,什么反应都容易慢半拍,不然一早就超脱而去,哪里还轮到三清和那几位佛祖?”

    小白笑道:“至于仙界,这些大老爷一个个都死要面子,又小心眼多多,常常为了占些小便宜,结果赔了大的,却还乐此不疲,万古也不见改,不知道这一套逼得多少本来对他们有好感的,最后翻脸成仇,其实他们本来没恶意的……至少,他们确实相信自己是没恶意的。”

    温去病听出了小白话中的弦外之音,“所以你在等佛门?”

    小白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继续道:“佛门则很有趣啊,各家各派里,对时间、因果钻研最深的,就是佛门,但也因为看得实在太多了,也看得太透太明白了,他们也完全放空了,你努力的时候,你拼命的时候,他们不是在后头唉声叹气,就是在旁边冷眼看着,反正……一切早已经注定,万事到头俱空,你努不努力、挣不挣扎,最后还不都是要空?既然早死晚死都得死,又费劲什么呢?”

    想想自己与那边的往来经过,温去病觉得还真是小白形容的这样,那边基本就是喜欢猛浇冷水的超悲观主义者,大难临头就让自己独善其身,早点跑路,其他人反正该活的死不了,该死的也活不了,根本不用费事。

    不过,各家里面,佛门对轮回转世也是最有心得,同样是死亡,对他们的伤害搞不好没有其他家高,所以才最不怕死也未可知……

    “……不过可别以为他们这样就只会卖弄消极喔。”小白道:“佛门对未来节点的视野,无人能及,大多时候他们不会反抗,顺劫而为,是因为大劫难后有重生,与其费力去避劫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如老老实实等劫数过去,但……有些必须要反抗的时候,他们对时间点的把握,比谁都要精准。”

    话音辅毕,两道光影迅速朝这边飙来,时间更搭配得刚刚好,赫然正是牛头、马面两位大菩萨。

    两位菩萨脚踏金莲,祥云伴随,来到温去病与小白面前,牛头率先开口,“太初凶灵失控,如今想要潜入其中,就是万古也九死一生,白道友非是寻常万古,然后连番大战之后,尚有几分余力?温道友虽得冥皇残力加持,但仅能在其中自保,势难排开众饿鬼,直入内部……”

    温去病与小白互看一眼,迳自道:“不用说这些废话了,你们要是有什么可行的办法,直接讲吧?”

    马头菩萨重新取出法器,赫然还是天绝、地烈两阵的阵图,这两件礼物,早在冥府变动之初,就曾要交给温去病,委托他以此庇护亡魂,现在重新又拿出来搁面前,强烈的打脸意味,温去病不禁色变。

    “……你们一早知道会这样?”

    温去病觉得很是荒唐,要是佛门一早就知道事情最后会演变至此,还连拯救的工具都已经备下,那也未免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