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碎星物语> 第五章 继承者
    a href="碎星物语最新章节">

    碎星物语

    以区区鬼物之身,居然敢要永恒者给个交代,这份胆量之强,委实惊动诸天,不过,相较于它们的悲愤,冥皇反应却极为冷淡,十殿阎罗置若罔闻,不理不采,连带下面的牛头马面,无常判官甚至寻常鬼卒,也都对此视而不见,于是这些徘徊在墙下不投胎,只捶墙要赤魃出来再领导大家发财的鬼魂,从此成了冥府的一景。

    但相较于各种传闻,九成以上的鬼物都深信,下毒手的必是万血河无疑,双方本来就是竞争死敌,血丑又是鬼界有数强者,与一早就觊觎冥皇权柄,曾经闯过冥府的阎罗阴蛟联手起来,要让赤魃在冥府外围死得不明不白,那还不是易如反掌?更别说,刺客遁走时,那横过天的血色长虹,就是确证无疑的证据了。

    “……说真的,我当初只是想装重伤,再拖一段时间,就算要玩假死梗,那也是十天八天后的事情了,真没想过直接就这么挂了,更没想过要栽赃嫁祸给血丑。”

    温去病叹道:“小妲干的这事……我到现在还弄不清楚,她到底是想坑我还是想要帮我?”

    龙仙儿牢骚道:“而我则是完全想不到,你居然会想到用这种烂招来混过关!事先还一声招呼都不打。”

    温去病则冷笑道:“如果妳不是心里一样有鬼,想着趁我开会的时候跑去自杀,这一手肯定瞒不过妳的。”

    龙仙儿被提到痛脚,只能尴尬转过话题,“不过,虽然早知道鬼界最是现实,却真没想到会那么势利……”

    之前,不灭帮、永生教大举拓展势力,开疆辟土,两大万古联起手来不惜血本,也没有能完全压过不死会,仍有不少鬼物相信赤魃却是天命之子,有大气运随身,将来必能发达,死死顶着压力,坚持在不死会的岗位,表现出鬼族难得的忠诚,等着圣子带领大家发财致富,前往留着牛奶和蜂蜜的无上福地。

    然而,难得的东西始终是难得,忠诚从来就不是鬼族天性,赤魃这边才一死,先前死死咬牙撑住不放弃的不死会成员,就纷纷改弦易辙,没谁想要替刚刚被敌对势力刺杀而惨亡的赤魃讨公道、复仇,急着投向不灭帮、永生教的怀抱。

    ……反正,不死泉的相关产品,也已经不是不死会独家持有,先前的联合大会,不灭帮、永生教已经证明,他们确实能拿出相同与类似的产品,最多是少一些传奇色彩,那横竖都是交会费、拉会员,投哪家还不都一样?如今圣子嗝屁了,不死会的传奇也就没有了,当然是趁早带队投诚才是正道。

    偌大的不死会,当日就彻底土崩瓦解,化为庞大的鬼流,潮水般汇入不灭帮、永生教,令这两大组织一时间气吞乾坤,俨然一副要一统鬼界的架势。

    最令温去病感到好笑的,就是这些不死会的成员,非但没有谁有替自己报仇的想法,还大部分都是投奔万血河而去,明显是认为,万血河有能耐在冥府杀掉赤魃,显然比阎罗阴蛟更有能耐,改当那边的会员更有保障些。

    这一点,温去病实在啼笑皆非,不得不赞叹鬼物的善识时务,风往哪边吹,鬼就往哪边倒,别说骨气,还真是连骨头都没有半根!

    &惠”于不死会的轰然垮塌,实力急遽扩张的不灭帮、永生教,立刻成为了庞然大物,超乎想像的巨大愿力随之涌来,已走上此路的血丑、阎罗阴蛟,就算想不吸纳也不行,只能一条路走到黑,随着愿力加持,力量更是水涨船高,它们原本就是鬼界的巨头,现在更仿佛成了酆都鬼君之后,最有可能分治……或是一统鬼界的万世霸主。

    鬼界各方万古巨头,都开始用戒慎恐惧的目光,望向血丑、阎罗阴蛟,不断提高自家的戒备,唯恐这两家来攻。

    这个提防,并非是空穴来风,愿力之法本来就有很强的排他性,而这类多层次销售组织,必须要不断扩张,才能维持本身运作,否则之前血丑和阎罗阴蛟打算看的赤魃的笑话,就要落到自己身上,而赤魃既死,连可能的奇迹翻盘手段也彻底落空,为了不步其后尘,当不灭帮、永生教吞掉不死会后,肯定会继续向外扩张,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传道,而是货真价实的武力侵略了。

    所有鬼界巨头都看得出这点,纷纷为之高度警戒,,甚至有鬼再一次尝试通过已经名存实亡的鬼族大联盟框架私下沟通,预备联手抗敌。但温去病却心里清楚,等消化掉不死会的所得后,必须要进行下一步征伐的血丑、阎罗阴蛟,首先要作的,恐怕不是联手攻击某个对象,而是直接背刺盟友,翻脸动手。

    “……这两个组织,都已经太过庞大,普通的小鱼小虾,根本填饱不了它们的需要,能吃了管饱的,唯有吞掉彼此。”

    温去病道:“目前不死会的成员,投向血丑的远多过阎罗阴蛟,如果最终两边的势力比数是六与四,阎罗阴蛟恐怕要先发制人,才能保有希望,倘使最后是达到七三比,阎罗阴蛟立刻就要动手了……这两个的联盟,等同已经瓦解了。”

    龙仙儿闻言笑道:“夫君一趟鬼界行,不费一兵一卒,先是拆了万鬼大联盟,又让不灭帮、永生教破脸,真是诸天首屈一指的拆台专家,小妻子我着实心悦诚服,五体投地。”

    “……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在夸我呢?”温去病摸着下巴,沉吟不已。

    这些都是距离赤魃爆头毁尸,未满二十四时辰之内的事情,温去病本来盘算着接下来要有行动,考虑要怎么回去可以帮着解始界之危,却不料连两天都还没过完,就有意外发生。

    正当各方都以为,不死会的崩溃已成定局,未来就是不灭帮、永生教的天下,动荡中的鬼界却赫然再起风云,不死会的继承者半道杀出,还一出来就是两名。

    妃月泪在鬼岩城登高一呼,身披缟素,泪流满面,表示要继承赤魃圣子的遗志,撑起不死会的大业,绝不让赤魃沉冤而亡,誓要为它讨个公道,更绝不让不死会就此烟消云散。

    “……呃,我靠,它这时候出来干什么啊?”

    得知这个消息的温去病,惊得瞠目结舌,自己当初为求瞒过所有人,诈伤之事连龙仙儿都没有提前打招呼,更别说不在冥府的妃月泪了,而从诈伤变诈死后,自己就担心妃月泪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却想不到它会这么过激。

    鬼岩城,就是凯里一家的私兵,那边发展出来的不死会成员,根本是最扭曲的一群,会员对不死泉的诸多好处压根不屑一顾,能够因此发财固然好,没钱收也不会怨恨长官,因为它们原本就对主公、公主彻底服从,不死会什么的,不过就是套上去的一层壳,无关本质。

    想要将它们纳为会员,就算打下鬼岩城都未必能作得到,不灭帮、永生教根本就无法把手伸过去,而在那里,愿力反噬的危害被降到最低,妃月泪确实有足够筹码,让不死会在鬼岩城东山再起。

    温去病感叹之余,更想起曾经有过的那个预见,妃月泪得知赤魃身亡,复又知道自己冒名顶替的真相,跑来搂着自己爆炸,想要玩同归于尽,那时的凶厉眼神,实在是思之不寒而栗,如今它将矛头指向血丑、阎罗阴蛟,这两大巨头恐怕有难了。

    可自己却一点也不会因此高兴,那两大巨头都不是傻瓜,肯定会意识到妃月泪将来的危害,不可能给她一点机会,如此一来,搞不好原本马上就会破脸的两巨头,很可能因此暂放下分歧,联手起来先破鬼岩城,那时候妃月泪就危险了。如果说之前的凯里,还可能无惧两强联手,但如今得到愿力加持的不灭帮和永生教,绝非鬼岩城一家可挡的了……

    &丫头……就不能让我省心一点吗?”

    &实,夫君应该高兴啊。”

    龙仙儿却笑道:“当初万里黄沙一役之后……你不是感叹过,生前明明帮过那么多的人,被人追杀时却没谁出来帮一把,连死了都没人想要替山陆陵报仇?这回……有个女孩,真心为你悲与怒,发誓要为你报仇了。”

    温去病闻言先是一愣,细细咀嚼胸中的复杂感受,跟着摇头苦笑道:“别闹了,阿月只是为它的公子报仇,要是它晓得赤魃究竟是怎么死的,那就变成要来找我报仇了!”

    龙仙儿道:“横竖赤魃一早就死透了,你趁这个机会消失,也未尝不是等于把赤魃交还给它,也算是一个解决办法啊。”

    温去病果断道:“不成,这等于是让阿月直接对上两大万古,对它而言太危险了,现在的血丑和阎罗阴蛟,单靠凯里挡不住的,得替她想个万全办法才是。”

    办法一时没能想到,麻烦却接着来,在妃月泪发声,势要替赤魃复仇,维持不死会不坠后,不死会的第二个继承者紧跟着出现,温去病被来自鬼市的消息,震惊到连嘴都歪了。

    &么?便宜师父在鬼市发表声明,要继承徒弟的遗志,担起不死会的大业,还持有真正的不死泉,号召所有会员归附?”

    温去病骂道:“你母亲的,地藏,你这样玩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