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碎星物语> 第四章 开天创世
    借剑给霸皇的时候,温去病没看懂霸皇流露出的表情。降魔神剑的异能,已经被先前封入的大量魔气反过来封住,现在除了是一把材质超优,打不烂的地神兵,就没有任何的属性异能,这样的一把“鸡肋”,送到霸皇手里,他或是啼笑皆非,或是眼露不屑,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霸皇接过剑时的表情,却是一下露出惊喜之色,像是捡着了天上掉下来的大烧饼一样,这一点温去病就完全看不懂了。

    难道……降魔剑落到霸皇手里,竟成了他的大便宜?他有什么底牌,可以使用魔气发动?说起来他当初就是带着魔族征伐诸天,说不定真的有类似法门?

    温去病这边刚有些许思路,还没来得及细想,霸皇已经出剑,这以剑为刀的一斩,给人的感受,迥异于寻常的刀法。

    这一式既曰开天,自然是要一刀之下,天地两分,定然是说不出的快,说不出的锋锐,此刀之前无物可挡,就是天也要被斩开!

    如此响亮的招名,就给着人们这样的期待,而霸皇一出刀,确实也满足了人们的这份期待,无比的压力,令日月星辰失色,天地也要为之两分。

    但跟着而来的,却有些不对了。

    先是天地归闇,莫名一片漆黑,虽然说鬼界万古以来都是永恒的黑夜,从无天日,但众鬼却都莫名生出一股“今天特别黑”的感觉。

    这股黑暗,极具穿透性,十殿阎罗联合张开的防御网,按理说非永恒者不能破,竟然也没能拦住,让这股黑暗渗透下来,而蕴藏在这片极致黑暗之中的,是无可想像的巨大压力。

    所有鬼物,都仿佛被一座直插云霄的大山压下,镇在自己头上,把自己死死压趴在地上磨擦,完全无可抵抗。

    刹那之间,冥府内一片趴倒、跪伏,如向至高王者臣服,唯有大能以上的强者,才能抗拒这股重压,勉强站定,却也都觉得气息不畅,脑中思绪僵滞,连自身法界内的规则都被压制,要很吃力才能稳稳站着。

    在这股重压下,隐约有一种碎裂声,仿佛连天地,连冥府这近道之所的空间法则都承受不住,要被极度重力给撕裂开。

    霸皇这一刀,核心基石赫然是“重”,以他的无匹霸气,催迫而成的特殊重力,堪比将一个世界的质量压于一点,产生的力道,压得天地低头,众生伏首,依稀可以想见,万古之前,全盛状态的霸皇一刀斩出,乾坤俱闇,仙佛同坠的惨烈场面。

    “……居然……是这么回事……”

    温去病同样被这一刀产生的重力压得脑中思维混乱,不住嗡嗡作响,唯一的念头,就是明白了刚刚接刀时霸皇为何会惊喜。

    ……重力,并不是霸皇本身所擅长的力量,哪怕他以无双霸气强行驱使,肯定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这个地步的,必需要一些外部条件配合,而降魔剑的材质估计就能满足这个条件,这才让霸皇欣喜不已,才能以半残之身,强行斩出这撕裂天地的一刀。

    ……就是不晓得,刚刚突然转了性子,让自己借剑霸皇的小白,是否预见了这一点?若否,这一下充英雄的壮举,难道就成了搬石头砸脚的愚行?

    强压之下,思考困难,温去病只能想到这里,而在漆黑如墨的天空,那抹纯白色的身影,早已被黑色彻底笼罩,完全看不见了……

    “……唔,压力山大啊……”

    陷身于无尽漆黑之中,小白的目光依然明亮、澄澈,作为万古存在,他的思维清醒,分毫不受周围的高度重力影响,而凝视着这片黑暗,它更能直接看出温去病所未能发现的奥秘。

    “这一刀,名为开天,而不是破天,所以根本不是以无可阻挡的刀,将天也斩开,而是更大的野心啊……高度重力根本只是前奏,重力极度压缩,让世界坍塌、凝缩,缩到极点后的爆发,重现万古之前,万物起源之刻,开辟太初的那一炸,才是你真正的那一刀。”

    小白喃喃道:“这里头,包含着你对诸天万界生与灭的全部思考、理解,是参道之下的产物……真不愧是太初神灵,真不愧是……霸皇!”

    无尽黑暗滚滚涌来,似要将小白吞没,小白却并不抗拒,身形开始虚化,不复人的姿态,而显露出鬼神,整个存在介乎有无之间,跟着,骤生一股强大吸力,疯狂吸扯周围的“黑暗”,利用鬼魂之身,以天下至虚,要翘动这能令众生俯首的世上至重。

    对面的黑暗中,预备要出刀的霸皇,目光骤然一厉,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流失,对方显然是已经察觉到这一式的真面目,试图以此来影响自己,让之后真正要开天而出的刀,不能完美,发挥不出巅峰力量。

    “万古之前,这一刀斩过众仙,令诸佛涅槃,万神辟易,你也不是第一个试图用吸摄撬动来破招的……想不是问题,但你居然真撬得动,可就出乎我的意料了……这和匹夫妄图搬山移岳,可没什么分别啊!”

    霸皇满意笑道:“不枉我如此高看你,特意为你出这一刀。”

    黑暗失速狂涌,被小白吸扯入体内法界,这些蕴含着异常重力的劲道,入体之后,不曾被消散化去,反而连带让小白也变得越来越重,介乎虚实之间的鬼体,本来应该毫无重量,现在却重逾千万斤,可偏偏在这异常重力下,小白法界的旋动速度也跟着顺势加快,吸扯周围黑暗的力道也变得更急更猛。

    黑暗覆盖之下,除了他们两个,旁人连抬头都困难,只能感觉天上风起云涌,气流狂暴,根本感受不到内中的具体战况,就连拥有冥皇权柄,受到冥府极大加成的龙仙儿也不成,但温去病却蓦地一震,魔屋中投映出一些影像来。

    ……这是……变动之道修练者之间的共鸣?

    透过魔屋中的影像,清楚可以看见,狂吸了重之力的小白,体内法界因为高速旋转,清浊分离,化为阴阳之气,两气在法界内高速旋动,相互追尾,瞬息间就运动到让人眼花撩乱的程度。

    但这个旋转的动作,却让温去病感到有些莫名熟悉,似乎是什么自己正在研究的课题……

    被重力影响变得迟钝的温去病还没能想明白,就听一声霹雳震爆,响彻冥府,犹如轰雷开炸,被重力压缩到一点的“黑暗”,爆出了开天霹雳的一刀!

    虽然这刀因为被小白吸入重力干扰,无法以最完美的型态表现,却仍是斩空、断宙,直劈向天空另一头的小白,刹那间惊爆出的形影,仿佛一名太初巨神,撑天踏地,自一片混沌中打出霹雳,开辟出这片亘古乾坤!

    “好刀!”

    温去病也禁不住脱口一声,隐约感到这开天的一刀,内中爆发的劲道,与毁天霹雳一脉相承,似乎正是毁天霹雳的延伸,延伸,再延伸到那无穷远处的一击。

    而面对这当头斩来,重现开天一刻的绝刀,小白似乎还在旋转体内阴阳二气,大量吸化周围黑暗,没有组织起正面还击,情势已经……

    ……呃!

    温去病蓦地一呆,愣愣看着魔屋内的投影,小白法界内阴阳二气骤然回缩,大规模的两仪变动,造成体内法界层层垮塌,迅速崩毁,万古者无尽辽阔,媲美大千世界的内天地,在半秒内凝缩成一点,犹如丹丸。

    环劲.爆丹!

    大霹雳中创新天!

    同样自大破灭中诞生的一剑,绽出最璀璨的光芒,转瞬间划破所有黑暗,迎向霸皇的一刀。

    刀与剑,针锋相对,一下对撼,整个冥府都受到撼击,哪怕是近道之所,哪怕有十殿阎罗护持,也承受不住,整个都在剧烈摇晃,天崩地裂,刀山倾倒,火海沸腾,趴伏在地上的万鬼,有很多直接被大地裂口吞噬。

    处在这浩劫场景中,温去病、龙仙儿却都不管不顾,眼中所见,只有正上方刀剑相撞,爆出出的璀璨到极点的光亮。

    光,破碎了所有的黑暗。

    浩瀚雄力爆发出来,霸皇自混沌而出,开辟乾坤,看似无可匹敌的刀罡应声破碎,巨剑扫来,号称镇世无双的霸气战甲也犹如腐木一般,摧枯拉朽,连同被护在内中的霸皇法身,一起爆开。

    一刀、一剑,两道源自开辟和破灭的绝式碰撞释放的能量,彻底超过万古存在能承受的范围,斩出这一剑的小白,同样没有好过到哪去,在一剑斩出的同时,它的鬼躯就疯狂胀大,一剑斩爆霸皇后,冲击力反震回来,已经胀大如巨球的魂体,直接爆开。

    然而,身为鬼物,有鬼物的战斗方式,也有身为鬼物的优势。在魂体爆开的一瞬,小白似是早知会如此发动鬼族独有的神通,炸开的魂体四分五裂,却是分化为七道独立魂魄,其中三道直接承受爆炸的伟力,烟消云散,剩余四道却是重新聚合在一起,形象比之前淡得多,却高速飙飞,追向掉落中的霸皇。

    霸皇的法身遭到重创,那一下直接爆掉了半边身体,可见到小白追击过来,竟还能挥动降魔剑反击。

    渐散的黑暗烟尘中,只听到拳掌交击,刀剑对碰之声激烈传来,疯刀、狂剑、绝掌、霸拳瞬影飙逝,重轰在彼此身上,令万鬼惊恐错愕。

    ……都已经打成这样了,这两个……还能继续打?

    与此同时,冥府各处,飙出数道大能遁光,齐齐飞向两大万古者的坠落处,温去病、龙仙儿不落于后,也第一时间跟着飙赶过去,还没落地,就看见遁光纷纷显现。

    除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更还有日夜游神,豹尾、鸟嘴、鱼鳃、黄蜂,冥府九大阴帅全都到齐,比早先聚贤庄大会还具声势,要共同揭晓这场惊世之战的结果。

    只见,尚未来得及重组残躯的霸皇,只余下左上半身,一招失手,被小白一掌拍在额头,一层诡异的灰白之色,由中掌处飞快遍布全身,跟着,气息全无,像是整个失去了意识。

    周围冥府诸将见状都惊呼出声,流露惧意,龙仙儿则皱起眉头,不晓得这一掌有何玄机,究竟是什么厉害神通?温去病却心中一动,想起类似的东西。

    ……这种灰白色,和影像里看到的酆都鬼君的独有神通很像,难道……

    取胜的小白,也接近极限,不见半点从容,双目赤红,身形变巨,满面狰狞,又变成三米多高的朱红厉鬼,一把抓起霸皇的残躯,仰天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宣告自己的胜利,当中满满的凶残、凄厉之意,传遍冥府。

    很多好不容易刚刚站起来的鬼魂,听到这一啸,被威煞所慑,魂魄一软,又重新趴跪了回去……

    “……真是不可思议……霸皇居然……就这么败了!”

    龙仙儿喃喃自语,半天也没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心心念念的大敌,费尽心思,想要阻止他趁着冥府亿万劫一次的厄灭之刻取走风雨战刀,重回巅峰,开启新一轮波及诸天万界,甚至可能是直指始界的大劫,却在这一切发生前,就这么败在了小白手上,仿佛自己这些时日的努力不过是多余,甚至可以说是笑话……却听见身旁的温去病一声叹息,近乎心碎。

    “……我的剑,也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