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碎星物语> 十八章 大能亡骸
    两名鬼尊,连续被赤魃轻描淡写地击杀,所用的手法一眼明了,却就是想不通怎会那么凑巧,那么诡异地杀敌成功……太多的不可思议与疑问重叠在一起,它们直接生出的感觉,就是自己若是遇上之前的情况,也只会是相同的下场。

    人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鬼其实也一样!

    对着声势如日方中,明明伤势不轻,却越打气势越壮的温去病,万血河护法、三鬼洞之主,脑中都闪着同一个念头:气运之子,天命所锺!

    和这种有大气运作后台的敌人究竟要怎么打?人家取胜根本就不讲实力,没有道理,这又要怎么打?越是细想,越是只能承认敌人确确实实有天命在身,己方的种种谋划当真是跳梁小丑的做派,越发惊疑不定……

    双方气势此消彼长,温去病感应到己方得势,更不饶人,一拳抡起,带着阳火滔滔,又一次轰向距离最近的屠沉。

    “老鬼!今天就替你三鬼洞一门垃圾买单!”

    “哼!死尸一条,非常口臭!”

    危机迫在眉睫,屠沉始终是老江湖,迅速从之前的惊疑中镇定下来,鬼影幻化,身形迅速向后飘退,温去病却不管不顾,御鬼令凝化,纯阳火凌空打去。

    阳火当头,屠沉脸色浮现一股青气,喝道:“小子,不要得意,鬼界还轮不到你来横行,我们既然敢来,自然早有准备,再是气运加身也无用,今天死的只会是你!”

    鬼影幢幢,一化为数百,声音也是从数百道鬼影口中一道传出,让人捉摸不定,而这许多鬼影同时持咒,术力发动,三鬼洞队伍中的那口棺木,陡然发出黑色幽光,恐怖的气势从中散发出来,仿佛内里装藏着大能层级的凶物,即将破棺而出,择人吞噬。

    凶厉至极的气息,在场无论鬼、尸,都感到一阵自内而发的颤栗,僵尸纷纷跪倒在地,承受不住这股气息,众多无体的鬼物更是不堪,一旦被这股气息沾上,立刻就化为一股黑色血水,点滴洒落,直接魂飞魄散。

    图灵见状色变道:“大能层级的凶鬼?三鬼洞的老祖?不好,危险!”

    惊喝才出口,黑色棺材已经从原处消失,一下就直接出现在温去病身后,同时大量黑色玄光喷出,要将他吞噬,但棺木甫现,温去病却像背后长眼一样,看也不看,反手一击御鬼令,当头轰下,无尽纯阳火化为奔流火海,硬上幽暗玄光。

    “哈!这种老套路,就别拿出来献丑啦!开场就特意拖着副棺材来,又迟迟不用,早就知道你们有问题,一直在等着你们表现咧!”

    正确的说法,其实是在等着那道寒劲来配合……

    果不其然,看到三鬼洞一方动了后手,大能级别的暗手发动,那名潜藏暗中的保护者唯恐有失,也立即出击,温去病还没挥掌后击,一道冰冷的寒劲已经透空击向棺材,而当御鬼令灿发金芒,将黑血邪光驱散干净,轰向棺木时,寒劲已先一步无声而至。

    温去病一掌扫至,阳火灿烂,顺势将棺木打得粉碎,烧毁成灰,但这威力无俦的一掌后,他却脸色立变,察觉空棺中并无事物。

    ……糟糕!

    眼前一下发黑,却是已经被囚入一个漆黑的天地内。

    周围乍黑,温去病是难免有些啼笑皆非的,自己刚刚还嘲笑敌人套路老,拖着那么显眼的东西来偷袭,指望别人当作看不到,全不提防,简直可笑之极,真以为人人都是没见识的脑残鬼?却没想到结果是自己被个老鬼套路了,被那个摆在明面上的棺木吸引了全部注意,看棺木有种种异象,就以为对方的杀着必在棺木中,全然没想其他的可能,于是……悲剧了。

    不过,要说敌人真的技高一筹,暗算得手,这也有些言过其实,因为当那道黑暗从后方吞噬自己时,自己是有机会迎风变化,先一步遁出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底气,自己也不敢打得那么随意,所以最多算是对方更套路深一些,却本不足以坑住自己。

    能离开,自己却选择佯装中计被吞下,因为自己认出了这道黑影,有心一试,这才任着黑影把自己吞噬。

    要试的东西,首先是外头的态度。赤魃被黑暗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负责暗中保护的那位大能又会有什么反应?

    再者,则是试探进入内部的反应。虽然过去从未见过,但自己一看见那团黑暗,感应当中气机,就晓得这究竟是什么了。

    这是……鬼界大能的遗蜕。

    说遗蜕,其实是个很吊诡的说法,寻常仙佛妖魔之死,自然都会有尸骸留下,但鬼魂本就无形无体,如果是僵尸之类的大能,还另当别论,纯阴灵的大能照常理来说,一旦身死,肯定是彻底烟消云散,什么也不会留下。

    可……所谓大能者,已掌握空间法则,内天地进一步法则具现,即使是阴灵,死了难道就真的什么也没有?

    自己曾对这点做出一些构思,可实际看到,才发现过去的构想有不小偏差,鬼界大能虽无形体,可身亡后仍留下有物,是……一个残破不堪、濒临崩解的黑暗空间,或者说,是一片近乎彻底死寂、正在逐渐步向完全消亡的青冥。

    这片宇宙……正在迈向死亡。

    本来这个死亡的过程,应该发生在一瞬间,却不知道被人用什么奇妙手法,强行冻结、撷取出来,又用了某种方式保存,或许……还使用了某种极高等的法器。

    这应该是鬼界的独有秘术,自己初次接触,还无法具体解析,但可以稍微窥出其中奥秘的关键所在。

    根据死鬼赤魃的记忆,三鬼洞由老祖、师父、圣子,三元结构世代传承,除了被它干掉的圣子,当前掌管三鬼洞的洞主屠沉,应该还有一名老祖,也是这个门派最大的底蕴,最令旁人忌惮的底牌,不过这些年都不曾出手,赤魃崛起这些年,和三鬼洞之间摩擦不少,却也只闻其名未见其身。

    不过老祖之类的存在,通常就是长年闭关不见人的,这才有最终底牌的神秘性,但有时也会出现意外,之前外人还把握不到,现在就很明显了,三鬼洞的老祖应该消亡已久,尽管曾成就大能……或是卡在大能的边缘,度劫未成,终究消亡,而屠沉潜力不足,进步缓慢,尚未能顶替,便将老祖的死讯密而不宣,维持住三鬼洞手上的最强武力。

    不过,老祖虽然已亡,却透过某种鬼族秘术,有些残余的部分被留存下来,成为三鬼洞一张新的底牌。而在进入这片黑暗后,温去病已经明白,从封禁状态中被释放出来的这片残余星宇,将步入预订的轨道,很快消亡……连同那些被禁入这片死亡天地的存在一起。

    这是一名大能的彻底死亡,除非受困者也是大能以上,否则,天阶三重之内,谁也没法逃脱出去,只能随着天地一起走向终末,可以说必死无疑。

    “……真是好险,要不是来鬼界之前,先取得了突破,而是自忖战力强悍,手段多多,就直接过来,现在就死定了啊。”

    温去病自语两句,虽然自己如今已证大能,却不代表在这里就完全不危险,可以不用紧张。

    正确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天阶三重之内,无论手段再多,底蕴再深,终究不能掌握空间法则,如无外力相助绝对挣脱不出,在此必死无疑,而身为大能,掌控空间,在这地方则是有力可以反抗,但如果反抗不成,没法从这个正迅速迈向死亡的世界中脱离,仍会被拖着一起死。

    不过,温去病倒不觉得有多紧张,因为比起同境界的存在,自己委实涉猎太多,手上有太多的攻击手段,能远攻,可进战,如果不是怕暴露身份,妨碍后续的计划,直接开圣德之炮出来轰他娘的,相信大能之内,也没几个受得住。

    “……刚好,就趁这机会,来实验一下刚才的新想法。”

    温去病闭目运气,先是催动阳火,让阳气在掌心凝聚,这虽是纯阳御鬼令的根本所在,也是赤魃仗之横行鬼市,打遍同阶无敌手的凭靠,但温去病使用至今,已经感到不耐了。

    赤魃拥有特殊体质,这才能破格作为鬼物来修练纯阳火,在鬼界实在是大占便宜,但反过来说,他的僵尸之体,却也限制住它在这上头的最高成就。

    阳火经过凝练,在赤魃的手上,最后约莫是三阳真火的程度,在鬼界固然是纵横无敌,却不过是火之一道上的起始点,而随着境界与阳气持续练上去,后头还有六阳、七阳……直至极数的九阳真火,甚至再往后必须是成就九阳,再持续精进,返本归源,才能成就太阳真火!

    这也就是为什么,假若龙灵儿有机会来到鬼界,看到赤魃这名天之骄子靠着纯阳火就如此得意,肯定会像看到自家孙子一样。哪怕赤魃死鬼的修为、力量都要高过她,但纯以火的层次上,双方的差距就是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