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谋动三国> 第八百七十一章 客途秋恨
    大笔趣小说网 abiqu.

    刘备也想过撤换其他官吏,可是郭嘉国渊他们不象王虎那样有历史污点可以利用,而且就算有什么污点,现在崔杰不在了,刘备也查不出来,只好让他们的职位继续保留。另一方面,秋明带头抗税,城中大户自然都是群起而响应,连带着全县的税几乎都收不上来了。守着这个传说中的富甲天下之地,却偏偏手头无钱可用,不能尽展胸中抱负,这样的憋屈感让刘备几乎要抓狂了。

    好在还有东海糜家,只要能和糜家结上亲,那就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若是糜家家主认可自己的天下之志,说不定还会举家来投呢。不料很快孙乾就回来覆命,糜竺和糜芳对玄德公都是闻名已久,对于联姻也是满口答应,可是那位糜家小姐却是誓死不从,只说烈女不事二夫,她许配给秋明之事已是天下皆知,若是秋明不愿,她只有一死了之,绝不可能再嫁给其他人。糜家兄弟苦劝无果,也只好回绝了孙乾。

    刘备气得不轻,他大张旗鼓前去提亲,本是为了做给秋明看,同时堵住秋明的嘴,不想却被抽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他对糜家无可奈何,只能把怒火对准在秋明身上,随时准备找秋明的麻烦。

    可是秋明的心思已经没有放在刘备身上了,刘焉来到邓州,也带来了洛阳最新的消息,比龙组密探能收集到的信息要正式和详尽多了。

    根据刘焉所说,由于何进前一段太过飞扬跋扈,特别是清除董太后一门时的残暴果决,激起了朝中许多人的警觉和敌意,特别是十常侍,在蹇硕被杀后,竟然破天荒地联合起来以求自保,也渐渐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

    在十常侍不断进言下,何皇后,如今的何太后也对何进开始产生了不信任感,毕竟有王莽的例子在前,谁也不知道何进会不会产生一些别的想法。于是何太后召见何苗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同时免去袁术的虎贲中郎将一职,改由名士孔融担任。朝中宿老大多看出情况有异,有的出外避祸如刘焉,还有的如皇甫嵩等等都是辞官归家,静观其变。

    刘焉深深叹了口气:“现在这世道,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今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秋明笑道:“君郎公风华正茂,何故作此幽叹?不知你准备何时前往交州?”

    刘焉又叹了口气:“如今道路不靖,匪患众多,只怕我要在邓州多盘桓些日子了。”

    道路不靖匪患众多?秋明一再问起,刘焉才说出原委。原来交州向来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交州刺史朱符也是作

    


    威作福惯了,突然朝廷要降下来一个交州牧,明摆着要夺他的权,如何能忍?于是他派出心腹手下在要道上布卡设伏,假装匪盗,只要阻拦刘焉车驾。却又使人明告刘焉,只说交州乃化外之地,民众难驯,若是路上有什么闪失可就不好了。州牧大人还是待在交州地界外享享清福就好,州中之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刘焉也是老成精的人物,如何不懂朱符的意思,只是如果就此不敢踏进交州,未免被天下人耻笑,也难免被朝廷责罚,只好假装与秋明叙旧,躲到邓州看看风势再作打算了。

    秋明又好气又好笑,刘焉这一大家子人可是不少,若是在邓州住久了,花费多少暂且不说,只怕自己的一些隐秘手段也不好施展,还是要尽快送走才是。他想了想道:“我这里常有交州来的粮商,不如等我问清虚实,探出一条可行的道路,再派几个得力的手下送君郎公上任,可否?”

    刘焉大喜:“当初在宛城相见,我就看出你是个少年豪杰,今日一看,果然重情重义,不枉我在朝中为你多说好话。”秋明宛然而笑,你为我说好话?谁信啊?而且若不是张玉兰她娘的这层关系在,谁去管你的死活,哈哈。

    从刘焉处出来,秋明忽然想到,如今刘备控制了秋市,那些交州粮商是不是还会来邓州也未可知,就算来的话只怕急切间也难以见到。不过廖化手下似乎有个叫牙虎的山贼是交州人,倒是可以叫他先去探探路。

    谁知牙虎连连摆手:“县丞想必是从来没去过交州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交州山势险恶,崎岖难行,好走的几条道路又是坞堡众多,若是没有路引,真是插翅也飞不过去。我出门时虽然带有路引,可是在嵩山落草后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如何能过得去,除非假作游方道士。”

    秋明笑道:“你这样子出去,明眼人一看就是个假道士,只怕抓到就给人打死了,如何探得了路。不如你假扮个落难的乐师,给人唱上几段,或许能蒙混过关呢。”

    牙虎苦着脸道:“我这破嗓子哪会唱曲呢?而且交州风俗与中原大不相同,中原的曲段,那边听不懂呢。”

    秋明想起在黄飞鸿的电影里面,有一段南曲非常惊艳动人,自己也曾经刷过几次的,他点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段曲子,你听听可用吗。”说完,他轻轻打着拍子哼了起来。

    “飘零去,莫问前因,只见半山残照,照住一个愁人。去路茫茫,不禁悲来阵阵,前尘惘惘,惹得我泪落纷纷。想学投笔从戎,图发奋,却被儒冠误了,使我有志难伸。想学一棹五湖,同

    


    遁隐,却被妖气笼遍,远无垠。还说甚么石烂海枯,情不泯。你看沉沉暮霭,西风紧。南飞北雁,怕向客中闻。平安未报,自问心何忍。空余泪眼,望断寒昏。想我深情博爱,两无能。今日依楼人远,天涯近。从此飘萍和断梗,几许深盟密约,句句都无凭。”

    虽然秋明是在书房里接见牙虎,虽然房门是紧闭着的,可是一曲未了,蔡文姬和来莺儿都撞了进来。她们听不懂粤语歌词,可是曲中三味却是依稀明了的。蔡文姬忍住凭空生出的一点悲意,问道:“此曲何名?何人所作?“

    秋明抓了抓头皮:“此曲名为客途秋恨,至于何人所作……”,他转头问牙虎道:“凭此曲可去交州么?”

    牙虎是听得懂歌中每一个字的,连连点头道:“此曲天下可去,何止交州?”

    燃武阁小说网 anw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