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猛鬼咖啡厅> 第二百九十五章最后的对决
    “我说的没有错,并且你不是一个坏人,如果你本性是坏的,当初就不会救墨轩辕。”我对她说着,见她一时之间没有反应,我接着说到:“而且你也不会在那次杀我的时候,故意将刀刺偏。那二百多人,也不是你杀的,这些我都知道的。”

    “你…当真自己很了解我吗,别开玩笑了。”封印说着,只见她面色突变,直接向着我的面门攻击而来。

    强大的气波将我额前的发吹起,脸上的皮肤瞬间就感受到了一阵压强。见如此攻势,我连忙向后倒去,防止被攻击到。

    面对封印的突变,我是有所准备的,所以并没有被伤到。倒是封印,她仿佛是一头野兽一般,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怒吼,并向我挥舞着抓牙,害我连连败退。

    好不容易在一个关节,暂时控制住了她,我将她的双手制服,身躯贴在她的背上,将人控制在怀中。

    “也许你也察觉到了,你原本想在我离开时实行的那个计划,貌似并没有展开,这座城市并没有被彼岸花贯穿。”我在她的耳边提醒到。

    封印闻言身躯猛然一震,她惊讶呢对我问:“你做了什么”

    “我没有做什么,只是将从岛上带回来的彼岸花给姜老研究了一阵,并且研究出了一种专门对抗这种花的药物。而且,你能将我引开,亲自来制约我,我自然也能将计就计,以身犯险的来制约你。”我对她说着。

    见她还有所不解,我接着解释说:“其实在来之前,我就在房间内准备了一封信。我知道你指的是我与封雪遇见的地方,而不是我与你见面时所在的,那座已经沉没了的c市岛。”

    “墨轩辕会没脑子的跑到我与封雪初次见面的地方,也有可能会去那个海边。但是细心的鬼娘却会选择进我的房间去搜寻,所以我一早就留了信件,让他们带着人,以及姜老研究出来的抗体,找那些水族,询问你们的所在地,并破坏你们的计划。”我说着,能明显的感觉到怀中人身躯的僵硬。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你以为一点点药水,就能破坏掉我那么多的设置吗,要知道,我可是在世界各大城市都埋了种子。”封印强扯着笑意说,目光却暴露了她此时所想。

    “你的不安已经说明了一切,就像我一直说的那般,诛心为主。只有把主干解决掉,那就没什么了,难道不是吗!”我对她反问着,用的确实肯定的意思。

    就在封印极度动摇的时候,只觉得一旁传来锐利的冷锋,我连忙将人放开,并向着一旁闪躲过去。

    站定,我将视线转向攻击方,只见那个白衣男此时正扶着封雪,一脸关切的询问她的情况。随他而来的,是许久未见的安嫣然和绯月这两个龙套。我眼尖的察觉到他们一身狼狈的情况,不由得猜测到他们是经历了一场恶斗,并且还败了。

    我正猜测他们是与谁打斗之时,就听见海面窜起一声,鬼帝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紧接着就是墨轩辕和李雨轩的身影。

    “您怎么亲自来了?”我对鬼帝问到。

    “我也不想,还不是为了我将来的外孙。”鬼帝无奈的说着,不过显然开心多余无奈的,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与另外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再转头看向封印他们,无论从人数还是从质量上来看,我们的胜算都比较大一些。

    “你们放弃抵抗吧。”我对他们说着,没有任何贬低他们的意思。

    “呵。”封印忽然冷笑,她说:“我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的!”

    语罢,只见封雪一招腾飞,身躯便悬挂在半空之中,小小的身躯猛然聚集能量,头顶不一会儿便聚集了一团巨大的雷火之力。

    见情况不妙,我赶忙做好防御。

    当两股力量碰撞,只见天地颤抖,江河逆流,两岸青山绽裂,沙土横飞。可谓是鬼哭神泣,场面好不壮烈。

    就在节骨眼的时候,眼看双方将两败俱伤,只见白衣男忽然起身,将长刃刺向我。我无暇分身,其余两人又分别在对付他人。

    眼看我就要中刀,情况,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只见封印的攻击一下转向了白衣男,男子背后中击,当场一口鲜血吐出,还来不及挣扎,便已经绝了气息。

    然而我并没有时间去看他,因为封印对抗的术法忽然消失了。我的攻击来不及收回,便直接打在了她的身上。小小的身影当即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着远方的礁石撞去。

    在她身躯撞上礁石之前,我迅速的移至,将人扯到怀中。双双落在了礁石之上,看着怀中之人,我几乎颤抖的扶着她,双唇颤抖的张着,竟没有任何的言语,就像是声带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怀中的温度渐渐流失,躯体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有液体滴落在她的脸上,我的眼眶清晰了模糊。

    “你为什么…”我哽咽着,没有将话语说完,不断有水滴滴落在她越发白纸的脸上。

    她苍白无力的笑了笑,声音沙哑的对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封雪,也…也可能是因为我跟她一样……”

    她说着,双目紧紧的闭上,腹部涌出大量的血液,逐渐将她包裹。

    铁锈的气息在周遭弥漫,视线中,鲜红的颜色充斥着眼眶。泪水越发的不可控制,我抱着被血液浸染的身躯,肢节僵硬,甚至,早已失去了感知……

    若干年后。

    当我讲起这段故事,有一个小个头问我:“那那个人最后是死了吗?还有那个白衣人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始终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呢?还有,其他人呢?”

    我笑着摸了摸小个头的脑袋,宠溺的对她说:“其他人都没有事,他们可都是开挂了的。那个白衣人的话,我不喜欢他,所以便没有记住他的名字。至于那个人……”

    我说着,刻意停顿了一下,小个头见此立马纠结的握着自己的小手,目光紧紧的跟随着我。

    我轻松的笑了一下,说:“她现在生活得很开心。”

    “呼~那就好。”小个头松了一口气的说着,模样太过可爱,我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我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关门了,你回去吧,下次再次。”

    “嗯好。”她爽快的答应着,便从吧台前走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我忍不住又一次冲她叫到:“封雪…”

    回复我的,是回眸后,一抹冬日暖阳般明媚的笑容。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