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紫阳帝尊> 第2149章 星空棋局
    老者闭上双眼,丢给杨运之一脸皱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钰乾此次如何……全看他的造化了。”

    老者如此一说,杨运之更加担心不已。

    “前辈,您可一定要救救钰乾,您也是他的老师呀。”

    杨运之紧张道。

    此时,他后悔不已。

    早知如此,他断然不会让宝贝儿子以身犯险。

    他修炼了大半辈子,到的晚年才得此一子,是以对这个儿子格外宠爱。

    他不敢想象,若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他该如何自处。

    老者沉默片刻,抬手一指棋盘,道:“下棋。”

    “呃……好。”

    杨运之闻言,心中暗自一喜。

    老者虽没有明确表态,但既然让他安心下棋,那必然有手段解儿子之危局。

    杨运之手臂一沉,落子。

    落子无声。

    但天狼星域天空之中,陡然风云色变。

    原本是白云朵朵,湛蓝一片的天空,突然变得狂风怒号,电闪雷鸣。

    白云消失的无影无踪,狰狞扭曲的闪电划过天空,掀起隆隆雷声音。

    天空之下,数之不尽的生灵,数之不尽的飞禽走兽,匍匐在地,簌簌发抖。

    来自高天之上的恐怖威压,令得所有生灵本能的膜拜,发自灵魂深处的为之恐惧。

    “嗯?!”

    老者微惊,慢慢睁开双眼,深深瞅了一眼棋盘,面带欣赏之色笑道:“不错,你终于可以执掌三十六颗星辰,如此年纪,如此修为,已经把老火头甩在身后了。”

    棋盘之上并无棋子,偶尔会闪烁几缕星芒,棋盘边缘混沌涌动,似云似雾,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任何都不会想到,在这圣山之上,居然有人以天幕做棋盘,以星辰做棋子,只手摘星,博弈一盘星空棋局。

    一子落下,杨运之颇为满意。

    他谦和笑道:“前辈过奖了。说来惭愧,我耗费一万八百年光阴,才掌握这三十六颗星辰。哪如前辈?只用了两万五千年,便已执掌七十二颗星辰。”

    老者微微一笑,俯视着星空化作的棋盘,道:“厚积薄发,欲速不达。你若如我一般,经历过那么多磨难,今日修为,必远胜于我。”

    “前辈身负大机缘大造化,晚辈自叹弗如。”

    杨运之微微拱手,恭维道。

    老者摆了摆手,正欲说什么,突然目光一凝,他骤然望向星空棋盘某处,眉头一皱,惊异道:“我隐隐感觉有变数将要发生,却又感觉不出变数会出现在何处……”

    “什么变数?前辈,您感觉到了什么?”

    杨运之心里咯噔一声,顺着老者的目光向星空棋盘上望去。

    最终,两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葬神山方向。

    然而,葬神山内静悄悄的,两位修炼界巨头的目光,只在那道光门之前捕捉到一抹绿影。

    “前辈,那是什么?看样子像是一个古鼎的影子。”

    杨运之皱眉思索道。

    老者目光渐渐变得阴沉,良久之后,他方悠悠说道:“但愿不是传说中的不祥之物,否则,整个天狼星域将不堪设想。”

    “前辈,您莫非看清了那道绿光?那究竟又是什么不祥之物?”

    杨运之的兴致陡然被勾了起来,追问道。

    老者道:“但愿是我杞人忧天,我发现最后时刻没入光门中的一物,好像是传说中的应劫之鼎,若真的是,哪怕是我等都无可奈何。”

    杨运之震惊不已。

    他眼皮狂跳,狠狠吞了口吐沫,咂舌道:“不会这么巧吧?”

    “但愿不是吧。”

    老者忽然变得很疲惫,紧紧闭上双眼,不再发一言。

    杨运之忽然想到深入弈帝墓葬中的宝贝儿子,他忽然变得很恼火。

    “可恨,若是我们早一刻发现,断然不会让那只绿鼎穿过光门。”

    杨运之面色阴沉道。

    心思百转之后,杨运之瞅着老者的脸色,试探着问道:“前辈,此次火祖出关后再次闭关,您如何看法?”

    老者沉默不语。

    两人身旁,数之不尽的落叶在飞舞,宛如无数只蝴蝶在翩翩起舞。

    很奇怪的是所有落叶落在地面上后,立刻消失不见,而巨大的树冠上,依然有着数之不尽的枯叶在翩翩而落。

    清泉汩汩,喷涌四溅。

    灵植老药,闪烁荧光,芳香扑鼻。

    那层层叠叠好似山丘似的种植园内,不时传来隆隆雷声,那是只存在于混沌之中的织雷神石,那是四周织雷神藤的养料来源。

    杨运之好生羡慕的望着巨大蜿蜒的织雷神藤,望着挺拔苍劲的落叶梧桐,望着簌簌而落宛如千蝶起舞的落叶,他心中满是向往。

    这里是对面那位老者的小世界,名为落叶世界,在这个小院落里,在这个小世界中,老者便是整个世界的主宰。

    机缘巧合之,杨运之得以结交这位深不可测的老者,每隔三百年前来拜会老者一次,陪老者博弈一盘,随后便离开。

    这么多年过去,哪怕他奋起直追,可与老者之间的差距依然宛若鸿沟。

    小院中静悄悄的,老者双目紧闭,渐渐发出轻微的鼾声。

    杨运之暗自一叹,慢慢站起身,对着老者深深一礼,转身便欲离去。

    忽然,老者懒洋洋的声音自耳畔传来。

    “圣山有圣山的规矩,老火头有心向往星空深处,便由他去吧。在他没有损害圣山利益之前,我不会令他难堪。但他若是越过那道红线……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

    老者慢悠悠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杨运之顿时心惊胆寒。

    他隐隐感觉到,身后盘踞着一头洪荒巨兽,可在瞬间将他吞噬。

    他默默点了点头,径直离开小院。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

    风吹树叶哗啦啦作响。

    老者双手环胸,裹紧了身上的衣袍,他双目依然紧闭着,嘴巴里却呓语般自语道:“人心太贪,队伍不好带了……”

    渐渐地,鼾声如雷。

    ……

    林毅和猥琐龙身在绿铜鼎中,闯过那道光门之后,突然感觉天旋地转,数之不尽的光芒迎面射来。

    紧随其来的是隆隆巨响,好似有无数把大铁锤重重的敲击在铜鼎壁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伴随着绿铜鼎的极速旋转,林毅和猥琐龙被转得头晕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