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第1500章 俄罗斯镇国之宝
    管家汤姆送来的电话,张楠先擦干脸上沾着的水才听什么情况,顺便看了眼丢镜框台上的手表。

    才七点不到。

    “我说,芝加哥什么时候有这么早飞纽约的航班了?”张楠不解。

    “老板,我们没坐飞机,开安保押运车赶回来的。”电话另一头的杰瑞连忙道。

    在张楠陪孩子们玩的时候,属下们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然最好别给他打电话,不然老板会很不高兴!

    买件还不到千万美元的艺术品,显然算不得需要打扰老板陪孩子们玩这家庭时间的重要情况:杰瑞在昨天一开始那个电话之后,就是在生意谈成之后往庄园值班室打了个电话。

    那次值班室告诉他,老板正陪女儿们玩呢,杰瑞就没再往张楠这打电话。

    同时他还不能多问老板是在庄园或是出去了,因为自己用的是普通手机,虽然号码不是杰瑞名字登记,但一旦被有意监控的话,那保密性几乎等于没有。

    在庄园里工作的人在非保密通话,还有同外人交谈时是绝对不能透露老板与其家人的动向的,这是铁的纪律!

    值班人员可以说老板正在“陪孩子们玩”,但不能说是在哪里,就算杰瑞问也不会告诉他,除非是一同跟去的保镖用保密电话联系。

    在哪不重要,知道老板目前处于家庭时间就成了。

    买下东西后打包牢靠,连夜就用分公司提供的押运车运回纽约,张楠这下知道那件圣像真不是一般的珍贵!

    这会对杰瑞等人的行为也很满意——芝加哥距离纽约有近1300公里,一路开回来算上中途加油、休息的时间,这十三四个小时还是要的,也真难为那几位伙计了。

    不过…然并卵。

    “你们先好好休息,我最早也要下午才回来,就这样。”

    用又是一声“嘟”…

    答应孩子们玩到下午再回去,又不是天塌下来的大事,那就得耗到下午,十有**还可能是傍晚。

    管你什么圣不圣像,能有陪自家女儿重要?

    绝对没有。

    ……

    傍晚时分游艇回到庄园码头,张楠同孩子们一回到宫殿般的主宅,就见到杰瑞在等他。

    “老板,经过查阅资料,已经能够确定这次入手的就是已经失踪76年的俄罗斯特克文大教堂圣像,沙皇俄国时期的镇国之宝之一!”

    杰瑞神色不错,说话略带兴奋:很难得了,这家伙看过的宝贝数不胜数,如今能让他这样反应的艺术品已经不多了。

    “东西呢?”

    张楠将孩子们交给米兰达,问道。

    “在您的大书房。”

    张楠这就往一楼的大书房走。

    东西已经开箱,旁边还放着个有机玻璃罩,金碧辉煌!

    圣像,不是立体的塑像,其实就是一副很特别的画:有可能是木质画框底板,杰瑞测量过,高1.09米、宽0.86米,画的是圣母玛利亚和儿子耶酥在一起的情景。

    圣像画很厚,因为除了人物上半身之外,其它地方都被各时代添加的装饰物所覆盖,用的是大量的黄金与宝石。

    各色宝石、珍珠镶嵌,层层叠叠、眼花缭乱!

    张楠仔细看了看这幅圣像画,杰瑞说的没错,上头镶嵌的宝石都至少能值个三、五百万美元。

    这还是单纯的现在标准珠宝价格,还没算上历史价值。

    看了好一会,这才问杰瑞:“我看你对它的评价非常高,这有什么特别?”

    说白了就是问:这玩意凭什么会是沙皇俄国的镇国之宝?

    杰瑞连忙道:“老板,这曾经是俄罗斯拥有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品,虽然作者是谁到目前都还没有定论,但基本上都认为这画出于一名圣人之手。

    这幅圣像最早被放在耶路撒冷,后来又被带到了君士坦丁堡。

    不过很有意思,在1383年的时候圣像突然消失了,然后根据传说,不久之后这幅圣像又神奇地出现在俄罗斯北部的拉多加湖的湖水里。

    后来俄罗斯人在俄罗斯北部的特克文建了一座大教堂专门供奉这幅圣像,从那时候开始,这幅圣像就被称作特克文教堂圣像。

    一直以来在俄罗斯有很多人都相信,这幅圣像有奇特的神力,据说在1613至1614年的战乱中,瑞典入侵俄罗斯的军队甚至在特克文教堂圣像的震慑下主动撤退。

    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为了躲避战火,特克文教堂的教士们将圣像藏匿起来,此后它再也没有出现。”

    “卖主怎么说的?”张楠问道。

    既然买了,那不管真假,这卖主照理都会给个说法。

    “卖主的父亲叫约翰,原本是拉脱维亚当地的牧师。

    按照他的说法是苏联卫国战争那会,有群德国士兵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发现了这幅圣像,他们怀疑这可能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于是将其运送到了拉脱维亚的里加市。

    1944年苏联解放了拉脱维亚,苏联士兵发现了圣像后,马上找当地的宗-教人士鉴定其真伪,找的就是这个约翰牧师。

    牧师认出这是幅国宝级的艺术品,但却告诉苏联士兵,这是一幅不值钱的赝品。

    在苏联士兵放弃了这件‘赝品’后,约翰牧师和他儿子携带圣像登上了一艘前往美国的轮船。

    此后这家人在芝加哥定居,还重操老本行,继续当他的牧师。

    82年的时候老约翰牧师去世,临终前留下遗言说是要家人一定要让圣像重返俄罗斯,重返故乡。

    不过这会他的家庭碰到点经济问题,就这样…”

    “每件古董都有故事,不过我看他们是编故事不打草稿!”

    杰瑞笑笑,道:“是的,老板,我也这么认为。

    那帮苏联士兵就算不懂文物真假,这黄金、珠宝应该还是认得出来的。

    不过老板,故事归故事,这圣像对俄国人而言,重要意义几乎能同琥珀宫相比,在精神层面上甚至超过琥珀宫!”

    杰瑞见过琥珀宫,还见过一大堆二战时德军从苏联掠夺的文物。

    “这件圣像您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俄国人为了它,绝对会付出足够的筹码。”

    自家老板不是非常喜欢圣像、圣柜一类的物件,这个杰瑞清楚。

    张楠的观念历来是家里神佛开大会就不好,更别说再凑上这西方的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