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童养媳的春天> 第三百一十九章 申辩
    传国玉玺之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全应天的人都知道了,不可能刘家的人会不知道,此时又见太子妃亲自来澄清这件事,心中便有了谱,非但自己不再议论这件事,连带的遇上别人议论这件事也很快地制止了。

    王菁从秦王家回去,又赶紧给刘永安写了一封信,主要就是说了玉玺这件事,“父亲是个极明白的,一说就通了,知道有人在背后捣鬼,但别人不知道,殿下还是将这件事写得详细一些,也免得殿下在外头辛苦一年,还没回朝就得了罪人了。”

    刘成方照例是在信没送出去之前先拆开看了。

    他看完不得不承认,都说女生向外,果然是如此了,菁菁一嫁人居然也知道先为丈夫考虑了,还怕他这个当爹的委屈了自己的儿子。说到底,她这是有些不信任自己啊。

    不过,他自己不会告诉儿子媳妇,他偷看了人家的信,看过就看过,之后还是装进信封里,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拆过的痕迹。

    但刘永安看到媳妇这封信,心里就不大舒服了,想他这一年,风餐露宿,浴血奋战,出生入死,如今还没还朝呢,竟然落到陷井里去了。

    他二话不说,连夜将徐清、唐三拳、刘永瑞等一些人全都喊到了自己那边,商量起这事来了。

    徐清:“依我说,殿下还是上一封请罪的折子好了,好好的分说一下这件事。”都说天家无父子,皇上性子又多疑,若要怀疑太子将传国玉玺给昧起来了,之后父子相疑,苦的可就是他们这一批先站对的人了。

    其实,他也不想那么早站对,可是当时眼瞧着皇帝已经倒是湖州,不省人事了,不站队也不行啊,可没有想到皇帝福大命大,没多久居然好了个差不多,若是追究起以前的事,他可不希望自己像刘永辉一样,出力还不讨好,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在他看来,当初虽然是顾氏作死,但是刘成峦和刘永辉一直站在刘家这一边的,若刘成方当时肯出面管一管这件事,又怎么会闹到现在这种份上。

    唐三拳却道:“去大都的时候,我可是亲自跟着太子殿下的,咱们就那么三千人,跑到那些没人烟的地方去,怎么就没人觉得咱们这样做太凶险了,也没人担心咱们性命不保?现在杀死了狗皇帝,倒开始找事了?狗皇帝整天醉生梦死,自己知不知道传国玉玺在哪儿还是两回事,况且太后和皇后又支持太子,早带着人去了别的地方,兴许早把玉玺带走了呢。”

    刘永安想了想,并没有给他爹专门为玉玺这件事写奏章,而是给他媳妇写了一封信。

    信中说:清者自清,我是父亲的儿子,他信任我肯定比外人多,根本不需要我来自辩。

    我自问这一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尽心尽力,虽然没能得到玉玺,但我却把人员的伤亡降到了最小。

    我当然知道玉玺的重要,几乎将上都给翻了个底朝天,其实狗皇帝早在我进入大都的第一天就死了,但是为了找玉玺,我们的人不得不在大都多隐匿了半个月。你应该记得,之前我让老七给你介绍过一个易容的高手,杀了狗皇帝之后,我便乔装成他的样子,将上都翻了好几道,根本没有玉玺,狗皇帝早把玉玺弄丢了,不过是没敢声张而己。

    若不是因为这狗皇帝当年觊觎你的美色,我也不会想着杀了他,如今天下已经太平,我记得卿卿的志向是吃遍天下美食,我回去之后便带你和咱们的孩子一起离开算了,父皇愿意把江山交给谁交给谁,我只有你就够了。

    我这个人本身是没有什么志向的,当初考进士不过是为了乔家表哥是状元,怕我没有功名你不肯嫁我会到京中来,不过是当年我求着王三保将你记入王氏家谱的时候,和他有过约定,必须要在京中呆够三年才能离开,不然我肯定早考完就在京里打点好,远远地外放了。

    你或许不会知道,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意,并不是高官厚禄,也不是加官进爵,更不是一步登天,而是能给你和孩子一个幸福的家,可以过是随心所欲的生活罢了。

    若不是舍不得爹和娘,我早带你和俩个孩子,选一处世外桃源住着了。

    当然,刘永安的信还没到王菁手里,照例又被他老爹给拆了。

    看!这就是引以为傲的儿子,真是白瞎了父母把他养这么大,辛辛苦苦地培养!

    一直看到最后一句,他爹心里才稍微好点。

    选一处世外桃源?

    儿子都四十岁了,怎么还这么天真?

    真让你呆到深山老林里啃树皮吃野草试试看!

    刘成方心里恼怒,便控制不住生出想换个继承人的想法,不过马上又被他自己否决掉了。

    刘永安不仅是嫡,更是长,在军中的威望,别说是他的俩个弟弟,就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见得比他做得更好。

    “口是心非,无非是哄媳妇罢了。”刘成方这么评价儿子道,“就连朕这个做老子的,都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名是假。”

    其实刘成方心里是有些怪儿子没找到传国玉玺的,本以为是儿子做事不稳妥,先杀了鞑子皇帝没找那传国之宝,现在才知道他不仅找了,而且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心也再多的火气也只得按了下去。

    “说不定是被人偷偷拿去给了新立的昭宗也说不定,休息一年半载,再去找也是一样。”刘成方这么安慰自己道。

    至于长子的这顿牢骚,估计是行军打仗时间长了,回来让他在帝都呆上两年,享受了荣华富贵,他会不想当太子?

    刘成方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就是王菁,看了这封信,也觉得刘永安不过是花言巧语哄着她罢了。

    不过好听的话人人爱听,她当然也不例外,况且两个成亲这么多年,他身边一直干干净净,就是在北地这一年,也用的侍卫,连婢女都没有。

    王菁这么一想,心底便十分的柔软,不由也更加期盼刘永安回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