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海贼之最恶新星> 第014章:命运使然
    多少年了,我都快忘了你了,记忆中你那么弱小,眼睛里流露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绝望。

    现在呢?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希望。

    你还是走上了同样的命运,革命军真的值得你托付吗?

    林厉振臂一挥血浪翻滚,将马尔科与艾斯击飞,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姑娘。

    “林厉……”

    克尔拉知道自己不是林厉的对手,但对方并不反抗,任由她攻击。

    此时此刻望着林厉那双复杂的眼睛,克尔拉反而迟疑了。

    老实说林厉对他有恩也有仇,当年在沙漠小岛上正是林厉的漠视,使得她成为奴隶。

    但最后也是林厉亲自解放奴隶,这才使得她重获自由。

    当时林厉只是一个路人,两人没有任何交集,举手之劳的时候都没有动手,不救她有错吗?

    然而林厉进攻马力乔亚,想要救的人也不是她,但她终究是受到林厉的影响才逃出去的。

    恩惠?还是仇恨?

    恩恩怨怨,谁,又分得清呢?

    林厉将马尔科与艾斯打飞,却没有对她动手,明显是已经认出她来了。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也是挣扎难过。

    如果林厉认不出她,她还可以全力而战,但现在,她真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你长大了呢!革命军是你可以托付终生的吗?”林厉感叹着命运的神奇,也期盼着自己的命运,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克尔拉知道林厉不会攻击她,也就放松下来,坚定的说道:“革命军使我新生,点燃了我的希望,哪怕是为革命军战死,我也在所不惜!”

    林厉点点头。

    在所不惜……

    好一句在所不惜!

    这时一名身披海军军袍的男子正朝着他们走来,看军衔是个中将。

    林厉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嘛。

    中将级别的军官不用十秒林厉就能宰了他,应该被严令禁止靠近自己才对。

    “古尔塔,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海军中将盯着林厉问道。

    古尔塔?

    林厉看了看海军中将,眯起了眼睛。

    瞬间,林厉动了……

    伸手运用暗暗果实的能力,将海军中将拉扯过来,指甲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伤口。

    品尝完这位海军中将的血液,林厉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原来是你啊……”

    海军中将爆发武装色霸气顿时脱离开来,怒声吼道:“这些年你到底在干些什么?”

    林厉对他冷漠一笑……

    原来穿越之初,原本身体的主人叫做古尔塔,这个海军中将便是原本身体主人的表哥。

    可惜古尔塔的父母死在早,而海军中将的父母又不愿意管这个拖油瓶,以至于林厉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小流浪汉。

    “我做什么跟你,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除了流的相同血脉,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

    养大于生!

    但林厉从来不曾受过他们的恩惠,这位便宜表哥,凭什么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

    穿越而来的时候一身衣服破破烂烂,他那时候才是个五岁的孩子。

    不管怎么说,他们能对一个五岁孩子这样,林厉也不念他们什么恩情。

    再说了,林厉本就对他们没有什么感情。

    而且,原来的那具身体,早已经被林厉舍弃。

    这份血脉之间的关联,也已经断了。

    “你知不知道父亲母亲因为你受到多大牵连?当你进攻马力乔亚之后,海军恨不能将家里翻了底朝天。

    这些年家里人一直因为你而受到歧视,这些你都知不知道?”

    海军中将很是激动,将这些年所有的不悦都呐喊了出来。

    声波见闻!!!

    瞬间林厉一记肘击将他打倒在地,抬起腿俯视着他说道:“关我,屁事?”

    “嘭!”

    海军中将的脑袋就像是一个大西瓜,被林厉一脚踩烂。

    这哥们自己找死,林厉索性也就随了他的心愿……

    “克尔拉你没事吧?”

    混乱中萨博杀出人群,来到克尔拉面前关心的问道。

    克尔拉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没事,我不会杀死她的!但你就危险了!”林厉一记鞭腿将萨博扫到在地,冷酷的说道,

    难到自己的威慑都下降到这种地步?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群小兔崽子纯粹是自己找死!

    “嘭!”

    克尔拉一张小手按在林厉的肩膀上,将他丢了出去。

    见到林厉不反抗她,克尔拉脸红的说道:“不许你伤害他!”

    心上人吗?

    林厉笑了笑没有回话。

    “克尔拉你快让开,你不是林厉的对手!”

    “不,我不走!我离开他便会杀了你的!”

    林厉爬起来坐在地上,无语的看着他们两个对着自己秀恩爱撒狗粮。

    真是够亲密的!

    “算了!你们两个都滚吧!”

    林厉转过头,突然对另一个女孩感兴趣了。

    蕾贝卡冲破人群,来到了林厉面前,单手持剑一身戎穿。

    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怎么样?作出选择了吗?”林厉微笑的看着她问道。

    亲手杀了她全家,血海深仇,你,能放下吗?

    回答林厉的是一把长剑……

    剑锋划过,林厉的脑袋浮在半空中,开口说道:“果然,你还是放不下仇恨!那么,你也该死!”

    连武装色霸气都没有凝聚出来,林厉真搞不懂她脑子得蠢到什么程度才敢过来攻击自己。

    铮……

    剑气划过,斩断了林厉伸向蕾贝卡的那只手。

    “不可以欺负小孩子哦!”耕四郎将剑抱于怀中,一步步向着他们走来。

    “呵呵!”林厉冷笑的看着他说道:“当年在伊斯坦布,你还是个孩子吧?奥利维斯的后人,很不错!”

    当年林厉用可奈威胁奥利维斯的时候,人群中耕四郎也是在场的,双方都没有想过今天会以如此这般模样再见。

    耕四郎面对林厉的冷嘲并没有生气,笑着讲道:“我比你年长,而且当年你不也是一个孩子吗?只不过没想到你竟然会有如此成就!”

    “蕾贝卡拜你为师了吗?真是她的福气!不过你的另一个弟子,罗罗诺亚·索隆却被我杀死了,一脚踩碎脑袋,很残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