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东方芸妃这话,陈楠先是一愣,随即神识往草屋中一扫,便忍不住大笑起来。

    此时此刻,他没有了永恒大帝的威严。

    这些年来,他神识遍布诸天,找遍了万界,也没有丝毫线索。

    不曾想,这些人全都近在眼前。

    只是这东海紫霄宫,乃是四极世界的中心,龙脉之地,任凭自己修为绝世,也难以在远处探查清楚。

    “你们故意在此躲我是吧?”

    伸手在东方芸妃臀部拍了一下,陈楠哈哈大笑着往茅草屋走去。

    “不是躲你,我们只是想看看,你如今成了这诸天万界的主人,是不是就把我们这些糟糠之妻给忘了。”

    陈楠还未进屋,里面便传来李晓的笑声。

    不过她话音刚落,立刻便响起了反驳之声——

    “去掉那个们字,老娘可不是他的女人,之所以待在这里,纯粹是跟你们一起修炼而已。”秦依萱不屑的声音。

    紧随其后,蓝雨琴也说道:“就是,说你自己就好,别把我们全给圈进去。按理来说,我是他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终生为母,比你们全都高出一个辈分。”

    易小雨也表示赞同道:“对对对,这关系得理清楚。虽然我曾经想泡他,可终究还没成功,也只能算他学姐而已。”

    “你们慢慢理关系,理清了再出来。”

    韩玉婷得意一笑,拉着霍欣雅的手就往外跑,笑道:“欣雅我们走!他们这些老年人就是矫情,人家没来时天天思春,现在人来了,他们又装上纯了。”

    霍欣雅噗嗤一笑没说什么。

    而蓝雨琴和秦依萱则翻起了白眼,大家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若非修炼能永葆青春,恐怕早就化成了枯骨,而这两个丫头就比他们小了几岁而已,居然就敢笑话他们是老年人……

    最郁闷的当属易小雨。

    当年读书的时候,她虽然是学姐,可也就大了几个月而已,眼下竟也被韩玉婷给归类成了老年人。

    相比于她们的郁闷,李晓则是焦急万分。

    看到她们两个往外冲,也急忙撒丫子就追,嚷嚷道:“你们慢点,别跟我抢老公,我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韩玉婷和霍欣哪里会听她那么多,直接冲出门去,扑进了陈楠怀里。

    苏艺璇和东方芸妃在一旁看着,也不由得苦笑起来,陈楠这家伙的女人缘实在太好了,以后一大家子在一起固然热闹,可争风吃醋的事

    


    情,估计也少不了。

    看他们凑在一起甜言蜜语,亲热的不行,东方芸妃有些看不下去了,跺了下脚说道:“陈小楠!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清清经常来这里看她姐姐,为什么没告诉你这里的情况?”

    陈楠耸耸肩:“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你这妖孽不让她说的。”

    “哼!”

    东方芸妃上前两步,双手叉腰瞪着他:“那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她说?”

    “嘿嘿……”

    陈楠有些心虚的笑了。

    “我就是想要看看,我们在你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位置,看你多久能找到我们,没想到你居然……哼!”

    东方芸妃语气上虽然显得有些生气。

    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包括自己和现场所有女人在内,陈楠肯定是爱的,只是这种爱,永远都无法跟苏清清,以及叶依依相比。

    如果这些年陈楠找不到的不是她们,而是叶依依,或者苏清清,估计他找人的方式就不是用神识搜寻,而是上天入地亲自去找。

    不过,尽管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心里不是最重要的,但她们也满足了。

    毕竟,这个男人实在太讨女人喜欢了,想抢他的人很多,能有自己一席之地,就已经值得庆幸了。

    这时苏艺璇说道:“对了陈楠,前些天我路过紫霄宫前山,发现一名弟子与你一位故人长得极其相似。”

    故人?

    陈楠沉思了片刻后,问道:“莫非是神镜?”

    “看来你还有点良心,没把人给忘记。”苏艺璇笑道。

    陈楠苦笑着摇摇头:“当年她不止一次救过我的性命,为了保护我,前后死了三次,此情此意,我陈楠无以为报,莫说是几百年,就算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神镜这个名字也永远刻在我心里。没有她神镜,就没有今日统帅万界的永恒大帝!”

    陈楠感慨不已,与苏艺璇一同来到了紫霄宫前山。

    神镜当初作为护心镜,挡住雅典娜一击之后,便只剩下一缕残魂去转世重修,如今已是好几百年过去了。

    苏艺璇领着路,众人来到了一座小院。

    陈楠站在虚空之中,俯视着院中那个单薄的身影,莫名的有些心疼。

    若非遇上自己,她的命运又岂会如此坎坷?

    “你是?”

    当陈楠降落在院中时,女子疑惑的看着他。

    她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熟悉,可是却又完全想不起

    


    来。

    陈楠没有说话,一指点出,永恒神力打开了她前世被尘封的记忆,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未语。

    “你……”

    神镜张了张嘴,脸上满是激动,一肚子的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千言万语并作一句话:“你终于来了。”

    陈楠点头:“来了。”

    神镜笑了,可笑着笑着却笑出了泪水:“前面三世,我未能得到你的心,不知这一世,可有机会?”

    陈楠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目光投向远方。

    只见叶依依与苏清清一起,领着众女飞身而至。

    在她们身后,公孙雨蝶,江小米,楚温柔,花姑子,柳甜甜,韩玉婷,紫韵,欧亦菲,姬月神,以及苏蝶衣等等一群老婆,全都满脸坏笑的看着陈楠和神镜。

    “你们怎么来了?”

    陈楠手抚额头,满脑子黑线。

    苏清清笑嘻嘻说道:“傻蛋……不,天帝夫君,狂族那边传来消息,狂尘韵以族内第一的修为,成为了新的狂族族长,后天正式受印。”

    狂尘韵?

    这个名字陈楠当然记得,那个化名叫云尘的假小子,虽是女儿身,却巾帼不让须眉,当年还跟自己一起并肩战斗过。

    “回头准备一份贺礼,后天咱们一同去祝贺。”陈楠说道。

    这时叶依依上前说道:“师兄哥哥,师父也来消息了,如今雅风师姐复活,他老人家也终于想通了,决定于五天后大婚。”

    陈楠先是一愣,随即疑惑道:“那不死鸟呢?”

    “师父的信上没说,不过据送信的人说,师父好像是准备同时娶两个。”

    陈楠点头道:“这样也好,省得他一天到晚没事总去嫖。”

    “大事不好了!”

    正在众人议论之际,突然一道惊呼声传来。

    赵寒满脸惊慌,旁边还跟着华仙儿,两人都是急匆匆的朝这边赶来。

    如今赵寒身为道祖,乃是天下修道者的祖师,修为盖世。

    而华仙儿魔法修为举世无双,被称为法尊。

    就这两人来说,平常就算泰山崩于眼前也不变色,可眼下竟如此惊慌,可见的确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

    “何事惊慌?”陈楠也皱起了眉头。

    他很清楚,能让道祖和法尊如此慌乱的,必定不是小事。

    赵寒脸色极其的难看:“是逝水兄,这家伙写的那本《校花的贴身狂少》要完结了,

    


    马上就没书看了!”

    陈楠一听恍然大悟,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兄弟,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我早已打听清楚,独孤逝水新书《都市之至尊修仙》即将上线,于2017年11月11日发布,到时直接在qq阅读搜索独孤逝水或者书名就行。”

    “原来如此,可他为何要定在光棍节发书?”

    “据说是为了给天下单身人士一些温暖。不过依我看,这货纯粹是懒惰,想休息一段时间再写。”

    “那他这新书具体写的什么,可有内幕消息?”

    “我看了几章存稿,是个修仙天才穿越到现代都市,然后开始了各种装逼各种打脸各种泡妞的故事,感觉比咱们的故事还要爽。”

    “这么说,逝水兄这新书是要吊炸天了?”

    “不仅如此,据他本人所说,这新书和咱们还会有些联系。”

    一直沉默的华仙儿,此刻都忍不住激动道:“如此看来,我也一定要去看了。11月11日光棍节是吧?我等着他发书!要是写的好,我嫁给独孤逝水做小妾!”

    “靠……”

    陈楠眼珠子翻了翻,不想说话。

    他纵横一生,阅人无数,可实在没想到作者会跟他抢女人。

    赵寒在一旁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也听说独孤逝水法力无边,而且帅炸天,可实在没想到魅力竟如此之大。

    正在众人因为独孤逝水新书的消息而激动之际——

    “哥!哥!”

    石凡真双手拎着一对大锤子,火速往这边冲来。

    陈楠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我刚从极北苦寒之地闭关出来,发现那百丈冰川之下,封着一个人,而且我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蕴含着一股极强可怕的力量,恐怕不弱于你。”石凡真焦急道。

    陈楠一听,脸上反而露出了最为真心的笑容。

    他抬头目光眺望北方,喃喃自语:“历尽千劫,受尽万难,受千世轮回之苦,你终于要归来了。”

    一听这话,无论石凡真还是赵寒,尽皆疑惑的看着他。

    可是陈楠却并未回答,只是笑了笑,眼神里透着欣慰,就仿佛在等待一个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归来似的。

    然而在场其他人,心里却都满是疑惑,冰封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全书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