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逍遥道决> 第四十四话 道宫来人 杨凌公子
    “九玄道木。。。”

    紧紧的抱着沉睡的释情,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四个字,叶一飞此刻还承受着灵魂中传来的刺痛,那只黄级瞑命神犬对他的创伤,到现在也才好了大半而已。

    现场除了叶一飞外,还有一位最伤心,那就是从混乱战场飞回来的鼠王,刚刚跟龙皇几位兄弟重逢,可转眼间,他的大哥,二姐,还有三哥全被黄天封印了,紧接着老主人出现了,本来让鼠王的内心好过了一点,但是,转眼间老主人又离他而去,这叫他一头神兽如何承受住这接连的打击啊?

    人们常说,谁谁谁禽兽不如,谁谁谁是个大叛徒,关于忠诚度这个问题,有时候人真的不如禽兽,人是善变的动物,所谓的忠诚不过是建立在一种利益关系之上的,如果有一天利益不存在了,那么忠诚度也就不存在了,谁会傻乎乎的为一个毫无价值的人服务呢?

    然而有些神兽就不会,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不管对方能不能持续给它带来利益,它还是一如既往的忠诚,不离不弃,鼠王就是如此,虽说镇元尊主没有奴役他,也没有奴役龙皇三位神兽,但他们四位都是跟随着尊主一路走过来的,可以说鼠王他们对镇元尊主的忠诚,比奴仆都不差丝毫。

    老主人走了,却在最后时刻,让鼠王跟着现在的叶一飞,他不仅听进去了,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鼠王本就知道他老主人转世了,却没想到叶一飞就是那个转世之人,那么让他跟着叶一飞,一点隔阂都没有,他以前如何听从老主人的话,那么从今往后,他也会如何听从叶一飞的吩咐,这可跟主宰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九玄道木到底是何物啊。。。”

    叶一飞仰天一声长叹,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九玄道木,可惜他连这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仅仅知道名字而已。

    “去神界,那里肯定能找到记载。”

    鼠王开口了,他现在是真心开始替叶一飞考虑问题了。

    “对,对,去神界。”叶一飞扭头看向鼠王,眼神猛然一亮,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抱起释情就站了起来。

    “断刀老哥,麻烦你通知无天等人,将始祖厚葬吧。”叶一飞转过身对着身后的断刀神主说了一声。

    商戎华之死,断刀道主就在现场,他看到了整个过程,也知道对方是死在了大限上,他虽然不知道不灭之灵是啥,也不知道天道为何会出手抢夺叶一飞的东西,但这些都重要了,重要的是逝者为大,入土为安才是当务之急。

    呼~

    交代完一切后,鼠王那只巨大的爪子轻轻一挥,叶一飞二人就被直接抓起,放在了自己头顶上,虽说是头顶,但对叶一飞来说,就如同一片辽阔的丛林,怪只怪鼠王的本体太过庞大了,大到了连星辰都跟尘埃似的。

    轰~

    一声巨响,就看到鼠王冲天而起,一头就撞碎了虚空,整个身体瞬间冲入混沌源界内,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西华城中易风等人,面面相觑。

    “走吧,回去吧。”易风叹了一口气,此刻的他,依旧是满脑子疑惑,这一日的变故,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尤其是这场旷世大战,他看的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对于释情陷入昏迷一事,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回归家族,如实禀报。

    至于魂族大长老等人,在大战结束后,就不见了人影,显然是躲藏了起来,现在的他们,可是整个天地的公敌,根本不敢现身人前,否则整个神界的高手都要来灭杀他们了,而从异面世界来的那十位高手,则是原路返回了家乡,不敢再做停留。

    无天,斩老,骨老,通天等人,在接到断刀道主的讯息后,直奔西华城,一个个在见到商戎华后,全部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始祖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长辈,更是领路人,尤其是断刀斩老他们,年幼时就跟随在始祖身边,潜移默化下形成的感情,绝非常人可比。

    商戎华被众人送回了洛霄城,并通告整个人族,然后举族同悲,在洛霄城举行了一场浩大的丧礼,无论是规格还是规模,堪称无双,最后将其葬在石庙后面,一代惊艳之辈,就这么退出了历史舞台,她的是非功过,唯有留给后来人来评判了。

    人族举办丧礼之时,坐在道台上暗中关注仙界的道祖大佬们,这才知道神界之人尽数离去,紧接着其他族群的武者,纷纷从小世界中走出,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生活。

    混沌源界,没有天地法则,也没有天道规则,唯有那不断翻滚的白雾,千万不要小看这雾气,每一滴都沉重如山,能在这里行走的,唯有道祖级别的高手,除非你有道器神甲,否则的话,光混沌元气的压力,都能活活将人挤压而死。

    盘腿坐在鼠王头顶,叶一飞一点都感觉不到混沌元气的压力,之所以毫无压力,明显是鼠王隔绝了混沌元气,否则的话,叶一飞就只能穿上神甲了,至于释情则是躺在叶一飞的金丹中,他可不希望对方再受到一丝伤害。

    举目望去,四周的白雾被鼠王野蛮的撞开,此刻的飞行速度,早已达到了一种无法计算的地步,回头间叶一飞隐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的椭圆形球体,悬浮在茫茫的混沌元气之中,然而也就惊鸿一瞥之下,就再也看不见了,只因鼠王速度太快了,那模糊的球体,正是仙界。

    不过让叶一飞震惊的是,他们此刻的速度,远远不是极限,因为他感觉到鼠王依旧在不停的加速,似乎没有上限似的,当初易风他们从神界赶到仙界可是用了数年之久,然而以鼠王的飞行速度来看,要不了多久就能抵达神界,这就是境界之间的差距。

    本以为要飞行很久,没想到茶盏功夫,一堵辽阔到根本看不到边际的金色屏障,如同一面巨型的大墙,就已经出现在了极远处,一道道宏伟的金色纹路,接连天地,好像游龙一般,在大墙上游来游去,壮观不凡。

    如果把视角放在极高的高空中,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城墙,而是一个比仙界不知大多少倍的球体,金光璀璨,照耀八方。

    “神界到了。”

    鼠王话语未落,就已经带着叶一飞来到了神界屏障之外,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一道笔直的身影,就站在屏障之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那洁白如雪的道袍,连一个花纹都没有,简单而朴素,唯有左胸口处,绣着一个字:道。

    当鼠王见到来人后,身影瞬间一顿,好像对方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一般,让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叶一飞猛然站起身,抬头望去,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后,所有目光瞬间就被那个道字所吸引,就好像这个字是一个黑洞一般,吸收一切目光。

    哗~

    当所有目光被那个道字吸引后,叶一飞只看到一道惊天的刀光,从天地的尽头极速劈来,那刀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劈开了一切虚空,瞬间就到了叶一飞头顶,那强悍的刀光,根本不是他能避开的,直接从他身体上一掠而过,这一刻,叶一飞不仅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就连精神意识都好像被劈成了两半似的,极其的不舒服。

    哗啦~

    天地破碎的声音传来,叶一飞脑海中的画面消失,视觉重新回归正常,不过这一次,他看清了那个字,仅仅只是一个道字,毫无出奇之处。

    “嗯?错觉?”

    叶一飞完全可以肯定,他刚才看到的那道刀光,绝对是这个道字发出的,不过并非是真实的攻击,而是一种刀意罢了,武道修为达到一种高度,完全可以将自己的武道,通过文字或是图案表达出来,这个道字明显就是某位强者用自己的道写出来的,只要外人观看,就会被带进那种意境中。

    “叶兄,别来无恙~”

    一道淡淡的话语,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响在叶一飞耳边,让他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正微笑看着他。

    “你。。。你。。。杨兄?”

    叶一飞在见到来人后,完全愣住了,无论他之前想象力如何丰富,也无法想到面前之人,竟然是一位故人,还是一位凡间的故人。

    英俊潇洒的脸庞,器宇不凡的神情,眉宇间还带着一股书生味,正是凡界落霞宗弟子杨凌。

    “你不是已经。。。”

    当年叶一飞在凡界参加血色历练时,遇到的对方,还跟对方一起闯荡烈火星辰,并联手击败了司马羽,他印象最深的是对方拥有变异灵魂--双魂同体,也就是一个人拥有两个不同的灵魂,极其怪异,不过后来大祭司攻打过来后,落霞宗就覆灭了,叶一飞只认为对方跟落霞宗一起陨落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修为高深莫测,已经是道祖修为了,这就让他无法理解了。

    “已经死了对不对?”杨凌微微一笑,一点都不避讳,好像叶一飞把他当成死人,根本就不生气似的。

    “道宫之人?”

    就在此刻,鼠王眼神一凌,当他说出道宫二字后,竟然开始暗中蓄力,如临大敌,这就让人不解了,堂堂十一阶高手的蠹豸神鼠,竟然忌惮眼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