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雇佣兵之黑曼巴小组> 第五十张:尿,也是可以救人的良药!
    炮火的持续轰炸,让整个地面的温度仿佛都已经上升到了极限。持续的爆炸声几乎可以让人的耳膜严重穿孔。

    隐蔽在弹坑里的黑曼巴小组,此时每个人的耳朵都已经处于短暂的失聪状态。凡是有战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战场上的炮击百分八十并不是直接命中造成死亡的。

    在这种大口径火炮的持续轰炸下,隐蔽时必须让自己的腹部离开地面一段距离,嘴巴要处于张开呐喊的状态,否则很容易被炮弹的冲击波造成内伤甚至死亡。

    在这种黄沙漫天的状态,即便是带着防尘盔张开嘴巴也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黄沙总是无孔不入的,这种坚硬的颗粒物被直接吸入肺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痛苦总比死亡来的划算。这个世界上有不怕死的人,却没有平白无故就不想活的人。

    黑曼巴小组此时,意识因为炮火冲击波冲击的原因已经有些模糊。他们已经分不清地面和天空的位置,黄沙漫天、天旋地转加上巨大的爆炸声已经将他们的抵抗能力提升到了极限。

    他们只能祈祷,祈祷麦黑的炮兵感觉把炮弹打完,赶紧结束这种炼狱似的煎熬。

    一切的一切,时间过的太慢。一切的一切,再慢也已经结束!

    炮火、爆炸声渐渐平息,沙尘也终于慢慢的尘埃落地。烈狼从黄沙中伸出了头。他狠狠地晃了晃脑袋,还顺带着给了自己太阳穴两拳。可是,这并不能让他眼前的天和地停止旋转。

    他的眼前不远处,有人!那是军的士兵!

    烈狼尽可能的想呼叫自己的战友,但是他怎么努力好像就是开不了口。他还想找自己的枪。可是,他根本不能确定枪在哪里。

    好在,烈狼眼前的那几个军士兵并不比烈狼的情况好到哪里。丢盔弃甲不说,他们站立的身躯东倒西歪的比烈狼更严重。

    烈狼的手摸到了他的右腿,摸到了他的军用匕首,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拔出匕首,一步三晃的朝着眼前的军走去。

    他不能给自己和他的兄弟们留一点点隐患,只要他还能动,他就得挺下去。

    烈狼还没有走到军跟前,已经有两个军士兵倒了下去,烈狼知道他们死了。他们是被炮火活活震死的。这种情况下,无论你是谁,只要你倒下,可能就是永远都没有机会再爬起来。

    烈狼手里的刀,像是电影里的慢放镜头一样,缓缓的架在了军士兵的脖子上,这不是艺术,这是他此刻真实的速度。他的速度真的很慢、很累。可是,就是这样的速度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是可以杀人。

    血,从美军的喉管里喷射而出。不知道是不是烈狼的直觉,在这一刻对手的血比往常更加充满活力,他的刀锋过处,每一次血液从伤口里喷射出的距离都是很远很远。

    一个…………………两个………………………三个!

    烈狼身上的沙漠色迷彩服已经被血液浸透,他握着军刀的手在发抖。而且,他能感觉到他的手此刻很黏、很黏!血液流出人体后,确实可以给人这种触感。只是烈狼第一次感觉这种黏糊糊的东西和自己居然如此接近。

    他想睡,他太累了!但是他不能,至少他在没把他的兄弟和雇主带出险境的时候,他不能睡,更没有资格睡。

    烈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摘掉了头上的防尘盔,他大声喊着,自己战友的名字,他知道他喊出来了,声带的震动提示着他自己,他还能说话。但是,他慢慢注意到他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如果,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喊什么。那么其他人能比他自己好到哪里去呢?

    烈狼开始疯狂,他疯狂的巴拉着自己身边每一片沙土,不可否认这一刻他是绝望的,这么猛烈的炮击,不是靠着单纯的作战经验就能够安然无恙的。

    如果是因为他本身的冒险,让他这帮生生死死的兄弟血染疆场,那他就是罪人。他犯的罪太大,大到他来生可能都没有办法去弥补。

    “出来啊,都他妈出来啊。一帮偷懒的狗崽子。都他妈别吓我”。烈狼一边扒拉着黄沙,一边在心里疯狂的呐喊着。

    泪连着血,从烈狼脸颊划过。他腾不出手来擦!

    也许是多年的情分真的有感应,也许是被埋在沙土里的这些勇士慢慢反应了过来。烈狼身边的沙土开始有了反应。

    一个、两个……………几个熟悉的声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烈狼坐在地上,挥着双拳狠狠地抬起,又狠狠的锤下。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眼泪、鲜血、狂笑,在这片从疯狂到死寂又到生机重现的土地上勾勒出了一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画面。

    六个铁打的汉子,紧紧的搂在了一起。他们哭,他们笑,他们互相搀扶着。这一刻太伤感,这一刻又太激动人心。这一刻太粗狂,这一刻又太温馨。

    麦黑和人质呢?烈狼第一个从团聚中的画面中跳了出来,他大声的向身边的兄弟问起,但是得不到回复。其他几个和他一样,耳朵都已经听不到了。他只能像打哑语一样比划着。

    雷公第一个明白了烈狼的意思,拽着山魁和大头连爬带滚的朝着自己刚刚爬出来的地方,爬去。三个人向刨土豆一样,从沙堆里把麦黑和凯特连拉带拽的拎了出来。

    雷公摸摸了两个人心脏,又量了量两个人的鼻息。确认了两个人还活着后,对着烈狼示意。

    得从这离开!这是烈狼完全反应过来后的第一想法。可是,几个晃晃悠悠的人怎么能带走两个还在昏迷的人呢。得让两个不争气的家伙赶紧醒过来。

    烈狼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麦黑和凯特的身旁,对准了两个人的脸后,拉开了裤子拉链。一泡滚烫的热尿倾泻而下,直直的浇在了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脸上。

    可惜,麦黑和凯特刚刚有点反应,烈狼的尿就完事了。这么久的战斗,他体内本身就已经缺水,尿液自然多不到哪里去。

    烈狼对着其他几个正吃惊看着的几个人示意,让他们学他的样子,朝着麦黑和凯特进行尿液射击。

    黑曼巴其他几个人明白了烈狼的意思后,大笑着站成了一个圆圈,解开了裤子拉链,尿液再次喷出。量大,射击范围也不小。

    麦黑和凯特几乎是同时被尿液浇醒,他们坐起来潜意识的从各自脸上抹了一把,放在自己鼻子旁闻了一闻。随即,愤怒的指着黑曼巴小组咒骂道。可惜,黑曼巴小组暂时只能看见他们的表情,却听不到他们声音。

    骂吧、骂吧,能活着就已然不易,谁还他妈管你骂什么呢!烈狼心里想到。

    黑曼巴小组和麦黑,两个人一组轮换着架住已经失去了右腿的凯特,按着麦黑的指引朝着归途的路程上走去。

    他们走的很慢,因为实在是快不了!他们身后的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军随时会再次派出追兵过来追击他们。

    好在,烈狼的运气并不算差。他除了兄弟,还有女人。那个他深爱着的聪明伶俐的叫安娜的女人,此刻像女神一样带着麦黑的警卫排从烈狼他们的对面开着车迎了过来。

    这一刻,烈狼真的想感谢上苍,老天对他简直是他溺爱了。给了他一身本事,给了他几个可以换命的兄弟,还毫不吝啬的给了他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

    安娜看到烈狼的那一刻,从行驶的车上跳了下来,朝着烈狼跑去。她要给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男人,一个吻。还要给他一个能够让他兴奋的消息。

    可是,当安娜扑倒烈狼怀里,喊着烈狼名字的时候,她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此刻却什么也听不见了。无论她用多大声音,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听不到。

    他们只能拥抱,用最直观的方式,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车队,再一次行进。黑曼巴小组终于可以在颠簸的车上,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当烈狼从睡梦中醒来时,他发现除了趴在床边熟睡的安娜,其他的环境都和出征之前完全不一样。

    烈狼的动静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安娜,两个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泪水已划出。这是烈狼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哭,哭的像个孩子。

    “这是哪里?我的兄弟们呢?”烈狼对着安娜问道。

    “这是麦黑另一个备用基地,原先那个地方待不下去了。”安娜回答道。

    “意料之中的事情。国佬不好惹。”烈狼自言自语道。

    “亲爱的,你听得见了?我没做梦?你真的听得见了?”安娜捂着嘴,看着烈狼的自言自语兴奋道。

    烈狼慢慢反应过来,除了耳朵里还有一点间接性的耳鸣,他确实听得见声音了。

    “怎么了?如果我聋了,你是不是就不敢跟我了。”烈狼一把搂过安娜,吻了吻她的额头,微笑着问道。

    “现在就是你聋了,我也得跟着你了。我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安娜吻了吻烈狼的下巴,幸福道。

    “没,没听懂!你什么意思?”烈狼问道。

    “傻男人,我怀孕了。你要做爸爸了。”安娜捧着烈狼的脸笑道。

    怀孕?爸爸?这他妈哪跟哪啊?我烈狼有这么好的命,也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烈狼坐在床上,一时间脑子里思绪何止万千?他从来都不敢想自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是老天的惠顾,还是老天惩罚?

    去考虑吧。反正是要做爸爸了,不管是不是暂时的假象,总归有过幸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