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异世无冕邪皇> 第3333章 七霞丹王
    装饰简陋的丹鼎洞府,四壁皆是掏空山体的岩层,这个丹鼎洞是白虹观龙柱散人的清修之地,别看洞府简陋至极,但空间却是极大,而且里面足足摆放了六个两人多高的巨大铜鼎,样式也截然不同,这六个铜鼎都是炼丹用的器物,从成色上来看,平平无奇,但若是仔细辨认,定会发现,这六个铜鼎,每一个都达到了三流传天之宝以上的级别,而且只高不低。

    此刻六个铜鼎的下方和鼎肚之内都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每一个铜鼎炼制的技艺和材不同,用的丹火也截然不同,有的铜鼎下方是蓝焰升腾的六道天火,也有的是最正常的三昧真火,其中一只铜鼎火势不盛,却有着九古真炎的浓烈和霸道,整个洞府在多种丹火的映衬下,不需要任何照明器物便明如白昼,而且洞府里的温度奇高,烤的人脸通红通红的,几个守在门口处的弟子汗珠子噼里啪啦直掉,还不敢用手去擦。

    六个铜鼎中间,一个头发花白老者身边摆着一大零的药材,他随手抓起几株,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方才甩手将药材隔空丢起了其中一个铜鼎中,旋即指力一旋,隔空祭出,打在铜鼎之上,那暗金色的铜鼎发出一声闷响后,鼎身上泛起一道赤红色的能量涟漪,飞进鼎中的药材顷刻间被火焰融化,继而化作两粒药液水珠,静静的悬在火苗方上,受到火力的炙烤。

    做完这一切,老者重复以上的动作,但每次挑选出来的药材都不一样,并且分别投入到六个铜鼎之中,他从挑选药材到置入鼎中炼化成药液并予以祭炼,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速度飞快,就好像机械性的流程似的,一点迟滞的意思都没有,等到分的差不多了,头一铜鼎中就开始凝丹了,片刻后,鼎盖飞起,丹药喷出,一枚枚成色不低的灵丹,散落在洞府的地面上。

    这个时候,几个守在丹鼎旁边的童子开始拿着各式各样的葫芦法器四处捡拾丹药,并小心翼翼的装起来。

    如此高效率的炼丹方式,整个宏图大世也没有多少,但这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就能办到,而且同时炼几种丹药、还弄不混,成丹的机率也高,可见这位老人的炼丹本事,不是一般的高。

    门外通传的弟子说完一句话之后就没敢再作声了,只是在外面哈着腰等着,当六个丹鼎各出一炉丹之后,老者才缓缓的停了一下为,并且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头也未回的问道:“来者何人?没看见老夫正在炼丹吗?无关紧要的让他们走吧,最近老夫不见人。”

    通传弟子站在外面没动,毕恭毕敬的回道:“散人,您还是见见吧,来人不报名讳、不道

    


    来历,只说今日必须见到散人,否则,他会拆了白虹观的。”

    “呵,好大的口气。”白发老者转过身,露出一张油腻腻的大张,满面红光道:“观里的客人谁在呢?”

    “只有元赋真人、九河真人,不过适才弟子问了下,两位真人也见过了那人,没动手,便说不是对手,若散人需要他们出手,他们自不会坐视不理,但两位真人说了,意义不大。”

    通传弟子一直回的很平静,老者听完,这才缓缓站起了身,脸上笑容不改道:“哦,看起来本观这是来了贵客了,罢了,老夫亲自见一见吧。”老者说完,冲着洞府里的童子们道:“把地上的丹都收好了,别落下一枚。”

    “是……”

    老者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衫,笑眯眯的往洞外走去。

    ……

    白虹观内,风绝羽正坐在观内饮茶,其身后站着怡冰研和青海,他们的对面还有两名老者,一看就是修为不俗之辈。

    此刻观内仍有众多弟子,他们原本是因为风绝羽这个不速之客汇聚而来的,但是之前就被观中的两名老者给赶了出去,把守在观外,并且神情警惕的望着观中那个十分恬静的喝茶之人。

    过不多时,头发花白的龙柱散人从后门走了进来,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目光快速的在观中一掠,便落在了风绝羽的身上。

    “元赋道友、九河道友。”

    打量了风绝羽两眼,龙柱散人先行冲着观右侧落座的两名老者抱了抱拳。

    元赋和九河,都是七霞界略有名气的乾坤境强者,散修。

    龙柱散人的白虹观,向来都是七霞强者络绎不绝之地,因为龙柱有个外号,名为七霞丹王,说的是其通天的丹术,足以罗列天下丹道前十,名气之大,尽人皆知,而平时那些到龙柱散人地方求丹的人,都会在得到允许之后,短时间住在观内,一来是等着丹药出炉,二来也是替龙柱散人把守一下门户。

    这个龙柱散人并非什么顶级天宗的首领,他的道观甚至只有不到百名伺候的仆役,从来没有过征战宏图的心思,却也无人敢惹,毕竟,像龙柱这一类的丹王,旁人巴结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轻易的得罪。

    龙柱散人落座之后,风绝羽就慢慢的放下了茶杯,笑着冲着龙柱散拱了拱手道:“龙柱散人,久仰您老的大名,今日贸然来访,还请散人见谅。”

    龙柱散人笑呵呵的摆了摆手,眼界极高道:“你都说自己冒失了,还敢来,说明你有恃无恐,老夫行事向来不喜兜圈子,说

    


    吧,你是谁,找老夫想干什么?是求丹吗?若是求丹,那就按照规矩来,老夫……”

    龙柱散人话到一半,风绝羽笑着打断道:“散人误会了,在下不是来求丹的。”

    “不是求丹?”龙柱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既然不是求丹,那就不必开口了,阁下请便吧。”

    这龙柱散人行事果然干脆,一听风绝羽不是求丹,站起来便要走。

    风绝羽见状,连忙抱拳大声道:“在下风绝羽,贸然到此,是有一事相求。”

    “风绝羽?”龙柱站定,皱眉寻思了一下道:“怎么听着耳熟呢?”

    落座右侧的元赋和九河交换了下眼神,后者豁然眼前一亮道:“阁下莫非是灵洲啸月宗的那位……”

    “正是。”风绝羽转身冲着二人施了一礼。

    而这时,龙柱散人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冷冰冰道:“原来你就是啸月宗那位大名鼎鼎的副宗主啊?不知阁下到此,所为何事呢?”龙柱散人一边说着,一边摆手抢着说道:“老夫听说了,圣龙山和贵宗的梁子,如果你是为了圣龙山的事来找老夫,那就免开尊口吧,老夫与圣龙山毫无瓜葛,更不想掺合到你们之间的事,阁下明白吗?”

    风绝羽一看人家一张嘴就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当即苦笑了一声道:“散人何必回绝的如此直白呢,能不能先听听在下怎么说再决定呢。”

    元赋和九河一听,就知道风绝羽来没好事儿,但他们两个算是外人,不方便开口,于是便起身冲着龙柱散人抱了抱拳道:“散人,我们回去休息了,有事的话,您可以招呼一声。”二人的意思很明白,你们之间谈的事,我们不想掺合,更不想知道,但如果你龙柱有难,大可以吱会一声,我们两个可以帮你把这个人给清出去。

    风绝羽见状没言语,一直是笑呵呵的,龙柱散人点头应着,笑容满面的目送元赋和九河离开之后,方才背着手转过来,盯着风绝羽说道:“看见没有,老夫的修为不高,但在这七霞界内还是有点人脉的,姓风的,老夫估量着你的修为应该在老夫之上,但若你想用强,逼迫老夫就范,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老夫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胁。”

    风绝羽看着龙柱,心下暗赞了一声,这个老头子果然有骨气,他深吸了口气,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道:“散人误会了,在下虽然焦急,但行事有自己的准则,强取豪夺、威逼胁迫之事,从来不干,但在下的确需要散人相助,散人可以开个条件,在下满足散人的需求,事成之后,在下保证散人与此事

    


    无关,圣龙山也找不到你头上,不知散人意下如何?”

    “你让老夫开个条件?哈哈……”龙柱散人愣了两秒,旋即放声大笑了起来,指着风绝羽一边乐一边直摇头道:“风副宗主,我看你还是没有了解老夫啊,你以为,老夫这七霞丹王之名是白来的吗,什么好东西老夫没见过,老夫要是开个条件,你满足得了吗?”龙柱笑着,话里话外尽是鄙夷之意。

    显而易见,这位七霞丹王可仅仅见多识广,因为丹术高超,龙柱散人所积攒的人脉根本是现在的风绝羽无法想象的,而有了名气之后,再好的宝贝他也见过,风绝羽想收买他,根本不够资格。

    但是风绝羽听着,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变,他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一本秘籍,直接扔给了龙柱散人道:“听说,散人一直在找这样东西。”

    啪!

    龙柱散人正笑着呢,见飞来一物,顺手接下,拿起来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嘎然而止。

    “《无垢丹霞经》?你怎么会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