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异世无冕邪皇> 第3203章 惩罚魔女
    孤身一人潜入黑樟树林里面,往里面走了约莫能有百余米,果然看见一株大树下面,依着树根处长生着一朵亮黑色的大叶花朵,这花朵的花瓣有着静夜的迷眩光泽,花朵明显没有完全开放完,色泽十分鲜明好看,但在花芯还有一团没有打开的花骨,是风绝羽以前没见过的灵花。



    走到树下,风绝羽蹲了下来,先吸了一口空气中残存灵花的芬芳,幽远和清香,随后,他才伸手掐住花茎,把幻夜花给摘了下来。



    本来他吸那一口花香,目的就是想确定这花有没有毒,感受了一下觉得花中无毒,风绝羽才敢去摘,哪曾想这一摘不要紧,中间未打开的花骨,突然散开,溅出一些花粉,洒落在了风绝羽的身上。



    刺鼻的香气扑面而来,措不及防的风绝羽被溅了一脸,还咳了两声,心想这什么灵花,居然如此之香。



    摘下了幻夜花之后,香气很快就散去了,风绝羽也没多作怀疑,掐着一朵幻夜花,就往河边走。



    可是等到回到河边的时候,发现原本在河边绣足戏水的虞印儿居然不见了,这可把风绝羽气个够呛。



    “该死,那妮子去哪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河边,四下一望,果然没有小妮子的身影。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神力波动从脚下涌来,风绝羽及时发现,目光一冷,抬掌便往脚下岸边的河水拍了过去。



    呼!



    掌风劲烈,呼啸拍出,掌势还未到,便看见一个曼妙的身影从水里面钻了出来,乍一看,居然是虞印儿。



    “小姐……”风绝羽惊呼一声,连忙撤掌,好在他为了隐瞒自己的修为没出全力,要不然,这一掌肯定能打到虞印儿的头上,他这一掌虽然只出了两成力道,虞印儿的修为也不高,这一掌要是挨实了,不死也没半条命了。



    及时撤掌飞出的风绝羽侥幸没铸下大错,这妮子的父亲是墨陵的护法啊,要是这妮子被自己杀了,那整个墨陵还不得通缉自己吗?



    风绝羽正想着呢,虞印儿满头湿漉漉的走上前来,背着小手绷着脸看着风绝羽怒道:“你想干什么?你还想杀了本小姐不成吗?”



    风绝羽心说我要是能把你杀了还好了呢?



    如此这般的想着,风绝羽道:“小姐突然出手偷袭,属下一时慌乱,才唐突了小姐,属下知错,请小姐……”



    话还没说完呢,对面的虞印儿扑的一声,冲着他的脸上吹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粉末,一下子喷了他满脸。



    “小姐,你……”风绝羽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刚要破口大骂,然后就感觉到脸好像发烧似的燥热难当,而紧随其后,没过多久,就觉得脸上痒的很,钻心的痒。



    风绝羽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在脸上挠了起来,看的对面的虞印儿哈哈大笑,光着的小脚踩在河堤上,啪啪直溅水珠。



    “哈哈,你这个笨蛋,上当了吧,幻夜花的花粉和琉明石的石粉混在一起,能让身上剧痒难耐,还能让脸变色,你快照照河水,哈哈,可笑死我了……”小魔女,捧着肚子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这时,风绝羽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脸上的确剧痒难耐,那种感觉跟抓心挠肝似的,等他对着河水一照,果然,一张帅气逼人的脸瓦蓝瓦蓝的,就跟戏台上的脸谱一模一样。



    双手抓着奇痒难耐的脸,风绝羽气的七窍生烟,这真是一辈子玩鹰,到头被鹰啄瞎了眼啊,没想到被这个小妮子给捉弄了。



    “你……你这个混账……”风绝羽真是气疯了,直接骂了出来。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虞印儿更是笑的前仰后合,笑到难以自抑的时候,竟然倒地上打起了滚。



    “我杀了你……”



    风绝羽恨的咬牙切齿,彻底暴走了,身形一动掠至虞印儿面前,抬掌就要打。



    扑棱。



    虞印儿虽然修为不高,但其背后却有护法爹爹撑腰,见风绝羽飞奔而来,她先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站起身绷着脸道:“你要干什么?你敢杀我?”



    风绝羽抬到半空的掌劲神力动荡,一股股惊人的气息暴涌而出,但他到底还是没有落下。



    “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杀我?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



    飞扬跋扈的虞印儿见风绝羽愣了一下,抬起一脚就把他踹进了河里,可怜的风大杀手一辈子都在把别人玩弄在股掌当中,今天终于吃了个暗亏。



    扑嗵!



    坠落河中的风绝羽本来没有下杀手的心思,刚刚的举动不过是气急而至,可这一脚,算是把他彻底给激怒了。



    哗!



    左右无人,风绝羽破水而出,身形一晃,唰的一声就出现在虞印儿的面前,用的正是乾坤境的瞬移神通。



    虞印儿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便看见一个杀气腾腾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顿时被吓的花容失色。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秀春洞的小小守卫居然有如此的身手,而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风绝羽已经把她从地面上提了起来,就跟拎小鸡子似的。



    “你?你怎么会瞬移呢?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放开你?你戏弄了我,还想让我放了你,你想什么呢?”



    幻夜草和琉明石粉合在一起只是一种能让人奇痒不止的低级药粉,风绝羽一运功就把痒给止住了,此时他杀气冲天,恨不得把这小妮子的皮给扒了。



    见风绝羽死不松手,虞印儿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了,眼前这人根本就是什么秀春洞的守卫,哪有守卫拥有乾坤境修为的,但虞印儿还是认为风绝羽不敢杀自己,乱蹬乱挠道:“我警告你,我爹可是墨陵的护法,你敢碰我,我爹一定会杀了你的。”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杀我的?”风绝羽屈掌变爪就要抓下。



    虞印儿一看风绝羽是这个状态,当即吓的哇哇大哭了起来:“啊,你别杀我,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求求你,别杀我。”



    风绝羽一愣,同时也有点清醒了,心想小小的戏弄把戏还不至于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的性命,可是这妮子不收拾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



    想到这,风绝羽瞧见了小妮子的浑圆的屁股,顺势把小妮子一翻,令她爬在了地上,撕啦一声就把虞印儿的裤子给抓了个稀巴烂,露出两团白晃晃的小圆臀。



    紧接着,风绝羽抬掌不祭神力重重的打了下去。



    啪!



    啪!



    啪!



    静谧的深夜,气急败坏的风绝羽压根没留,噼里啪啦的在虞印儿的屁股上打了十几下,打的小妮子哭天抢地直叫娘。



    “哇!你干什么?好痛啊。”



    “别打了,别打了……”



    “臭唐明,死唐明,我一定让我爹把你五马分尸。”



    “好啊,你叫吧,反正周围没有人,在我被五马分尸之前,我先把你屁股打开花。”



    啪!



    啪!



    啪!



    一掌接着一掌落下,清脆之声响亮至极,虞印儿哭天抹泪连求饶带威胁,就是毫无效果,良久之后,虞印儿嗓子都哭哑了,有气无力道:“我求求你,别打了行吗?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错了?”风绝羽打了几十下,小妮子屁股都肿了,这才停了下来道:“要是再犯,该当如何?”



    “我不会再犯了,再犯就让你打屁股打死。”



    砰!



    话音未落,风绝羽将虞印儿扔在地上,然后从天道珠取出一件换洗的衣物扔在了她的身上,指着虞印儿说道:“臭丫头,我警告你,你的屁股可是被老子看到了,上面还有一块梅花胎记,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老子就把屁股上有胎记的事宣扬出去,让你这辈子都不敢抬头见人。”



    是的,之所以扒了小妮子的裤子,可是因为他有什么下三烂的想法,他只是不想让虞印儿把自己是乾坤境的修为的事说出去,闹的人尽皆知而做出的防备手段。



    相信有了这件事要挟,虞印儿就算再恨自己入骨,也不敢回去乱嚼舌头。



    狠狠的惩罚了虞印儿之后,风绝羽就背过身去盘膝坐了下来,等着虞印儿把衣服穿好。



    可怜的小妮子挨了几十下巴掌之后,屁股都肿了,一时半会儿想站起来很是吃力。



    看着那笔直的背影,小妮子银牙紧咬,也不说话,暗暗运转神力疗伤。



    大约一炷香之后,屁股上的痛感渐渐消散,虞印儿才吃力的站了起来,眼晴死死的盯着风绝羽道:“你这个王八蛋,敢欺负本小姐,我绝不会放过你……哎呦。”



    风绝羽冲着虞印儿冷笑了一声道:“我看你是挨打没够啊,刚才怎么求饶的忘了吗?是不是还想吃一通屁板?”



    目光一凛,虞印儿吓的一缩脖子,惶恐不安的退到了远处,但也没走远,就待在河边暗中诅咒风绝羽。



    第二天一早,风绝羽从修炼中清醒过来,见着虞印儿穿着肥大的长衫蹲在河边发呆,风绝羽走了过去道:“虞小姐,玩够了吧,可以回去了?”



    “回个屁,本小姐那都肿了,怎么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