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异世无冕邪皇> 第3049章不谋而合
    大约半盏功夫过后,胖管家就领着饭五斗等人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后宅,而此时风绝羽和汪景春早就迎出了门,并不在屋内,屋里只有一个沈天悲。

    “大哥,终于找到了,这一趟可真不容易啊。”林烈和魏序看见风绝羽之后心里就大松了一口气,三兄弟走到一起,来了一个大大熊抱之后,整个院落的气氛都不一样了,变得热闹且高兴。

    “你们是怎么到这的?我可是给你们传了不到传讯符,你们一直没收到吗?”风绝羽见过了众人,分别对饭五斗等人点了点头,然后询问了起来。

    “别提了,是夫人给我们的消息,暗潮那边掌握的情报分析你可能到了这,我们这才追了过来,你是不知道,路上太危险,那……”林烈刚要把话说出去,便看见院子里还有一个笑眯眯的老人,旋即他口风一改问道:“这位是……”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风绝羽这才发现自己的兴奋忽略了汪景春这个府主,当下有点不好意思,就分别跟林烈他们介绍了起来,当然,因为他们都是外来者,而且入府的时候风绝羽也刻意不想让汪景春马上知道自己身份,所以也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介绍了一下众人的名讳。

    碎乱星岛和外界几乎没有任何交集,报上真实的姓名,他也不担心汪景春知道太多。

    众人结识之后,汪景春就把人让进了屋子里小坐了一会儿,但由于人太多了,而且众人跟汪景春也没什么话说,随后汪景春就借故找了个理由,暂时让胖管家安排了厢房给众人住下,而他自己则是带着沈天悲离开了后宅,一来是想让沈天悲找个地方先好好休息休息,二来他也好去外面把人聚拢一下,到城中四圣塔的各处打听了一下消息。

    对于此,沈天悲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而二人离开的时候,风绝羽怕沈天悲误会自己撒手不管了,就冲着沈天悲提道:“沈公子,沈老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汪府主,有什么消息可以尽快通知我,沈老于我有恩,在下不会坐视不理。”

    “放心吧,用着得公子的地方,老夫和天悲也绝不会客气的,管家,你先带着他们到厢房休息休息,再备些宴席,稍晚之后,大家坐下聊聊。”

    胖管家领命,带着风绝羽等人由东门离开,转道另一处小院。

    要说这汪府之大,也是颇具规模,前、中、后三个宅院并不是全部,由此三处主要的住所之后,还有东、西、北三个方向外展的几大院落,其中东厢是一个大院子,里面好几栋屋子,原本沈天悲也要住在这,后来汪景春一看风绝羽身边人太多,沈天悲的心情又很低落,就独自带他离开了,只不过众人住的也不远,中间就隔着一道墙而已。

    来到了东厢院落之后,清一色窈窕的侍女已经把房间都整理出来,而且门都敞开着,足足有十几间之多,围着整个院子,朝南的方向还有一栋主楼,有两层,这已经算是最高规格的待遇了,为此林烈等人还赞叹了一番,没少称赞风绝羽的修为太高了,太妙了,走到哪都有人另眼相看。

    可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汪景春冲的是沈青奇的面子,若不是有那块玉牌和沈天悲亲自现身,汪景春认得自己是谁啊。

    不过风绝羽也没有多作解释,完全领受跟着众人到了休息用的厢房中,随后坐在一起聊天,说说此前分开时,都发了一些什么事。

    为此,大嘴巴林烈、德子二人以极为绘声绘色的方式描述了他们离开风绝羽之后的种种艰难经过,包括什么在海底火焰山前踌躇不前,大家分散四处在海底寻找风绝羽的踪迹,还有饭五斗无奈之下利用寒跋玉联络红杏夫人,后来得知他可能在碎乱星岛,又是怎么无比纠结的达成一致,在黑蛟流域里漂流了两天之久,这才千辛万苦的赶到了碎乱星岛,这其中的辛酸,让林烈和德子描述的栩栩如生,风绝羽都感觉自己像是在眼前在过画片一样。

    啪!

    等林烈说的差不多了,饭五斗终于忍不住了,蒲扇大的手掌顺势在林烈的后脑是重重的拍了一下骂道:“你们两个闭了,哪有你们说的那般九死一生,在黑蛟流域里面的时候,你们两个是不是还顺手把卷进漩涡里的两条鱼给抓了当玩物,这段怎么没讲呢?”

    林烈被扇的脑子一晃,摸着颇为吃疼的后脑道:“哎呀,老爷子,我这不是多少有点夸张了吗?但你是不是得承认,黑蛟溜圆确实是危险啊?”

    风绝羽呵呵一笑道:“危险是危险,毕竟我也是跟你们一样从那边过来的,但哪有你说的那般夸张啊。”

    “哈哈……”众人听完哈哈大笑,就连冷若冰山的巫映雪,眼角也浅浅的弯了一下。

    “没事吧。”风绝羽看见巫映雪孤零零的坐在屋子里的角落中,也不知道为何,心中升起复杂情绪,轻声问了一句。

    众人谈笑声嘎然而止,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二人,脸皮厚比鞋底子的林烈还吃吃的乐,而巫映雪脸上鲜有的爬上了一朵痕迹不重的红云,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转过头不再看他了。

    风绝羽心中一松,他知道自己和巫映雪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了起来,但二人中间始终像是有着一层窗户纸,怎么也捅不破。

    就在风绝羽愣神的功夫,魏序突然问道:“大哥,你要追踪的那个人,怎么样了,他也进来了吗?”

    “嗯,不止是他,我已经彻底明白为什么蒋吉会被人跟踪了!”风绝羽加重语气道。

    当他刚要讲出事情始末和自己的看法时,林烈突然道:“是不是因为《黑蛟图》?”

    “你知道?”这次换成风绝羽惊讶了。

    “哎呀,蒋吉出事的那天晚上我不是和三弟去海底探路了吗?我走着走着就看见那几拔人的住处了,当时我太好奇了,所以就往他们的洞府里放了几只“大耳鬼”,没想到还真打听出来了。”林烈一脸坏笑道。

    “你胆子真大。”风绝羽听完直翻白眼,晏灭尊者、天照散人、绿灵仙子都是乾坤境的高手,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林烈不可能有活路,可小子办事虽然精明,但也常常踩钢线,吓人的很。

    不过风绝羽也没有埋怨,话归正题就把《黑蛟图》的作用全盘吐露了出来,听的围在一起的众人无不是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好家伙,这《黑蛟图》这么宝贝啊,早知道咱们早点出手了。”

    “怪不得蒋吉明知自己被人盯上了也要想办法脱困,看来他也想得到《黑蛟图》的秘密,霸占那些宝地。”

    “蒋吉死在了贪上,车辕候也败在了贪上,越幽澶、晏灭尊者、天照散人、绿灵仙子,他们都被《黑蛟图》勾住了心神,欲罢不能,我从西岸上来的时候,还遇见了晏灭尊者,虽然他败在我的手中,但我能看出,此人对《黑蛟图》志在必得,绝不可能轻易放手,所以我认为,咱们有必要在这件事争一争。”风绝羽见院外暂时无人,一下子就把心中的想法给说出去了。

    饭五斗思考片刻,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赞同道:“本宗弟子日益增多,金霄塔内的六殿精锐每天修炼都必须大量的天材地宝,眼下手灵洲已经入不缚出了,而天坊那边虽然财力雄厚,但想一时之间收集支持十万弟子的修炼,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办法到,要是能得到这《黑蛟图》,对于整个宗门而言,也确实是天大的好处。”

    风绝羽的临时起意,没想到正好说进了饭五斗的心坎里,这位一贯独来独往的赤脚大仙,现在也学会从全局考虑问题了,风绝羽感到很高兴,而最让他意外的是,连巫映雪也表示赞同。

    “如果《黑蛟图》真能帮助我们找到无数的天材地宝,那不妨跟越幽澶他们试试身手,反正现在大家被困在岛上无事可做,这两件事,不如一起办了。”巫映雪的意思是,越幽澶既然在岛上,那就抢图外加查实对方的身份两件事,双管齐下,一石二岛。

    风绝羽一听,高兴不已,顺口就道:“映雪,你也同意了?”

    “映雪?几天前还巫姑娘呢?大哥,你这进展也太快了。”林烈嘴快的调侃了一句,众人都笑。

    而这次,巫映雪只是皱了皱眉,却没有显出不耐的表情,但他毕竟是女儿家,以前又冷冰冰的宫主形象,自然受不了这般调侃,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回归正题道:“夫人为了啸月宗殚精竭力,我看着心疼。”

    虽然目的一致,但由头未必相仿,饭五斗考虑的是全局,而巫映雪时常伴着红杏夫人,也必会从夫人这边说话。

    风绝羽点了点头道:“那就这么办法,越幽澶他们也一定会打听到出去的路必须四位圣使点头,我估计此地应该有传送阵,只是不知道在哪,而越幽澶他们如果想离,必定会通过金圣城,咱们这样办……”